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43

“你……”平等院一手捂着心口嘶嘶抽气还不忘用另一手撑着地维护自己的硬汉形象,“……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招?”

“入江前辈给我做了特训,”德川面无表情道,“演示了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入江他居然敢亲你?!”平等院出离愤怒,嗖地一声站了起来。

德川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贴紧背后的玻璃幕墙:“不是,他拿种岛前辈做的示范。”

不知为何,平等院突然想起了某日下午种岛捂着心口佝偻着腰的模样以及他向自己投来的自求多福的眼神。

“好啦。”平等院烦躁地背起网球袋,“我也没打算对你怎么样。”

“那就好。”德川跟在他后面,一本正经道:“队内恋爱不利于良性竞争,就好像班里的第一名和第二名谈了恋爱之后抱团成绩下滑,结果便宜了隔壁班一样,班主任老师,哦,也就是教练,会气死的。”

“这又是入江跟你说的歪理?”平等院朝后面瞥了他一眼,无所谓地笑道:“入江在骗你,我们队里很多人都在谈恋爱,比如君岛和远野,越智和毛利……”

“君岛前辈在单方面欺骗远野前辈的感情,寿三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谈恋爱。”德川认真道,“而且你举的都是双打搭档的例子,他们感情好的话反而更有利于双打的配合,当然,吵架的时候就糟糕了。”

 “入江还跟你说了些什么?”平等院也是服了入江的料敌先机。

“说了很多,大概有一个册子那么厚。”德川望天想道,“你想看吗?我们打一场,如果我赢过你的话,就让你看。”

“德川,你这是在公然贿赂我吗?”平等院嗤笑道,“看来你这个道德模范社会精英也只会做表面功夫而已啊。”

德川不说话了。

“而且连表面功夫都做得不到位。”平等院嘲讽道,“你连对着远野那个家伙都肯好好地叫前辈,为什么从来没叫过我前辈呢?我难道不是你前辈吗?”

“你是我死也要打倒的人。”德川跟在他后面解释道。

“切,别找那么多理由。”平等院无所谓地走在前面。

“……”德川不情不愿地喊道,“平等院前辈……”

平等院蓦然顿住脚步,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德川,道:“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班里的第四名为了超过班里的第一名而故意拉他去谈恋爱,然后第一名成绩就会退步?”

“!”德川认真地把这种可能性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道:“这样的手段也太不光彩了吧?”

“没关系的,反正这个第一名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平等院道,“怎么样,考虑一下?”

“还是不要了,我更倾向于光明正大地打败你。”德川道。

“哦,那算了。”平等院转身继续往前走。

一路无话,两人从南门进了体育馆,馆内零散地堆砌着丧尸的尸体。两人从左手边的G通道上楼,楼梯上干干净净,没有见丧尸的影子,大概是谨慎的初中生们清扫过了。

上到最上层,通往看台的门关着。平等院最后一次回过头来看德川,德川莫名其妙地停住了脚步。

平等院借着身在高处的优势,捧住德川的脸在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不等他反应,便拉开门走进了场馆内。

德川:“?????”

 

与此同时——

一楼休息室,亚玖斗小心地拉开门探出头左看右看,却没看见人影。

“难道是我听错了?”亚玖斗疑惑地关上门,把旁边的矮柜挪过来顶住。

“哼,老大这时候说不定正拉着德川在哪个草丛里来一发呢。”远野很没形象地斜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手里还颠着一个已经失水萎缩的苹果。

“这种可能性为零,远野前辈。”亚玖斗坐在矮柜上翻开他的笔记本低头写着什么。

一边站着的木手看了看远野又看了看亚玖斗,推了推眼镜,道:“如果目前没有什么要务的话,不如我先出去看看另外两位同伴怎么样了。”

亚玖斗抬起了头:“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待在这里吧,让他们两个出去我已经很无奈了,万一你们出了点什么问题,我也没办法跟你们的同伴交代啊。”

“没关系的,前辈。”木手走到门前,坚持道:“我也有一点自保的手段,无需担心。”

“让他去吧,三津谷。”远野懒散道,“你的好意人家还不领情呢,一群不知死活的傻小子。”

“唉,好吧。”亚玖斗把位置让开,“你自己注意安全。”

“谢谢前辈。”木手绅士地带上门,“那我就先告退了。”

“切,”隔着门还能听见远野不屑地抱怨,“假惺惺的斯文败类,跟君岛那个家伙一样让人讨厌……”

