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11

“迹部!不要再往那边去了!”幸村坐在墙头上小声地示警道,“你已经快要偏离队伍了!”

医院围墙外的街上意外地聚集了不少丧尸,大概都是在被完全感染之前从医院里逃出来的。但是众人已无路可退,因此只好铤而走险,只要躲过丧尸群上了围墙就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现在只有幸村、手冢、仁王和谦也上了围墙,其他几人还在下面与丧尸缠斗。为了避免将墙内的丧尸再吸引过来,众人不论是声音还是动作都尽量放轻。

好在迹部听到了幸村的示警,他有意识地向众人靠拢,桦地一直忠实地跟在他的身边。只是两人运气不好,有被丧尸群包围的趋势,即使厉害如迹部也被围得寸步难行。

不二同样听到了幸村的示警,抽空往那边一看,果然看见迹部两人已经离他们这边越来越远。他一个矮身躲过了面前丧尸的攻击,灵巧地闪到了迹部他们那边,从背后扭住一只丧尸的脖子,两手一绞,那丧尸便筋骨俱裂,躺在地上不再动了。

桦地面无表情地接收到他的动作,模仿着他两手一绞,又一只丧尸应声倒地。不二轻笑出声,一个背负投就将背后的丧尸摔在了身前,桦地也学着他来了一招背负投。同样是柔道高手的迹部亦是愈战愈勇,像是要将心中积累的烦闷和痛苦都发泄出来似的,招招制敌。

“喂,你们三个不要再玩了!”白石无奈地小声道,“我们现在在赶时间啊!赶快上来!”

“我们也想啊。”不二笑道,“但是它们不给面子。”

“不用管后面。”手冢左手从背后抽出弓箭,右手带着只有三只手指的护手套,双脚微分,背部挺直如青松一般站在围墙之上,“只管往前冲,后方交给我。”

三人听闻此言,立马集中一个方向作为突破口,放心地将后方交给同伴。手冢左手举弓,右手搭箭引弓,被拉满的弓弦嗡嗡作响,接着箭便离弦而出!

手冢连放五箭,敏锐如不二能清晰地感受到箭矢划破气流带来的疾风与锐响。最近的一箭贴着他的耳际而去,划过他的头发,贯穿了背后丧尸的喉头。

有了来自空中的强援,三人不多时便也到了围墙下。

“哦~~~”白石和谦也坐在墙头上一阵捧场。

白石(兴奋):“你们关东人……”

正被幸村拉上墙头的真田(黑脸):“这个笑话已经讲过了!太松懈了!”

白石尴尬地闭嘴。

 

最后的三人也安全地到达了围墙上,不二看了看围墙另一边的情况,摸着下巴问幸村:“这种情况下,你们当初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们离开的时候,这边还没什么人的。”幸村也摸着下巴道。

围墙下面是供病人散步的花园,在医院住院部大楼的背面,平日里人很少,比较僻静。而现在那几个造型别致的花坛之间,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到处晃悠着丧尸,时不时还会因为路太狭窄而发生“撞车”事件。

“我们需要的药一般放在什么地方?”幸村问谦也。

“口服的消炎药之类的片剂西药房就有,一般在挂号大厅不远处。破伤风还有青霉素一类的针剂一般会放在冷库中保存。”

“冷库……”幸村思索,“平时没有注意过呐,不过应该都在前面的门诊大楼。”

门诊大楼在住院大楼的前面,和住院大楼通过空中走廊相连。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先通过眼前的难关才行。

“看起来似乎很困难,其实未必。”迹部取下他的面罩,一手抵着眼角,眼睛微眯着观察下面的情况。

“怎么说?”幸村也取下面罩,随手向后扒了扒他的头发。

“下面的丧尸数目不少,但却都被花坛隔开。它们行动迟缓,要爬上花坛需要费一番功夫。而我们的速度够快,完全可以避开它们的攻击。”迹部道,“哼,它们的弱点可是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现在你还需要什么?”不二听出了他语中未竟之意。

“目的地。”迹部道,“这不是当然的吗,不知道目的地,本大爷怎么规划出完美的路线?”

“要到门诊大楼,势必要经过住院大楼。现在首先要到住院大楼里去,穿过这片花园,对面那栋就是,翻窗户大家都会吧。”幸村摊手,“难题在于,我也不清楚对面哪扇窗户是开着的,更不知道窗户后面会不会是满屋子的丧尸。”

众人静默。

“你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迹部炸毛。

“Puri。”仁王嬉笑着道,“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这种任务非我莫属吗?”

“仁王?”大家转头看他。

仁王脱下全套护甲,活动了一下脖颈,拿着他的网球拍,一纵身就从围墙上跳了下来。

“仁王!你打算做什么?”真田想要喝止,却又不敢大声说话。

仁王跳下围墙时不可避免地发出了一声闷响,距离较近的丧尸转过头来看,发现是一只同类。

仁王在丧尸群中面不改色,模仿着丧尸们的步伐,慢吞吞地朝住院大楼的方向晃过去。

步道太窄了,他又不能去做一只特立独行的、会爬花坛的丧尸——拿着网球拍的丧尸就已经够奇怪了,所以只好忍受着与丧尸们的近距离接触。

仁王僵着膝盖往前走,突然与他擦肩而过的一只丧尸又回过头来,靠近他做了一个嗅的动作。

仁王不由自主地停住了动作,屏住呼吸,僵立当场。他被丧尸靠近的左半边脸瞬间仿佛麻痹了一般,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围墙上的众人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那只丧尸更靠近了一点,仁王定了定神,不动声色地闪过去,与它拉开了安全距离。那只丧尸似乎疑惑了一下,然后终于放过仁王,继续朝前走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而仁王却连松一口气都不敢,继续若无其事一般按照先前的频率往前挪。

