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16

忍足侑士依然背对着储物柜侧躺着,这间部活室里有事没事的所有人都呈扇形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他。

“侑士!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谦也跪坐在地上凑过来。

“就那样。”忍足半边脸贴着地咸鱼状躺着,依旧是平常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双目无神地对着谦也放大的脸道:“该疼的地方还在疼,除此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还在疼吗?”迹部一把掀开谦也凑过来,“哪里疼?疼得厉害吗?”

忍足看到迹部的脸呆滞了一瞬,然后一秒切换成隐忍中带着委屈,委屈中带着深情的表情,苍白而虚弱地笑道:“没关系的,迹部,我是逗谦也玩的,其实已经不怎么疼了……”

“你把本大爷当傻子吗,啊嗯?”迹部的语气依然强势,只是腔调却柔和起来,“那么严重的伤怎么可能不疼?”

“好吧,其实有一点疼。”忍足状似勉强地笑道,“不过很快就会好的,别忘了,我也是懂一点医术的。”

“哼,本大爷可不相信你。”迹部站起来,“谦也,还是麻烦你去看看他的情况。”

被用完就丢、需要的时候又捡回来的谦也任命地回到扇形的圆心位置。

“迹部,刚好趁这个时间开个会吧,关于去疏散地的事我想我们还需要再商量一下。”手冢见缝插针地提议道。

“嗯?嗯,日吉,你代替我去吧。”迹部头也不回地敷衍道。

什么状况都不了解却突然被委以重任的日吉:“?”

其他三部长:“???”

然后谦也就看到刚才还一副病的要死的样子的忍足眼睛抽筋一般冲他使眼色。谦也嘴角抽搐,虽然很想和这个人装不熟,但是从小一起长大,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于是他边观察忍足的表情变化边背对着迹部问道:“那个,迹部君不打算去开部长会议吗?”

果然看到侑士撇着嘴微微摇了摇头,意思是他想让迹部去开这个会。是有什么话想单独说吗?

迹部:“啊,没什么重要的事,日吉去也是一样的。”

日吉:“?”

三部长:“???”

“嗯……”谦也试探着道,“要不你还是去吧,我要给侑士检查一下伤口,顺便换一下药,可能还要耽误一会儿时间。大家也都去做自己的事吧,我需要一点光线。”

然后看见忍足赞许地点头。谦也黑线,分分钟想和亲堂哥断绝关系怎么办。

“迹部,你还是先过去吧,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忍足虚弱道。

“啧,麻烦。”迹部叉着腰嫌弃脸,“那本大爷一会儿再过来。”

忍足和谦也目送着迹部走开,其他人也都纷纷散去。谦也看向忍足:“你到底怎么样?”

忍足恢复一脸的面无表情:“就是之前说的那样,伤口还在疼这是肯定的,但是精神还可以。”

“那你一副要断气的样子!”谦也简直想撂挑子走人。

“那小景难得这么直白地关心我嘛!”忍足一脸少女怀春的表情,脸贴在垫子上蹭了两下,然后嫌弃道:“好脏。”

“有得躺就不错了,差点命都没了。”谦也盘着腿坐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啊,话说回来。”忍足小幅度地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是在哪儿?还有怎么碰上的青学和立海的人啊?”

“啊,从何说起呢?”谦也撑着下巴组织了一下语言,“那时候你不是被砸晕了吗,然后……”

然后谦也将后来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尤其是去医院拿药的那一段,在忍足无穷无尽的追问之下,可以说是讲得事无巨细。

“我真的不记得他说‘现在已经五点了’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了。”谦也呆滞道,“求求你放过你的亲堂弟吧,再问我真的去自杀了。”

“好吧,”忍足沮丧地趴下,“这么靠不住的堂弟,要你何用。”

谦也怒摔绷带,打算起身走人。

“诶诶,别走别走别走啊——”忍足急忙挽留,“我还有话没有交代完。”

“又干嘛!”谦也已经出离愤怒了。

“附耳过来。”

谦也眯眼看他。

“你可是我的亲堂弟啊,谦也。”忍足哀求道。

谦也无奈地趴过去,听忍足给他交代。片刻后——

“你这么做是不是稍微显得有些无耻?”谦也嫌弃道。

“不使点手段怎么抱得美人归。”忍足坦然地无耻道。

“侑士……”谦也认真中带着点担忧,“你真的这么喜欢那个迹部君吗?你们家就你一个男孩子啊,再说,迹部又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孩。”

“唉——”忍足苦笑着叹气,“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哪里轮得到我来考虑这些事情。小景八成就是觉得愧疚,又责任感爆棚,才这么关心我。所以这样的日子,无论如何也想多享受一下啊。”

“那……那万一迹部他也喜欢你呢?”谦也道,“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呢?”

