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25

众人合力解了裕太的围,他一从那双联肋木上面下来,便朝不二跑过去。

“迹部,麻烦你帮我看着裕太,别让他过来。”不二道。

“老哥!”裕太满脸的抗议。

迹部拉住裕太的后脖领子,不让他上前:“需要帮忙你就说话。”

“没关系,我自己就可以。”

明明是一脸微笑的表情,迹部此时此刻却感觉一个不二比冰帝所有令人头疼的部员们加起来都还要难搞。看起来很好说话又明白事理的样子,做起事来却比谁都要随心所欲。

难怪总觉得这两年手冢老得越发快了,看来都是有原因的。

他正这么想着,一转头,便看见手冢裹挟着寒冰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下好了,终于可以不用管这摊子事了。

迹部决定在一旁看戏。

 

“不二,你到底打算做什么?”手冢倒是没有对不二大小声,不过周围的温度随着这句话骤降倒是真的。

“只是想到那间教室里面看看而已。”不二依然坐在树上,“看一下就回去了,手冢。”

“好,在那里等着,我和你一起进去。”手冢说着就走上前去。

手冢那表情和语气似乎与平常没太大的不同,气氛却剑拔弩张起来。

不二简直要被气笑了,语气也有些加重:“手冢,你这又是哪里来的责任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他又指着近在咫尺的二楼道:“更何况只是这么点距离,只是这么点丧尸而已,还不用手冢部长您出手。”

手冢并没有搭腔,只是满面寒霜地向树下走去。

 

柳在旁边围观,突然感叹道:“贞治说的对,随身带着DV是非常有必要的。”

高中生们瞬间将目光聚集过来。

“哇,军师,你们初中生之间这么没有同胞爱的吗?”毛利大惊小怪,“那个眼镜男一脸要揍那个眯眯眼小哥一顿的样子,你居然只想着要拍下来?”

“莲二,这不是做人的道理吧。”三津谷也道。

“啊嗯?手冢揍不二一顿?”迹部嗤笑道,“除非世界末日吧。”

“你的说法太不严谨了,迹部。”柳平静地提醒道,“现在刚好就是世界末日。”

然后他又向众人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就算是世界末日,手冢也不可能去揍不二的。”

“再说,手冢部长他也打不过我老哥啊~”裕太表示丝毫不担心。

 

先于手冢出发的真田和越前此时也赶到了。

“真是热闹啊!前辈们。”越前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将手随意地背在脑后,悠闲地走了过来。

而跟在他身后的真田则懊丧地紧紧握着拳,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为什么一脸没吃到后悔药的表情,弦一郎?”柳对好友脸上居然会出现这种少有的生动表情而感到惊诧。

真田一惊,面红耳赤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哦,你们的部长向真田桑告白了,”越前善解人意地帮他解释,轻轻松松地扔下重磅炸弹,“然后下一秒就提出了分手,我想是因为这个吧。”

而一旁的真田整个人仿佛一只烧开的水壶,分分钟就要爆炸。

“那么,为什么决定分手了呢?”柳瞬间掏出了他的笔记本,一手持本一手持笔,做出了认真聆听的样子。

“因为真田桑担心路上很危险,所以不肯让幸村桑跟着过来。”越前摊手,“谁想到一路走来丧尸都被大家消灭地差不多了。真田桑大概后悔了一整条路那么多吧。”

真田塌下肩膀,叹了口气。

柳闻言,合上笔记本,似乎是想说些话来宽慰真田,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拍着真田的肩膀道:“弦一郎,这都是命啊。”

 

而此时高中生们则围成一圈参观着越前。

越前:“前辈们,这样会被当做变态的。”

“你……”平等院摸着下巴作为代表发言,“你是不是有个哥哥?”

越前莫名其妙,道:“我是独生子。”

众人看待越前的目光转为同情。

“或许,你有一个哥哥,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平等院意味深长地暗示道,“这件事还是得问你老爸。”

越前:“……”

德川蹲下来,执起越前的一双小手手,眼神真诚地问道:“那么,你想拥有一个哥哥吗?”

越前冷漠地抽回手:“不想。”

德川失望地垂下头。

入江扒开根本讲不到重点的平等院和德川,朝越前笑道:“你认识越前龙雅吗?”

越前恍然大悟地抬起头:“哦——”

“所以,他真的是你哥哥咯?”入江接着问。

“算是吧。”越前扶了扶他的帽子。

“越前说得没错,”德川塌下肩膀,不无羡慕嫉妒恨地道,“他真的有全世界最可爱的弟弟。”

“你们怎么认识他的?”越前睁大一双猫眼道,“他常年不在国内的。”

“他跟着我们的海外远征组回来的。”入江指了指平等院,“不过在丧尸病爆发的第二天就走了,说是要去找弟弟。”

“谁要他来找啊?”越前压了压他的帽檐,小声嘟囔道。

 

看着手冢一脸面无表情地往上爬,刚才嘴还很硬的不二不禁往后缩了缩。

“呐,手冢……”

出人意料,手冢并没有继续责难他的打算,也没有再跟他说什么,只是简短地问道:“哪间?”

