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20【TF/SY/OA】

20 竟然标记了


仁王百无聊赖地躺在草丛里,衔着一根干草,翘着二郎腿发呆。

本以为那几个人只是被什么事绊住了脚,最多也就晚个一时半会儿,没想这一等就等了三天。期间他们几人轮流到附近探查,却一无所获。众人焦虑不安却又束手无策,除了继续等着也没有其他办法。

“太松懈了!仁王!”一声熟悉的怒喝把仁王从发呆中惊醒,睁眼一看,果不其然看见了真田黑色帽檐下那张熟悉的脸。

仁王伸了个懒腰,一个后翻站了起来,这才发现真田还背着个人。鸢蓝色的头发,披着外套,正靠在真田背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不是幸村吗!

仁王敏锐地捕捉到了两人的变化,他有些诧异道:“你们两个!竟然标记了!”

“啊。”真田习惯性地压了压帽檐,“进去再说吧。”

仁王率先走进舰舱,用非常不正经的语调道:“哟,各位,让我们欢迎这一对新人入场!”

其余三人被他吸引目光,望向门口,然后真田黑着脸背着幸村走了进来:“仁王雅治!”

见幸村被真田背着,柳与白石忙上前查看情况,两人立马也发现了端倪。

“弦一郎,你和精市……”柳同样有些惊讶,“竟然标记了!”

真田发誓,如果他再听到“竟然”两个字,无论是谁,都要让他尝尝自己的铁拳制裁的滋味。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石还在幸村周围打转,虽然他对幸村没有任何不好的念头,但是身为一个Alpha,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幸村身上真田留下的信息素给排斥了。

“遇到了突发情况。”真田笼统地带过,“抱歉了,各位,让你们等了这么久。”

“无所谓,反正还有两个比你们还晚。”仁王一脸随意道。

“手冢和不二还没有回来,”乾推了推他的眼镜,“和你们遇到相同的情况的概率是99.9%。”

“平安无事就好,”柳淡定道,“任何突发状况都可以当做是一种试炼。更何况,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弦一郎,恭喜你们了。”

“谢谢。”真田严肃道,“的确有些草率,仪式的事情容后再办。”

柳点头:“嗯,的确需要好好准备。”

“喂,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吧!”白石表示崩溃。

“手冢和不二会在夜晚之前回来的概率是73%。”乾推测道,“不用担心。”

果然到了傍晚的时候等来了其余的两人。手冢刚一迈进舱门,不二就醒了。他睁开冰蓝色的眼睛,便看到了一众熟悉的人。

“呀,米娜桑,晚上好!”他笑眯眯地打着招呼,然后示意手冢把他放下来。

“什么晚上好啊!”白石抓狂地站在离不二一步远的距离,“一点都不好!”

“小藏为什么这么激动?”不二疑惑地看着抓狂的白石。

白石哀怨地头顶都要长出毒草:“说好的植物组三个人,结果出了一趟门就剩下我一个,你是体会不到这种被丢下的心情的。”

“哪里有丢下你啊,明明是你自己想太多。”幸村悠闲地坐在一边,“劝了一下午也劝不听。”

“精市!”不二惊讶地睁大眼睛,“你竟然……”

“Syusuke酱竟然就这样被手冢收服了,真是稀奇啊!”幸村在不二调侃他之前先下手为强,他旁边的真田这才将额角加粗的十字路口收起。

“不,”不二眼神一瞬间犀利,然后恢复笑眯眯的表情道,“应该是手冢被我收服才对。看,牙印!”

“随便谁收服谁都好,就不要再刺激我了吧。”白石在旁边持续哀嚎。

 

不管怎么样,人总算是齐了,众人终于可以打道回府了。

不二和幸村正拖家带口地安抚着白石,乾和柳驾驶着飞舰,仁王在一旁到处撩闲。

“喂,为什么你们两个整天待在一块儿,信息素却没有互相影响啊?”仁王不怕死地向柳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说过的,雅治,只要内心平静就不会被影响。”柳双眼微闭,完全不受影响地操纵着仪器。

“我觉得我的内心也很平静啊。”仁王反驳道,“这一定不是真正的原因。”

“我和莲二的例子证明了A/O之间也有纯友谊,”乾在一旁补充道,“而你的例子说明你和你的那位搭档之间不是纯友谊。”

“基本上就是这样,雅治。”柳表示赞同,“好在处理得当,没有引起发情期,否则在那种情况下真的不好办呢。”

仁王自讨没趣,只好灰溜溜地跑去围观旁边那一出闹剧。

 

