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08

终于还是停电了。

四人带着食物归来的第二天早上,无事可做又需要躺着节省体力减少消耗的少年们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陆续开始活动,安静的部活室重新喧闹起来。

早上十点钟是定时发放一天两餐中的第一餐的时间。菊丸放下杯面,把电水壶里接满水,拿到插孔旁边,接上电源,按了半天开关,红灯都没有亮起。

“咦?”他捧起水壶左右观察,“不会是坏了吧?”

“怎么了,英二?”大石看到搭档捧着个水壶看来看去,便过来问道。

“大石,你看,这个水壶是不是坏掉了?”菊丸道,“怎么按都不亮啊!”

大石也凑过去研究。

不二听见他们两个讨论,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走过去把灯打开——果然没亮。

“是没电了呐。”不二宣布。

“哈?”大家都转过头来看他。

“这种时候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啊不二!”菊丸宽面条泪抱着水壶,“没有电就没有热水,我的杯面怎么办?我不要吃葱味的面包!”

然而比没有办法吃到杯面更严重的问题还多的是。

“连电力供应都没办法维持了吗?”柳合上笔记本思索道,“看来状况比想象中的要糟。”

“这样下去的话,不知道供水还能够坚持多久。”幸村看向从盥洗室走出来的手冢。

“目前供水正常。”手冢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大家要注意储水。”

“就算是储水也坚持不了太久吧。”不二道。

“如果真的停了水,”手冢神情严肃,“我们就必须冒险去往疏散地了。”

这种意料之外的状况让众人议论纷纷,手冢则不发一言地坐了下来。

“按照你们所说的情况来推算,应该不会严重到这种地步才对。”坐在旁边的乾高深莫测地推了推眼镜,对手冢道,“据桃城所说,昨天夜里你和不二、幸村和真田分别在盥洗室中密谈过,不二似乎还哭过。我是不是可以推断,你们有事相瞒,手冢。”

不二在另一边听到乾这样说,脸上的微笑一顿,却没有插话,只是看向手冢。

手冢知道不可能一直瞒着大家,尤其是乾这种对任何情况都体察入微的人,便低声道:“外面的情况的确更为复杂,我们也的确有事相瞒。但是不到逼不得已,我是不会讲出实情的。”

“哦?”乾直言道,“你这是愚民的手段吗,手冢?”

不二犀利地睁开眼睛,向乾看去,但是乾不为所动。

“不。”手冢闭了闭眼睛,“我认为这是我作为部长的责任。”

乾没有再说话,独自坐在那里思索着什么。

 

到了中午时,盥洗室里的水压开始变小。到了下午两点左右,学校商店的老板开着车带着老板娘来到了部活室的门口。

“什么,你们这边还没有停水吗?”老板隔着车窗问。

“目前看来是这样。”手冢也站在部活室的窗前回答。

“统一的供水已经停了,如果还没有停水的话,大概是这边水塔里的储水吧。”老板笑着道,“太好了,本来还在担忧没办法把你们都带走,停水又停电的,你们要怎么办呢!现在好了,应该可以撑到我们搬来救兵吧。”

“这么说您是打算到疏散地去吗?”手冢皱眉,“虽然有车是会安全很多,但是根据通讯断掉之前接收到的消息来看,交通状况很不好,很多路都被堵死了,还是建议您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等。”

“没关系,老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我看早晚都要去。”大叔叹了一口气,“现在我算是想明白了,要搜救到我们这一片还不知道得等多久呢。疏散地那边肯定有警力驻扎,等我们到了那里,就告诉他们这里有一群中学生等着救援,他们总不会不管吧!”

“那,您路上一定注意安全。”手冢想了想,便没有继续劝阻,因为他现在也不敢确定究竟能不能等来救援。

“我们要走了,商店的仓库里还有许多吃的,也带不走,就把钥匙留给你们了,需要的话随便拿,不要跟大叔客气。”看到手冢歉意的表情,他忙善意地劝解,“要实在觉得不好意思,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再让你们家长把钱付了就好了!现在就当是先赊给你们了!”

