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03

前文: 0 1    0 2


不二勉强维持着镇定进了房间,关门的一瞬间便脱力般的倚在门上。

幸村相当自来熟地坐在了不二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左右环视了一圈,又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看了看,道:“你们这儿居然还配发电脑?不会只是个模型吧?”

“只是个电脑罢了,没有网络。”不二走过去坐在了床上,“你自己来就行了,把他带来做什么?”

“没有网络要电脑做什么?扫雷吗?”幸村将电脑随手放在一旁,将手叠放在膝盖上,“怎么,我以为你会很想见到他呢。”

“见到了又有什么用?”不二自嘲地一笑,又很快岔开话题,拿起放在一边的电脑打开,语气尽量轻快道:“啊,看,除了扫雷,起码还可以处理照片啊。”

幸村接过他递过来的电脑,漫不经心地翻了翻里面的照片。

财前盘着腿坐在自己房间的转椅上,脖子上挂着耳机,正扭过头来像是要和谁探讨什么问题的样子,身后的电脑屏幕上是音乐制作软件的页面。不知是谁过生日,丸井捧着蛋糕从厨房走出来,蛋糕上一片暖黄的烛光。大概是不二养的几盆仙人掌放在客厅里,或许是缺少阳光的缘故,它们看起来都不太精神,深司拿着水壶站在一堆仙人掌花盆面前,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给他们浇水。

幸村冷笑了一声,合上了电脑。

“先来说说赤也的事吧。”幸村道,“上次四天宝寺那个叫财前的后辈的事我们都看在眼里,因此即使监控没有拍到赤也使用异能的切实证据,我也没敢贸然行动。我想你们这边或许会有些主意,好在你没有让我失望。不二,看来在这里的这一年还没有把你变成一个废人。”

不二苦笑:“幸村,你的脾气该收敛一些了。”

“我如今还有什么好收敛的。”幸村向后倒去,“每天遮遮掩掩地生活已经够糟糕了。”

“你该一个人来的,”不二道,“要想让赤也通过检测,需要用到你的异能。这么多人来,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我的异能?”幸村露出思索的表情,“催眠?这个忍足也能做到吧?一年不见,忍足的功夫见长啊,带着约束环还能操控那个狱警到那种程度,让我都不得不佩服他。”

“忍足的能力毕竟受到了限制,虽然仍不能小觑,却不足以应对赤也的情况。”不二道,“要知道,异能检测其实就是让人经历濒死体验,从而逼迫变种人使出异能。即使是催眠,到了那个时候也不起作用了,因为自救是人的本能。”

“那要我怎么做呢?”幸村依然用手盖着眼睛躺在那里。

“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不二边思索边道,“事实上,我和忍足做过实验,普通的催眠是不起效的,只要他曾经有过使用异能的记忆,到了关键时刻总能想起来。因此,我需要你做的除了催眠暗示之外,还有——记忆抽取。”

幸村猛地坐直了身体。

“就像你曾经对真田做过的那样。”不二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U17作为维序警的后备军,虽然主要任务是对付变种人,偶尔却也会接到一些一般性质的任务。

在某一次对付持枪恐怖分子解救人质的大型任务中,为了应对当时紧急万分的状况,一直小心翼翼隐藏身份的众人不惜暴露了自己的异能。这也是不二、忍足与丸井三人折戟的契机。而同样使用了异能的幸村之所以能够得以保全,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手段高杆,没有被抓到任何证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果断地对当时唯一的知情人真田——他的恋人——做了记忆抽取。

“我必须要这样做。”不二尚且记得当时的幸村满脸冷漠地对他这样说,“因为当时真田的表情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及时地抽取他的记忆,他一定不会包庇我的。没有什么能够改变真田与变种人的对立。”

的确,没有什么能够改变真田与变种人的对立。但这不能怪真田,毕竟他们家三代都是维序警,与变种人的对立铭刻在真田家的家训中。

因此,直到现在,幸村也没有将他抽走的那段记忆还给真田,即使这样极有可能给真田的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这也是我一定要带其他人一起来的原因之一。”幸村疲惫道,“只有这样,才能不让真田产生怀疑。不论是我还是莲二,都言之凿凿地向真田保证,赤也是被冤枉的。若是我独自前来,或许他会觉得,是你使了什么手段,要与我合谋,让赤也通过检测。这样一来,或许赤也将失去他的信任。赤也最依赖真田,若是失去了他的信任,我不知道这孩子以后将如何自处。但是现在,大家一起过来,就算他不信任我,不信任白石,难道还会不信任手冢和橘吗?”

“幸村,我觉得……”不二思量着措辞,“我觉得你未免对真田防备太过了。或许他并没有你想得那么不近人情。如果他真的那么讨厌变种人,根本就不会任由你们不顾纪律地来到变种人监狱……”

“不,你不了解真田。”幸村打断了不二,“我不能让他的心里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

察觉到幸村的极端情绪,不二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换了个话题:“你刚才说这是原因之一,还有另外的原因值得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出动的吗?”

“当然,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必须要保证他们站在我这边。”幸村看着不二道,“在有一天我打算毁掉这里的时候。”

不二一下子愣在当场。

“我要让他们亲眼来看一看,这些无辜的同伴、朋友和后辈,是如何因为一个天生的、无法选择的变种人身份,就要被长年累月地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苟延残喘地活着。”幸村语气平淡道。

不二笑着急忙打断了他:“什么苟延残喘地活着,我倒觉得还不错呐,要什么有什么,还不用做什么工作。”

“还不错?”幸村冷笑,“你知道你们生活在距离地面一公里的地下吗?你知道为了防止你们逃走外面设立了多少道防线和关卡吗?你知道我们刚才一进门的时候,看到一屋子脸色苍白神情麻木,穿着一样的号衣的人,就好像来到了精神病院吗?”

他转头看着不二,语气狠绝道:“你知道就算是乖乖地待在这里,也没有一个变种人能够在这个监狱活过五年吗?”

不二的眼泪倏然落了下来,他赶忙抬手抹去:“你在外面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后辈需要看顾……”

“我可看顾不过来。”幸村道,“因为你觉醒了变种人基因,所以裕太成了重点监控对象,处处受制呢。”

不二沉默了一会儿,苦笑道:“我这个做哥哥的,一点儿也没有帮到裕太,反而总是连累他。”

“倒也不用这样想。”幸村难得放软了语气,“裕太可是处处维护你呢。”

“还要请你帮我关照他。”不二道。

“还是你这个做大哥的亲自关照他吧。”幸村道,“拿来吧。这一年时间,你在这里呆着,不可能什么都没做吧?”

不二没有说话,沉思了许久,最终下定决心一般,从床下面翻出了一本笔记本,交给了幸村。

幸村随手翻了一下,道:“还算有救。”

他将笔记本贴身放好,道:“帮我把赤也叫过来,你也该和手冢好好地聊聊。从你被抓到现在,都还没有和他说过话吧。别说我没给你创造机会哟。”

不二不自觉地抬手抚上自己脸上的刺青,嘲讽地笑道:“有什么好聊的,本来也不是什么亲密的朋友。再说,他也是三代维序警的家庭教导出来的孩子啊。”

 

PS:所以,这一篇大概是黑化村。一方面要维护自己的变种人身份,一方面自己的朋友接二连三地被抓,一方面自己的爱人又毫无疑问地站在对立面,幸村的情绪长期处于一个危险的临界值。不过,他认为真田不信任他,起码有一半的原因是他同样也不信任着真田。


评论(6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