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34

现场有两个人说了真心话,然而该听到的人一个没听到,一个没听懂。

“诶,光,你什么时候居然有喜欢的人了吗!”谦也惊讶道。

“并没有。”财前依然是那副百无聊赖的冷淡表情,“题设条件是什么情况下才会明明喜欢一个人却不和他在一起,我只是做了一下设想而已。”

“所以?”

“除非那个人已经心有所属了,否则不论什么情况,我都会努力争取的。”

四天宝寺的席位响起一片掌声。

“我们小光真是既温柔又有担当呢~”小春拖着长音捧心状。

“是呀!的确是很好的回答呀!”谦也开朗地笑着。

财前无聊地听着大家的称赞,眼神却与白石不期而遇。是温和抱歉又担忧的眼神。

真是个令人难以讨厌得起来的完美先生啊。

财前转开了视线。

 

“游戏结束了吗?”手冢问不二。

“啊,刚刚结束了一轮。”不二笑眯眯地回答他。

“那刚好。”手冢提高声音,“各位,趁着大家都在这里,我有事宣布。从明天起,我们要和高中生轮值基地里的日常事务,希望一会儿各校的部长能够到我这里开会来讨论轮值名单的问题。顺便,柳和乾两个人,那位三津谷前辈说希望你们两个一会儿能去找他一趟。”

部长们有事要商量,其他人也只好先散了。

“你们要开会不如就去我们宿舍,我去看看英二他们把碗洗得怎么样了。”不二微笑着向大家道别。

手冢看着不二的背影远去,居然破天荒地关心起了无关的话题:“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幸村看了手冢一眼,但是他什么都不打算说。毕竟他的好奇心已经得到了满足,而接下来的算是别人的私事,他并没有兴趣去干涉。

“没什么,如你所见,只是个无聊的游戏罢了。”幸村披着外套往前走,“顺便去叫一下迹部吧,希望不要打扰到他才好。”

 

而方才迹部和忍足两个人离开以后——

“小景——小景——”忍足在后面懒洋洋拖长音叫着,“小——景——”

被这样叫魂似的喊着,即使是迹部也无法坦然地继续向前走。

“忍足,是不是本大爷这几天对你有点太好了,所以你误会了什么?”迹部高傲地转过头,“照顾你,不过是因为你的伤是因我而受的。”

“你这话听起来可真让人伤心啊,ATOBE。”忍足这样说着,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伤心的表情。他仿若漫不经心地走近:“更何况,我从来也不是因为你对我好才喜欢你的。你才对我好了几天啊,喜欢你这件事可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哪。”

“哼。不必满口都是喜欢喜欢的,你的喜欢也来得太轻易了点。”迹部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前,在进门的最后时刻,还不忘毫不留情地讽刺道:“这种到处送人的廉价喜欢,本大爷可不需要,留着送你的长腿妹妹们吧。”

然后便“咣”地一声关上了门。

留下忍足一个人在门口苦笑。他是不是该把那些杂志、电影、恋爱小说都给扔了才行?

毕竟现在告诉别人他这辈子只对一个人说过喜欢,也不一定有人信哪。

 

“哟,忍足,该不会是一直在门口站着吧。”幸村肩披外套晃过来,敲了两下门,“迹部,开会了。”

门一下从里面打开,迹部黑着脸走出来,并没有再看向忍足。

忍足也没再说什么,回了隔壁自己的宿舍。

“看起来聊得不怎么愉快的样子啊。”幸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守着你那凌晨四点拉人去约会的真田好好过日子吧。”迹部毫不留情地反击。

 

部长会议后开始了有秩序的轮值,期间众人除了训练,甚至还集体上山去采了山菜。托手冢的福,大家当天晚上还久违地吃到了新鲜的鱼。日子就这样不痛不痒地过去了三天,在第三天的下午,手冢终于带来了明天要出发再去一趟市区的消息。

“太好了!”幸村扔掉了手中的铲子,“再这样下去我都要对园艺失去爱了。”

在这三天里,幸村几乎将这里所有的花坛松了一遍土,甚至还带着大家开辟了一片菜地。

“是呀。”白石道,“想到外面都不知道发展到什么情况了,而我们却在这里悠闲地度日,总有几分不安呢。”

“是回去那个疏散地吗?”不二也站起来,问道。

“嗯。”手冢道,“前辈们说那里还有一些储备没有带过来。”

“这样。”不二湛蓝的眼睛睁开,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这一次并不需要全都出动,所以人选问题我们可能还需要商议一下。”手冢向幸村和白石道。

“手冢。”不二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他,“请务必让我去。”

 

预告:这次出门会遇上终于要出场的比嘉!然后因为一些事大家的思想和行为都会有很大的改变,或许由此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什么破比喻),希望和灾难并存,和平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