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39

忍足与迹部两人站在走廊上。

忍足突然拉过迹部的手,迹部一惊,赶忙往后撤:“喂,你这个家伙,干嘛突然……”

“小景,你过度紧张了。”忍足无奈中带着点调侃,“我只是看一眼时间而已。”

迹部脸色一黑,抬手自己看了看时间:“一点刚过。”

“哦,时间还早嘛,还能接着睡一觉。”忍足说着就拉着迹部要上楼。

“嗯?你把谦也一个人留在这儿?”迹部道,“还有,不要拽着本大爷走路,太不雅观了。”

“这不叫拽着,叫牵着,小景~”忍足拖长音道。

迹部瞬间石化,抓狂道:“不要叫本大爷小景!”

忍足只当做没听见,自顾自地拉着迹部把他送到210门口,将他塞进门:“你赶快回去睡觉吧,明早见。晚安吻需要吗?”

“不要!”迹部黑着脸将门拍了忍足一脸。

忍足摊手,自言自语道:“尝试一下也没什么损失嘛,真是的。”

说着他将手插进裤子口袋,转身慢悠悠地朝走廊的另一端晃去,来到了201的门口,犹豫着该不该敲门。

“深夜来打扰人家是不是不太道德?”忍足在心里做着斗争,“但是谦也哭起来简直像一个不成熟的未成年,实在是不想面对哪!到底要不要敲门呢?”

拜托,这位忍足哥哥,不论长得像二十、三十还是五十,你们本来也就是不成熟的未成年本尊而已啊!

 

还没等他纠结出结果来,201的门倒是先打开了。

不二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迷糊地探出了头,看到忍足不由得讶异地睁开了眼睛:“忍足?居然是你,有什么事吗?”

“啊。”忍足叹了口气,“那个孩子没能救回来。”

不二的脸色也严肃起来,问道:“有什么我们能做的吗?”

“不,暂时没有。并没有变成丧尸,去得很平静。”忍足道。

“没有变成丧尸?”不二惊讶道,“也就是说……”

“没错,是有用的。但是终究人也没有救回来,所以我们决定保守这个秘密,我建议最好连千石自己也不要告诉。”忍足道,“善后的事情木手说会由他来负责,不需要担心。”

“那么,这次你是来……”不二迟疑道。

“啊,有点事想找白石帮忙。”忍足道。

不二笑眯眯道:“是谦也的事吧?”

“没错。”忍足无奈道,“谦也那家伙太难应付了,我实在是对付不来,只好来找白石帮忙了。”

“等着,我去帮你叫他。”不二恶魔笑。

 

“白石,白石!”不二语气焦急。

“嗯……嗯?”白石睁开眼睛,“是不二呀,怎么了?”

“门外忍足找你,”不二脸色难看,“好像说谦也出了什么事。”

“!”白石猛地坐了起来,一边套上裤子一边拎着衣服就拉开了门,看到忍足站在门口,“忍足君!谦也出了什么事?”

“?”忍足看了看焦急的白石再看一看透过门缝向他眨眼的不二,“倒也算是谦也的事……不过不是很急,我们不如边走边说吧。”

 

下楼的过程中,忍足简短地向白石描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白石也听得一脸严肃。两人走到了一楼大厅,恰好碰到木手打横抱着那个用被单裹着的孩子,后面跟着比嘉中的几个人。

两方相遇,木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继续往外走了。

忍足和白石却心情复杂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赶得这么急吗?”白石道。

“是呀,大概是担心到了明天被人看出蹊跷吧。”忍足道。

两人继续往之前忍足兄弟暂住的房间走去。

“谦也就交给你了。”到了门口,忍足对白石道,“谦也的性格你是知道的,这件事你好好跟他说。还有,只告诉他孩子没能救回来就好了,至于其他的……还是不要说了,免得以后遇到同样的事情他还要纠结。”

“知道了。”白石道,“你放心吧,忍足君。”

“啊,我当然放心。”忍足道,“你可是他最崇拜的白石啊。”

“啊……”白石尴尬,“我们是同级的关系,倒没什么崇拜不崇拜的。”