木手用指节扣了一下眼镜,神色不明地向外走去。

 

而此时被惦记的两个人——

“puri,比吕士,没想到青色的你看起来也挺帅的嘛。”仁王不羁地坐在办公桌上,翘着二郎腿。

柳生谨慎地通过门缝往外看,一边应付道:“哦?是吗?真是多谢你的夸赞了,仁王君。”

再经过于尸山尸海中憋着一口气走来走去、千难万险地打开数间办公室的门却发现里面要么空无一物要么满是丧尸之后,仁王和柳生两个人终于决定找一间办公室暂避。

仁王无聊地拿起一旁放着的相框看了一眼,又随手把它扣在一边,拖长声音叫道:“比——吕——士——”

“干嘛?”柳生依然在透过门缝认真地观察敌情,又不得不压低声音来回应自家烦人的搭档。

“比~吕~士~”仁王花式招人烦。

柳生眼镜反光,关门上锁,走到了桌子前面,抱着手臂盯着仁王。

仁王无辜地把玩着自己银蓝色的辫子,仿佛刚才捣乱的不是他一样。

柳生俯下身来,一手扣住仁王的后颈,一手撑着桌子维持两人的平衡。仁王自动自发地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从动作熟练程度来看,显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柳生身体前倾将他后压,仁王不由自主地后仰,不得不腾出一只手试图撑住自己来保持平衡。结果一片忙乱之间不知道按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咔嗒”一声后,标准的播音腔响彻了整间屋子。

“……在全力进行营救工作,请各位居民尽快到就近的疏散地寻求援助……”

正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顿时僵住了,柳生放开仁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仁王莫名其妙地转过头,拎起了放在一边的收音机。

他伸出指头又戳了一下暂停键,声音便消失了。

两人面面相觑。

“还要继续吗,仁王君?”柳生一本正经地问道。

“切,算了,扫兴。”仁王把收音机往胳膊底下一夹,跳下桌子往外走,“偷懒是要遭报应的。”

 

说要出来找人的木手却一点打算去找人的意思都没有。他拎着刚才那把消防斧,仗着自己脚程快身手又好,也不管是不是会招来丧尸,顺着另一个方向一间一间房间地找过去,遇到打不开的门就直接劈锁,唯一的目的就是先仁王和柳生一步找到储藏枪械弹药的房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却依然一无所获。木手面无表情,汗滴却从额角顺着下颌流了下来。终于在又推开一扇门之后,他垂下了举着消防斧的手臂,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木手走进房间内,反手掩上门,面无表情地环视了一圈,然后拿起放在角落里的、不知道哪个士兵留下的单手哑铃看了看,又放了下来。

 

木手回到休息室,发现仁王和柳生两人也在。几人正围着那台黑色的小收音机,亚玖斗一脸严肃地调试着什么。

“呼,你安全回来了就好了!”看到他进来,亚玖斗好像完成了什么任务似的,“另一间储藏室还没有找到,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吧!”

“不,前辈,我正要告诉您。”木手道,“我找到储藏弹药的地方了。”

“什么?”远野一下子来了精神,显然枪支要比收音机有意思的多,“在哪里?里面的存货多吗?”

“嗯,的确还挺壮观的。”木手道。

 

远野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木手提醒道:“就是前面那间了,前辈。”

远野闻言,兴奋地快走几步,推开了门就冲了进去。然而还没等后面几人跟上他,便听到门里他的一声惨叫。

其他几人纷纷脸色剧变,疾步走到门口,发现远野正抱着右边膝盖疼得满地打滚,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他苍白的脸上滚落下来,平日里宝贝的不得了的一头紫色长发凌乱地散落在地上,旁边还滚着两个哑铃。

“远野前辈,你怎么样?”亚玖斗忙上前来抱住他,查看他的情况。

“对不起,我之前把门锁劈坏了,怕有丧尸闯进来,所以就随手拿哑铃挡了一下门,没有想到会绊倒前辈。”木手诚恳道,“前辈你没事吧?”

“可恶。”远野透过长发恶狠狠地盯着他,拿起一边的哑铃便朝他掷过来,“可恶!我要杀了你!”

木手敏捷地躲了过去,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不要这样,远野前辈。”亚玖斗努力地安抚着骂个不停的远野,柳生把木手拉到一边,现场一片混乱,直到——

从楼上传来一声枪响。

 

PS:哟西!接下来就集中更这篇吧!


评论(3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