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30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辆巴士一前一后地走在环形山道上。山间刮起了大风,裹挟着水汽。几只鹰在上空盘旋。

“要下雨了。”入江心事重重的样子。

“嗯。”种岛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周围的初中生们互相看了看,不知道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会遇到什么麻烦吗?”手冢代为问道。

“啊。”入江仿佛一下子回过神来似的,推了一下眼镜,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仿佛是为了迎合他的话,车子外面顷刻间便下起了瓢泼大雨。气氛一下子变得阴沉浓重,开车的两位前辈一句话也不说,其他人更是大气不敢出。

“啊——!!!”车子转过一个大弯,正好奇地往窗外张望的菊丸突然一声惨烈的大叫,遂炸着毛整个人挂在了隔壁大石的胳膊上。

整个车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七嘴八舌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外面!在山上!有一个身形巨大的、红头发的人!穿着兜裆布!正举着一个小山一样的石头!”菊丸语无伦次地讲着还带七手八脚的比划。

前座的海堂已经被吓得面如土色,却还是要嘴硬地反驳:“别开玩笑了菊丸前辈!鬼那种东西是绝对不存在的!”

“什么!鬼??!”菊丸整个人石化掉,“所以我看到的是鬼吗?天哪,大石!我大概是活不过今晚了喵!看到鬼的话就会被鬼带走的!”

“不要乱说啊英二!”大石慌乱地安慰他,“或许……或许只是看错了也说不定。”

“英二前辈没有看错。”越前神色难看地抬起了头,“我也看到了。”

“我……我也……”切原惨白着一张脸,颤声附和道。

听到另外两个人的证词,车里顿时一片慌乱。

“大家不要慌!”手冢抱着手臂一脸沉着地站在了车前,安抚众人,遂问入江和种岛两人,“两位前辈,这是什么情况?”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几个看到的的确是‘鬼’没错。”入江的镜片反着光,缓缓抬起头来,整个上半张脸仿佛泡在了阴影中。

整个车厢倏然静默,就连手冢都面无表情地后退了一步。

“那个人虽然被称之为‘鬼’,却并非真正的鬼。”一直都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种岛此时也神情严肃起来,“他其实是守护这座山的山神,只有在雨夜里第一次进入这座山、且心灵赤诚之人才能看到他。”

大家回头看向刚刚说看到山神的三个人,嗯,的确是非常‘赤诚’。

“……这样听起来倒像是一位好的山神。”真田将寻求保护的赤也按在后面,询问道:“那么,拜见这位山神需要什么仪式吗?”

“倒也不需要什么复杂的仪式。”入江温和地笑了起来,“因为山神喜欢孩子们,所以能够看到他的一般都是心灵赤诚的孩子。只要大声地向山神大人忏悔自己的过错,然后保证会做个好孩子就可以了。”

“要……要怎么做?”菊丸探出脑袋,“直接喊吗?”

“嗯。”入江扶了扶眼镜,温柔地道:“直接喊就好了哦~”

“哟西!”菊丸握拳,打开了窗户,外面的风一下子就灌了进来,他转头向另外两个人道,“要喊了哦!”

“嗯!”另外两人也握拳。

三人深吸一口气——

 

“山神大人!对不起!我不应该瞒着妈妈天天吃零食!我不应该把家务活都推给哥哥和姐姐!我不应该抄不二的作业还让他上课的时候帮我回答老师的提问!我以后一定做个好孩子!”

“英二……”大石头痛地扶额,“难怪怎么补习都不见进步呢,平时根本没有在好好学嘛……”

 

“山神大人!我以后一定好好学英语!听柳前辈的话!再也不挂科了!好好练习网球!再也不让副部长骂我了!我一定做个好孩子!”

“赤也……”真田和柳表示久违地被感动到了。

幸村抱着他的雏菊,翘着二郎腿坐在座位上,感叹道:“要真能做到,这位山神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山神大人!我再也不偷偷把卡鲁宾带到学校去了!”越前搜肠刮肚地思考自己曾做过什么错事,突然脑袋顶上灯泡亮起,又补充道:“我再也不偷偷地在背后说手冢部长面瘫了!”

手冢:“……”

不二:“噗——”

迹部落井下石道:“说手冢面瘫也不算什么过错吧,啊嗯?手冢不是本来就面瘫吗?”