待众人终于回到了无人区,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此时荒星上留守的众人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听到几人回来的消息,忙一窝蜂地跑过去围观。

“部长!越前那小子呢?”桃城没有看到龙马的身影,忙问道。

“不要担心,”不二笑着解释,“越前被他哥哥带回去了。”

“啊,这样啊!”桃城爽朗地摸摸后脑勺,“那就好了,省得他整天在外面惹祸。”

“不二子!”菊丸飞扑到不二的身上,却感觉有哪里不对,“不二,为什么你身上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而另一边的幸村也遇到相同的问题。

“幸村部长,为什么我一接近你就有一种好像会被打一样的感觉?”尚且没有进行性别分化却依然感受到了信息素排斥的切原疑惑地回忆道,“我最近明明没有做什么值得心虚的事情吧?”

“赤也!”真田在一旁道。

“嗨!”切原立马站得笔直。

“没关系哟,弦一郎。”幸村微笑着宣布,“各位,我和弦一郎已经完成标记了。”

立海众人被震惊得风中凌乱,好在这时另一边传来了河村豪爽的笑声:“真的吗!哈哈哈,手冢,以后我们不二子就承蒙你关照了。”

“是啊是啊!”菊丸在一旁凑着热闹,“手冢要请吃饭哟~”

“啊,那很好啊。”绅士柳生率先回过神来,优雅地鼓掌道:“恭喜了。”

立海众人只好纷纷跟着鼓起掌来。

于是不到半天时间,这两对已经完成标记的事情便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了荒星基地,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嗯?为什么没有看到迹部?”幸村环视了一周,发现似乎少了几个人。

“迹部君带着我们的几个人去和人谈判,”柳生解释道,“大概到今天也该回来了吧。”

“嗯。”幸村捏着下巴,“撒——各位先自行回去休整,等迹部回来再开会吧。”

 

迹部风风火火地走进办公室,满是怒气地扯下领带狠狠地砸在地上,扶着办公桌站了半晌也没压下心头的火气。

忍足跟着他走进来,默默地关上门,然后捡起他的领带随手塞进自己口袋里。

“好了,最后不是谈成功了吗。”忍足声音低沉,语调缓慢,“消消气吧。”

“一群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跟本大爷叫板。”迹部额头青筋显现,“早晚有一天会让他们还回来。”

“没错没错,小景最厉害了。”忍足毫无诚意地顺着毛,“对了,幸村和不二他们好像已经回来了,说等你回来就要跟你见一面,大概一会儿就会过来吧。”

“总算有点好事发生了。”迹部架着腿靠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手支着额头,闭着眼睛养神,忍足坐在一边翻看着文件。

过了没多久,幸村和不二过来敲门,进门的瞬间忍足和迹部便感受到了两人的变化。

“你们!”迹部惊得差点没有维持住他优雅的坐姿,“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幸村气势十足地坐到一边,“不过这不是重点。”

“啊嗯?”迹部的心情好像莫名其妙地好了很多,随手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钢笔把玩起来,“原来去救人是这么危险的工作啊,本大爷突然觉得宽慰了很多呢。”

不二额头冒黑线:“小景,只是做了标记而已,哪里有你想得那么可怕啊。”

“嗯哼,总之本大爷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被别人标记的。”迹部斩钉截铁地这样说。

忍足听闻此言停顿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文件放回了桌子上。声音其实并没有过分的响,但却一下把其他三个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忍足朝幸村和不二点了点头,然后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幸村和不二不由得转头看向迹部。迹部的心情好像一下又晴转多云,“啪”的一声把钢笔拍在了桌面上:“好了,说正事吧。”

“再说正事之前,必须纠正你的看法。”幸村语气淡然道,“当然不是说Omega就必须要被标记才能过一生,每一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但是接受被标记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是弱者,迹部,如果你不认同的话,不如我们来打一场。”

迹部没有说话,仍然脸色阴沉。

“忍足好像有点伤心呐。”不二笑眯眯地打圆场,观察了一下迹部的脸色,他适时地转变话题,道:“那我们先谈正经事吧。”

三人正谈论着去营救众人以及迹部去谈判的具体经过时,门突然被敲响,是柳。

他进来道:“我和贞治整理了一下这些天的观测记录,发现了一些情况。外星系入侵者那边最近频频异动,我们怀疑他们近期可能会有大的动作。”

 

预告:下章会不会是忍迹标记呢?很有可能。也可能是其他情节。以后尽量十点左右更文吧。


评论(3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