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01

背景:异能梗,设定参照美剧《天赋异禀》,但有很多私设。由于战时的人类基因改造计划,一部分自愿接受改造的人类觉醒了异能。而战争结束后,这一部分基因却遗传给了后代,于是世界上便有了变种人和正常人类之分。自几十年前的内战之后,变种人与人类便无法再和平相处。人类仰仗着数量优势,对变种人进行了疯狂的屠杀,使变种人的数量锐减。时至今日,人类中觉醒变种人的概率已降至1‰。而一旦被发现觉醒为变种人,便要遭到强制监禁。

为了对抗变种人,人类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组建了一支维序警,而U17基地则是为维序警输送人力的青少年培养基地。讽刺的是,U17基地中的青少年觉醒为变种人的概率远高于平均水平,昔日的队友变成今日的敌人,这种情况屡见不鲜。为了所谓的正义和背后的同胞,即使是朋友也要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然而,有一天,少年们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设定:初中生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分了两拨,一拨是被关押的变种人,人员构成是所有许斐大大亲自认定过天才名号的人(不二周助,忍足侑士,丸井文太,伊武深司,财前光,外加一只乱入的高中天才,毛利寿三郎),另一拨是所有其他人。但是到了后期大家懂的。高中生也分了两拨,一拨是平等院带领的变种人反叛组织,人员组成是一军所有人。另一拨是德川一家三口为首的U17其他人,还和初中生们一起在U17呆着。但是到了后期大家也懂的。

CP:CP依然是以前的那些,这一篇会重点描述的就是三皇家,次重点就是高中生的平德、月寿,初中生的藏光谦大三角,依然是白谦双箭头、小光单箭头谦也的设定(对不起小光)(写到第二章的时候我决定给小光拉郎切原,所以会出现一对拉郎cp切光)。会有戏份的CP可能有82、木丸、修奏、君笃等,请注意避雷。

更文频率:随缘更,主要取决于我的状态是打鸡血还是咸鱼瘫,但是可以保证不会坑。在隔壁的末世生存小队完结之前,这一篇肯定是做不到日更的。本来真的不想同时开两篇文的,但是脑洞来了的时候就管不住手,反正自打脸的事也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随缘看吧。

打tag:依然是首章和尾章打三皇家和其他主要CP的tag,其他的章节出现哪个CP打哪个tag,全程都会打的就是“新网球王子”、“网球王子”和“pot天赋异禀”的tag。

 

正文:

“真的不能再检测一遍吗?这个孩子,他真的不是变种人!”

不二穿着变种人监狱统一配发的蓝白条纹的囚服,近乎哀求地通过电话对着玻璃那边的人道。

他口中的“这个孩子”便是站在他身边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切原赤也。

“监控拍的一清二楚,再抵赖他也就是这个下场无疑了。”厚厚的特殊玻璃后面,荷枪实弹的狱警有恃无恐,语气冷漠而居高临下道:“替他说话之前,先管好你自己吧,变种人。”

不二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旁边的切原猛地抬起头,眼球充血,脖颈上青筋毕露,周围的空气一阵波动。不二将手重重地按在他的肩膀上,切原愣了一下,恢复了正常,重新垂下头去。

那狱警被吓得不禁后退两步,色厉内荏道:“还……还说不是变种人!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投诉你们!”

“要投诉就请自便吧,警官。”不二温柔地笑道,“我们做了什么,监控也拍得一清二楚呢。”

“你……”那狱警狠狠地用指头戳了他们两下,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

然后便飞也似的逃走了。

 

从会面室回到“牢房”要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上有无数道门。每当变种人想要走过这条走廊到达会面室时,都要提前提交申请,情真意切地写明“外出”的原因,征得了上面的同意,这些门才会一道道地为他们开启。而会面室,便是他们能到的,最接近外界的地方。

不二和切原一前一后地走着,一道道门又重新在他们身后关闭。

“算了,不二前辈,我本来就是变种人。”切原垂着头沮丧又自嘲地道。

“不,你不是。”不二转过头,语气近乎严厉道,“也不能是。”

切原愣了一下:“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可能吗?”

“当然。”不二又恢复了他温柔带笑的表情,指着自己的右脸颊道:“只要你还没有被刺上这个变种人刺青,一切就都还有转圜的可能。”

切原顺着他的手看向他的刺青。

那是一个蓝色的、象征着风的符号的刺青,大约有两枚硬币大小,在颧骨的位置。颜色象征着危险等级,从轻到重依次是蓝色、黄色、橙色和红色。不二在U17基地就被发现觉醒为了变种人,还没有来得及犯下任何“罪行”,没有任何不良记录,故而被判断为“危险程度较小”的蓝色。而风的标志则意味着他的异能是自然系异能中的分支——风系。

这个刺青是人为地刺上去的,目的是为其他普通人类警示他们的变种人身份,一旦刺上,永生跟随。

切原低下头,嘲讽地笑道:“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特意给我设计一个什么标志呢。”

“不会的,”不二坚持道,“你不是变种人,你没有异能。”

切原沉默地跟在他身后,半晌,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一样道:“那我要怎么做?”

“我要想办法见幸村一面。”不二一字一顿地说道。

 

两人来到“牢房”。

说是牢房,其实更像是一间装修科幻风的公寓。这里的条件还不错,不论是吃的、用的还是住的。人类对待这些未犯过罪的变种人还算宽容,据说这也是“人道主义”的一种体现。民间甚至还有专门为变种人说话的变种人权益组织,尽管里面的成员都是普通人。

真是可笑,变种人权益组织里面居然没有变种人!

