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04

“根据我们来时收集到的情报,外面那些人较正常人而言思维僵化,行动迟缓,变通性很差,唯一的攻击方式就是撕咬。”柳道,“而相对的,他们普遍比较暴躁,根本无法沟通,只要见到人就会无差别攻击,力气似乎也比正常有增大。而且,他们似乎不会感到疼痛或疲惫,在我们过来的路上,曾经看到一个人腿都已经断了却还是不停地追着我们跑。”

“最重要的是,”他语气低沉下来,“如果被咬到的话就会感染。感染的速度,现在看来,大概和被咬伤的部位有关,如果是四肢,就会慢一些。如果是脸部或是颈部,则很快就会‘变异’。初步判断,可能是病毒传播所致。”

“所以,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柳最后道,“除了尽量避免被咬到之外,也尽量不要接触到他们的血液、唾液等。”

“这么危险吗?”大石皱起眉,担忧地与手冢商议,“要不还是再等等吧?说不定警察马上就会过来了。”

“不能再等了。”手冢决断道,“我们已经没有食物了,如果不趁着现在体力尚且充足的时候行动,之后情况只会更糟。

“是啊。”不二附和道,“而且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状况,要确保在夜晚来临之前返回的话,现在就必须得出发了。”

“那要做什么样的防护措施才行呢?”菊丸趴在不二的背上。

“这个,”柳道,“我们目前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现在唯一能当做武器的就是球拍了。”幸村拿起他的网球拍,转过头来朝众人笑道,“可攻可守,效果很不错哦。”

“单论速度的话,我们占有绝对的优势。”真田也拿起他的球拍,“如果一对一地打起来,也未必会输。但是,一定要避免被围攻。”

“如果真的到了那种地步,”幸村摊手,“就真的神仙难救了。”

“一会儿到了外面,大家尽量不要落单。”手冢找出几页白纸,仔细地画了从学校商店到网球场的路线以及周围的建筑,分给两人一人一张。

最后四人背上双肩包,手里拿着球拍,就算是准备就绪了。后来想想,那时真可谓是无知者无畏啊。

临走之前,手冢看了看手表,对余下众人道:“现在是下午一点钟,我们会尽快回来的。如果到了晚上八点钟,我们还没有回来,你们就要开始商议下一步计策。如果明天早上天亮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回来,你们就要开始行动。”

“莲二,”幸村抱着手臂站在那里,“约束其他人。你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的。”

柳沉静地点头。

“大石,乾,河村,你们要管着其他几个,别让他们胡来,有事和柳君商量。”手冢也叮嘱自己的部员。

“放心吧,手冢。你们也一定要注意安全。”大石不无忧虑地嘱咐道。

 

该商议的都商议停当,四人终于要踏出这扇门。

幸村站在窗边,撩开窗帘观察外面,发现大部分人都漫无目的地在部活室和网球场之间的空地晃荡,只有两三个一直坚定地徘徊在部活室的门口。

“门口有三个,”他向大家通报情况,“周围一共十几个。开门的时候要注意,之后就看他们能不能跑过我们了。”

“按照海堂的说法,通往小卖部的路上应该不会有很多。”手冢接着道,“大部分应该都聚集在礼堂附近。”

网球场在学校的最内围,往外依次是各个运动社团的场地,再有就是文艺类社团的活动室,之后是教学楼,在最前列、最接近校门口的是行政楼,小卖部在文艺类社团和教学楼之间,礼堂在教学楼和行政楼之间,两者之间隔着教学楼,应该还算安全。

“最好不要惊扰他们。”真田收起他的简略地图,“一旦他们发现了我们,就会不死不休地追着跑的。”

“要说的就是这些。”手冢向站在门口的不二示意。

“各位,准备好了吗?”不二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要开门了哦!”

