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19【TF/SY/OA】

19 走过四季的爱情


手冢与不二两人与其他人分散开后,同样躲藏在暗处观察卫兵搜寻的情况。最后也没有获得准确的信息,他们决定冒险去找一趟大和部长。

“哦呀哦呀,这是第几拨被我碰上的小朋友了。”大和抱着手臂坐着,“一个个的真是一点都不老实。”

“非常抱歉,部长。”手冢一脸严肃地道歉,不二也跟在他身后鞠躬。

“按现在的情况,你们的同伴应该都已经安全离开了。”大和道,“让你们不要去惹怒平等院,非不听,好在他碍于宾客在场,没有大肆搜捕。现在赶快离开吧。不过现在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平等院或许会在沿途都展开搜查,你们还是小心一点。”

“是,部长。”手冢郑重地答应道,随后两人便告辞了。

 

两人好不容易潜逃出了平等院宅,却发现卫兵的搜查范围好像的确已经延伸到了周边。两人并排趴在房顶上等着这一拨搜查的人过去。此刻的不二周助敏锐到了极致,冰蓝的双眸清亮地睁着,神情是少有的认真。正因为如此,他才迅速察觉到了周围微妙的变化。

“Tezuka?”不二稍微靠近了他,压低声音道,“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手冢仔细分辨了一下,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道:“不二,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

“我也说不清楚,”不二皱着眉头,“大概就是夏天的时候把冻好的冰块从冰箱里拿出来放进杯子里加入矿泉水之后喝起来的味道吧。”

“不二,”手冢严肃地推了推眼镜,“那样的水喝起来是没有味道的。”

不二皱着眉看着手冢,认真道:“就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

手冢仔细闻了闻自己,或许是心理因素,好像真的闻到了那样的味道一样。

“怎么回事呢?”不二一手托着下巴,微眯着眼睛思考了片刻,然后瞬间睁大眼睛,“我知道了,手冢,是你的信息素的味道!”

手冢的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对于不二偶尔闪现的天才般天马行空的想法,他一贯是置之不理的。

“越想越觉得合理呐~”不二感叹道,“仔细思考一下手冢的信息素应该是什么味道的话,应该就是像这样淡而无味又自带气场的味道才符合手冢一贯的人设啊。”

“不二,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手冢试图制止他的调侃。

“呐,手冢,这是很严肃的问题。”不二往一边挪了挪,远离手冢,“要知道,我可是一个Omega,你散发信息素的话很容易影响我的。”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不二其实并没有在担心。其一是因为他可是经历了各种信息素的修罗场之后依然坚定地从来没有散发过信息素的人,不会轻易受到影响的。其二则是因为——连他自己也不觉得那是手冢的信息素的味道,怎么会有那么奇葩的信息素的味道啊!

于是等不二发现自己的不对劲时已经晚了。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带着灼烧的热度,汗水顺着额角往下滴,浑身都使不出力气。不二烦躁地拨了拨颈后的碎发,然后拿出白天乔装时用的皮筋,把头发向后扎了起来。

“呐,手冢,我感觉我好像生病了,好像是在发烧。”不二恹恹地趴在一边。

手冢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即使是他这么淡定的人也不由得惊了一跳。明明刚才还很正常的不二此时脸颊泛着病态的绯色,整个人大汗淋漓,额发被汗水打湿,蓝色的眼睛里有明显的泪光。

手冢试图拿手试一下他额头的温度,不二却敏感地向后退了一下,躲开了他的触碰。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不好意思,”不二眯起眼笑,“是本能反应。”

手冢推了推眼镜,道:“怎么会突然生病?”

不二有气无力地趴着,用尚且残存的智商思考了一下,然后仔细在自己身上嗅了嗅,突然睁大双眼,转头看向手冢,道:“糟糕了!”

