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ABO】星际反叛 25【TF/SY/OA】

前情提要:无人区众人发现了敌军的异动,通过入江向平等院报告。平等院派种岛和入江前来核实情况。僵持数年的对峙能否迎来转机;人类联盟能否赢得胜利,走向和平;Omega们能否通过自己的实绩为自己挣得平权?请看下文。


25 悔恨之门 


入江站在迹部办公室的窗边,隔着窗户往下望,种岛正在下面四处乱晃着。

“这里看起来还不错。”入江转过身来,看着迹部。

“入江,你这话说得未免也太假了吧。”迹部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平等院派你们来查什么?”

“只是确认一下你们传过来的消息罢了,修桑会处理好的。”入江走过来坐下,“话说到这里,你们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计划。”迹部随意地道,“先拿这里的矿产换点钱,然后购入必要的机甲和武器,再去打退那些入侵者。到了那个时候,总不会再有人质疑什么Omega,Alpha的吧,这个世上本来就应该以强者为尊的。”

“必要的时候,也考虑一下和平等院合作吧,就像这次一样。毕竟,单靠你们的力量还是太小了。”入江笑着道。

“怎么,入江,你是来当说客的吗?”迹部不客气地道,“这一次之所以告知了平等院,可并不是想要立功或者是求得他原谅什么的。入江,你应该明白,这只不过是站在同为人类的立场上的信息共享罢了。”

“当然知道,”入江笑嘻嘻道,“先不要生气嘛。只是为你们提供了一种可能而已。以我为例子,就可以看出,平等院并不是个迂腐的人。他是个务实派,一切以最终的获胜为目的。如果你们有合作的机会,不要忙着拒绝。”

迹部没有立马做出应答。他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象。

依然是破败、陈旧的建筑,却因为其中的众人而焕发出了别样的生机。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青学的海堂正沉默不语地独自做着耐力训练,凤在给宍户做陪练,就像还在高中时那样。立海的真田正黑着脸教训着切原,幸村悠闲地坐在一边袖手旁观。不知道从多远的地方传来了四天宝寺那个吵闹的孩子带着大阪腔的嬉笑声。

被封印在水泥下的种子顶破地面,自由地生长着,这里处处绿色掩映。

迹部开口道:“若是目标一致,总会有合作的机会。但是,要我们归于他的麾下是不可能的。这里承载着太多人的希望,本大爷必须确保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种岛带来的技术人员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在集体表决之后,众人同意了在以平等为前提的情况下与种岛他们进行信息共享。

“正如我们在历史书上读到的那样,外星系的入侵者无意间发现了我们的领地,在暗中窥伺,并于某一日突然发起了战争。”柳温雅地向众人解释道,“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非比我们更高纬度的智慧生物,两者的科技发展在同一水平之上。但是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以至于失去了最佳的反击时间。在我们的军队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利用所占领的资源,修筑了后来被我们称作‘悔恨之门’的时空门。自那之后,对方的兵力源源不断地通过时空门输送过来,使我们本来具有的本土作战的优势大减,领土不断丧失。”

“不过近些年来,随着平等院家族的崛起,我们的军队一直占据着主权。尽管局势依然胶着,却看到了收复失地,赶走侵略者的希望。”柳平和地朝着种岛的方向道,“并非恭维,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想必入侵者一方也十分焦灼,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夺回主权,却都没有成功。”柳拿着搜集到的情报,“此次侦察到的对方的行动十分隐蔽,若非我们恰好在这里,根本就不会被察觉,想必策划已久。这样想来,前不久刚结束的那一场对战或许也只是为了掩护这次行动而已。”

“对方为什么会选择此处作为突破口?”柳在此时停顿了一下,大家都凝神听着他讲话,“在得出结论之前,我想问在座诸位一个问题:我们又为什么会选择此处作为落脚点?”

“只有无人区才可以逃过追踪,作为我们的容身之处。”幸村冷声道。

“而之所以落脚于此处,”不二眯着眼睛摸着下巴,“是因为这里是边境无人区距离希望星最近的地方,只需要经过三个跃迁点。尽管途中要经过第一军校和平等院的势力范围,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还是选择了这条路线。”

“正是如此。”柳莲二睁开双眼,狭长的双目中露出锐利的眼神,“所以我和贞治经过慎重的推算,得出结论,对方此次的目标很可能是在Omega聚集的希望星!”

“什么!”众人都被柳的这一番话惊到了。

“挟持希望星,以此来和人类联盟进行谈判。”柳道,“我想,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但是正如之前所说,希望星之前还有第一军校和平等院军队的两道防线,这是人类联盟最牢靠的防线,毕竟他们背后就是首都星和希望星。”不二微皱眉头,“虽然之前我们从中逃脱,但不得不承认,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平等院根本就没有把追击我们的事放在心上。”

“更何况还有这一群家伙临时反水。”幸村看了旁边的真田一眼。

“所以他们必定还有其他的动作。”柳微阖双目淡然道,“声东击西,在中线处出动兵力引开平等院,这是从前的对战中常有的情况。然后或许会突然加大兵力,按照惯例,平等院就会调派第一军校来支援。毕竟从中线的位置进攻,直指的是首都星。这时再从西线趁虚而入,直取希望星。如果是我的话,就会这么做。”

“对方这是准备放手一搏了吗?”迹部抵着眼角,“不错的计策。不过这样一来,后方的守卫不就空了吗?”

“若真如我们所推测的这样,”幸村抱着手臂,“那这次也是我们给他们致命一击的好机会。”

“你怎么看,修?”入江问一直坐在旁边听着,没有发表意见的种岛。

“啊啊,这么重要的消息当然要告诉大将知道了,他一定会感兴趣的。”种岛语气随意地道,然后搂过入江,“你的这些后辈真是厉害啊,奏多~”

在场的后辈们纷纷黑脸,毕竟就算是他们当中已经标记的三对也没有在人前这样亲密过。

迹部冷哼一声,将手中的咖啡杯重重地放在杯碟上。

“太松懈了!”真田严肃地指责道。幸村在一旁无奈地摇头,这个人显然是忘了在U-17时期那些被种岛戏弄的过往。

“还都是一群小孩子呢。”种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向外走去,路过真田时在他头上敲了一记。真田黑着脸眼看就要爆发,种岛却施施然地出门去了。

“事关重大,我们就先回去了。”入江待他们带来的其他人出门去之后才站了起来,“不要轻举妄动,但是也不必太担心,耐心等着就行。平等院不会放着你们这么强大的战力不用的,毕竟,你们可是被称为十年难得一遇的黄金一代啊。更何况,你们所追求的这些,平等院根本就不在乎。或许将来,他能够成为你们的助力也说不定。”

说完这样一席话,他便也出门去了,种岛果然站在门口等着他。没有正式地告辞,两人便带着手下离开了。

尽管不愿意承认,这的确不是单凭他们的能力就能解决的问题,还是要以平等院的军队为主力。不论多么不甘心,众人还是一边做着备战准备,一边等待着来自平等院一方的消息。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