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17【TF/SY/OA】

17 他们不会走的


“比嘉那群笨蛋,”无人区的荒星上,一间废弃工厂的办公室里,迹部伏在办公桌前,手中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有资源都不知道利用。”

 

众人虽然找到了落脚地,却不能就这样在无人区苟且地活着。一安顿下来,迹部就组织众人开始勘探周围的可利用资源。

“尤其是矿产,”他嘱咐道,“像这种处在领地边界的星球原本就多是矿产密集的工业型星球,应该还有很多未开采的资源。这些资源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结果一番勘探下来,果然如迹部所料。

 

“啊,看来迹部已经有计划了呐。”不二和幸村在一旁坐着。

“现在能走的路也只剩下走私这一条了,”迹部靠在椅背上,“没有开采许可证,不过在这种地方也不需要那种东西吧,这种生意就是看谁胆子更大罢了。无论要做什么事,都要先有钱才行啊。不过这些目前都是次要的。怎么样,人选决定了吗?”

之前三人曾就如何营救被俘虏的同伴这个问题进行过短暂的讨论,最后决定还是由迹部镇守在本部,由幸村和不二带领其他同伴去救人。

“此次前去,带的人在精不在多,人选我们还在斟酌,现在想先听听你的意见。”幸村道。

迹部思索了一下,道:“桦地是肯定要跟着本大爷的,其他人的话,把忍足给本大爷留下,剩下的你们自己决定。”

“忍足?”不二睁大眼睛,“谦也君?倒是看不出来小景这么青睐谦也君呢。”

迹部额角冒出十字路口:“本大爷说的是忍足侑士!”

“啊~是那个忍足啊!”不二感叹。

“看来迹部并没有在生忍足君的气嘛,”幸村道,“难为那位忍足君还特意来拜托我们两个当说客。”

“哼,”迹部架起腿,“本大爷不过是看他还有点用罢了。”

“好啦。”不二劝解道,“不就是双方对战的时候手下没留情吗?不过,迹部你也不需要别人手下留情吧,还这么生气真是没道理。”

“本大爷是生气他出尔反尔!”迹部冷哼,“既然做不到,当初干嘛还要说得那么好听。”

“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一直等在门外的忍足推开门,低着头站在门口。

“撒——你们有话好好说吧,我和不二先走了。”幸村和不二识趣地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忍足和迹部两人。

“迹部……”忍足开口道。

“这件事的确没有什么好计较的。”迹部道,“即使没有你的支持本大爷也能做到自己想做的。”

“……”忍足没有再说话,墨蓝色的瞳孔隐藏在平光镜后,面上依然是平静得近乎无情的样子。

“不过既然来了,就帮本大爷统计一下这份文件吧。”迹部头也不抬地将文件递给他,就像以前在学校的学生会办公室里一样。

忍足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喂,可不是非你不可。只是你刚好在这儿罢了。”迹部欲盖弥彰地补充道。

“知道了知道了~”忍足接过文件,小声地自语,“但是这么心甘情愿地被你支使的也只有我一个人吧,真是的,小景一点也不坦率。”(喂,侑士,你把桦地放在哪里。)

 

撇开那边别扭的两人不谈,这边不二与幸村正讨论着参与营救的人员名单。

“大家都非常踊跃地表示了一定要参与呢,”幸村看着名单,“赤也甚至表示如果不让他参与营救真田副部长的话他就会偷偷跟着跑出来,真是吵得我头都痛了。”

“呃……那么切原现在到底还好好地活着吗,真是有点担心呐。”不二笑道。

“没什么事,只是稍微教训了他一下而已。”幸村云淡风轻地道。

“说起来,越前也向我提出说必须要去呢。不过,这一次的人选真的要好好斟酌。”不二睁开眼睛,露出湛蓝的眼眸,“只是实力强劲的话是不行的,还要谨慎周密才可以。”

“越前的话倒还可以考虑,这个小子虽然平时傲得不行,但是关键时刻还算可靠。”幸村给龙马投了赞成票。

“乾和柳至少要去一人,”他接着道,“现在三津谷前辈不在,他们除了本来的情报收集工作,还肩负了为我们制药的职责,很难两个人都前往。到底谁去,还是让他们自己来决定吧。”

“看现在的情况,他们应该是被关押在平等院家族本部无疑了。这样的话,务必要把暗中潜入的计划做得万无一失才行,正面对抗的话,我们毫无胜算。”幸村道,“说起暗中潜入,仁王是必不可少的。”

“啊,忘了还有小藏。他也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吧。”不二提醒道。

 

两人商议过后,又与众人沟通。最终决定的人选是幸村、不二、白石、乾、柳、仁王和越前。

“我和贞治决定都去。”柳莲二淡然道,“只是短暂地离开不会影响这边的工作。要不动声色地潜入到平等院宅,一个人可能是搞不定的。”

“如果你们自己觉得可以,我们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不二道。

“为什么超前可以去,我就不可以!”小金撒泼打滚地提出反对意见,但是白石作势要解开手上的绷带,他便三缄其口了。而旁边的切原也是敢怒不敢言。

“越前去也是作为后备人员的。”不二笑眯眯地解释,“不是意外情况,他也只能留在飞舰上。”

龙马在一旁倒也没有反驳,闷声发大财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如果要混进去,最好的机会就是婚礼当天。”乾分析道,“那一天平等院宅一定宾客如云,并且会有很多媒体,进出人员混杂,有很大的几率会出现漏洞。”