“真的非常感谢。”手冢鞠躬。

“对了,来的时候怕你们这里停水了,就带了两箱矿泉水过来。”说着大叔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危险,便要下车来。

手冢见此,怕出现什么意外,赶忙道:“您别下车了,我们自己来搬!”说着便要出门。

桃城和海堂见此场景,也要跟着手冢出来,却被真田拦下:“你们在这里呆着。”然后便和手冢两人出门去。

桃城和海堂感觉有些莫名,又都是脾气大的,脸上都显出一些不服的神情,却遭到不二的劝解。

乾在一边冷眼旁观。

 

手冢和真田两人将水搬了下来,又和大叔夫妇道别,便扛着水进来了。然后手冢发现部活室中气氛有些不对。

“怎么回事?”他看了那几人一圈,问道。

“没什么。”不二笑眯眯地打着圆场。

“手冢,你们有点防范过头了。”乾道,“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我们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不出去。”

“是啊。”柳温和地看向幸村,“过度的保护未免是一件好事,精市,不应该所有压力都让你们来承担。”

“好吧,既然你们那么想知道的话……”幸村放弃般地坐在垫子上。

“幸村。”手冢打断他。

“没关系,手冢。”不二笑眯眯道,“我已经想明白了,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对啊,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幸村扫视了众人一圈,然后不做任何铺垫地向人群中投下一枚重磅炸弹:“既然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那些被感染的人,虽然还在动作着,但实际上已经死了!”

“什么?!”

“活死人,丧尸,爱叫什么叫什么,总之就是像电影里一样。”幸村接着道。

“他说的是真的吗,不二?”菊丸抱住不二的胳膊。

“嗯。”不二睁开眼睛,“就算是受了致命伤,心脏插着一把刀,开膛破肚,都还是会不停地攻击。”

菊丸瑟瑟发抖:“所以这真的是传说中的——丧尸吗?”

“难怪……”乾翻开他的笔记本,开始念念有词地记录着。

“唯一能够让他们停止动作的方法就是破坏他们的神经中枢。怎么做,你们在电影里也都看到过吧。”幸村从容地拿起他的网球拍,“我试过了,我们的球拍也可以做到,效果很不错哦。”

“幸村!”真田阻止他,“别再说了。”

然后便捡起了他的刀,支在地上,道:“虽然我并不认为这是在犯罪,但是所有有违道德,或是法律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只有我拿着刀,他们都做不到。”

“不是的,最先下手的人是我!”不二沉声道,“是我首先那样做的。”

“没关系。听我说。”柳在他们几人继续责备自己之前先一步站起来,“难怪你们几个人回来之后神色如此异常,原来背负着这么沉重的秘密。虽然现在还不能切身地体会到你们的痛苦,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站在旁观者和受益者的角度,反而更能够理解和接受这种行为。换做任何一个人,在求生欲面前,都会这样做的。更何况你们还背负着我们的生命。”

“是啊,不二。”菊丸抱住不二想要抽回的手,“还说我是很可靠的朋友,这么大的事都不肯说,昨天晚上你失眠的时候我还在旁边呼呼大睡,想想就觉得不仗义!”

“所以……所以龙崎老师才会自尽的吗?”切原比起在问问题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的性格一贯跳脱,这几天却都很沉郁,想必一直在为这件事而愧疚。

“赤也。”柳叹了一口气,终于说出了一直都想要说的劝解的话,“龙崎老师宁愿自尽也不想给她的学生们带来一点危险的可能,虽然我也没有立场来说这句话,但是,赤也,她对我们这么好,一定不希望看到你一直为这件事自责。”

“没错,不辜负龙崎老师的付出,努力地度过这场灾难才是应该的。”丸井也过来搂住他的另一边肩膀。

“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那么我们来谈谈接下来的对策吧。”手冢罕见地拿下了眼镜,揉了揉眉心。

 

在断电停水等状况接踵而来之后,大家意识到不能只在原地等待救援。于是在四人的带领之下,所有人分两批先后到剑道社去取剩下的护甲和竹刀。如果到了不得不离开这里到疏散地寻求救援的地步,有这些防护总比没有要好,更何况,还要让大家提前适应路上可能会遇到的状况,以免到时候慌了手脚。