其他三人点头应是,均严阵以待。

不二犀利的蓝眸睁开,他缓缓地压下门把手,轻轻地拉开门。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部活室的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平日里少年们来来往往谁也没有注意过,此时却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似的。

门慢慢地被打开,为首的不二与外面的人打了个照面。他的神情少见的严肃和冰冷,眼眸中闪过锐利的冰蓝。对面的人被吸引过来,眼神翻白,呆滞地看着他,然后瞬间表情狰狞地扑了过来——

不二抬脚就是当胸一踹,将他踹得向后退去,连带着身后另一个人都后退了几步。紧接着他将网球拍横在面前,疾步向外走去,另外三人从他身后鱼贯而出。

先前那人又嚎叫着扑了过来。而远处本来四处游荡的那十几个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不二将拍一转,横着挥了出去,恰好打在关节处。那人动作一滞,不二趁机转身,跟上了前面三人。

现在换作真田在最前边开路,他双手握着球拍,向冲他过来的人大力斩去。若是正常的人挨上这么一下,少说也得半天缓不过来,然而那些人像是不怕痛似的,被打得后退几步倒地,竟就这样又重新扑了上来。

幸村看似柔弱,实则下手又狠又准,对面那人流着涎水张着大口都扑到面前来了,他硬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球拍框直击面门而去,一下把那人打了个倒仰。

手冢亦是沉着冷静,尽管是第一次面对这些人,动作却丝毫不乱,也不拖泥带水。他半点不敢分神去回头看,于是确认般地喊道:“不二!”

“呐,手冢,对敌要专心致志。”不二的声音中尚且带着笑意,“大意可是不行的哦~”

察觉到他尚有余力,手冢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并无视了不二的调侃。

一番搏斗,终于和那些人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但是就这样让他们跟在身后也不可行,动静大不说,若是前方遇到紧急情况,也来不及反应,很容易被前后夹击。

幸村看着旁边球场敞开的门以及球场四周的铁丝网,当机立断,对真田道:“真田,进球场!”

打头的真田没有一丝犹豫,果断地转弯进了网球场。

“这些人行动僵硬,不擅长转弯,而且不懂得思考,只知道一味地追着我们跑。”幸村解释道,“所以我们绕着球场跑,绕一圈出来的时候把它们关在里面。”

众人都表示没有异议,跟在真田在他们熟悉的球场里跑了一圈,终于到了出口的时候,跑在前面的真田带上了一扇门,第三位的手冢忖度着形势带上了另一扇,恰好让跑在最后的不二闪出了门。幸村眼疾手快地将门上的大锁头扣了上去,四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被关在球场里的人们咣咣地砸着铁丝网,嘴中发出威胁的嚎叫声,四人站在球场外喘气,剩下的人则在窗边围观。

“太厉害了吧各位!”菊丸摩拳擦掌。

“前辈们真是干得漂亮!”越前也表示赞同。

“看来那些人的确是不懂得变通,似乎只是靠本能在行事。”柳和乾讨论道,而乾则边听边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歇了一口气的四人不敢再耽搁时间,呈两前两后的阵型继续向外走去。

“按照桃和海堂的说法,事故发生的时候各社团的部活已经结束了,所以一路上应该不会有很多人才对。”不二注意着四周的情况,“不过也不排除会有人跟着他们两个跑过来,结果徘徊在半路上的情形。”

“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幸村转过来想和不二说话,结果刚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人朝着不二背后扑了过来,而他们居然谁都没有察觉。他不由得睁大双目,失声叫道:“不二,小心!”

不二一瞬间闭上眼睛,甚至没有回头看,凭着感觉一个单手背负投就将他身后那人给摔在了众人面前。那人被摔得白眼直翻,嗬嗬喘气,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手冢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真田和幸村却着实是吃了一惊。

“不二,”幸村惊讶道,“真是干得漂亮!”

“雕虫小技罢了。”不二笑眯眯地向他点头示意。

气氛有几分轻松下来,大约是经过刚才的磨合,四人之间多了点信任和默契。

 

只是这一点轻松的氛围在下一个转角后便烟消云散。

那是在剑道社的门口,徘徊着十几个被感染了的人。不,此刻不知道还应不应该说他们是人。

与之前见到的人都不同,这十几个人身上不只有被撕咬的痕迹,还有明显的被砍伤的痕迹。

在他们的周围零零散散地扔着几把竹刀。与真田平日里自己在家的练习不同,在剑道社团以及竞技中,所用的刀都是未开刃的竹刀。

而现场唯一的一把真刀,此时正插在一个仍然在来回走动的“人”的心脏处。他就那样,心口插着一把刀,却自如地走动着。

而周围的那些“人”,也不乏已经被开膛破肚,却仍然行动自如者。

显然是剑道社的部活之后,社员们走到门口,看到发疯乱成一团的人群,所以自然而然地拿出竹刀来防御。若是平时,他们的防御或许会有用。但是他们面对的却已经不是人了。

竹刀没有用,真正的武士刀也没有用,还来不及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就被迫成为其中的一员。

 

四人被惊了一跳,忙退回到转角处,抵着墙壁半天没有说话。

“Walking Dead。”半晌,手冢无波无澜道,“或者又被称为丧尸?”

