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07

部活室里,留守的众人急于想知道四人遇到了什么事,却遭到了“先吃东西再说”的搪塞。

所以补充能量过后,众人的第一要务就是呈半圆状将四人围在中间。尽管不论是精神力还是武力这四个人都是站在顶端的,但是此时还是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你们想要知道些什么?”手冢面无表情地道。

“说想要知道什么的,当然是你们出去后的全部经过啊!”菊丸道,“然后又为什么会遇到那个大叔,为什么他开车把你们送回来……”

“还有,外界现在是什么情况?”大石也急急道,“事态严重到什么程度?”

“以及外面那些人的特征,弱点。”乾推了推眼镜,“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我们呆在这里什么都没做,而且期间还补充了水分的情况下,尚且觉得体力不支。而那些人,根据我的观察,似乎一直都精力充沛,持续狂躁着。这种情况很不寻常。”

“没有什么特别的。”幸村坦然地面对大家的注视,“一路上碰到被感染的人并不多,虽然也遇到一点小问题,但是都顺利地解决了。到了商店之后,碰到了同样留在那里等救援的店主夫妇,他们很慷慨地把食物借给我们,还特意开车把我们送了回来。对了,我们在商店里看到了电视,新闻里公布了就近的紧急疏散地,也说已经开始出动警察和军队,分区清理感染人群了。大概很快就会救援到我们这里吧。”

“至于外面那些人为什么能持续保持精力的问题,我们也不清楚。不过现在的食物储备应该可以让我们坚持到等来救援,所以安心地呆在这里就可以了。”

其他三人都没有说话,表示认同了他的说法。

“真的是这样吗?”柳莲二少见地睁开了他的双目,与幸村对视,幸村却不为所动。于是他将目光转向了真田,“真的是这样吗?弦一郎。”

真田偏过头去,道:“就是幸村说的那样。”

“切,前辈们明显一副有事隐瞒的样子。”越前睁大一双猫眼在几人脸上看来看去。

“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吗?”大石追问。

青学的众人还在追问,立海的大家却都不再深究这个问题,只是仁王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幸村,而幸村则装作没看到他的样子。

“现在供水供电正常,说明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但是我们要提前防范,注意储水。如果到了停水停电的地步,就不得不考虑到疏散地去,这是最坏的情况。”手冢顿了一下,道:“虽然外面的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再冒险。在决定下一步动作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到外面去。”

虽然将信将疑,但是大家都暂时接受了他们的说法。被困在部活室的第二个夜晚,虽然才第二个夜晚而已,大家却已经习惯了一般,熟练地铺开了垫子,各归各位地早早睡下——食物储备虽然尚且充足,却不是无限量供应,每个人都得到了限量的一份,而青少年们的胃又都跟无底洞一般,所以只好靠睡眠来减少能量的消耗。

“不二,不二!”菊丸蠕动着凑近不二,将头探到他的垫子上,轻轻地喊道。

“怎么了,英二?”不二如常地微笑着转过头来。

“你们出去之后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吗?”菊丸有些担忧,“感觉你不太开心的样子。”

其他人虽然是在睡的样子,却都悄悄地竖起了耳朵在听。

“有吗?”不二笑眯眯地反问道,“倒没有发生什么事,大概是累到了吧,一路上一直都是躲躲藏藏和拼命地跑。回来的时候就好多了,是坐大叔的车回来的。所以以后就不要再抱怨人家不给你留好吃的面包了。”

不二明显是在转移话题,不过菊丸原谅了他的转移话题,没有再问什么,而是换了一种说法:“如果不二有什么想要倾诉的事情,可以跟我说说看哦!”

“当然。”不二笑着道,“英二一直是很可靠的朋友呢。不过如果能够不要睡到半夜就把腿搭在我身上就更好了呐。”

“什么嘛。”菊丸又蠕动了回去,“我睡相很好的,你可不要冤枉我。”

周围的人听到菊丸最终还是被轻易地转移了话题,明白今夜注定无料可爆,不由得纷纷失望地叹了口气。

 

大概是无聊地在部活室里被关了一天,这一次等待众人睡着的时间比昨天晚上要久一些。

察觉到大家纷纷睡去,不二轻轻地摸出手机,摁亮屏幕,发现已经半夜一点钟了。手机的电量也已经岌岌可危了,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关机。不二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把手机塞回去,慢慢地掀开盖在身上的外套,悄悄地站了起来,迈过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的众人,来到盥洗室。

他轻轻地掩上门,来到洗手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静静地与自己对视半晌,才低下头去,打开水龙头,将水流调整到既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又不会太小的程度。

