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日岳】这该死的下克上

简介:日岳短篇,一发完,原作向的大学生日岳,日吉上了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前男友复合的故事。

 

向日岳人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短裤,胸口画着一牙卡通西瓜,修剪得极为精致的红发此时乱糟糟的,左边脸上还印着凉席的印子,满脸都写着没睡醒。

他右手拎着一个小书包,左手牵着他那同样满脸写着没睡醒的大外甥,一大一小眯着眼睛神游一般地走在东京的街头。

一辆洒水车响着音乐跑了过来,向日和外甥忙展开双臂站到路边,果不其然一股清凉的水雾洒了他们一身。

“哇!”向日抹了一把脸,“总算是活过来了,这天气可真是够烦人的。”

“可不是嘛。”外甥奶声奶气地回答。

接下来也是熟悉的套路,向日到街边商店买一盒两支装的西瓜棒冰,外甥负责望风,以防自家妈妈恰好出来买菜什么的,发现甥舅俩不可告人的勾当。

好在今天的地下交易也安全地进行了。两人边啃冰棒边继续往前走,走到十字路口,向日晕乎乎地站在那里等红灯,外甥却径直向另一个方向过了马路。

“嗯???!!”向日回过神来猛然发现,“我外甥哪?!”

“笨蛋岳人!在这里啦!”外甥站在马路另一边向他招手。

向日满头黑线,看了看绿灯时长勉强还够,连忙发挥自己优秀的运动神经跑了过去。

“喂,小鬼,跑来这边干嘛?去补习社的路不是天天走吗,这都能记错吗,笨蛋。”向日敲了他好几个脑瓜崩。

“岳人才是笨蛋!”外甥奶凶奶凶地抗议,“今天不是去补习社啦!是去道场!”

“你不会是想逃课吧,小鬼。”向日斜眼眯他,一脸我都懂的样子,“我可是不会站在你这边的哦~”

外甥小肩膀一耷拉,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你今天早上根本就没有认真地听妈妈讲话。从今天开始下午第一节课都是去道场啦,之前没去是因为道场在装修,今天恢复正常上课了,补习社也跟着改期啦。”

“哦,是这样。”向日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努力回忆了一番,也只有自己一觉睡到十点钟的记忆,“那个,道场?是什么道场啊?弓道?剑道?”

“不是啦!是武道场!”外甥松开他的手,颇有气势地摆了一个姿势,嘴里念叨着:“下克上——”

向日如遭雷劈,整个人石化,然后随风碎成了渣渣。

“你们的道场……”向日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叫什么名字?”

“叫日吉道场啊!”外甥毫无心事地回答。

 

“你已经是男子汉了,一定可以独自一个人走到道场的。”向日庄重地按着外甥的肩膀,严肃地道。

“可是,妈妈说小朋友一个人走在路上很危险的。”外甥犹豫着道。

“今天可以额外地吃一支冰棒。”向日抛出了诱惑。

“嗯……那好吧。”外甥没能抵御住诱惑,“不要告诉妈妈哦。”

“当——然了。”向日松了一大口气,“谁告密谁是小狗!”

“那我走了,拜拜!”外甥爽快地转身走人。

向日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脑海里滚动播放着儿童犯罪的新闻和电影,进度条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等等——”向日三两步追上了他,“算了,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

“哈?”外甥耷拉着八字眉,“那我岂不是吃不到冰棒了?好伤心呀。”

“你还伤心?”向日低声嘟囔道,“我才伤心好不好,真是倒霉催的。”

“给你们上课的是什么人啊?”向日旁敲侧击道,“金色头发的大哥哥吗?”

“不是哦,是黑色头发的大叔。”外甥道。

“哦——”向日放下心来。

“但是偶尔也会是金色头发的哥哥。”外甥又道,“就是假日的时候会见到他。”

“诶??!!”向日崩溃抓狂,“现在不就是假日吗?”

