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29

前情提要:初中生们决定接受高中生的邀请,跟着他们到深山中的U-17基地去。在离开之前,他们返回青学去接仍留在那里的亚久津和千石。一向健康的千石蹊跷地生起了病,而焦急的亚久津则从柳和不二那里得知了千石的病可能是丧尸病毒引起的……

 

正文:

公交车驶回了小学门口,而此时太阳已经有了要西沉的趋势。

千石和亚久津隔着窗子沉默地望向学校里面。

“她们真的都逃走了吗?你不会是为了安慰我们才这样说的吧?”亚久津艰涩地开口。

“好啦,不是已经看了由美子小姐的信了吗?大家都会非常lucky的。”千石的声音不复往日的元气,却强撑着活泼的语气来安慰他。

“我们进去的时候,那间房间里面的确没有人。”不二征询意见般地看向手冢,“呐?”

“嗯。”手冢看向那两人,认真道:“从现场的迹象来看,安全出逃的可能性很大。”

听了手冢的话,两人才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因为手冢一直以来都是个令人信服、有一说一的人,而不似不二,走的是温情人设。因此手冢的话更能够让人安心。

亚久津将视线收了回来。

此时已经回到高中生车上的毛利半个身子探出窗外向他们招手。

“要出发咯。”不二重新坐回了驾驶座,而柳则依然在旁边指挥。

前面高中生们的车子缓缓启动,不二也启动车辆,紧紧地跟在他们后面。

 

君岛一边开着车一边观察着后视镜,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向平等院报告道:“老大,不是我非要多事,但是后面那辆车子是不是离我们太近了?这要是一刹车,铁定会追尾啊。”

这一分神,便没注意看前面的路。等君岛发现前面横躺在路面上的自行车时,条件反射般地踩了刹车。果不其然后面的公交车就这样撞了上来。好在车速都不快,倒也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平等院皱着眉头下了车,来到初中生们的车前,车门“咔嗒”一声打开,不二和柳平静地转过头来看他。

平等院额头的十字路口加粗加重,最终忍无可忍地吼道:“你们这么多人,为什么非要选两个闭着眼的来开车!”

不二和柳平静地对视了一眼。

不二一本正经地向他解释:“最重要的东西,是肉眼看不见的。”

柳温文有礼道:“抱歉,之前整条路上也只有我们一辆车而已,所以没有充分考虑刹车距离的问题。接下来会注意的。”

平等院盯着他们面无表情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冲着高中生的车喊道:“种岛!你过来给他们开车!”

 

“所以说,别看大将这个人看着凶,其实人还不错。”种岛一边吊儿郎当地开着车一边半扭着头和车厢里的初中生们搭话,还时不时地征询一下被他硬拉过来的入江的意见:“是吧,奏多。”

“那得看对谁吧。”入江百无聊赖地靠在一边,笑道:“平等院那个人,对我们可从来没有‘不错’过。”

“我认为你这样说有失偏颇。”种岛煞有介事地分析道,“虽然大家普遍认为平等院跟你们三人小组有仇,但是我觉得他只是不喜欢德川被你们拉走,而他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而已。”

“算了吧,平等院最针对的就是德川了。不把他拉走,难道放着他被平等院给打死啊?”入江依然是调侃的语气。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但是其实他对德川……”种岛看向入江,“你也是知道的吧,只不过装作不知道而已。”

“呵呵,那又怎么样?”入江推了推圆圆的眼睛,温和又善意地微笑道:“只要德川自己不知道就行了。”

种岛正要接话,却被来自背后的目光盯得起毛。他一转头,却发现初中生们正集体看向这边。

“呐呐,这个小哥,什么知道不知道的?”小金凑过来,“谁跟谁有仇啊?啊?喂白石你不要拉我啊!”