“大家到了路上的时候切记不能分散开,也尽量降低音量,因为丧尸对声音敏感。”为了避免在转移过程中出现两校队员之间互相不能配合的状况,他们将两校打乱在一起分了两组,现在这一组带队的是不二和幸村。他们一边防范着一边告诉大家注意事项。

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不二和幸村毫无保留地示范着。

“左手把住脖颈右侧,右手穿过腋下扭住左侧,这样用力……”不二咔嚓一声扭断了一个进犯到眼前的丧尸的脖颈,“它就不能再动了。忏悔的事可以留到以后再做,但是现在一定不能留情,否则死的就会是你或者你的同伴。”

说着他温柔一笑:“当时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众人看着他的笑容齐齐打了一个冷颤。

“不二的方法很好,不过学起来不太容易。”幸村双手执着球拍道,“我的方法要简单很多,就是——用力砍它的后颈——就好了。”

众人看着倒地不起的丧尸,目瞪口呆。

“果然……实力是不能凭借外表来判断的。”桃城靠近越前,悄悄道。

越前煞有介事地点头。

他们这一组人回到球场附近,发现上一组的人正集体站在部活室门口,手冢持着一张两米多高的弓,却没有架上箭矢。

“在做什么?”不二走近,问道。

“这张弓用着不太顺手,需要提前适应一下。”手冢收起弓,道:“大家都回来了,就进去吧,我们还需要商议一下具体的计划。”

 

众人一边期待着救援,一边又积极地做着自救的准备。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三天,食物储备的问题暂且不考虑,盥洗室里的水压却越来越小。

“三天了,救援还是没有来。”手冢神情严肃地道,“我想,是否已经到了必须行动的时候。尚且没有到弹尽粮绝的时候,但是也不能这样永无止境地等下去。如果要行动,就把时间定在明天早上。现在不记名投票表决。”

结果收上来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十七份选票,居然都同意明早行动。

也许是少年人的意气在作怪,如果再年长十几二十岁,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大家穿着剑道护甲,手持网球拍,每个人背着足够的食物和水,向龙崎老师告别之后,便从部活室的后门离开,踏上了危险的旅途。

只不过,刚走了没有两条街,这趟旅途就被迫停止了。

本来背离主街幽静的街道上,突然迎面狂奔过来一群丧尸,而在丧尸前面则狂奔着一群分外眼熟,只是显得有点狼狈不堪的人。

“前面那一群是什么怪物啊!!!”远山金太郎扯着嗓子大喊,“天哪,救命啊!”

众人齐齐黑线,什么都来不及说,先转身就往来时的路跑去。

“往回跑的!应该不是丧尸!”白石开心地喊道。

“这还用你说!本大爷看到了!”迹部的心情明显差到极点,他的身旁跑着桦地,而桦地背着半死不活的忍足侑士。

前面跑着的人中,手冢和幸村作为部长取下了面罩来和他们交流。

“四天宝寺和冰帝,什么情况?”幸村头也不回地问。

“好像是立海和青学的人!”

“先别管是什么情况了!先跟本大爷说有没有脱困的办法!”迹部回应道。

“有!”幸村道,“你们只管跟着来好了!”

“再坚持两条街!”手冢掷地有声地道,然后把钥匙扔给了菊丸,“菊丸,拜托你了!”

“好嘞!”菊丸接住钥匙,加速跑在前面,敏捷地躲过迎面而来的丧尸,在众人眼中留下一串重影。

其他人则尽量跟上,为他清除障碍,避免他被包围。

很快,部活室的后门近在眼前。

 

 

 

  1. 这几天很忙,是因为快要过年了,我妈天天拉我去逛街,今天商场都关门了才回来,快把我逛崩溃了,所以更新晚了。尽量保持日更,如果日更不了,两天一更还是可以保证的,不过肯定不会坑的。
  2. 侑士没有被丧尸咬,放心吧。

 


评论(3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