 

舅甥两个像两只变态一样蹲在路边的绿化带后面。

“只剩下这么短的路了,你自己走过去,我在这里看着你。”向日道。

“哈,好吧。”外甥无奈道,“不知道你在搞什么。”

“好啦,快点去啦。”向日催促他。

“知道啦,拜拜!”外甥自己背着小书包向武道场内走去。

向日看着外甥碰到小朋友,一同向道场内走去,然后似乎碰到了老师之类的人,所以有礼貌地向对方问好。然后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转过身来,朝自己的方向挥了挥手。

看来今天没有危险了,向日也站了起来,朝他挥了挥手,便打算走人。然后下一秒,笑容便凝固在脸上——站在外甥身后的,正是他多日不见的前男友日吉若。

所以说此时不跑,难道还留着过年啊——向日脚下生风,没头没脑地狂奔而去,难得的体力没有断电,一口气跑了一条街。绿灯很给面子地还剩下两秒,向日决定跑过这个十字路口就停下来歇一口气。

正要往前冲,却突然被人拦腰抱住,一条手臂横过他的腰间,随即而来的就是背后的热度。

向日整个人陷入巨大的恐慌,没回头就确认了背后的人是谁,拼命地挣扎起来:“日吉……日吉若!你放开我啦!”

日吉双手抱住他,把他拖到人行道上放好,严厉地教训道:“前面是红灯,你看到没有!”

“关你什么事!”向日抓狂道,“要不是你在后面追我需要跑那么快吗?”

“……”日吉无奈道,“那你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跑?”

向日梗住了,惊慌失措,语无伦次道:“因为,因为我讨厌你!而且我们已经分手了!”

日吉神色平静又认真地看着他,两人沉默以对。

又是这种气氛,向日对此深恶痛绝。他挣脱日吉,转身就走。

 

“我今天碰到日吉了。”向日恹恹道,“在送我外甥去武道场的路上。”

忍足听到这个开头,便识趣地放下了手中看了一半的书,专心地听电话那端的人讲话。

“结果又被他教训了一顿,说我闯红灯。”向日倒在一边,抱着枕头,“我当初是脑子进水了吗?我是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吗?我简直是给自己找了个爹啊。”

“哪有那么夸张。”忍足无奈道,“说起来,你们也有半年多没见过面了吧。”

“是呀。结果今天一见面,曾经的惨痛回忆分分钟就回来了。”向日道,“想起以前,天天被一个后辈教训的日子我竟然还乐在其中,我也真是够逊的。”

“一见面就吵架?没聊点别的?”忍足道。

“聊了啊,向他表达了我的讨厌之情。”向日道。

“那日吉一定很伤心。”忍足道。

“哼,他会伤心?”向日忿忿道,“对于他来说,我喜欢或者讨厌他根本无关紧要!对啦,没错啦,是我自己非要喜欢他的,非要告白的,看在我这个前辈的面子上他也无所谓地和我交往了!然后我提出分手,他也就无所谓地同意分手了!所谓谈恋爱的内容就只有讽刺我或者是教训我!然后面无表情地冷冰冰地看着我!”

忍足打断了他:“你知道日吉也选择直升冰帝吗?”

“什么!”向日真的被惊讶到了,“不可能吧,他之前明确地告诉我他不会直升的。”

“真是的,两个人明明都在同一个校园生活了一学期了,居然一次也没有碰过面吗?”忍足无奈道。

“那么情况很明显了,日吉那家伙在躲我。”向日闷闷地道,“我就这么不受待见吗?走路都要绕着我走。”

“你到底想怎么样?”忍足无奈,“不是你自己要躲着人家的吗?”

向日语塞,内心充满了不甘心,没过脑子地喊道:“我躲着他是因为我很怕见到他!见到他我就难过!但是他躲着我是因为他讨厌我!”

“岳人,你真的是个笨蛋吗?”忍足道,“如果日吉讨厌你,他干嘛还要直升冰帝?”