“如果真的能在一起,”忍足幸福地趴在垫子上,“那这样的时光珍贵得多一天都像是偷来的,当然是要好好珍惜。如果能够一直在一起,就最好了,如果不能的话……曾经在一起的回忆也不是作假的。”

“如果真的不小心走到了最后,”忍足微微地探起身,朝谦也笑道,“我们家不是还有你和翔太吗?”

谦也:“……”

“哦,忘了还有那位白石君这回事了。”忍足遗憾道,“那我们家就只剩下翔太了,呀,有点危险哪。”

“关白石什么事啊!”谦也炸毛。

“谦也,你叫我吗?”白石听到他的叫声走过来。

“没有,不是在叫你!”谦也慌忙否认,“那个……部长会议开完了吗?”

“嗯,是决定要去疏散地的事情,待会儿还要和部员们商量一下。”白石也盘腿坐下来,“侑士君怎么样?”

“忍足……啊,不,侑士怎么样,谦也?”迹部此时也走过来。

谦也咽下了打算回答白石“没什么大碍”的话,换上了:“已经有所好转了,不过还要多多注意。”

“嗯,不出我所料。”迹部也坐过来,“好在我们决定在这里多留一天,等明天忍……侑士好一点之后再出发去疏散地。”

“没关系的,迹部,继续叫他忍足就好了。”谦也装作看不到忍足瞪他的眼神,“我已经习惯大家叫我‘谦也’了,不会分不清的。”

“这样就太好了。”迹部释然道,“本大爷还真是不习惯呢。现在怎么样,是要多休息还是起来活动一下比较好?”

“嗯……”谦也看着忍足的杀人眼神犹豫道,“最好还是多睡觉,伤口好得快一些。对了……他睡着的时候最好还是找个人看着点,不要让他压着伤口。”

“嗯。”迹部脸色难看道,“本大爷会好好看着他的。”

谦也看看迹部突然变难看的脸色又看看忍足。

忍足也很受伤:“迹部,没关系的,如果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吧。”

“啊,”迹部回过神,“没什么,本来就打算看着你的。”

白石在一旁偷笑:“迹部一定是很介意刚才幸村开了他的玩笑吧。”

“哼,”迹部冷哼,“不要让本大爷抓到他的把柄。”

 

而那一边的幸村。

“真田,刚才开会的时候说要去学校商店那边把剩余的水和食物搬过来,你带着部员们过去一趟吧。”幸村盘着腿坐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吗?”真田走过来。

“啊,那倒没有。”幸村手撑在背后仰起头看着他,“只是昨天晚上被吵醒了一下,有点没睡饱。”

“那你补会儿觉吧,这点小事我去就可以了。”真田把外套脱下来给他,“注意不要着凉。”

“嗯。”幸村真诚地点头,然后把外套盖起来道:“带着部员们出去要注意安全。”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幸村部长!”切原插入他们的谈话,“完全是很轻松的事。”

“既然是很轻松的事,我也留下来好了,puri。”仁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你留下来做什么。”幸村冷脸,两人的眼神暗中交锋,随后幸村对真田道:“真田,把仁王带走。”

柳生旁观了两人的交锋,不知道这两个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还是道:“仁王君,你还是跟着我们去吧。”

“切,无聊。”仁王左顾右盼,“随便吧~”

幸村放下心来。

转眼间要去商店拿物资的队伍出发了,因为是在学校内部,又不用经过危险地带,所以部活室里一下空了一大半。

大部队走了一会儿,幸村隔得远远地朝同样找借口没跟着去的不二示意了一下,然后站起身若无其事道:“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还是过去看看好了。”

“我也去。”不二笑眯眯地站起来。

然后两人相视而笑,相携出门去了。

“嗯?”迹部转过头来盯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

“怎么了,迹部?”忍足看不到那边的情况。

“没事。”迹部随口应着,又对留在他身边的桦地道:“桦地,到商店那边去看看,如果他们两个不在那里,就告诉手冢和真田,说不二和幸村偷偷跑出去了。”

“Usu。”桦地应道。

“什么情况?”忍足完全脱节于事态的发展。

“哼,”迹部笑道,“看戏咯。”

 

预告:喜闻乐见的双美人相携去洗澡的戏份,话说这两个人几次在丧尸群中来去自如,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手冢和真田大概会被气die吧。洗澡途中会遇到谁呢?下次大概大年初二下午会更新。

顺便,今天还写了一篇忍迹/凤宍的小短篇作为情人节的贺文,感兴趣的去看看吧!

 


评论(3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