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08【TF/SY/OA】

08 情报攻击


又一次梦到被困在山洞中的场景。幸村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感觉自己仿佛整个人都被放进了蒸笼一般。头脑昏昏沉沉,一会儿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希望星’,和众人一起准备着逃离的计划,一会儿又好像回到了那个空气不流通的机甲里,呼吸之间都能感受到旁边真田的气息。

好在,干燥的唇边适时而来的一阵清凉拯救了他。挣扎了半晌,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不二正站在他的床边。

“醒了吗?”不二笑眯眯地看着他,“水,还要再喝点吗?”

“为什么……”幸村睁开眼又闭上,努力让自己清醒,“为什么会这样……”

“说来都要怪你自己呐。”不二将水杯放在一边,“之前三津谷前辈不是已经嘱咐你了吗,在伤口愈合之前不要乱用抑制剂。本来腺体愈合时就会散发信息素,还会导致不定时的假性发热期,不过就像普通的伤口结疤时会痒一样,忍忍就过去了。你却非要用抑制剂去压着它们,结果就只好被反噬了。”

“这就是……前辈说的小麻烦吗?”幸村挣扎着坐了起来,痛苦地抵着额头,“明明是大麻烦吧……”

“知道是大麻烦以后就不要这样做了,呐?”不二坐在他的床边。

“不二……辛苦你了……”

“嗯?这个‘辛苦体’听着有点耳熟呢?”不二一手抵着下巴,“照顾你倒是不辛苦,但是听你说梦话就真的有点辛苦了,一直‘弦一郎’、‘弦一郎’的,听着真的很尴尬呀,一直在纠结,我到底要不要装作听不到呢?”

“……难道你就不能干脆装作没有听到吗?”

“抱歉,抱歉,下次一定注意。”不二毫无诚意地笑道。

 

“对了……有后续发展吗,之前讨论的事。”幸村头痛地转移着话题。

“啊,那个。”不二思考了一下,总结道:“首先,下一步要去哪里的问题;就像我们之前所讨论的,驻守在‘希望星’,控制这里,这一条路肯定是行不通的。因为要防守的范围太大了,我们的人手不够;更不必说这里所有的资源都是由外部供给的。而且,除了我们这样不安于现状的人,这里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啊,难道要硬拉他们和我们一起战斗吗?”

“当然不。”幸村道,“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同类。”

“所以,也就是说,还是必须要逃离这里。”不二接着道,“至于去哪里,虽然可能有些棘手,但是经过商讨,我们一致决定,在两军对垒的中间地带,也就是无人区之中找一颗荒星,作为我们的据地。”

“无人区……吗……”幸村低头思索,“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吗……”

“是啊。”不二也苦笑道,“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更不必说在这之前还有重重的困难要去克服呢。”

 

“大家现在在做什么?”幸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道。

“啊,正在研究刚到手的机甲。”不二道,“是普通的军用制式机甲,双人机甲只有两台,不过已经很好了。四天宝寺的金色君正在着手对那些机甲进行改造,他在这一方面真的有着超人一等的才能呢。不过柳在这方面也相当厉害哪。”

“莲二擅长各种方面的分析和计算,所以无论是对机甲还是网络系统,似乎都有了解。”幸村道,“不过说起他最擅长的,应该还是对各种情报的分析和预测吧,毕竟他可是我们立海大的军师啊。”

“啊,说起来,”不二一手支着下巴,“那几个人好像都很擅长这方面吧。”

 

另一边。

“寄希望于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举动可是不行的哦~”入江道,“对方也并不缺少善于洞察一切的人呢。看到我和德川出现,一定会引起那位平等院老大的注意吧。”

“最好明明白白地来对上一战,”迹部道,“本大爷可不喜欢偷偷摸摸逃跑这种事情。”

“他们一定也会来收集我们的情报,”温柔的三津谷难得地显示出了一点得意的神色,“但是在这方面我也稍微有点自信呢。还记得我教过你什么吗?莲二。”

“当然,亚玖斗哥哥。”柳莲二淡然道,“情报,也是能成为武器的。”

“还有,‘光是收集和输入并不能算得上是数据,数据还能够用来输出’,利用故意被对方获取的情报来误导对方,这才是我的手段中最精髓的部分。”三津谷道,“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情报攻击吧。”

 

次日,久违地又接触到了机甲的众人首次聚集在花园角落的空地开始了他们的练习。虽然他们争取到了机甲的使用权,但是双方各有妥协——Omega们只能在这里练习机甲,除非发生特殊情况,否则不能操纵机甲擅离——当然,这个地方四周满布着监控。

“这简直是有名无实啊!”宍户抱怨道,“真是逊毙了。”

“Hoi~Hoi~”菊丸兴奋地把机甲从空间钮中释放出来,“看我的菊丸——光束!”

