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11【TF/SY/OA】

11 永远不能再开机甲的又不是你


此时前线战场。

正北方,迹部带领宍户等人悍然应战,尽管敌众我寡,却丝毫没有半点势弱,以洞察视力看透一切死角,然后用冰之世界将对手死死地钉在原地,铸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防线,将敌人拦在他的王国之外。

“原来迹部君也有这么热血的一面啊!”千石感叹道,然后发现了忍足侑士的增援,“啊~真是Lucky~本来还以为就要落荒而逃了呢!”

迹部也发现了忍足的到来。               

他无暇顾及。尽管看起来游刃有余,但是实际上他已经快到极限了,实在无法分心。更何况,他从心底里相信,忍足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但是,须臾他便发现忍足是在尽全力进攻的!

“忍足!”迹部打开通讯,厉声质问,“你为什么要变卦!”

忍足一言不发,只是冷静而凌厉地进攻。

在双方遭遇之前,他想了很久,到底要怎么做。一方面,他一直以来都十分清楚迹部的性格。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他们不可能逃过平等院的追捕,他不愿意去承受那样的后果。

实在痛苦难当,他便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决定依照本能行事。

而此时,他的本能告诉他,尽管一直以来说着理解和支持,但是当绝境来临的时候,他却和一心想要将幸村纳入自己羽翼之下的真田没有任何两样。此时的他,忽略了迹部本身就是强者的事实,只想把他拦截在这里,以免他坠入更恐怖的深渊。

任何事都不能影响到他对战局的判断。他此时心中唯一的一个念头便是——取胜。

“忍足侑士!”机甲中的迹部额头青筋暴起,双目充血赤红,动作却没有毫厘的失误,“你是不是决定要背叛本大爷!”

“忍足侑士!”迹部声音嘶哑,“回答我!”

忍足却依然像是个冷静而没有感情的人。

纵使是一旁围观的千石此时也有些不忍了,尽管依然悍勇无匹,他却觉得,此时的迹部,显得有些狼狈。

 

东北方,在速度小分队的刻意引导之下,东北边的防线隐隐有了快要被冲破之势。

“乾,你说什么?”无论大石如何劝解,对面的菊丸和不二都拒绝打开通讯器和他对话,只是不停地尝试着突破他们的防线,此时大石焦头烂额。

“我是问你,你是怎么确定对方是菊丸和不二的,你们有对话吗?有看到他们标志性的绝招吗?”

“不……他们拒绝和我交流。”大石焦急道。

“也没有猛烈的进攻。”一旁的佐伯补充道,“只是一直在试图把我们引开。”

“但是这种轮流以两人为中心的配合方式的确是他们两个独有的。”大石道,“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了。”

“对,正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所以才会被迷惑。”乾道,“我怀疑,那台双人机甲里,从始至终都只有菊丸一个人。”

 

而此时的菊丸英二也正在咬牙苦撑着。尽管他已经很大程度上克服了体力的缺陷,但是长时间使用菊丸分身术来一人驾驶双人机甲,他也快要到极限了。

更何况,从前一直在背后支援他的那个人此时正站在他的对立面。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却不能说,因为他不能暴露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的事实。他要骗过对方,为不二争取时间。

菊丸少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孤立无援过,他觉得他自己的心理也快要到极限了。

 

“英二!”这时大石的声音响起,“我已经知道了,只有你一个人在那里。”

“怎么会……”菊丸低声自语,他自认已经做得很好了。

“英二,你们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大石焦急地喊道,“你们只有几个人,能到哪里去?平等院他不会放过你们的!快点跟我回去!”

“我已经不想再听大石说话了!”菊丸终于忍不住,打开通讯器,带着有点委屈的哭腔大喊道,“大石总是告诉我要做这个做那个!但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我想做什么!你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安排我!”

对面的大石顿时失语,一旁的佐伯也不禁转过头来看他。

“永远不能再开机甲的又不是大石你!”菊丸愤怒地发泄道,“你们永远不会知道我们的感受!说什么为我好,为我好的,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要拦着就拦着,不要再说那些好听的话了!平等院要怎么样,我们自己承担就好了!”

各人听到这番话,各有滋味在心头。

 

“来的大概会是不二,”手冢冷静地对真田道,“幸村出现在了西北边,那边快要顶不住了,你先过去支援。我守在这里。”

真田什么也没说,便赶赴了西北边的战场。

其实他的心中并不是没有过动摇。

幸村,一时是那个强大如神祗般的幸村,一时又是那个因为突如其来的疾病而突然晕倒在车站的幸村,以及他悲伤绝望,病骨支离的样子。两个幸村不停在他脑海中交替,让他既想要相信他,又不敢相信他。

对于真田弦一郎来说,他所希望的,不过是幸村能‘无病息灾’而已。

所以,他握紧双拳,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都不能将他交到平等院的手中!