“没有想到电影里的情节真的会出现。”幸村道,“在此之前,我都以为他们只是狂犬病一类的。”

“老师一定是早有预感。”不二喉头微微有些哽咽,“所以才那么决绝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众人又是半晌静默。

“不论怎样,不能停在这里。”真田握紧了球拍,沉声道。

“没错,大家还在等着我们呢。”不二的声音微微颤抖。手冢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安抚性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我们必须要找到他们的弱点。”幸村分析道,“不怕痛,不会累,甚至到那种程度都不会‘死’,怎样才能让他们停止动作?难道真的要像电影里一样……破坏他们的神经中枢吗?”

他停顿了一下,涩声道:“不论怎么说服自己他们已经死了,但是看起来依然是活生生,会走会动的……人啊。”

“就像刚才一样来做吧。”不二振作起来,声音恢复平静,“利用地形,甩掉他们。”

“只要顺利地穿过这里就可以了。”手冢道,“他们应该是都被吸引到了这里,前面的路上会比较顺利。”

四人重新振作精神,依然是两前两后,转过拐角,大步朝剑道社的方向走去。

那些丧尸被他们的行动吸引了过来,瞬间都露出狰狞的神色,朝着他们直扑过来。依然是十几只丧尸,却没有了能够给予帮助的球场,四人拼命抵抗,也还是被包围其中,且渐渐有被分散开的趋势。

四人发现这个情况时已经晚了。不二猛地回头,发现手冢正被三个丧尸围困在中间,一时之间自己却也脱不了身,眼看着解救不及,失声叫道:“手冢!”

其余两人也都转身向手冢的方向看去。真田大喝一声,全力将手中的球拍向手冢身后的丧尸掷去,然后一个滚地捡起了地上的竹刀,抵着身前的一只丧尸便将它抵到了墙角。

真田的球拍正中丧尸,将它击得向侧旁倒去,瞬间便解了手冢的危局。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真田,你救了我一命。”手冢虽然背对着他,却严肃地说道。

“不要在意这些。”真田随口答道,他的心思不在这里。

这样下去不行,他在心里想到,并且已经数次侧目去看了插在那个丧尸心口的那一把武士刀,却都没有下定决心。

竹刀显然比球拍更能发挥真田剑道的优势,他心里微安,觉得还不到那一步,即使是用竹刀,也可以顺利地从这里过去。

然而少年们不知道意外会在哪一刻发生。

一只丧尸来到幸村的近前,但是幸村已经无暇顾及。好在真田就在他身边,竹刀在膝下一个横挡,便将它放倒在地。

然而没想到的是,那丧尸竟借着倒地的姿势再次向幸村扑咬过来!

“幸村!”真田目眦尽裂,却来不及解救,眼睁睁地看着被那丧尸扑住幸村。

幸村也一瞬间反应不及,危难万分之际,不二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那丧尸之后,单膝跪地,神情狠厉,左右手分别扭住那丧尸的脖颈,一个片羽绞,近前的幸村只听到一声筋骨尽断的声音,那丧尸的头颅扭成了一个奇异的角度,就那样倒地,再也没有动过了。

其余三人皆有一瞬间的静默,不二若无其事地起身,朝着真田笑眯眯道:“手冢那一命,还你了。”

 

题外话:

  1. 这章写了好长,终于写完了。
  2. 虽然知道那是丧尸,已经是死人了,但是要毫无心理障碍地干掉丧尸,也是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的。第一个人头是不二的,第二个是谁呢?
  3. 四人的友情要发酵也是需要过程的,不过这个过程是很美好的。


评论(3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