他将自己纤瘦却骨节分明的双手放在水流中去,月色透过高处小小的气窗照在他的手上,借着水流的反射,看起来干净得惊人。

无论水流如何的沁凉,都抹不去残留在手上的那种,接触到失却体温、没有脉搏、却依然富有弹性的人类皮肤的触感。

人类的脖颈,连接着最重要的神经,却意外的是一个纤细又脆弱的部位。尤其是尚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

扭断脖颈的感觉,就是无论洗多久都洗不干净的罪恶感。

而睡在旁边的同伴们没有人知道他们中有人曾经扭断过昔日同学的脖颈。不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自己也选择了隐瞒而非坦白。

大概是希望这个乱世能为自己掩罪,期待着这场乱子过去之后,还能够像平常一样和大家相处吧。

唯一的慰藉就是没有让手冢成为幸村所说的“共犯”。就凭这一点,自己也从不曾后悔过。

这样越想越出神,平日里敏锐异常的不二甚至没有察觉到门被打开,没有察觉到有人走进来,直到那个人伸手关上了水龙头。

“不二。”手冢站在他身后,不二依然没有回头,将手支在水池的两侧,略有些长的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睛。

手冢扯着他的手腕,让他转过来。不二依然低着头,没有看他。

手冢面无表情地用衣袖仔细地擦干他的手,然后双手抬起他的手,慢慢地环在自己的脖颈上。

不二愕然地抬起头,双眼难以置信地睁大。

“不二。”手冢严肃地看着他,“感觉到了吗?是不一样的。”

活着的人的脖颈依然很脆弱,却温热,有着脉搏的跳动。

“所以,”手冢说话的时候不二感受到了他喉头的震动,“你做的是对的事情。”

“是吗?”不二的眼泪这时候才夺眶而出,他带着哭腔笑着说:“那之后我到底要不要去向警察坦白?”

“如果你决定要去的话,我会陪你的。”手冢依然是那张扑克脸,“别忘了,我也是共犯。”

不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突然被风风火火地打开,是持续性没有吃饱,只好喝水充饥,结果导致半夜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上厕所的桃城。

手冢和不二都没有什么表情波动,反而是桃城被吓了一跳。

“部长,不二前辈?”桃城的瞌睡被吓醒,“你们……一起来上厕所吗?”

“啊~阿桃!”不二笑眯眯地道,“是手冢不敢一个人上厕所,所以才硬把我拉起来陪他。呐,手冢?”

手冢:“……”

手冢严肃脸:“太晚了,还是要早点休息。”

桃城:“是!部长!”

 

又过了半夜,这边终于安生下来,那边却波澜又起。

幸村做了一个噩梦,这个噩梦倒是和丧尸没有什么关系。他梦到自己上学迟到,马上要跑进班里的时候,老师却把门给关上了。他情急之下拿手去拦,结果一排手指都被挤在了门缝里,老师却仿若未觉一般拼命地继续关门。手感觉被越挤越紧,最后终于把幸村疼醒过来。

结果发现真田正满头大汗地死死攥住他的手,双目紧闭,呼吸急促。幸村感觉自己的手指都要被捏碎了。

看来这个家伙是做噩梦了,估计是白天的事情造成的心理阴影。幸村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及时开导他,但是这种情况下,实在是连个私下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小声叫了几下没叫醒,幸村只好狠狠心捏住了真田的鼻子。

于是真田就被憋醒了。

“终于醒了。”幸村抬起被真田紧紧捏着的手,“我的手都要被你捏断了。”

“抱歉。”真田忙放开了他的手,“没事吧?”

“手倒是没什么事。”幸村披上外套,拿起真田放在一边的刀,道:“跟我过来一下。”

真田不明所以,却还是跟着他去了盥洗室。

“真田,你爷爷不是警察吗?”幸村靠着墙道,“他有杀过人吗?”

真田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有。但警察是为了救人而杀人的,他杀的是有罪的人。”

“说的没错。”幸村道,“而你今天也是为了救人才出手的,而且杀的是已死之人,就不能叫做杀人。”

真田听出幸村是在开导他,而他在出手之前也想的很明白了,但是实际上却依然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就像这把刀一样。”幸村将真田的武士刀从刀鞘中抽了出来,发出一声悦耳的清啸,刀身如月华般不染纤尘,“虽然嗜过血,却依然光洁如初,因为它做的是正义之事。”

他将刀递给真田:“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或许都回不来了,而部员们或许就会活活地饿死在这里。所以,不要再愧疚了。”

“好了。”他率先走出了盥洗室,“睡觉吧。这次不要继续做噩梦了哦!”

真田沉默不语地跟在他的后面走了出来。

因为实在喝了太多水又想起来上厕所的桃城:还好这次晚起了一步,要不然撞到别人队的人更尴尬。说起来,我到底要伪装到什么时候起来比较合适啊?

 


评论(2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