他迅速努力向旁边挪去,试图尽量离手冢远一点。

手冢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仔细地分辨了一下,似乎能分辨出一丝带着水汽而来的风的味道。不过更明显的证据是他内心徒然升起的想要靠近不二的躁动。

是信息素的互相影响。本来像手冢和不二这样敏锐又理智的人,是可以及时发现并制止悲剧发生的。但是他们的信息素好像为他们选择了hard模式——两人的信息素都如此不易被人察觉,以至于直到引发了发情期才被发现。

“好在现在还在平等院宅附近,”不二抱歉地笑着道,“手冢,麻烦你去找一下三津谷前辈可以吗?他那里应该有应对的药物。”

“我不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手冢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他。

“可是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不二苦笑道,“更何况如果不是靠得这么近,也不会察觉到我信息素的味道吧。”

手冢注视着他,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手冢?”不二半天没有听到回应,转头看向他,却发现手冢正认真地注视着自己。尽管脸上依然是平板无波的表情,那双漆黑的眼睛却透出认真的神色。

“很抱歉,不二。”手冢靠近他,不二不由自主地想要躲开,“但是现在我必须要给你做一个暂时的标记。”

手冢单膝跪地,俯视着不二。不二无力地仰躺在房顶上,看着手冢认真却柔和的神情。这样的神情似乎很少出现在手冢的脸上,但是他却并不陌生。手冢似乎常常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神情。

手冢轻轻托起不二的头,不二没有再躲开。手冢俯下身,吻住他。

这只是一个暂时的标记,不二心里想道,然后眼泪顺着眼角流入了鬓角。

手冢抬起头,安抚地揉了揉他的额发,道:“我很快就回来。”然后便离开了。

不二独自躺在房顶上,手冢暂时的标记应该起到了作用,即使人离开了,他却似乎仍然能够闻到那种独特的信息素的味道。Alpha的信息素对他起到了安抚的作用,此时他已经好受了很多。敏锐的他似乎还能够听到远处巷子里卫兵来回走动的声音,今晚的月亮皎洁明亮,完美无缺。他抬起手盖住眼睛,咬紧嘴唇,将哽咽压在了喉咙底。

不知过了多久,手冢回来了。他将药片喂给不二,然后给他喷了一些信息素抑制剂。停了一会儿,他问道:“有效吗?”

不二尽量压制着声音的颤抖,保持如常的微笑,朝他点头道:“嗯,感觉好多了。”

手冢冷静地看着他,然后伸手摸向他的脸颊。不二惊愕地向一边躲闪,却没有躲开。

“依然不肯向任何人表露自己吗,不二。”手冢道,“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他背对着不二蹲下,道:“上来。”

“手冢要背着我走吗?”不二如常地调侃道,只是语气没能维持平常的从容,他爬上手冢的背,“果然是病人才有的待遇。”

手冢没有说什么,只是背着他,小心地避开周围巡查的卫兵。

手冢努力地忽略背后传来的不二的滚烫的体温以及他克制不住的颤抖。他感受到不二正在克制着他的呼吸。

“不二,一直没有对你做过认真的告白。”手冢道,“所以现在要对你说清楚。之前特意到‘希望星’去,不是作为部长去看望部员这样的理由,而是慎重地考虑了之后,去拜访了不二的家人,向他们表明了要追求不二的决心,才拿到通行证的。”

感受到不二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手冢接着道:“我去见你,是希望向你表达我的心意,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追求。并不是因为你变成了Omega才有了想追求的念头,这种心情早就有了,只是一直没有说。”他听到背后不二哽咽的声音。

然后,他停住了脚步。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所房子。他掏出门卡开了门,解释道:“这里是大和部长在这边的房子,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向他借了钥匙。之前没有向你说明,是因为,我相信你也对我抱着同样的心情。”

“真是自信呐,手冢。”不二的声音带着哭腔。

手冢径直把他背上楼,找到了客房的位置,将不二放在床上。

此时的不二已经被汗水和泪水搞得乱七八糟,他非常不好意思地撇过头没有看手冢。

“那么现在我必须要标记你,你同意吗?”手冢无奈地摆正他的头,让他看着自己。

“那我也要标记你,你同意吗?”不二类似于调侃又像是撒娇的语气。

“当然可以,不二。”手冢非常严肃地配合了他的玩笑。

手冢一手托住他的脖子,一手解开他的衬衫扣子,然后偏头咬住他脖颈后面的腺体。不二蹭着手冢脸颊,感受着信息素注入自己身体的感觉,待恢复了一点力气之后,遵守他的诺言,在手冢脖子后面相同的位置印了一个圆圆的牙印。

 

预告:我也是没想到写这个情节都能写一章。下章继续进入主线剧情。


评论(3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