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37

植物组三人回到宿舍。

白石叹了一口气,反手关上门。幸村抱着手臂坐在椅子上,神情严肃。不二沉默不语地捧起了仙人掌的花盆,似乎在看它,又似乎在出神。

“谦也怎么样了?”幸村醒过神来,问白石道。

“唉,还在哭呢。”白石一脸苦恼的表情,“那家伙看起来乐观又开朗,其实心肠很软,又总喜欢把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

“这件事,不要说是谦也,即使是最好的医生,也没有办法的吧……”不二也叹了口气,“那个孩子……”

“我们不能就这样躲在这里坐以待毙!”幸村的语气强势而锋利,“那个变异丧尸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到底还有多少个藏在暗处打算伺机行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造成的,都必须要搞清楚才行!”

“没错,差不多该到了我们反击的时候了呐。”不二微微眯起了眼睛。

话题还未进一步深入,201的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幸村部长!部长!”隔着门听到切原急切的大喊,“你在里面吗?”

幸村打开门:“怎么了,赤也?”

“山吹的亚久津和那个比嘉中的木手在一楼打起来了!”切原慌里慌张道,“真田副部长让我叫你们赶快过去!”

“怎么回事!”幸村一边疾步向外走一边问道,白石和不二也跟了过来。

“我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和千石桑有关。啊,对了,谦也桑也在那里!”切原道。

“千石和谦也?”不二摸着下巴自语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石也急了起来。

“不要着急,我们先到了再说。”不二安抚他。

 

等一行人到了一楼时,一楼大厅已经一片狼藉,门口聚集了一堆人,倒是没见到传言中在打架的两个人。

迹部华丽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手支贻,表情漫不经心,桦地站在他的右手边。手冢和真田两个人都抱着手臂站在门边,仍是一脸严肃的表情。比嘉剩余的几人和谦也都是一脸急得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看着门外的方向。从病中缓过来一些的千石靠着门随意地站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冢。”不二走过去,站在他旁边,向外面看去。

时节渐渐向秋季转移,山中又本就多雨,此时已到夜晚,外面大雨滂沱,木手和亚久津两个人凶悍地打成一团,丝毫没有要留手的意思。

“现在是什么情况?”

“啊。”手冢转过头来看了不二一眼,又继续冷静地看着外面的情况,“两个人都太不理智了。”

幸村也抱着手臂,冷眼看了一会儿两人的对战,问真田:“孩子们呢?”

“已经安顿好了,鬼前辈亲自在看着。”真田道。

“那个受伤的孩子怎么样了?”

真田的脸色微微难看了起来,为难道:“可能是……”

“他们两个打架也是因这件事而起的?”幸村又问道。

“是。”真田道,“千石听说了这件事,觉得他说不定可以救那个孩子。这件事亚久津不知道。等他听到了风声跑过来,就不问青红皂白地和木手打起来了。”

“真是恶劣的个性啊,亚久津。”幸村平淡地评价道,“怎么,你们就在旁边看着,也不拦一下。”

“热血冲头的家伙,还是先冷静一下比较好。”真田道。

“这么长时间,也该冷静够了吧。这两个人怎么样都好,只是那孩子却等不起!”幸村说完这句,便径直踏出门去,走到了雨幕之中。

 

不论是十年难得一见的怪杰亚久津也好,还是掌握了冲绳武术精髓的木手也好,打起架来的威力都是不容小觑的,更别说这两颗炸弹一同引爆。

只是幸村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冷静又坚定地介入了他们的战局,拽住亚久津的领子一把将他拽开。

“少管闲事,放开我——”亚久津平时就不善的脸此时更显凶恶,吊着三白眼从上往下睨着幸村。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幸村卷曲的蓝紫色湿发垂落在额前,眼睛里没有一丝高光,看着亚久津,语气冰冷道:“现在都给我停手。”

而另一边,不二也帮忙制住了木手。

“不二君,没想到你的身手也同样天才。”木手直到此时都还维持着风度。

“谢谢夸奖,不过现在似乎不是聊这些事的好时机。”不二笑眯眯道,“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木手君。”

“非要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似乎不是我吧。”木手眼神冰冷,“不过我随时奉陪罢了。”

 

此刻,一行人终于可以平心静气地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谈论问题。

“其实吧,现在到底有没有用还两说呢!”千石又恢复了他开朗的本性,刚才深沉的瞬间仿佛是幻觉一般,“再说,如果真的有用的话,把自己的好运分给别人一点说不定会得到更多的幸运作为馈赠呢!亚久津酱!”

“不要叫我!”亚久津表情难看,盯着他道:“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好了!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不再关我的事!”

千石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凑近亚久津道:“干嘛,亚久津酱要抛弃我了吗?”

“!”亚久津一只手罩住他的整张脸将他推开,“走开啦离我远一点!”