白石将小金拖走,边向二人道歉:“抱歉抱歉,小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讲话的。”

“不过,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的确很令人在意啊。”柳合上了笔记本,“是时候和亚玖斗哥哥交换一下情报了。”

种岛看了入江一眼,入江托着下巴,微微笑道:“是时候看好亚玖斗了。”

“喂,你们可不要把我们在背后议论大将的事告诉他哦!要不然我会死得很惨的。”种岛做了一个吊死鬼的姿势。

“啊啊,一定不会的,放心吧前辈。”白石有些尴尬地应道。

种岛从后视镜里观察到白石缠着绷带的手臂,笑道:“不错嘛小子,带这么重的负重。怎么,你也是打网球的吗?叫什么名字?”

入江闻言,也感兴趣地转过头来观察他。

“是,前辈,我叫白石藏之介。”白石略微有点不自然地说了自己的名字。

“藏之介哪。四天宝寺的?似乎有见过你们学校的前辈。”种岛与他闲聊。

“是,是……”白石一边应着一边视线却情不自禁地被窗外吸引,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便脱口而出:“停车!”

好在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喊了。同时出声的还有不二和幸村。

三人一齐喊“停车”,倒是将种岛给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赶忙一脚踩了刹车。

“啊,抱歉,前辈。但是我必须……”白石一脸的抱歉,但是不二和幸村已经利落地跳窗跑了下去。

“幸村!幸村!”真田将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外喊幸村,而手冢则坐在原地捂住了额头。

所以说当初不二保证绝对不会再乱跑时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感动啊,明明这个人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吧!

“哼,所以说谈个恋爱有什么了不起的。”迹部在一旁看好戏。

“就是了不起啊。”忍足在旁边低声自语道,“这叫做甜蜜的烦恼。我想要你还不给我机会呢。”

“啊嗯?忍足,你又在一个人说些什么?”

“没什么——”忍足拖长音回答道,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嗯?干嘛说话有气无力的?”迹部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怎么样,感觉难受吗?转过来让我看一下伤口。”

“……”忍足看着忙忙碌碌的迹部看了良久,终于开口道:“小景,如果到了传说中那个很安全的基地的话,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说,还非得到时候再说?”迹部完全没在意他在说什么,只是随口打趣道:“难道你还是小学生吗?”

“迹部……”忍足在心里叹气,“算了,还是到时候再说吧。”

 

而跳车离开的三人组此时也终于回来了。

幸村用他包成粽子样的手托起一盆有些枯萎了的雏菊递给真田,威胁道:“如果摔到这孩子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真田满头黑线,只得先好好地把雏菊捧进车里。

白石同样先将花盆递了进去,边感叹道:“难得会有花店种乌头属的,而且恰好被我发现,真是ecstasy~”

“但是那也不能突然就跳窗户跑去拿吧,真是的。”谦也边抱怨着边帮他把花盆拿进来,又拉他上车。

“一下子看到毒草有点激动嘛。”白石抱歉地笑道,“下次一定注意!”

而不二就麻烦了。他两条胳膊夹着三盆仙人掌,然而手冢却拒绝帮他拿进来,其他人也在手冢的威压之下不敢帮忙。

“我错了,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手冢~”不二笑眯眯地央求道。

“拒绝。”手冢冷酷无情。

“手冢~”

“拒绝!”

“啊!丧尸!”不二惊声尖叫。

“!”手冢一手接过一盆仙人掌,一手去拉不二,“赶快进来。”

不二顺势爬进车里,第一件事就是抱过他的三盆仙人掌,左看右看,赞叹道:“真是完美的孩子们,哪一盆都舍不得啊!”

“不二。”手冢在他背后站了起来,“所以,哪里有丧尸?”

 

 

预告:植物组上线了!

接下来几章会在基地度过一小段平静的时光,然后大家就会觉得良心不安,从而主动去外界救助他人,然后大战丧尸什么的。

因为算是过渡阶段?所以情节大概有点无聊,都是些日常或者感情进展之类的。


评论(2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