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亚千】你这么喜欢我吗?

背景:亚久津×千石,重温漫画产生的脑洞,所以算是原作向,小短篇一发完。依然是半途而废的车(不,也可以说是刚刚启动——不,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车),但是看的时候请忘记他们只有十五岁。是的,我又在摸鱼了。

正文:

U17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觉醒了第八意识的亚久津艰难地从世界排名第二的瑞士主将阿马迪厄斯手中抢下一分,但也就到这里为止了而已。

按照和平等院的约定,输了比赛的亚久津需要立刻滚回国去,于是亚久津此刻正坐在从澳大利亚回日本的飞机上。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亚久津无意识地盯着窗外,皱起眉头,一副比平常更加凶神恶煞的样子。

想起对方那个已经是职业选手的主将最后对他说“你一定会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网球选手”,他就不由得将眉头皱得更深一点。

“切,”亚久津自嘲道,“我这样的人也能成为网球选手吗?”

坐在亚久津旁边的千石听到了他的自语,却识相地什么也没说,尽量地减少存在感,没想到却还是被拉了出来。

“喂,你不好好地在留那里看比赛,也跟过来干什么?”亚久津吊着他的三白眼看着千石。

“啊,那个……”千石绿色的眼睛左顾右盼,挠着亮眼的橘色后脑勺,最终想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根据占卜的情况……”

“好不容易跑来国外一趟,决赛都没看就回去,像话吗?”亚久津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编瞎话,“跟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还能丢了不成?”

“什么嘛,就是为了看亚久津酱的比赛才来的。”千石小声地自言自语。

亚久津在旁边倒是听得一清二楚,却没有搭理他。

千石于是也从善如流地闭了嘴,只要亚久津不再追问下去就万事大吉了。

 

长途飞行除了睡觉之外也没有其他打发时间的好方法,于是飞机平稳之后,亚久津就自顾自地睡着了,依旧是抱着手臂皱着眉,至于眼罩、毛毯这些琐碎的东西自然是一概不需要。

不过算了,至少看起来不像是不开心的样子,这个人只要继续好好地打网球就可以了。想到这里,千石不禁为自己的老妈子心态以及那些随风逝去的漂亮女孩子们而感到悲哀。

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亚久津朦胧之中似乎听到千石在跟谁说话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果然看见千石正一脸风流地跟漂亮的空乘小姐聊着些什么,即使是蹩脚的英文也阻止不了他和美女搭讪。

亚久津冷哼一声,掀开身上盖着的毯子甩到一边,解了安全带扶着扶手就要站起来。

“诶?你醒啦!”千石也连忙跟着站起来扶着他,“我来我来,你打算去做什么?”

“一共就这么大点地方还能去做什么?”亚久津没好气道,“上厕所!”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啊。”千石将他的手臂拉过来搭在自己脖子上,“怎么说也得照顾伤员不是?”

亚久津虽然觉醒了无没识从瑞士主将手中拿下一分,却因为身体消耗过大而伤痕累累,尤其是一双脚,流血流得把鞋子都浸透了。在场上的时候只顾着打球也顾不上疼,此时却有些影响行走。

对于野兽一般长大的怪杰亚久津来说这点伤倒也算不了什么,只是此刻他却没有拒绝千石的帮忙。

 

千石比亚久津要矮大半个头,力量也远不及亚久津。此时亚久津几乎整个人倚在他身上,大半个身体都要靠他来支撑,两个人呼吸相闻,亚久津身体的热度隔着日本队薄薄的队服传递过来,T恤的袖子也被捋到了肩膀处,整条手臂搭在千石的脖子上。

虽然是身体素质优秀的运动员,此时的千石也有些额头出汗。肩膀上撑着的重量越来越重,让他不得不整个人环着亚久津的腰来借力。若不是这个人是亚久津,他真的要怀疑肩膀上搭着的人是在故意施力给他增加重量。虽然亚久津性格恶劣,但是他从来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两人一路跌跌撞撞,引起了在座乘客们的注目,甚至空乘都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终于到了洗手间门口,千石的背后都出了一层汗,脸也是被汗蒸得红通通的,短短的一段路走得感觉比打了一场比赛还要累人。

“呼——终于到了。”千石抬手擦了擦额角,“接下来的你自己能搞定吧亚——”

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个人拽进了门里,力气之大动作之敏捷仿佛刚才一路上那副简直要残疾的样子都是装的一样。

“把我也拽进来做什么!”千石被按在了门上,不安地左顾右盼,“亚久津你受伤的不是手吧?再说,你真的有受伤吗?”

“千石,”亚久津抬手箍住他的下巴让他不得不抬头看向自己,“你是不是喜欢我?”

“哈?”千石就着别扭的姿势也要低垂着目光,绿色的眼睛被挡在睫毛的阴影之下,“你在说什么梦话?没睡醒吗?”

亚久津冷笑了一声,放开了他的下巴,手转而向下去整理他的衣领。

千石穿着的是山吹的白色立领制服,亚久津熟悉的很,拽着别人衣领的动作也做过很多次,像这样动作和缓地帮谁整理衣服却是第一次。

“我虽然不怎么喜欢读书,但是说‘今晚的月色很美’就相当于告白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亚久津道,“‘今晚的月色很美’——你是这样对我说过没错吧?”