“要不这样好了,还用老方法解决!”千石从身上不知道哪个口袋摸出了一枚硬币在亚久津面前晃了晃,“如果是正面,我们就试一试;如果是反面,就算了。怎么样?”

“……”亚久津一把夺过了硬币,“我来扔!如果让你扔还不是你想扔哪一面就能扔到哪一面!”

千石嬉笑两声,没有反驳。

亚久津将硬币高高地抛起,硬币落在茶几上打着转。

周围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枚硬币。

硬币终于倒下了,果不其然是正面。事实证明只要是和千石有关的事情,不论是不是他亲自来扔硬币,运气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嗯~lucky~”千石拿起硬币装了起来,“是正面呢!”

亚久津切了一声,没有再理他。两个人都朝谦也盯了过来,其他人也随着二人看向谦也。

“是正面,”白石不明就里,“所以呢?”

“所以,就要试试看千石的血是不是能救那个孩子。”谦也垂下头,“但是……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还是让侑士来吧。”

 

忍足侑士面无表情地跟在谦也身后,听着谦也给他讲述事情的经过。

“血型我已经检验过了,”谦也垂头丧气道,“居然刚好是适配的。”

“谦也,”忍足低沉优雅的嗓音在安静的走廊里响起,“只是简单的抽血和输血而已,应该不需要特意让我来吧。”

“……”谦也沉默了一会儿,艰涩地开口:“侑士,我真的做不到。你应该清楚,如果千石的血液真的把那个孩子救回来了,将会意味着什么。千石君有可能就此永无宁日了。而如果不去救那个孩子,他就必死无疑了。我……我真的做不到……”

“没关系的,谦也。”忍足走快了两步,拿他没受伤的胳膊搭在谦也的肩膀上,“不论是救好了还是没救好,都与你无关,这是千石君自己的选择。”

“嗯。”谦也朝他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救回来的孩子们都被安置在一楼空余出来的寝室里,由爱心泛滥的鬼十次郎亲自照料,顺便拉上了他的两位室友。而被咬伤的那个孩子则被安置在另外的房间,由比嘉中的众人来照料。

忍足神色平静地推开那间宿舍的门,一屋子的人都朝他看了过来,而忍足却只注意到驾着腿坐在桌边椅子上的迹部。

他看向迹部的方向,迹部也恰好朝他看过来。两人视线相对,迹部似乎是愣了一下,仓皇转过头去。

这是这几天来两人打过的第一个照面。

忍足的神色一片平静,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取出器械,消毒,将止血带扎在千石的胳膊上,一派冷静地抽血。

“喂!”亚久津盯着他的动作,看着鲜红的血液汩汩留出,“差不多就可以了吧!”

忍足没有理他。不随便搭理没有医学常识还乱急躁的家属是一个冷静的医生必备的素质,显然在这一方面,忍足要比谦也做得好得多。

忍足抽好了血,又将输血的针头扎进那孩子细嫩的静脉血管中。

这孩子明明比他们小不了多少,却比身为运动员的他们要瘦弱许多。不要说他们,就算是和差不多与他同龄的龙马和金太郎相比,也都差得远呢。此时丧尸病毒感染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了,他整个人泛着青色,嘴唇发白发紫,冒着虚汗,就和当日的龙崎老师一样。青学和立海的众人在一旁看着,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这个……这个能管用吗?”甲斐小心翼翼地问道。看着面无表情又带着一副眼镜的忍足,就仿佛看到了医院里那些难搞的医生。忍足身上灰白的室内服都仿佛自动变成了白大褂。

“不清楚,具体情况还需要观察。”忍足推了推眼镜,如实地向众人宣布道:“不过最好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听闻此言,众人纷纷低下头去,整个房间有一种难言的压抑。

“今晚我和谦也就住在隔壁,有事随时来叫我们。”忍足对木手道,又对众人道:“大家,也都各自回去休息吧。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及时通知大家的。”

手冢几人率先离开,众人纷纷散去。

 

待初中生那边安静下来,平等院走出了他的寝室,来到了安置小孩子们的房间。

满脸横肉的鬼正在给孩子们安利他自己做的玩偶,德川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抱着个小娃娃不撒手。入江在做鬼脸逗小孩高兴,种岛抱着个梳羊角辫的小女娃在扔高高,毛利趴在床边骚扰床上的小朋友,越智一脸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

门边的墙角还挤着三个人,偶像包袱极重的君岛为首,远野和三津谷两个躲在他身后,不肯去接触人类幼崽这种可怕的生物。

平等院的脸又比平时黑了两个度。

“我来——”整个房间里简直吵翻天,根本没有人在听他讲话。

“咳咳!”平等院咳嗽了两声,示意大家他要开始讲话了,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下面我来说一下干掉变异丧尸,解救被困民众的事情。”

不论从腔调还是内容,都非常像一位领导人。

 

 


评论(2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