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16【TF/SY/OA】

16 被俘虏的众人


手冢面无表情地靠坐在墙角,离他不远处是正在坐禅的真田。

距离他们被关押在这里已经过去三天了,除了有人定时送一些食水,就再也没接触过其他人,所有消息也都一概不知。

他和真田本就都不是多话的人,两个人凑一起,就更不必说了。此时四下一片寂静,因此突然从远处的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清晰,手冢和真田不由得警惕起来。

来人的脚步声不紧不慢,仿若闲庭信步一般,不多时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此人身着军装,灯黄色的卷发从后面扎起,左眼旁有一道不太显眼的伤疤——竟是多日不见的大和佑大。

大和佑大是手冢国中时机甲部的部长,是他亲自将机甲部支柱这一重担交到了手冢的手中,对他们同一届的伙伴也多有指点,非常受到众人的尊敬。

“大和部长。”手冢表情不起波澜,只是站得笔直,遂向对方一礼。

真田也跟着站了起来。

“哦呀,手冢,有段时间没见了,看起来成熟不少。”大和佑大依然是那副平和中暗藏调侃,调侃中又仿佛暗藏玄机一般的半仙语气。

“大和部长也别来无恙。”手冢依然一脸肃容地问候。

“你们的事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大和的语气依然很平和,并没有流露出对他们的行为是赞成还是谴责的情绪,“刚刚认识你们这群孩子的时候,你们才国中一年级,而我也才国三。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们这群孩子会有这样的境遇。”

“非常抱歉,部长。”手冢低头行礼。

“不,不,手冢,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大和慢条斯理道,“虽然与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不符,但我依然要说,作为部长,我非常欣慰你能够抛开长久以来所负担的责任而做出这样的选择。当然,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们的做法。不过,只要你们自己觉得好就可以了。”

“不,与其说是抛开了责任,不如说是找到了真正想要承担的责任。”手冢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大和道。

“啊~年轻真是好啊。”大和感叹道,“说起来,这次来也有一个消息想要告诉你,我可能马上就要结婚了。结婚的对象就是你们的那位三津谷前辈。”

手冢和真田愕然抬头看他。那一天在跃迁点附近被俘虏之后,手冢和真田被单独关押在这边的牢房,并不清楚其他人的消息。

“平等院对德川的心思昭然若揭,德川自己似乎也非常明白现在的局势,为了为你们这些同伴争取更多的条件,他向平等院妥协,答应配合平等院的一切要求。”大和解释道,“说起来,他们的婚礼就在七天后。”

“而入江桑和三津谷,则必须要被分配,只是平等院允许他们自己选择人选。”大和苦笑了一下,“说起来,我跟你们那位三津谷前辈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他却选择了我。问其理由,他说‘选择你的话不会过得太惨的概率是70%,比其他所有人都要高’。所以,我莫名其妙地就要结婚了。”

“啊。”手冢道,“部长的确是非常值得信任的人。”

大和无奈地摆摆手,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知道。十天后你和你的同伴,还有鬼前辈,就要上军事法庭被问责。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你们和入江他们性质不同,即使有德川求情,也不会有多大作用。”

手冢和真田都一脸决意,手冢道:“早在做这件事之前,我们就有了觉悟。无论是怎样的后果都能够接受。只是,部长,您有不二他们的消息吗?”

真田也抬头向他们看过来。

“并没有听说这方面的消息。虽然平等院发布了通缉令,但是他似乎已经无心追究此事,并没有派大范围的兵力搜捕。”大和道,“此时没有消息反而是好消息。”

手冢似乎松了一口气,他朝大和鞠躬道:“非常感谢您来告知我这些消息,部长。”

“不要总是这么严肃,手冢,会让我有压力的。”大和温和地道,“在结果来临之前,一切都是有转机的。那么,我先走了,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手冢和真田郑重地向大和佑大道了别,然后两人依然各回原地坐下。

“幸村一定没问题的,”真田突然开口道,“幸村能够做到一切他想做的事。”

“啊。”手冢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口应道。

“手冢,谈话时要集中注意力。”真田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我在听你说话。我可以同时在脑子里处理十件事。”手冢回答。

“手冢。”真田坐得身姿笔直,“如果你再也见不到不二的话,会觉得遗憾吗?”