那是因为所有的变种人都应该待在变种人监狱,而出逃的变种人一般都背着累累的罪名,与人类不共戴天,自然不会参加这种民间组织。

“怎么样?”看到他们进来,正躺在沙发上看画报的忍足伸了个懒腰,悠闲地坐了起来。

“你觉得呢?”不二也语气悠闲地不答反问道。

“嗯?”忍足挑眉,用他那低沉又自带调侃音效的关西腔道,“那自然是一点用都没有啦。”

“我需要你的帮助,忍足。”不二直截了当道。

“我的帮助?”忍足摸了摸他脖子上戴着的泛着银色金属光泽的颈环,“我现在可是什么都做不了哪,不二。”

不二苦笑了一下,条件反射般的也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颈环。

那是限制变种人使用异能的约束环,原理尚且不知,但是戴上它,变种人就会失去他的能力,就像不二无法再操纵风,而忍足,也无法再通过催眠和暗示的方法来操控人的思想。

与不二不同,忍足的异能是精神系的,最初时只是能够闭锁自己的心灵,到后来,他发现自己操纵起别人的思维来也得心应手。

他的眼睛旁边,眉骨之下、颧骨之上的位置,有一个蓝色的神经元的标志,象征着他的精神系异能。只是被他蓝色的头发与平光镜的镜框遮了大半,看不太明显的样子。

“冰帝的天才忍足侑士可不止这点本事。”不二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微笑着道。

“哼。”忍足从鼻腔中发出笑声,懒散道:“青学的天才不二周助也不遑多让哪。”

 

到了晚饭时分,他们的“狱友”们纷纷聚齐了。说起来也真是有缘,如今的狱友们当年可都在U17里当过同伙呢。

就这么说吧,全人类中变种人觉醒的概率是1‰,而U17内变种人觉醒的概率是15%.

也就是说,U17基地贡献了绝大多数的变种人觉醒名额——真不知道U17的教练们是怎么挑的人,简直一挑一个准。

饭桌上,不二简单地把事情描述了一遍。

“幸村部长一定不会放着赤也不管的,”丸井忧虑地放下叉子,连甜点都没胃口吃了,托着腮道:“问题是怎么联系到幸村部长呢?”

他们被关在这里,要吃的要穿的,只要没有危险性,什么都可以。但是想要联系到外界,几乎不可能。这些被打上变种人刺青的人们唯一能接触到的人类便是看管这里的狱警。

这里最大的前辈毛利寿三郎也放下了叉子,忧愁道:“不可能联系到外界的。但是听说他们会定期把拍摄我们的监控放给外面的人看,以证明我们还好好地活着。这个会有用吗?”

毛利和丸井的脸上是如出一辙的立体几何图形的蓝色刺青,位置也在颧骨处,象征着他们是空间系的异能。但是毛利和丸井两人都认为这个分得太草率了,因为毛利的异能是控制自己穿越任何障碍,而丸井的异能则是操纵物体,控制它们的运动轨迹,把它们放在任何自己喜欢的位置——明明很不一样嘛。

不二想了想,道:“不行,毛利前辈,且不说他们会不会真的拿我们的视频给外界看,就算是真的,也来不及了。等到切原的脸上被刺了刺青,就一切都晚了。”

“还有多久?”忍足也放下了叉子。

“最多两天。”不二道,“我之所以认为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是因为柳让切原给我带话——说切原并没有被拍到使用异能的切实证据——柳当时帮他做了掩护。那么,只要据理力争,切原就能得到一次重新去检测的机会。”

众人没有再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边坐着的财前。

财前光和切原、深司三人并排坐着,他们三个是同级生,平日里虽然感情一般,但是此时坐在一起,却莫名有一种归属感。

伊武深司也是精神系的异能,能够通过精神力使人的某一部分肢体麻痹,从而失去行动能力。他的异能觉醒得非常突然,并且对着一个普通人使用了异能,被直接告发,失去了辩护的资格。

而财前光则不同,他的能力是自然系,具体表现为可以操纵电——电路里的那种电,可以使所有机器停止运转。他当初被怀疑是变种人,但是操纵电这种东西又没什么证据证明一定是他做的——或许恰好电路出了故障呢?因此当时外部给了变种人监狱很大的压力,让财前重新做了检测——可惜的是他没有熬过残酷的检测,还是暴露了异能。

“万一赤也同样没有通过检测呢?”丸井不无担忧。毕竟当时财前接受检测时的情形大家都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能改变,还要白白受那么多的苦。

“这就是我必须要见幸村一面的原因。”不二道,“现在我们联系不到外界,外界也同样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幸村一定早有申诉给切原重新做检测的打算,但是他不敢贸然行动,因为他不知道切原到底有没有把握通过检测,所以他一定也在等我们的信号。”

“我们的信号?”丸井疑惑道,“我们哪里能够给他们什么信号?我们能保证赤也一定通过检测吗?”

“我们不能。”不二笃定道,“但是我知道幸村能。”

众人纷纷看向他。

“你有多大的把握?”忍足道。

“谁又能保证什么事情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呢?”不二开玩笑道。

“好吧,那我也舍命陪君子一回吧。”忍足站了起来,悠闲地向自己的房间晃去。

“忍足,你去做什么?”丸井问道。

“打申请咯。”忍足在他的房间门口回头道,“我需要一把小提琴。”

 

 


评论(85)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