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06

前文:  0 1    0 2  0 3  0 4

今天早上更新的那一章不要漏看:0 5


西城区,位于城市的下风向,又在河流下游,是建设工厂的理想场所。几十年前也曾繁荣过,而现在,水流污染严重,街道肮脏不堪,又人烟荒凉,是变种人苟延残喘的好去处。

如今统治着下城区的人叫平等院凤凰,曾经的U17一军领袖,带领着一军在与变种人的对抗中立下过许多惊人的战绩,直到自己也变成了变种人的一员。

 

幸村向旁边朝他污言秽语的人投去冷漠而凌厉的一瞥,那人瞬间倒地,抱着脑袋痛叫不已,于是其余的人均老实地收起了试探的目光。这虽然是个漂亮的生面孔,却也是个厉害的精神系,大概是惹不得的。

他随后便戴上了披风的兜帽,将自己隐藏其中,身姿笔挺地踏过污水横流的城市街道,去往传言中平等院凤凰的老巢。

说是“老巢”,其实平等院和他的人也只在这里住了两年多而已,却足以让维序警内部将它列为“提起名字就要爆血管的地方”之一。

幸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建筑物,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工厂,门口是老式的自动栅栏门,里面的空地很大,围了一圈两层高的厂房。门牌上写着“光明路101号”,但是“光明路”三个字被划掉了,用红色的油漆在上面写了放荡又潦草的“下街”两字——大概是远野的杰作。

幸村取下了披风的兜帽,片刻门便应声而开。幸村没有犹疑,信步踏入其中。

一间大门敞开的厂房里,被称为交涉人的君岛育斗此时已经端坐在沙发上等候着访客来临。

尽管变种人与人类不共戴天,人类对变种人也唯恐避之不及,君岛育斗却是个例外。这大概是因为在他变成变种人之前曾经是个非常受欢迎的偶像,不仅从小参演电影,还代言过无数运动品牌,在年轻人中很有知名度。再加上他本身就非常擅长谈判,因此平等院所带领的变异人组织一切的外交活动都是由他来负责的——假如一个变异人组织也需要外交的话。

和U17时期相比,君岛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很大的变化,依然将自己打理得衣冠楚楚,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只是额角处多了一只黄色的蜘蛛文身,与他浅金的发色相得益彰,与他用细密的思维将人困于其中的谈判技巧也很是相配。

 

平等院与他所带领的一军在一次与变种人的交战中,被逼入了前所未有的绝境。挽救他们于危亡的是生死关头觉醒的异能,众人成功地战胜了变种人,却在回去之后遭到了逮捕——鸟尽弓藏,不论他们曾经是什么人,既然他们现在是变种人,那么就要对上人类的枪口。

在被逮捕并且未经过任何审判就直接被打上了变种人刺青、送往变种人监狱的路上,平等院带领一军暴起反抗,逃至变种人聚集的西城区并在此落脚。

而与此同时,因为越智月光几乎以性命为代价的保护而得以逃脱逮捕的毛利寿三郎却再次被追回,打上了变种人刺青,成为了一军中唯一一个被关进变种人监狱的人。

 

回忆至此,再说回君岛的刺青。显然没有什么异能的符号是蜘蛛形状,这不符合维序警系统的审美。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洗不掉刺青的情况下,君岛将它人为地改成了其他图案。

倒是个好方法,回头可以建议不二也去试一试,改成仙人掌什么的。幸村不着边际地想道。

只是这样一来,就无法判断他是哪种异能了。只能从颜色上判断——黄色,二级危险,意味着有极大可能会造成较大伤亡,但目前没有发现严重犯罪行为。这说明他的破坏力不强,起码在当初执行任务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破坏力。不过距离这个判级已经过去两年了,如今能不能作准还两说。

 

“这不是如今U17基地里风头最盛的人物之一,幸村精市吗?”君岛首先开口道,“幸村君,光临此地,有何贵干?”

“我要找的是平等院。”幸村冷漠地回应道。

“平等院老大将一切外交事务都交予我办理,你有什么事,不如先与我交涉一番?”君岛依然不动声色。

“我要来和他谈合作的事情,”幸村面无表情道,“你也能做主吗?”

“哦?合作?”君岛的语气放缓,“鄙人实在想不到U17未来的维序警和我们这些变种人有什么合作的机会。”

幸村沉下脸,眼神凌厉地盯着君岛,压低了语气道:“你在试图催眠我?”

君岛面色未变,手中把玩着打火机的动作却停顿了一下。

“如果你试图催眠我,那你就省省吧。”幸村高傲而冷漠地释放威压,“即使同为精神系,也有高下之分。你的动作太难看了,君岛前辈。”

君岛面色苍白,汗水不断地沁出额头顺着脸颊流下,手中紧紧地攥着那枚打火机,却依然声色未动,勉强维持住了风度。

 

“哈哈,没想到君岛也会有这么一天!真是让人看得痛快!”