于是无辜被波及的手冢更加面瘫了。

“越前,你还没向山神保证一定会做个好孩子呢。”不二笑眯眯道,“快点,只要像英二那样喊‘我一定会做个好孩子——’就好了。”

“……知道了。”越前不情不愿地压了压帽子,将头探出了窗外,正要喊,突然发现前面的那辆车子停下来了,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朝路边走去。路边此时正站着个人,红头发,举着石头,不就是刚才他们看见的山神吗?

“诶?那个不就是山神吗?”菊丸也发现了,惊诧道:“不是说第一次进山的人才会看见吗?怎么前辈们好像都看得见似的?!”

“呃……那个……真是说来话长了……”种岛尴尬地笑着。

 

而此时,路边。

“鬼,你在这里做什么?”平等院大马金刀地站在正举着石头的鬼十次郎面前。

“如你所见,受罚。”鬼面无表情的时候通常显得很不好惹,“入道教练酒醒了,而你们却还没有回来,教练只好先拿我出气了。”

此时还没到假期集训的时间,U-17基地里只有一军和二军那常规的十几个人在训练,以应付即将到来的海外出征。丧尸病毒爆发之后,山里便和外界断了联系,教练们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有老婆孩子要看顾,因此纷纷离开了基地,只留下已经做了爷爷、家里不需要他做顶梁柱的三船入道来镇守着这一群半大不小的青少年,哪也不让他们去。

这次是眼看着食物快吃完了,入道教练本打算把他们留在基地里,自己出去看看情况,没想到却被大家联合起来撂倒了。高中生们是昨天开着车溜出去的,本来想当日去当日回的,没想到外面的世界比通讯断掉之前新闻上所描述的还要严重得多。后来又碰上了初中生们,所以耽搁到现在才回来。

“大概就是这样。”平等院面无表情地解释道。

“初中生?”鬼看了看后面那辆车子,“就是刚才一直不知道在乱七八糟喊些什么东西的笨蛋们吗?”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反对。”平等院抱着手臂,“的确是一群笨蛋没错。”

“但是有他们在,或许我们就能够免于受罚了。”入江施施然地走了过来,将正被初中生们集体谴责的种岛抛诸脑后。

闻言,鬼放下了一直举着的巨石,抹了一把雨水,边向里走去边道:“最好是这样。”

 

等车子停好,初中生们跟着高中生们走向教练的办公楼时,入道教练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鬼也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旁边。

“教练。”平等院向他行礼,“这就是我们带回来的初中生们。”

入道教练说是酒醒了,整个人看上去依然醉气熏熏的。他穿着破破烂烂的黑色衣服,赤着足,整个人胡子拉碴的,盘着腿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位教练。

尽管如此,以手冢为首的部长们还是恭敬地向他问候,并感谢他的收留。

“种岛,你去——”入道教练并没有跟他们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指派高中生们,“去把斋藤办公室抽屉里那个名单拿过来。鬼,你带着人过去,把仓库里的队服拿过来,给他们发下去。平等院,一会儿你按照那个名单给他们分一下宿舍,明天早上让他们跟着你们的训练计划一起训练。行了,都走吧,没事别来烦我。”

说着,便又拖着步子喝着酒走了。

“按他说的去做。”平等院代替了教练的位置,剩下的人很快行动了起来。

初中生们面面相觑。

“名单?我们的名单吗?”不二摸着下巴,“难道是早就知道我们会来?”

幸村思索道,“我有听到消息说下一次的U17集训可能会破例允许初中生们参加,难道是这个原因?”

“这个本大爷倒也听说过。”迹部道。

“看来就是这样了。”不二道。

此时去拿名单的种岛回来了。

“真是奇了,居然真的有这样一份名单!”种岛将名单递给了平等院,边感叹道。

“嗯。”平等院又递还给他,“把名单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分吧。”

“等会儿带你们到宿舍楼,不管有什么意见,都要按照这个名单住,入道教练可不是好惹的。”入江善意地提醒道。

手冢接过种岛递过来的名单,恭敬地应了“是”,便开始宣读名单——

“201,手冢,幸村,白石,不二——”他看了看站在一起的不二兄弟,又补充道,“syusuke。”

“嗨。”不二笑得眉眼弯弯。

“嗯。”手冢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接下来是……”

 

预告:接下来就是住宿舍的日常!其实我早就想写这种日常了,种种花什么的,玩玩国王游戏真心话什么的2333


评论(1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