“喂!拜托你看着点啊!一共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向日怒道,“而且那是双人机甲啊!你干嘛一个人占两个位置!”

“看来大家都很兴奋啊。”不二笑眯眯地站在一旁观望道,“话说回来,精市,你不会又用了抑制剂吧?”

“那么,我也上场了!”幸村逃避掉这个话题,飞快地将机甲从空间钮中释放出来,登了上去。

迹部一如既往地进行了他华丽的开场仪式——响指,扔外套,以及熟悉的——“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

如今的机甲尚未达到能够全部用精神力操控的技术,而是要将精神力操控和手动操控相结合——尽管是相同的机甲,但是操作中微妙的差异就会带来巨大的不同,因此每个人在操纵机甲时都带着明显的个人风格——看场上让人眼花缭乱的个人技就知道了。

双人机甲如果单从性能上对比单人机甲,显然威力更大。但是操纵双人机甲需要两人无比默契的配合,比如菊丸和他原来的搭档大石,两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因此被称为黄金拍档。而向日岳人和他的搭档忍足侑士也有着相当不错的战绩。但是同为双人机甲名将,又同是灵巧流的菊丸和向日凑在一起,就是一场灾难了——整个训练场上简直鸡飞狗跳。所以,双人碰上单人,到底谁能赢,单看技术如何了。

 

无视场上的活跃,入江枕着自己的手臂躺在旁边的凉亭中,不知在想什么。突然一个易拉罐弹进了离他不远的垃圾桶中。

“啊,进了。”种岛修二骑着赛威格(奏是那个他老骑着的小车车)绕到了入江旁边,一脸泰然自若的表情。

场上的众人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动作,朝他们这边看过来,气氛可以说是剑拔弩张,但种岛仿佛毫无所觉。

“种岛,你也想让自己的脸传遍整个星网吗?”入江也仿佛没事发生一般嬉笑地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那穿一半、耷拉一半的军服外套,道:“这身军装可真不称你啊。”

“怎么样,过家家的游戏玩得还开心吗?”种岛弯下腰来俯视他,毫不客气地回敬道,“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大将派我过来盯着你们,要从这里逃脱,是绝对不可能的。”

“逃脱?”入江十分惊讶地与他对视,“你弄错了吧,我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一点权益罢了。”然后他偏过头去,眼镜反光,“视频想必你也看了吧,曾经的队友遇到这种事情,就没有感到一丝同情和怜惜吗?”

“演技不错,入江。”种岛骑着赛威格转了个弯,回头道,“不过还骗不过我。”然后便扬长而去了。

入江躺在那里,好一会儿看不清神情。

“喂,你不要演过头了。”迹部走到他身旁道,“不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吗?”

“太乐观也是不行的哦~”入江道,“没有想到他会关注到这种地步,竟然把种岛派过来。其实这件事根本和他无关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放过了。但是如今却偏要来插手,到底在针对谁呢?”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他却把目光移向坐在场边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德川。

 

每日午后,众人都会聚集于此来练习机甲,虽然从来没有派上过任何用场,却从未间断过。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约有一个月。

“这些小Omega们还挺有毅力的。”年轻的Alpha士兵随意地扫了一眼监控,和他的战友说道。

“啊,也只是个心理安慰罢了。”他的战友回应道,“毕竟曾经也是这一方面的佼佼者啊。他们在进去之前,可比我们强多了。”

两人感慨了一会儿,便又各自找乐子来打发无聊的工作时间了。

 

当天夜里,入江奏多久违地抱着他的萨克斯登上了A区最高的一栋楼的楼顶。萨克斯的声音响彻整个A区。

“这一天终于要到了吗?”幸村支在窗台上,望着外面的满月道。

“啊。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在‘希望星’听到入江前辈的演奏了呢。”不二在一边感叹道。

众人都做好了觉悟,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他们在此地的最后一夜。

 

第二日下午,众人如常般地聚集在了训练的场地。一路上遇到的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偶尔碰到相熟的还会互相打招呼。

“希望不要牵连到他们才好。”不二有点担忧。

旁边的幸村抿唇不语。

“不要担心啦。”三津谷过来环住他们二人的肩膀,“一方面,Omega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就算是我们这些主事的人被抓到,估计也只是被强制分配,‘物尽其用’而已,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不知情的人呢?另一方面,Omega的权益已经少的不能再少了,再怎么降罪情况也不会更坏了。”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有意义的。”迹部傲然道,“不只是为了我们,也为了所有与我们同样的群体。时代终究要被改写,背负着这个命运的不正是我们吗?”