“不。”忍足道,“或许连你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谦也对你有着超乎寻常的信任。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会想‘如果是白石的话就一定可以完美地解决了’,偶尔甚至还会不顾自身条件地盲目模仿你的做法。唉,真是没办法。”

“……是这样吗?”白石道,“我倒觉得谦也自己也都做得很好。”

“这一点要你自己跟他说才行。”忍足道,“已经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是叫醒他现在说还是等他醒了以后自己发现,都随便你。别让他把这件事压在心里。”

说完忍足便走了,白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轻轻地推门进去。

谦也还倒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白石拉过椅子放在他床边,反坐在椅子上,下巴架着椅子的靠背,观察谦也。

真羡慕啊,心事全无的样子,头发因为脱了色的原因而显得温暖明亮。不仅如此,整个人都是闪闪发光的。白石没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结果却被皱着眉躲开了。

“什么呀,这么嫌弃的吗?”白石哭笑不得。

谦也却依然睡得安稳。

不知不觉,白石就这样趴在椅子的靠背上睡着了。以至于到了早上谦也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床头的白石。

“白石?”谦也伸手推他,“你怎么在这里?”

“啊,谦也。”白石猛地醒了过来,活动了一下手臂和脖子,“真是的,我怎么睡着了。”

“是啊,还睡在这里!”谦也伸着懒腰抱怨道,“要是我半夜醒过来,说不定要被吓个半死。”

“谦也……”白石犹豫着开口,“其实……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谦也拉开被子,正要下床,“对了!昨天那个孩子怎么样了?侑士呢?”

“谦也……”白石站了起来,抱歉地看着他,“这就是我要说的事,那个孩子已经不在了。”

“什么?”谦也拽住了白石的胳膊,“没有救回来吗?变成丧尸了吗?”

白石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木手君已经把他埋在山上了。”

谦也愣然地坐回了床上。

“这是早就知道的结局,谦也。”白石按住他的肩膀,“之前不是说过的吗?这跟你没关系。”

“我知道。”谦也低下了头,“但是还是伤心啊。如果我是一名真正有用的医生就好了。”

白石看着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膝盖上,用缠着绷带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医生有用的话,就不会出现丧尸了。”

谦也边低着头忍着哭声边将白石放在他头顶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白石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整个U17基地一大早就一片愁云惨淡。虽然没有谁特意宣布这个消息,但是大家还都是知道了,昨天那个被咬的孩子,最终也没能救回来。

丸井抱着一篮子刚出炉的面包往小孩子们的住所走,路过谦也的房间,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两眼便又嬉笑着走了。路过比嘉中的宿舍,门关着。刚才还在餐厅看到了他们的队员呢,他想着,比嘉中似乎也没看起来那么坏嘛,起码还救回来了这么多小孩子。

到了孩子们住的地方,里面乱哄哄的闹腾的很,有的在洗漱有的在帮更小的孩子穿衣服。高中生前辈们还在吃饭,只留下比嘉中的部长在照看这些小孩子。

看起来并不像是会照顾孩子的人嘛,不过他也的确没干什么,只是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而已。

看到丸井进来,他也只是冲丸井点了点头。丸井冲他笑了笑,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孩子们身上:“小朋友们,快来看文太哥哥给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

完全是在家里哄自家弟弟们的手段。一旁不动声色的木手忍不住在心里评价道:这是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好人。

然后下一秒文太哥哥就悲剧地绊到了小朋友满地乱扔的鞋子,不仅手上的篮子要糟糕,自己说不准也要摔个脸朝地。

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一旁的木手缩地成寸,一手接住了命悬一线的篮子,一手拉住了岌岌可危的丸井,避免了一场灾难。

“啊,好险。”丸井站稳后后怕地拍了拍胸口,对木手笑道:“谢啦,奇——,那个……”

“木手。”

“谢啦,奇天烈!”丸井拿出了他的口香糖,“真的,只剩下两个了,要吃吗?”

 

PS:木丸的戏份复制了原作中教科书般的一见钟情。



评论(2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