手冢一下回过神来,他看了看真田,似乎没想到真田会问这样的问题。

真田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和手冢谈论这样的问题。手冢和真田两家从爷爷辈就是世交,不过手冢和真田两人倒不是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关系,如果非要说的话,两个人从孩提时代就开始有了竞争意识,虽然面上不显露,暗地里却一直较着劲。

此时这种情景对于相识已久的两人来说都是一种非常新鲜的体验。

“啊。”手冢的表情依然看不出什么变化,“知道他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真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曾经因为私心,而对幸村抱有过不可饶恕的念头,因为幸村被鉴定为Omega而心生窃喜。但是,看到幸村的痛苦,以及就算赌上性命也要争取自由的决心,突然明白了自己是多么的卑劣。现在,他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人生,我也算尽了我自己的誓言,虽然很遗憾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但是就算是死了也可以心安了。”

听到真田交代遗言般的话语,手冢突然有些感叹,他思索了一会儿,道:“我非常敬佩你能够直面自己的内心,坦诚地说出这些话。抱歉,我刚才敷衍地回答了你的问题。实际上,如果不能再见到不二,我会感到非常遗憾。如果最后和他并肩前行到人生终点的人不是我,我也会感到非常遗憾。但是,正如你说的,如果这些遗憾能够换取他的自由,那么我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这一边两个人因为担心有些话即使到死都没有人知道,正非常不熟练地互相倾诉着。而那一边被惦记的对象却正风尘仆仆地赶着路,想要尽快与剩余的伙伴汇合,然后去营救他们。

无人区边缘,黑船老板刚把他们从船舱里扔出去,便立马飞也似的走了。幸村、不二和白石三人控制着机甲茫然地在宇宙边缘飘荡着,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一艘熟悉的飞舰朝他们飞了过来。

“不二不二!是你们吗Nya~”这上扬的尾音,不用问就知道是菊丸。

“英二,”不二笑道,“看来你们还算顺利啊。”

“啊~这个说来话就长了,你们赶快上来!带你们回我们的新基地!”菊丸异常高兴,待不二一登上飞舰便立马扑过来抱了个满怀,一旁的幸村满头黑线。

一路上菊丸将情况大致地给三人讲了一遍,听到剩余的所有人都安全撤离的消息,白石才松了一口气。飞舰一降落,三人便看见众人正在等着他们。

“啊嗯,看起来还算不错。”迹部将幸村和不二打量了一遍,“看来你们也已经知道了那边的消息。”

“是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紧急。”幸村肩披外套,抱着双臂,“所以我们务必要早点想出对策。”

 

而另一边,众人的敌人们却不同程度地为情所困着。

大和佑大刚刚走出地牢的大门,便看见了靠在墙边的加治风多。这位有着白色长卷发的前辈,虽然说是前辈,却以性格变化无常而著称,在大和看来,其实有些幼稚。

“加治桑,请问有什么事吗?”大和温和地问道。

加治看见大和,慌忙走过来执起他的手:“大和君,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和三津谷结婚?”

大和有些莫名:“加治桑,有什么理由吗?”

这位前辈踌躇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理由来,最后他一咬牙,干脆道:“你不可以和他结婚,因为和他结婚的人必须是我!”