“是啊。”不二微笑,他抬眼望了一眼蔚蓝的天空,感叹道:“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情况怎么样?”种岛修二依旧捧着他的易拉罐,军服的袖子照例只穿了一半,另一半随意地耷拉着,站在监控室的门边问道。

“啊,长官。”年轻的士兵立马紧张地起立,“一切正常,长官,他们就像往常一样聚集在训练场上练习。”

“确定人数是对的吧。”种岛伸了个懒腰,例行问道。问完他又有点想笑,这群人要是想干什么肯定是集体出动,难道还会只逃走一个人不成?

他走到屏幕旁边查看,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好好盯着,这帮人估计也该忍到极限了吧!”他伸了个懒腰,便离开了。

 

“这就是所谓的情报攻击。”三津谷解释道,“他们每天都在观察我们,所以掌握了许多关于我们的情报:人数、作息规律、甚至每个人的习惯。于是,他们就会依照往常的数据来判断今天我们是否有异常。如果确认了并无异常,便会放松警惕。”

“用预先准备好的录像来替换监控画面,能够骗过平常的看守人员的概率是98.57%。”柳莲二微闭双目,操纵着手中的通讯器:“但是能骗过那位以看穿一切而著称的种岛前辈的概率只有47.59%。我们不能冒这个险。好在,我们也获悉了他的情报——根据他社交网站的后台记录,可以判断,他已经去监控室视察过的概率是80.05%。这个概率不算太高,但是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监控已经设置好了,精市。”

“那么——开始行动了,仁王。”幸村率先站了起来,仁王雅治跟随其后。

 

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地盘,熟悉的战友也都不在,种岛一个人呆的有些无聊,便照例骑着他的赛威格在驻地里四处乱晃,不想却迎面碰上了这个驻地本来的长官。

两人军衔差不多,但是种岛上面的后台比对方要硬,因此尽管种岛是个莫名其妙的空降兵,对方却还是不得不让他三分。所以对方一直看他很不顺眼。

但是种岛还是一如既往地调戏了对方:“哟,加藤长官,到哪里去啊?”

“哼。”对方也如往常一般高傲地朝他冷哼一声,然后带着自己的副官走了。

“真是无趣。”种岛吐槽完,便又骑着小车四处乱晃去了。

 

加藤带着自己的副官一路畅通无阻地登上了一辆运输舰,其他士兵纷纷向他行礼。

“检修好了吗?”他问正站在控制台前的舰长。

“是的,长官!”那名舰长回应道。今天是例行要到邻近的星球采购物资的日子。

“从内围的A大门那里出发,那边有工作人员要搭我们的飞舰。”加藤吩咐道。

“是!”这种事情也时有发生,舰长并没有产生怀疑。

 

片刻,飞舰起飞。

种岛修二望着那个方向,问旁边的士兵:“那艘运输舰为什么从那个位置出发?”

“报告长官,大概是因为有政府的工作人员要回家,所以搭我们的飞舰吧。毕竟也算是同事,所以一般情况都会给他们行个方便的。”

种岛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向监控室。

“有什么异常吗?”他再次问。

“报告长官,一切正常。”那名看守监控的士兵依然如此回答。

他走进屏幕,的确没什么异常。盯了一会儿,他眯起眼,然后瞬然睁开。

“通知总控台,立马开启空中管制,把那艘运输舰给我拦下来!”他一边发布着命令,一边踩着他的赛威格向着Omega们的训练场飞驰而去。

他收起了嬉笑的神色,拿出通讯器,拨通后道:“大将,事情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预告:这一章写得太费劲了,还没写到打起来。看这架势明天保证就打起来了。写完以后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只觉得写了好久好久。

顺便,一个脑洞:在想当和平来临之后,他们有了娃会是什么样子——

真幸家:真幸的长子完全是和幸村一个模样刻出来的,是个美丽又冷傲的美少年,继承了幸村神之子的天分,却并没有继承幸村爱恶作剧的那一部分。他优秀地长大,一直是真田的骄傲,真田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重话,但是幸村偶尔会以戏弄他为乐。次子则是真田的翻版小甜,非常崇拜哥哥,虽然一直板着小脸,但是其实会很害羞。

冢不二家:长子很像不二,并且完美地遗传了不二的弟控属性,不同于不二偶尔会恶作剧的性格,是个十分温柔的人,但是又非常有担当,性格其实有点像手冢。次子则忠实地遗传了手冢的基因,冷静又沉默,最大的爱好是保护哥哥。

忍迹家:只有一个孩子,虽然是小景的外表,却并没有他有些爱张扬的性格,沉静的性格有点像侑士,却又继承了小景凌厉的洞察力,是个真正王者气质的贵公子。

非常想写个番外,但是这个脑洞死于给娃们起名字——如果有一天想出了名字,大概会写吧。


评论(2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