他终于到了窗户边上。打量了一下周围没有丧尸在注意他,他不动声色地抬手推了推眼前的窗户。

很好,锁着,下一扇。

下一扇窗户倒是没锁,结果仁王一推开窗,就和里面的丧尸打了个照面。这间病房的门大开着,门里门外满坑满谷都是丧尸。继续下一扇。

连试了几次,终于找到一间合适的病房。这间病房的窗户本来就露着一条小缝,窗玻璃上还印着个血手印。推开窗户,里面只有三个人,看起来还像是一家三口。病房的门反锁着,看情况像是事发时一家三口及时锁上了门躲了起来,本以为逃过一劫,却突然有人病发——多半是爸爸。妈妈慌不择路地想带着孩子从窗户逃出来,结果窗户都还没有推开,就被拖了回去。

真是不忍心看。玩世不恭的浪子仁王这样想道。但是这个世界总是让人别无选择。

无论仁王模仿的多么的像,会跳窗的丧尸毕竟还是不存在的。仁王甫一落地,那边的丧尸爸爸就扑到了面前。闻到仁王身上的气味,它疑惑了一瞬,仁王就趁着这停滞的一瞬制住了他的脖子,左右手一绞,那丧尸的头歪过一个奇异的角度,不动了。

那是不二的动作。擅长模仿的可从来都不是桦地一个人。

那边的丧尸妈妈也扑了过来,仁王就地一滚,躲过她的攻击,站了起来。

两人冷冷地对视。丧尸妈妈再次狰狞地扑了过来,仁王一个闪身到了它身后,双手握拍一个猛击,丧尸妈妈便趴在地上不动了。仁王转身向下挥拍抵住小丧尸的攻击,他低头看着它,它的身高还不及他腿长,即使泛着青色,依然是一张肉嘟嘟的包子脸。仁王实在于心不忍,便用球拍将它逼退到了病房内的洗手间里,锁上了门。

 

围墙上的众人看到仁王再次出现在了窗口,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谁先来?”迹部道,“两个人一组也可以。”

“那我们先来吧。”幸村首先应道,他活动了一下手脚,重新戴上面罩,随后便和真田一起跳下了围墙。

“向前,到你们面前的花坛上去!”迹部站在围墙上高声指挥着,“幸村小心你的右边!”

幸村矮身一躲,真田挥刀便刺,那威胁到幸村的丧尸瞬间被一刀穿喉。

“干得漂亮。”迹部继续指挥道,“从左边绕过去!”

围墙上的迹部像是在下一盘颇为顺手的棋,花园中的两人像是得到了一部灵敏的导航。三人配合无间,不一会儿两人便顺利地进到了病房里。

“太厉害了吧!”白石和谦也眼神闪光,“接下来我们来试试!”

最后剩下四人,手冢和不二执意不肯先行。

“怎么了?怀疑本大爷的能力吗?”迹部倨傲地站在围墙上,“放心吧,就算是在棋局中,本大爷也能将棋子的行动看得一清二楚。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总是说不过你。”不二叹气,“你自己想想清楚,忍足还在等着呢。”

迹部神色一梗,什么也没说。

“不要大意,迹部。”手冢神情严肃地嘱咐了他一句,“不二,我们走。”

不二跟着手冢跳下了墙头,只留迹部和桦地两人在这里。

迹部看着两人安全地跳进窗口,锐利地扫了一眼眼前的“棋局”,傲然道:“走吧,桦地!”

“Usu。”桦地忠实地答道,“胜者是ATOBE。”

“哼。”迹部哼笑,“胜者当然会是本大爷!”

 

众人在窗口,看到迹部带着大个子的桦地一路上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只管向前冲,却永远巧妙地将丧尸的攻击甩在背后,好像棋局的走势都被他精心掌握了一样。

“侑士的部长是个怎样的疯子啊。”谦也震惊地感叹道。

“是呐。”不二笑道,“而且是个华丽的疯子。”

 

一个关于tag的声明

昨天在冢不二tag里看到一篇文章,质疑很多文里都是三皇家却打着单人cp的tag,认为这种行为很不妥,并且言辞激烈,让我这种热爱写三皇家和网王全员cp群像的人深深地感觉膝盖中了一箭。本来不想这么玻璃心,但是看见了也不好装作没看见,所以表达一点感想:

1、lofter上tag没有排他性,所以只要涉及到就可以打tag,从在这里看文开始,不论是其他圈还是网王圈都是这样,因此我不认为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妥。当然,如果戏份太少就不应该打tag,这个也是约定俗成的。

2、但是丑孩子也是爹娘生的,写文是个用爱发电的事情,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如果有人看当然好,没人看也不要紧,但是至少不希望别人会觉得碍眼和嫌弃。再加上我又热情高涨的几乎日更,搞得整个tag都是这篇文,其实有时候自己看了也感到很不好意思。

3、综上所述,以后短篇该打什么tag还打什么tag,长篇首尾章打cp的tag,标出贯穿整篇文的cp,中间章都只打“网球王子”的tag啦!

之前的所有文都已经修改过了,这一章是最后一次打全员tag(意在告知),以后只打网球王子的tag,这样应该算是比较妥当的方式了吧。

这篇声明意在告知,不希望引起争论,感谢大家!愉快地看文吧~~

最后再加一句:人家姑娘怼的不是我!怼的那篇文也的确戏份很少还带tag!我之前翻某一个tag的时候看见我的连载有几章飘在上面但是那几章又和这个tag关系不大,当时就觉得很不妥了,所以看了这篇文才会觉得膝盖中箭,顺便改掉tag习惯!完全是我个人行为。所以大家不要介意,不要争论,不不不要要要吵架!!!

 


评论(6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