他们这些人从中学时期开始就是U-17的常客,就算彼此之间没有深交,至少也算是熟人。或许从三津谷的角度看来,他与加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交情,最多就是在他去基地的图书馆借书时,会与身为图书委员的加治前辈闲聊两句。

但是加治却十分喜欢这位有着美丽的绿色眼眸的后辈。他甚至有对两人之间恋情的可能性占卜过,得出了非常好的结果,但是每当他鼓起勇气去告白时,却总是临阵退缩。结果,直到他进入了第一军校,直到次年三津谷去了‘希望星’,他都没能鼓起勇气去告白。于是一直到了现在。

“加治桑,”大和温和地道,“我认为这件事你应该自己去跟三津谷谈一谈。如果他知道你的心意的话,一定会认为你是比我更好的选择。”

“会……会吗?”加治风多犹豫道。

“一定会的。”大和拍着他的肩膀鼓励,感觉自己更像是个前辈。

 

平等院显然对婚礼的事早有打算,他刚一俘虏了德川,就将他带回来了平等院家族本家——在一颗离首都星不远的星球上。他的亲随部队都随他驻扎于此,而剩下的人自然也被关押在这里。

入江和三津谷被关押在一个偏远的院子里。加治在门口犹豫了半晌,也没有踏进院门。他蹲在墙角,盯着手里的盒子发呆。

“我拿下了~”种岛修二骑着他的赛威格一阵风似的刮过,拿走了加治手中的盒子,边打开,“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诶?钻戒?卷毛,给谁的啊?”

加治非常愤怒地抢回去,道:“不要叫我卷毛!”

“哦~我知道了,是三津谷?”种岛从后面勒着他的脖子,“很不错哦~怎么,不敢进去?”

“你管那么多干嘛?找你的入江去。”加治盖上了盒子,把它宝贝地放在了口袋里。

说起这个,种岛十分郁闷。他总感觉他被入江摆了一道。让入江选人的时候,他竟然毫不犹豫地选了种岛!

在此之前,种岛可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两人是这种关系。所以,他特意找一个时间来问个清楚。

“为什么?”入江好整以暇地枕着双臂躺着,“我们从前不是很好的伙伴吗?修?”

种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道:“其实你就是想耍我。”

如果两人仍是敌对关系,那么种岛绝对不会在与入江的针锋相对中落下风。但是一想到两人即将发生的关系变化,种岛就开不了口来和他争执。

“咦?暴露了吗?”入江的眼镜反着光,看不清表情:“总之就这样了,你看着办吧。”

种岛此行,一无所获,他拖着他那从来都只穿一半袖子的外套,骑着他的赛威格便跑了。

巡视到附近的越智月光和毛利寿三郎两人俯视着由远及近又走远的种岛经过,又俯视着哭唧唧的加治飞奔而去。

“月光桑,你觉得他们两个怎么回事?”毛利抬起头问。

“我对他们的事情不感兴趣。” 越智从后面扣住毛利的脖子推着他往前走。

 

与这边尚且算是温馨的场景不同,平等院的卧房里一片迤逦又晦暗的景象。

平等院随意地披着衣服,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托住德川的脖子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

“喝水。”他把水杯送到德川的嘴边。

德川似乎是醒着,但是不情愿睁开眼睛来看他。整个人都表现出一种消极抗拒的状态。他面色绯红,黑发凌乱,头发掩盖下的后颈隐隐现出了一个极深的齿痕。

“别忘了你答应过什么,德川。”平等院道,“不要惹我生气。”

德川不由得一僵,却还是顺从地张口喝水。尽管身体仍感觉到隐隐的热度,但是心里却觉得如坠冰窟一般,觉得恐惧又绝望。

他觉得一死了之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死了的德川对于平等院来说没有任何价值。那样的话,其他的同伴,不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

“你的身后是有同伴的。”他突然想起入江说过的话,“在革命结束之后,他们仍然想看到鲜活的你,而不是只能把你的名字刻在丰碑上。”

我是有同伴的。光明会来临的。

再坚持一下吧,德川和也。他这样对自己说到。

 

预告:这章算是一个交代情况的过渡章节,写了好多高中生。唉,温柔的德川,一直为了别人而牺牲。下一章就是大家来救人了!


评论(5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