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48

前文: 4 7

正文:

关系骤然改变的手冢和不二两人隔着一尺的距离在201的门口腼腆地讨论着要不要将他们在交往的事情告知室友们,然而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结果。

门骤然被拉开,不二诧异地扭过头去,却看到幸村仿佛浸在墨汁里的半张脸。

“你以为这是什么啊,不二?”幸村指着宿舍的门板问道,“这是隔音板吗?这是消音器吗?都不是,它是我们宿舍的门啊!每天早上真田走到我们宿舍门口的脚步声都能吵醒睡梦中的你,你还指望它能挡住你们的谈话声吗?”

随后他又指着宿舍里盘着腿团团坐的众人道:“你知道这一屋子的人坐在这里听你们说话听得一清二楚又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有多尴尬吗?”

宿舍里的众人向看过来的手冢和不二打了个招呼。

最后他环胸道:“好了,接下来说最重要的事。不二,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谈恋爱这种事居然还想瞒着你的室友们?是担心会闪瞎我们的……眼吗?”

眼睁睁地盯着幸村将脱口而出的“狗”字咽回去的白石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没有啊!”不二觉得自己巨冤,“我只是在犹豫该怎么开口说这件事,然后还是觉得等你们自己发觉比较好。”

“那样你可就失去坦白从宽的机会了!”幸村道,“不,你现在已经失去坦白从宽的机会了!”

“所以?”

“所以必须要交待你们决定交往的全过程,”幸村严肃道,“我说的是一 切 细 节!”

 

“大概就是这样。”加入团团座包围圈的不二微笑道。而他旁边的手冢则以沉默表示了他对不二所说内容的赞同。

“唔~”包围圈的其他人共同发出了一声悠扬婉转的感叹,其中包含着“原来如此”、“果不其然”、“难以置信”等各种复杂的情绪。

“所以,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说一说大家为什么会聚在这里呢?”不二环视了一圈,“部长与次期部长交流大会?”

对于迹部、忍足、真田、柳和切原、财前、日吉、海堂同时出现在201的这种情况,大概也做不出第二种猜想了吧。

“不,这只是个巧合。”幸村道,“本来只有迹部来找我们商量事情的,忍足也一起过来了。接着真田押着赤也来罚跪,理由是今天他留在基地里不仅什么忙也没帮还惹得小朋友们接连不断地哭了两个小时才平息下来。然后他同宿的三个室友也跟了过来,说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对面的莲二听到声响就过来求情。接着你们就开始在门口说话,所以说,我们其实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

对面的二年级们集体低下了头,试图掩盖自己也默不作声地在旁边听完了前辈们的八卦的事实,其中海堂尤甚。

“咳。”手冢清了清嗓子,严肃道:“既然来了,正好有正经事要嘱咐你们。”

“是!”四人忙坐直了腰杆。

方才商量千石的事时,后辈们大多数都没有在场。因此趁着他们几个都在,恰好再嘱咐一遍。

“你们自己要特别留心,”手冢道,“此次若非时机凑巧,即使是我们也没有十足的胜算,因此,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大意。”

“尽量不要外出,也不要落单。如果真的遇到那群人,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白石道。

“不过如果他们真的拿你们的生命安全来威胁的话,就如实地告诉他们也无妨。”幸村补充道。

“什么啊,幸村部长!我们才不是那么没有骨气的人!”切原握拳,“最好不要让我遇到,否则我一定染红他们!”

然后毫无意外地被敲了个脑瓜崩。

“你们几个都给本大爷听好了,如果被威胁了,就告诉他们说的确有这个人,但是你们也不清楚是谁,事情的真相只有我们几个知道,让他们直接来找我们,嗯?”迹部道。

“但是……”这下就连日吉也坐不住了。

“放心好了,就按照我们说的去做。”白石道,“我们可是前辈呀。有前辈在场的情况下,麻烦的事还是交给我们来解决吧!”

“事实上,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会乖乖听话的概率都只有30%。”柳沉静地道,“而那群人会就此放弃的概率是8%,这还是考虑了他们今天会跟丢我们的情况。而今天他们没有尾随我们到基地的概率只有5%。”

“什么?!”白石惊恐道,“所以说这个基地也不是安全的吗?”

“莲二,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说?”真田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我到你们宿舍里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柳微阖双目,平静道,“但是你和精市一厢情愿地以为我是为了给赤也求情,从而接连八次打断了我即将开始的谈话。所以,我认为这件事并不能怪到我头上。”

现场陷入一片尴尬的静默。

“不如……我们还是接着来谈尾随的事吧。”不二微笑道。

“不行,”白石即刻站起来穿鞋子,“我要马上去看看小金现在有没有乖乖地待在他的宿舍。”

“不必担心,”柳又道,“之所以在那八次被打断的过程中我并没有强行将我的话题进行下去,是因为我相信亚玖斗哥哥一定也预测到了这一点,而他此时在严密地监控着基地周边的概率是……100%。”

“莲二……”幸村虚弱地捂住额头,“所以说我们能不能不要再继续提被打断八次的事情了……”

 

而此时,三津谷也的确在严密地守着监控。

“目前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他报告道。

报告的对象显然是平等院。此时他正大马金刀地坐在监控室的沙发上,鬼则大马金刀地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种岛和入江一左一右地搬着凳子坐在三津谷的两边,以出众的观察力辅助他观测着监控。

而一向与两位室友共进退的德川则委屈地坐在窗台上,尽管他看起来依然面无表情。事实上要坐在沙发上也不是不行,毕竟两张沙发都有那么长。但是当他试图坐在鬼旁边的位置时,却被平等院用杀人的目光整整盯了一分钟,最终不成熟的他还是抵不住心理压力,自动自发地起身,坐在了窗台上。

尽管此刻平等院杀人的目光仍然没有停止,但是要德川坐在平等院旁边是死也不可能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现在这种情况的话,我们之前做的事还要继续做下去吗?大将?”种岛趴在椅子靠背上,边盯着监控边道。

“当然。”平等院冷哼了一声,“难道为了那群不知道什么来历的杂种,还能龟缩在这里不成?反正枪都到手了,还怕什么?”

“那就好。”种岛嬉笑道,“我还怕我们就这么没得玩了呢。”

“虽然现在还没看到人,但是他们不跟过来是不可能的。”平等院道,“从明天开始,每次留一半的人在基地。”



评论(3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