“伪装成宾客的难度太大,因为被邀请入席的宾客一定有严格的身份认证。但是伪装成媒体进入理论上却是可行的。”柳道,“真田三人被关押在牢狱之中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入江前辈与亚玖斗哥哥却不太可能也被关押在相同的地方,德川前辈就更不会了,毕竟他是婚礼的主角。”

“我们能搜集到的情报实在有限。”乾推了推眼镜,“到时候只能见机行事了。”

 

婚礼当日的早晨。

一行人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审查,乾驾驶着租来的小型飞舰降落在指定位置。

“原来到场媒体也做了这么严密的登记,”不二道,“还好我们早有准备,伪造了预约记录。”

“我倒觉得这未必是为了防我们的。”幸村靠墙而立,“平等院那个人非常狂傲,根本不会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这种程度的审查,估计也是这种家庭的婚礼的必要程序吧。”

“好了,”不二把蜜色的头发向后扎起,露出额头,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背着一个相机,“我现在看起来像一个记者吗?”

“像极了,不二,”幸村在一旁毫无灵魂地鼓掌,“看起来简直像是你的本行。”

“非常自然的伪装。”仁王评价道。他将自己伪装成了一名一看就知道是精英人士的杂志主编,而不二饰演他的助手,乾则扛着大部头的摄像机,扮演摄像人员。他们这三人组看起来和旁边停靠的各个飞舰上下来的媒体团队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先发的三人组,负责打探消息。而柳负责驻守飞舰,与众人保持联络,并随时进行调度。剩下的幸村、白石和龙马三人,由于气场太强,难以伪装,故暂时留守,等待后续调度。

仁王身姿笔挺地走在前面,不二跟在他后面小幅度地观察周边环境。媒体有固定的席位,被安排在整个宾客席的最末尾,与其他宾客隔着一段距离,既能够看到婚礼的全貌,又不至于影响前面的主宾。

从现场的布置不难看出这将是一场传统的神前式婚礼,非常符合平等院与德川家族古老世家的定位。此时主要宾客都还没有到场,都是媒体在允许的范围内四处拍摄。

周围戒备森严,不时能够看到站岗的卫兵。稍有想要离开指定区域的意图就会被制止。看来营救的行动比想象中要困难。

不二正出神地想着策略,突然就被一把拉到了一旁的角落。他吓得一惊,仁王和乾也赶忙扭过头来看这边。

拉住他的人穿着一袭笔挺的军装,灯黄色的卷发扎起,竟然是大和佑大。他朝仁王和乾的方向比了个不要出声的姿势,然后对不二道:“好久不见了,小不二。”

“大和部长!”不二睁大眼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你们这群孩子真是一个比一个胆子大,居然就这样跑来自投罗网。”大和语气温和,“在这里转了半天,有什么收获吗?”

“啊,目前还没有。”不二眯起眼笑。

“想要救手冢和你们那一位同伴,可以。今天是平等院的婚礼,只要别闹到台面上,他不会介意的。”大和道,“但是其他人,想都不要想。如果你们胆敢破坏平等院的婚礼,他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放你们在外面逍遥自在。”

不二的微笑消失:“可是我们不可能丢下前辈们不管,如果不是顾及到我们,本来应该逃出去的是他们。”

“我早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说,但是他们不会跟你们走的。”大和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所以不如你自己去问问他们。”

 

不二心情复杂地跟在大和后面。

“喂,你们的这位前部长,可信吗?”仁王在耳边悄悄地问。

“如果大和部长不可信,我们现在被抓起来的概率是100%。”乾在一旁说。

他们来到关押着入江和三津谷的院落。

“月光桑,我们不管吗?”毛利寿三郎在远处张望。

“不感兴趣。”越智月光冷淡地说道,“而且也不会出事的。”

 

入江心情不好,正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突然门被敲响。

十有八九是种岛,那个家伙一天三顿地来敲门,求自己收回成命。

然而开门看到的居然是不二!入江吓得连演技都忘了,一把把他拉进门,发现后面还跟着两个。

“你们是怎么回事?”入江的镜片疯狂反光,“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被大和部长带来的。”不二此时心情复杂,只好老实说,“我们来救你们,但是他说你不会跟我们走的。”

“以前倒是没注意到大和还是个聪明人。”入江道,“他说的没错,你们要救你们那两个小朋友,就赶快去。但是我们是不能走的。我们留在这里,反而大家都更安全一点。”

“还有,你们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等着做吗?”入江道,“如果你们真的能够做到,那才算是真正地救了我们。我不会跟你们走的,不能把德川一个人留在这里。德川更不会跟你们走的,之前他出逃的事情被瞒得滴水不漏,现在他是代表德川家族和平等院家族联姻。再怎么样,他也不会让家族蒙羞。他等着你们救他,但是不是以这种方式。”

“现在立马回去,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

 

从入江和三津谷那里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不二执意要见德川一面,但是大和表示无能为力。

最后他们站在媒体的席位观摩了他的婚礼。

德川穿着通体纯白无垢的和服,宽大的白色尖顶帽遮住了他大半的脸庞。旁边的平等院金发规矩地束起,穿着黑色的和服,袖口和领口绣着平等院家族的家徽。两人端庄肃穆地走过宾客席。

不二看不真切德川的表情,他湛蓝的眼睛清亮地睁着,唯独此时唇边没有笑意。

 

预告:写了好久还是没写到主要情节,但是脑内已经脑补到真甜标记了主上了。唉,明天加油码字吧,争取把他们救出来,然后赶快去谈恋爱吧各自。(不可能)


评论(3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