二楼的监控室里,一身重金属朋克范儿的远野笃京倒在转椅上,将脚随意地翘在桌子上,也不管是不是挡了三津谷的屏幕。

而戴着眼镜、穿着简单白T恤的三津谷正一丝不苟地关注着眼前的十六块屏幕。这些屏幕分别展示着厂区内不同地方的监控录像,布控严密,全无死角。而在他背后的则是一整面墙的屏幕,监控着这座城市内的每一个角落,包括U17外围。

能够做到同时监控这么多地方的,唯今世上恐怕也只有三津谷一个人而已。他是身体强化系的变种人,比起其他能跑得飞快、或是能听到微小声音的身体强化系变种人来说,将他也划入身体强化系,未免太笼统了些。因为他强化的是智力,或者说,是大脑接受、运转、反应、处理信息的能力。一个人的信息处理速度如此之快,将他称为“人形电脑”也不为过。

观测到一楼大厅处上演的一幕,三津谷认为这种情况已经到了他的警戒值之上,够得上通知平等院的标准,于是他果断地将情报通报给了平等院,枉顾一旁的远野“多让君岛受点罪”的要求。

 

然而平等院还是没有出现,反而是他们中的二把手种岛修二施施然地从铁架子楼梯上走了下来。他还如在U17基地时一般,一头白发,上身的夹克衫也是照例穿一半披一半,一手插兜吊儿郎当的样子。

然而幸村却不打算小看他,就算不考虑他仍在U17时的战绩,也要考虑一下他额角处血红与深蓝交织的刺青。从来没有哪个人的刺青是这个样子的,蓝色代表无害,红色代表极度危险。红蓝交织,又是哪一种异能?

于是幸村收回了对君岛的精神压制。

再者说来,要一直压制着不比他弱太多的君岛育斗对幸村来说也并非易事。更何况他还要留足精神应对之后可能会有的谈判。

 

“哟,幸村,好久不见了。”种岛边下楼梯边熟稔地和幸村打了个招呼。

“种岛前辈。”幸村也礼尚往来地叫了人。

“听说你要和我们谈合作?”种岛动作随意地翻过了沙发的靠背,坐在了沙发上,恰好在幸村的左手边。幸村转过来面向他,倒像是在和他汇报事情一般。

“是的。”幸村道。

“看在我们同是变种人的份上,我倒是想听听你打算谈什么合作。”种岛用手支着额头,像在听什么有趣的笑话似的。

“我要去劫变种人监狱,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忙。”幸村面无表情道。

不只是现场的种岛和君岛,就连监控室的三津谷都没忍住笑,远野更是笑得张狂。

“幸村,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相对成熟的人,没想到原来你和你的那些同伴们没什么不同嘛,都是一样的幼稚。”种岛道。

幸村没有说话。

平等院虽然没有出现,监控室里的三津谷却实时地向他汇报着这边的情况。

“劫狱?”一旁的渡边笑眯眯的像是个弥勒佛,“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想的,劫狱这种事也是说做就做的?”

平等院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倒是一直悄无声息地坐在最后的越智月光站了起来,在楼下三人的谈话中跨越了整个二楼走廊,来到了监控室,坐在了三津谷的另一边。

好在坐在远野和越智中间的是除了数据之外万事不关心的三津谷亚玖斗,否则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在两个高危分子的夹击之间还能全身心投入地工作。

 

“好吧,就算你要劫狱。”种岛努力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和幸村继续谈,“那你打算怎么合作?需要我们做些什么?而你的筹码又是什么?”

“我需要你们告诉我当初你们是如何让约束环失效的。”幸村道,“筹码是我加入你们,听凭差遣。”

监控室内,远野又肆无忌惮地爆发了一阵大笑,丝毫不介意外面的人是否能听到。

“幸村君,希望你能够知道,要你加入我们不应该是你的筹码,应该是我们的筹码才对。”君岛道,“就算你的确有那么一点能力,我们也并不缺少你这样一个人。再说了,我们安居一角,哪有什么事需要差遣你?更何况,谁又能知道你是不是来做卧底的呢?”

“在你们之中安插一个卧底可不需要毁掉一座变种人监狱为代价。”幸村微笑道,“更何况,我还从你的记忆中读到了你们的一些动向,可不像你说的那样‘安居一角’呢。你们若是不想继续‘安居一角’的话,就一定需要我这样的人。你说呢,君岛前辈?”

周遭一片静默,包括二楼的两个房间。

片刻后种岛突然笑出了声,道:“幸村啊幸村,本来到了这个份儿上,是不该让你走的。不过看你还算有几分胆识,今天就放你一马。只不过合作啊、劫狱啊什么的事,你还是跟谁都不要再提了。只要没有被逼到走投无路,还是好好地在U17当你的普通人吧。你的筹码还不够。”

“若是他的筹码还不够,”门口逆光走来了一个人,灰色连帽衫,提着银色的手提箱,他一面取下了帽子,一面随手打开了箱子,“那加上我的这些呢?”

配合着他的话,箱子里哗啦啦地掉出了满地的黄金。

 

预告:所以来的是谁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

 

PS:虽然大家说今天两篇都想看,我还是只能先更新这一篇。

然后明天出发和小伙伴一起去旅游,所以停更几天,周末回来,周一不知道能不能恢复更新。

再然后旅游回来之后我就要全身心地投入到考研复习中去(是的我这个整天住在lofter上的人居然要考研),所以更文的频率有可能会有所下降,但是在这两篇完结之前不会停更(这也是我无数次后悔自己没有管住手又开了新坑的原因,本来打算更完隔壁那篇就停更的)。好在离考研还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应该能顺利地完结。


评论(9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