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23【TF/SY/OA】

23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由最终标记引发的发情期结束后的第一天早上,迹部躺在小阁楼的床上睡得很平稳,忍足任劳任怨地把早饭从公共餐厅运回阁楼。

自从与外界有了通商,他们终于吃上了正常的食物。定期采购食材,由众人轮流负责准备餐食,然后大家一起在固定的饭点到餐厅用餐。听起来倒是挺不错的,唯一的问题是大家参差不齐的厨艺水平。

好在今天的早餐看起来还不错,看来是由比较靠谱的人负责的。忍足轻手轻脚地走上阁楼,发现迹部还在睡。他把托盘放在一边,然后靠近迹部,在他耳边道:“起床了,景吾SAMA,为您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哦~”

迹部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反应了一会儿,待所有的理智回笼之后,他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然后无力地把头埋在两手之间。

“小景?”忍足歪过头来看他,“你不会是在害羞吧!”

迹部抬起头瞥了他一眼,然后长腿一伸把他踹下了床:“你以为本大爷是谁啊,啊嗯?”

好吧,忍足脸朝地趴着想,果然这一位是不能随意调侃的。

 

迹部享用完他的早饭,把自己打理得一如往常,然后昂首阔步地往办公室走去。大约是大家已经开始各自的工作的缘故,一路上也没碰上什么人。迹部本人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倒是跟在他后面的忍足松了一口气。

迹部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幸村和不二居然已经等在里面。他的脸黑了一瞬,然后恢复如常,装作若无其事一般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道:“你们两个这么早来找本大爷有什么事吗?”

忍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忍不住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这简直是自投罗网啊,小景。不二也拿着手中的茶杯掩饰着自己偷笑的表情——虽然他经常在微笑,但是鲜少会笑出声来。

幸村闻言放下茶杯,从窗户里看了一眼外面,道:“很早吗?现在已经不早了吧,是迹部今天来得晚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大家都可以理解。”

迹部的额角迸出加粗的十字路口,但是他也明白此时要是接了幸村的话那才是正中他的下怀,所以他选择了闭嘴。

“啊,其实是关于之前谈过的事情,已经有了切实的证据,实在是耽误不得,所以才来找你商量。”不二适时地解了围。

忍足放下心来,感谢不二善心大发。

迹部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具体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乾和柳对附近的异动做了详细的记录,推测出他们的确有很大的概率要进行下一轮大范围的进攻。”不二解释道。

在迈入宇宙时代的初期,人类主要忙于开拓新的驻地,探索资源以及繁衍生息。但是正当人类联盟欣欣向荣地发展起来时,有外星系生物闯入人类联盟的驻地,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试图将这里的原住民驱逐,然后占领这一片宝地。而人类也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而奋力反抗。在长年累月的对抗中,逐渐在人类领地和敌占区之间形成了一条荒星带,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无人区。

虽然对峙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也并非时时刻刻都有战争发生。在两次大规模的战争之间往往有一个停歇期,然后再由某一方有意图地发起战争。双方都想完全地击败对方,但是谁都没有成功。

目前看来是人类占优势,毕竟后方就是大本营,又在此地经营多年。但是正如前文所述,人类联盟面临着严峻的人口问题,如果不赶快将入侵者击退,让人类开始生息繁衍,那么就会有战力不济的问题,说不定会转为败局。

前一次大规模的战争才刚刚结束,甚至有些区域还在纠缠,此刻却有迹象表明对方又在酝酿着新一轮的进攻。这个消息可信吗?己方的军队察觉到了吗?

“乾和柳的推测自然是可信的,说起情报,即使是正规军中的人员也比不上他们。但是,只有我们相信是没用的。”迹部抵着下巴。

“没错,所以我们有必要告知平等院。”幸村接着道。

“但是,平等院不会那么容易相信我们的吧。更何况,说到底我们还是在逃的身份,如何把消息传递给平等院也是个问题。”不二提出异议。

“当然不能由我们来告知,人选是个关键问题。”迹部沉思。

“这个我之前倒是和手冢商量过,我们能够联系到大和部长,”不二道,“但是大和部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如果让平等院知道了我们与大和部长有联系,那么他不仅不会相信,反而可能会牵连到大和部长。”

“确实如不二所说,如果不谨慎处理,反而会弄巧成拙。”幸村补充道。

“入江……”迹部自语道,“必须得联系到入江才行。”

 