“鬼知道啊!”向日道,“那个小鬼!我从来没有搞明白过他在想什么!诶呀,不聊他了。我就是打电话来抱怨一下。真是的,干嘛要在不喜欢自己的人身上浪费这么多的伤心啊啊啊!我讨厌我自己!”

“唉。”忍足叹气,“那你到底还喜不喜欢他?”

“……”向日道,“我当然喜欢啊!要不然我为什么还会伤心!”

“那就好办啦,”忍足道,“去跟他说啊。”

“你真的是我朋友吗?”向日出离愤怒,“我为什么要再去自取其辱一遍?我自己求交往,我自己说分手,我自己又去求复合,我没有人格和尊严的吗?”

“以我忍足侑士的名义保证日吉绝对比你喜欢他还要喜欢你。”忍足认真道,“岳人,你去跟他说清楚。”

“我不要。”向日挂了电话。

 

夏天的夜雨总是来得很急,向日拎着袋子站在便利店门口,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一脑门子的黑线。

“可恶!果然不应该突发奇想出来散个步的。”向日脸色难看,“这下怎么回去啊?难道一站路的距离都还要搭个地铁吗?那岂不是还要往回走一段路吗?倒霉也应该有个限度吧?算了,还是去搭地铁吧。”

他快步向地铁站走去,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大雨还是立马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重重的雨幕简直要让他呼吸不能,向日撩开头发,抹了一把脸,努力地看清路,结果发现——前面那个人那把伞那件外套,那不是他倒霉的前男友吗?

最近是撞鬼了吗!向日在心里咒骂,不得不在大雨中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

终于快要进地铁口了,前面的日吉已经走下了一半的楼梯。向日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都要被淋得昏头了。他决定等日吉走过转角之后,就坐在楼梯上休息一会儿。

结果几乎是下一秒,本来好好地走着楼梯的人却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向日瞬间懵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日吉先是愕然,然后皱起眉头,几阶楼梯合作一阶地迈步上来,向日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又站在大雨倾盆之中。他急忙用手挡住自己的头顶,但是无济于事。

“我没有在跟着你,只是刚好走到这里!”向日抢先道。

日吉神色不明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牵着他下楼梯,两人来到地铁站里的避风处。日吉从包里翻出毛巾,帮向日擦干净脸上的水又帮他擦头发,然后将自己的黑色外套脱下来穿在他身上。


“我直升冰帝了,可以不要分手吗?”片刻后,日吉道。

“可恶。”向日抹掉眼泪,“你是昨天才直升冰帝的吗?”

“我之前以为你一个人会过得比较开心,”日吉道,“但是我发现不行,你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好好生活。”

“什么?”向日怒发冲冠,“难道我现在没有好好活着吗?”

“……”日吉思考了一下,“当然,要死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向日道,“再见。”

日吉从背后抱住他,将他拖回来。

“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日吉道,“还不是因为我天天都会出现在你面前。”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天天出现在你面前?”日吉又道,“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什么鬼!向日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话早说你能死啊!”向日简直要炸了。

“这还用说吗?”日吉道,“如果我不喜欢你,干嘛要和你交往。”

“我以为……”向日又开始从耳朵红到脸颊,他转过头来,却恰好看见日吉把手缩了回去。

“藏的什么?”向日微眯着眼。

“什么也没有。”日吉一脸如常的平静。

向日整个人扑上去熊抱住他,利用自己华丽的灵活身段掰开了他那只手,赫然看见这个人手上写着刚才那两句超水平的告白。

“那什么,刚和忍足桑通了电话。”日吉道,“遣词造句是他的,但是中心思想是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你!”向日恼羞成怒,“我讨厌你!”

“我喜欢你。”日吉捧住向日的脸,久违地亲了一口,“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爱听这种无聊的话,但是我以后每天都会说一遍。”

 

 


评论(3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