 

当他赶赴战场时,幸村带着丸井等人正势如破竹地向这边攻过来。大概是对手实在不堪一击,他显得游刃有余,甚至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幸村。”真田道,“即使你责怪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幸村的声音中仿佛还带着笑意,他悠然道:“你满是破绽啊,真田。”

 

在真田之后赶到的柳生此时沉静地站在一旁观察。当他向乾确认全场都没有看到疑似仁王的身影时,他的心中就产生了怀疑。而当他发现眼前这个‘幸村’正在有意识地拖延时间时,他几乎已经确定了。

柳生拦住真田,道:“真田,你要对付的人恐怕不在这里。”

然后又对眼前的‘幸村’道:“仁王,好久不见。”

所有人为之一静。

“柳生,你可真信任你的搭档啊。”依然是‘幸村’的声音传出,“怎么,你觉得仁王连我也可以假扮吗?”

“仁王,你以为我们搭档多少年了?”柳生道,“不用再试图拖延时间了。真田,你赶快回去,那边估计要动手了,这边由我来对付。”

真田几乎只游移了一瞬,选择相信柳生,立马朝飞舰的方向疾驰而去,同时接通了与手冢的通讯。

 

接到真田的通讯后,手冢立马将自己的警惕提到了最高限度。

如此周密的计划,他由衷地感到佩服。但是,单凭这样的手段,还逃不过平等院的追击。所以,必须全力以赴,务必要将他拦在自己这一关。

而如果他们真的过了这一关,那么下一关,就让他来替他们闯过。

 

此时的幸村和不二正驾驶着另一台双人机甲掩藏在第一军校的飞舰附近。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破坏飞舰的动力装置。按照双人机甲的配置以及幸村和不二两人的手段,只要一击就可以得手。

不过,前提是没有遇到强有力的阻拦。

虽然真田被调虎离山了,手冢却依然毫无破绽地防守着。

“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得手大概是不可能了,现在看来只能硬碰硬了。”不二看着远处的机甲道。

“硬碰硬有人可是要受伤的,不二,你可不要下不去手哦。”幸村调侃道。

不二明知这是个陷阱,干脆不去理他。

 

虽说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正面迎敌,但是不二还是尽可能地操纵着机甲隐蔽地靠近。但是甫一靠近,就立马被手冢发现了。

“竟然是手冢领域!”不二惊叹,“没想到手冢居然防范到了这个程度。”

“看来他是势在必得了。”幸村道,“只不过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到会是我们两个来偷袭。”

“看样子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不二道。

“不二。”手冢的声音通过电磁波传过来,竟然显得有些温和,“好久不见了。”

不二旁边的幸村几乎要笑出声来。

“啊,好久不见。”不二道,“不过,手冢,今天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我知道。我们都全力以赴吧。”手冢道。

不二一招“凤凰回闪”便操纵机甲跃到了手冢身后,几乎立刻,幸村就发起了凌厉的一击,目标直取飞舰的动力装置。

虽然幸村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个纤细的美少年,但是他的战斗风格凌厉霸道,杀伤力极大,常常让对手在对阵中因为巨大的压迫感而患上“易普症”,也即五感丧失,无知无觉,因此他被称为“神之子”。

如果这一招击中,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然而这一招却偏离了他原来的轨道。

“手冢魅影!”不二震惊,“手冢,拦下我们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手冢魅影使对手的所有攻击偏离,是非常有效的防御手段,但是也让自己的身体承受重压,不到紧急关头一般不会使用。

“是的,不惜一切,这是我的责任。”手冢道。

“你总是背负很多责任。”不二语气低沉,“就连一直以你为道标的我也感受到了这份责任的沉重。”

说话之间,三人又过了几招。并非是不二和幸村组合的战力不强,而是手冢的防御实在铜墙铁壁,再加上他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令两人颇为忌惮。

 

“你曾经告诉我,道标要自己设立。”不二接着道,“所以我现在决定不以你为道标了,手冢,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了。”

“很好,不二。”手冢道。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葵吹雪!”趁着幸村的攻击让手冢闪避的瞬间,不二发动了自己的第一式攻击技,这是他雪藏的法宝,连手冢都没有见过的招数,本来还以为永远都没有机会用了,现在终于重见天日了。

这一招威力甚大,直击目标,而且出其不意,飞船的动力装置轰然爆炸。

然后,他们听到了来自远方的欢呼声。

 

预告:这群大O 的聪明才智和强大战力是可以正面直取敌人的,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妥协和让步。而A们尽管内心煎熬,却不得不竭尽全力去阻止他们,因为他们认为,不把他们阻止在这一步,就有可能让他们落到平等院的手中,遇到更大的麻烦。

而一旦发现他们没有办法阻拦,A们会如何行动呢?虽然这章打起来了,但是下章说不定又站在同一边了。


评论(40)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