“迹部,你如此冒险地联系我,有什么事吗?”入江逆着光坐在窗边,从投影中看不真切他的神情,声音倒是如常般的温和与轻快。

“好久不见了,入江。”迹部看起来也是一如既往的华丽又傲慢,“找你的确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有什么事就说吧,现在的我说不定能够帮你们不少忙呢。”入江平和地道。

“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的乾和柳在检测周边的时候发现了敌军的异动,已经有了切实的证据。我们认为此事有必要告知平等院,但是如何告知他,才能让他相信,这的确是个问题。最终,我们选择了你。”

“选择了我?”入江转过头来笑道,“的确,不会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

“啊嗯?答应得如此干脆,你这么确信平等院能相信你说的话吗?”

“平等院是否会相信,他自有他的判断。但是让平等院把这件事听进去,倒是不难。毕竟我现在已经是他麾下的一员了。”

“什么?!”不只是迹部,就连他身后众人听闻此言也是惊讶不已,“你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我和修桑完成了最终标记,他向平等院求情,为我作保。平等院是个非常务实的人,不会放着现成的战力不用。所以,我马上就要去前线了。”入江的语调依然十分平和。

“修桑?种岛修二?”迹部难以置信,“入江,你怎么肯……”

“这没什么,迹部。”入江打断了他的话,“再说,你不是也和那位忍足小哥标记了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迹部有些慌乱,他还是不能适应别人随意就提起了这件事。

入江笑了起来:“是气氛的变化哦,迹部。你看,虽然你逃离了,我被俘虏,但是我们却都和别人标记了。如今你们能够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也得到了上前线的机会。所以,不要想太多。”

“但是,这是不一样的!我们是出于自己情愿的选择……”

“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出于自己情愿的选择呢?”入江不自觉地抚摸着他的后颈,语速不知不觉地变快:“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迹部沉默了一会儿:“好吧,如果你坚持这样认为的话。”

“把你们收集到的资料传过来吧,啊,这可是个立功的机会呢。”入江笑道。

迹部将资料给他传过去,在挂断通讯之前,道:“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谢,入江前辈。”

入江顿了一下,道:“不要再说抱歉了。”然后便挂断了通讯。

 

种岛站在门边,听到里面的谈话声停了,才打开门进去。他依然没正形地只穿着一边袖子,散漫地走到入江身边。

入江正盯着窗外发呆,察觉他走到近前,转过头来看他。

种岛扶着他的一边肩膀。入江的眼睛蒙着一层泪雾,他坚定地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知道了哟,”种岛道,“大将家的附近有一家店做的泡芙顶级好吃,陪我一起去吧。”

入江忍不住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爱吃这种东西。”

“没有啊,”种岛靠近他,闻到他身上甜甜的巧克力混合着奶油的味道,“我一直很爱吃啊。”

 

那一边,迹部颓丧地挂断通讯,背对着众人半天没有说话。

忍足适时地退出了房门。这不是他能够插手的事情,即使是再亲密的关系,在这件事上仍然不容他置喙。

房间内只剩下迹部,幸村和不二。

“这不可能是他自己的选择。”半晌,迹部开口道。

“你在丧气些什么,迹部。”幸村冷声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换作你我,在那样的情况下,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幸村总是毫不留情地揭穿别人,但是他说的的确是事实:“不要有什么愧对之类的心理,要是真觉得愧对于他,就好好地做自己该做的事。”

“嗯,前辈们的确自我牺牲了很多。”不二道,“当时我无能为力地看着德川前辈步入婚礼现场时也是一样的心情吧。但是精市说得对,入江前辈也曾这样对我说过,不要一直把心思放在把他们救出来这种事上面,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才是真正的在救他们。”

“我知道了。”迹部抵着额头,“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幸村和不二便先行离开。

互相担忧只是没必要的举动,一同向前才是赢得光明的关键。

 

题外话:

  1. 这章是过渡啦。入江和迹部之间真的有种互相理解的前后辈关系,感觉原作中高中生们和初中生们好像出现了明显的一个带一个的趋势。
  2. 今天去重温了动漫,发现入江对种岛的称呼一直是“修桑”,而种岛对入江的称呼是“奏多(Kanata)”,而且前期两者对话超多啊,几乎种岛一出现就是在和入江对话。当初为什么没有发现奸情呢,我不禁陷入怀疑。
  3. 顺便,根据资料泡芙是入江最喜爱的食物


评论(2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