不二愣了一下,低下了头。然后又抬起,答道:“就这间。”

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眼神的交流。

“知道了。”手冢道,“一会儿上去,你负责警戒,我负责窗户。”

“……好。”不二垂下眼睫,摆弄了一下手上缠着的布条。

 

窗户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吸引了远处正各自聊天的众人的注意力。

“真是的,一时之间都忘了树上还有两个人。”迹部扶额,在内心谴责自己居然听这种家长里短的无聊八卦都能听得津津有味,简直太不华丽了!

“喂!老哥!”裕太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里面……里面怎么样啊!”

大概是听到喊声,不一会儿,不二便出现在了窗边,笑着朝裕太招手:“不用担心,裕太!里面什么人都没有!不过姐姐给我们留了信,她们一定是安全地逃走了!”

“真的吗!”裕太的心情一下子晴朗起来,“姐姐说了什么?”

“信还没有拆!”不二朝裕太扬了扬手中的信,“想和裕太一起看!”

“啊……那你快下来吧!”裕太一脸阳光地笑了起来。

“啊,有弟弟真好。”德川平板无波地感慨道。

入江扶额,德川的弟弟妄想症好像更严重了。

 

不二和手冢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什么人也没有的话,是不是说明妈妈和姐姐还有亚久津和千石前辈的家人们都安全地逃走了?”不二拆开信,裕太忙凑过去看信的内容。

亚久津他们带着裕太出发时,曾拜托由美子关照他们的家人,所以她们挪到了一起居住。

“不知道呐。”不二快速地读起了信,然而读着读着,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

“变异的丧尸?!”读到这样的字眼,裕太惊叫出声。

其他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字眼。

迹部也皱起了眉,问道:“你姐姐的信上也提到了变异丧尸?”

不二抬起头,看向迹部:“‘也’是什么意思?”

“我们在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具尸体,上面的伤口不同寻常。”柳解释道,“因此我们怀疑丧尸可能发生了变异。”

“不——并不是丧尸发生了变异。”不二将信递给他,“姐姐说这种丧尸是由人直接变成的。”

 

不二由美子在信上写道,在亚久津和裕太等人离开的那天夜里,疏散地里新加入了几名新的住客——

“他们很不同寻常,即使在这样的乱世中也依然衣冠楚楚,并且随身带着保镖。根据疏散地驻兵的士兵长所说,那些保镖看起来似乎也是现役军人。不过不知道是何原因,那些人似乎意图隐瞒他们的身份。”

“那些人对士兵长说,他们是参与丧尸病毒血清研究的科研人员,并声称他们手中有抗病毒血清,希望以此为交换条件换取更多的权益。不过我对此存疑,因为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科研人员——反而像是身居高位的人。其次,他们中的一人在半夜时变成了丧尸。”

“士兵长说,那些人的身上绝对没有抓伤或咬伤的痕迹。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成丧尸,更何况那丧尸比现在所看到的丧尸要强上数倍——不仅动作敏捷,杀伤力非常强,而且有一定的思维能力,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它在攻击普通人时,会刻意放轻动作,主要意图似乎在于传播病毒;在攻击有武器的士兵时,却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

“和那只变异丧尸同来的那群人似乎对此早有应对之策,种种迹象显示他们大概是想办法逃脱了。这里的驻兵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将它困在了存放资源的仓库里。如果你们果然回到了此地,看到了这封信,一定要赶快离开——‘它’极度危险。”

 

听了柳的转述,众人面面相觑。

“难怪只发现了那一具尸体有异常。”迹部神情严肃,目光犀利,“如果真如信上所说,那可就麻烦了。”

“总之,此地不宜久留。”手冢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众人转身向外走。柳面色平静地将信折起来,递给不二,两人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实际上,由美子姐姐在信上还写了一件事,只不过两人默契地没有提:

“——还有一件事请特别注意——给他们检查伤口的士兵似乎不经意之间提起了千石君的事,没想到却引起了他们的关注。他们对此事追问了很多细节。我担心其中另有隐情,请务必引起警惕。”

两人满怀心事地走在队伍的最后。

“对了,裕太,姐姐所说的那个困住丧尸的地方在哪里,你知道吗?”不二突然问。

“啊?仓库吗?”裕太转过头来,“嗯,好像是在大门那边吧。”

“什么?”真田突然回头。

“在……在大门那边,因为那边是士兵们住宿的地方。”裕太指着大门的方向,“怎么了?”

 

预告:橘子哥几章内大概都不会出现,不过他会出现在非常关键的时刻。

以及,超级厉害的丧尸就要出现了!

 

 

 


评论(41)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