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24【TF/SY/OA】

24 我是真心想要告白的


平等院面无表情地坐在上位听着种岛的汇报,德川坐在他的右手边。

“你是说,这消息是从那群叛逃的小子那里得来的?”平等院眯起眼睛质疑道。

站在种岛身后的入江面无表情,种岛犹豫了一下,道:“是的,大将。虽然他们是叛逃了没错,但是对于他们的实力和性情我们也是清楚的,他们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这消息应该是传给你的吧,入江。”平等院没有理会种岛,而是直指入江。

“啊啊,对啊,毕竟那群孩子自己也清楚如果直接对您说的话很难被接受吧。”种岛抢在入江开口前说道。

“种岛,”平等院冷冷地看了种岛一眼,“你闭嘴。希望你能够明白,我同意让入江上战场是看在他还有点用的份上,你一直维护着他算什么?给我有点出息。”

种岛识趣地没有再插话。虽然他其实并没有很怕平等院,但是也知道此时惹恼了他对自己没好处。

入江平静地开口道:“没错,是传递给我的消息,我只负责转达,至于是否可信,相信您自有判断。”

平等院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不过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好听的话:“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能从我手中逃脱也算是他们有点本事。那群Omega们也就罢了,还可以夸他们一句有胆识。其他人,放着好好的前途都不要了,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德川此时开口道:“但是他们说的事的确应该引起警觉,那些后辈们绝不会在此事上作假。”

平等院应承道:“嗯。种岛,那就由你带着人去那边探查一下,看看情况。”

“是,大将。”种岛笑嘻嘻地答应了,然后指着入江道,“那奏多一定跟我一起去的吧?”

“你要是觉得你搞得定就带他一起去!”平等院烦躁地摆摆手,“赶紧走赶紧走,看见你我就头疼。”

种岛没个正形地搭着入江的肩膀走了出去。到出了院门,才低头来看入江的表情。

“喂,不是吧,还不高兴啊。”种岛一手搂着他脖子,一边凑到他面前。

入江笑眯眯道:“没有不高兴啊。”

“我们都这种关系了,就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吧。”种岛搂着他脖子继续往前走,“不过算了,我们去吃好吃的吧。啊,要去见你的后辈们啊,真是糟糕啊,那个迹部小子好像很不喜欢我似的。”

入江此时笑出声来:“喂,这种事就不用这么认真地考虑了吧。”

 

而此时荒星基地中,除了日常进行着他们的采矿事业和机甲训练之外,幸村和不二正为白石的终身大事操心着。

“喂,你们两个这样也太过分了吧。”白石拼命阻止着要去找忍足谦也说个明白的幸村和不二。

“是你自己整天在我们耳边喋喋不休我们两个无情的人丢下了你,植物组只剩下你孤单一个人的啊。”幸村冷淡道,“现在我们主动帮你解决人生大事你又说我们过分。再这样下去,这朋友真的没得做了。”

“倒也没有那么严重吧。”白石委屈道。

“这也是早晚要解决的事情呐,小藏,你就不要再抗拒了吧。”不二捏着下巴微笑道。

“但是,你们怎么确定一定是谦也呢?”白石抓着旁边的树干不肯松手。

“哈?不是谦也君,难道还有别的人选吗?”幸村抱着臂,“小藏,真是深藏不露啊。”

“拜托,哪里有啊!什么人选都没有啊!”白石简直抓狂。

“这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小藏。”不二微笑道,“难道你敢说自己不喜欢谦也君吗?”

“这不是那么草率的事好不好!”这次白石倒是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从国中时期开始你就犹豫来犹豫去的,再这样下去你永远也做不好心理准备。”幸村强势地拖着他的手臂把他从树干旁边拉开,“拜托在这种方面能不能像你的机甲战斗技巧一样不要拖泥带水啊!圣书先生!”

“不二!救我!”白石流着面条泪向不二求救。

“抱歉呐,小藏,这回我站在精市那边。”不二微笑着向他摆手。

“总之!”幸村死命地拖着白石,“先告白再说!”

 

谦也正帮着小春和一氏在做着机甲的检修和改造的工作。此时正值休息时间,小春和一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只剩下谦也一个人在机房中,无聊地躺在地上看着窗外发呆。

幸村和不二一把把白石推进了房门,然后从外面拉上了门。

“小藏?”谦也看到白石,坐了起来。其实从白石来到这里之后他们都还没怎么见过面呢,一般还是通过通讯器联络的多。

“嗨,谦也。”白石挠着后脑勺和谦也打招呼,“好久都没见了。”

“干嘛说的好像很生疏似的,你好奇怪啊。”谦也吐槽道。

门外的幸村听到白石支支吾吾地半天也没有进入正题,只好大声喊:“其实他是来跟你告白的哟,谦也君!”

然后两个人在门外偷笑。

谦也看了看白石窘迫的脸色,恍然大悟:“哦!小藏,你是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啊!”

白石目瞪口呆地看着谦也,幸村和不二目瞪口呆地看着彼此,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谦也这个脑回路简直了,跟白石简直绝配啊。

幸村和不二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这次又没戏了。

却听到门内的白石正色道:“不是的,谦也,我是真心想要跟你告白的。”

谦也有些被吓到:“喂,小藏,你醒一醒啊,不是在耍我吧!”

“你为什么是这个反应啊,谦也。”白石继续宽面条泪,“果然是因为拖得太久以至于情人都拖成朋友了吗?”

“喂!你不要哭啊,小藏!”谦也手足无措地安慰,“我知道了!知道了!喂!”

“那你接受了吗?”

“这个……喂!拜托你也像个男子汉一点啊!”

“那你先接受再说!”

门外的幸村和不二感叹,果然是大阪人的告白方式,就是与众不同啊。

 

在众人过着自己的日子的时候,种岛和入江带着卫兵到了无人区附近。乾和柳自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们的踪迹,于是第一时间对对方进行了警告。

而入江则申请了接通通讯,向两人阐明了情况。

“入江前辈,非常欢迎您的到来,不过是否允许其他人着陆,我们还要商议一下。”柳温文有理地应对道,“请稍等片刻。”

入江温和地笑着答应了,他旁边的种岛倒是很沮丧地感慨:“果然是很不受欢迎啊。”

“差不多就行了,不要演过头了。”入江一口道破。

“根本没有在演戏啊!”种岛耍赖地趴在他的背上。

“喂,入江,你后面那个白色毛的哪位啊?”迹部的影像伴着他不客气的语气出现,“本大爷看着真是不顺眼。”

“迹部,可以了。”入江哭笑不得,觉得自己演技之王的头衔简直要保不住,“我们这次来是要商议正事的。”

“哼,”迹部冷哼,旁边的忍足扶额摇头,“姑且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评论(52)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