“啊——那个——”

是U17集训之前的事情了。全国大赛后,伴爷推荐亚久津去美国就读网球学校,内心挣扎又不愿意表露的亚久津一个人游荡在夜色中,却恰好碰上了千石。

哪里有什么恰好碰上,不过是早有预谋地等在那里罢了。

“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恰好把这个易拉罐打进转角那个垃圾桶,就去美国念网球学校。”千石将球拍递给他,又补充道:“不过如果你没有认真打,就给我回到山吹的网球部。”

易拉罐自然是乖乖地进了垃圾桶,没有亚久津认真打还打不进的球。

“哼,我不会回山吹的网球部的。”

“也就是说……”网球会继续打咯。完成一件重要任务的千石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即将离开或许再也见不到的亚久津又望了望天上的月亮,不受控制一样地感叹道:“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只是他没有想到亚久津会记得,更没想到亚久津会听得懂。

“不是啦亚久津酱!这句话不一定在所有的情况下都有它的双关意义,”千石忙解释道,“我只是单纯地抒发对夜色的感叹而已!”

亚久津不理会他的解释,而是自顾自地俯视着他道:“我打不打网球你也要管,还要千里迢迢地跑来看我比赛,我回去你也要跟着我回去。千石,你这么喜欢我吗?”

“我——没——有——啊——”千石焦头烂额地哀嚎着,“我只是唔……”

亚久津不由分说地低头吻了上来,打断了他的解释。

亚久津的力气大得可怕,一只手箍住千石的后脖颈防止他逃跑的情况下千石就只能由着他动作。虽然撩过的女孩子不计其数,实际上接吻的技术却并没有很纯熟,所以只好任由亚久津凭借着本能狂风暴雨地吻过来。

亚久津放开他的嘴,一路向下地要解开他的扣子,倒是把千石吓了一跳。

“喂喂!亚久津!你打算做什么!”千石慌了起来,去推开亚久津的肩膀,试图挣脱起来,“你有病啊!这可是在飞机上!”

“切。”僵持了片刻,亚久津妥协了,将下巴架在千石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威胁道:“现在就先放过你,接下来如果你还敢乱和别人搭讪,你就惨了。”

千石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被亚久津搭着脖子神游一般地回到了座位上,接下来的半程在亚久津旁边如坐针毡,与来往的空乘人员半句话都不敢接,连要茶还是要咖啡都是亚久津帮他决定的。

飞机一降落安稳打开舱门,亚久津就背着两人的包拎着千石飞速地下了飞机,丝毫没有一个伤病患应该有的状态。

千石看着亚久津将他塞进洗手间,又将杂物间里“正在维修请勿使用”的牌子放在门口反锁了门,寒毛才后知后觉地一根一根竖了起来,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带错了幸运物。

“亚……亚久津,”千石抵着墙壁咽了咽口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应该跟着你来烦你的,也不应该喜欢你的,但是……”

“你说什么?”亚久津皱起了眉,居高临下地用三白眼瞟着他,“千石,现在才来说这个,晚了。”

亚久津将他抵在隔间的门上,再一次不由分说地吻了上来,皮肤苍白骨节分明的手开始解千石的衣领扣子,一边顺着脖颈和喉结吻了下来。

千石一边慌张,一边不受控制地笑起来。被别人挠痒痒是他最怕的事情,更别提现在亚久津的头发和嘴唇还要在他敏感的脖子附近扫来扫去。他一边笑一边躲,终于换来了亚久津的怒目而视。

“那个……实在是抱歉,但是这个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千石十分委屈。

亚久津没有理他,一只手固定住他的后脑勺来继续吻他,另一只手解开了他所有的上衣扣子,只是千石已经被吻得晕晕乎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

直到亚久津开始解他的裤子时千石才再一次恐慌起来。

“喂!亚久津!”千石慌忙地用自己的两只手抱住他的手,“你不是打算真的来吧?”

“怎么,平时不是很会说吗?怎么只是这种程度就怕了?”亚久津边讽刺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没错没错,我只是嘴上会说而已!”千石立马认输,“我错了,亚久津!”

亚久津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抱着他的腰,兀自流连在他的锁骨一带。

千石手忙脚乱,却也只会跟着亚久津的动作发出无意识的各种声音。

好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暂时拯救了他。

“手机!我的手机响了!”千石喊道。

“不要管它。”虽然这样说,亚久津却还是一只手固定住千石的手,另一只手从他的口袋里摸出手机,分出视线瞟了一眼,发现是迹部。

迹部可不是会经常给千石打电话的人。亚久津皱起了眉头,接通了电话。

 

片刻后,亚久津挂了电话。

“怎么说?”趁着这点时间整理好衣服的千石又好了伤疤忘了疼地凑过来。

亚久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拎起两人的包拉着千石开门:“要你回去参赛。真是的,跟着我跑回来做什么?立马给我回去。”

“诶???”意外得救的千石又重新活力满满,“所以我是回去代替亚久津酱吗?真是lucky~亚久津酱没有做完的事就由我来完成吧!”

一路往前走的亚久津突然停了下来,千石立马偃旗息鼓地消了声。

“再这样说话就让你晚两个小时再上飞机。”亚久津警告道。

“知道了。”千石做了个给自己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还有,”亚久津脸色阴沉道,“别再他妈的遇上个女的就上去搭讪了,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

“哦。”千石乖乖地答应。

亚久津没再理他,继续大步往前走,帮他重新买了机票又拎着他走到安检口。

“好好打球。”亚久津摸了摸他的橘子头发。

“嗯。”千石背着包眨着他的绿色眼睛。

“好了,走吧。”亚久津道。

“嗯?不再亲一个了吗?”千石道。

亚久津的脸色一秒变暗。

“算了算了,”千石慌忙摆手,“我开玩笑的。”

“晚了!”亚久津拉过他又是一个长吻,也不管是不是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


PS“月色真美”情节和两人一起坐飞机回国千石在机场有被叫回去情节均来自漫画,千石英文蹩脚及怕痒设定均来自公式书

 


评论(1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