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09

前文: 0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幸村肩披外套,神情肃穆,穿过二楼长长的走廊回到了201。

屋子里显得很冷清,下着雨的夜晚,月色也不甚明朗,更何况还要透过窗帘,根本照不进多少光来。

这让他想起从前的一个夜晚,隐约记得也是这样的季节,那天基地里突然停电了,宿舍里正各做各事的四人惊愕地互相看了看,耳边还隐约能听见走廊两边传过来的欢呼声。难得会遇到这种事,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大家纷纷冲出了房间,开始在走廊上追打玩闹。

这种活动201向来是不会主动参与的,白石依然半裸着在做他的睡前瑜伽,幸村无奈地搁下了画笔,不二侧耳细听外面的大呼小叫,然后和坐在桌边捧着梅子茶的手冢相视一笑。他走到窗台前,捧起自己的仙人掌,又歪头看了看另外两盆植物,感叹道:“从来没有在月色之下观赏过孩子们呢,真难得啊。”

之后的事便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隐约是走廊上的大家实在是吵闹得不得了,终于招来了平等院老大的愤怒,于是派了君岛上来交涉。与他同来的还有那个高的吓人的越智,他将摸黑偷跑上来和大家狂欢的毛利前辈给带走了。

想到这里,幸村维持着开门的姿势,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轻轻地走进来,从背后掩上门。

上铺的两张床上都没有人。手冢不知道为什么不在,而不二的被子则维持着原样,卷成一个被筒放在那里,偶尔白石就会把它拿出去晒一晒,然后又把它摊平成那样,就连床头挂着的带着穗子的仙人掌挂件都还维持着原样。

下铺一边是白石,一边是赤也。大概是白石担心赤也的状态不稳定,所以才把他留宿在201。

白石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总是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妥当,也很会照顾人。就像今天发生的事,因为第一时间到了现场,所以真真切切地知道了赤也是变种人,说不定连莲二的变种人身份也猜到了。更进一步,联想到赤也异能检测作假的事情,说不定连自己的变种人身份都猜到一二。可他却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有问,甚至在莲二重伤的情况下,还能想到这件事一定不能暴露给真田和手冢,所以妥善地处理了现场,由此幸村才没有遇到更大的麻烦。

但是幸村却什么都不能告诉他。他可以肯定,在事发之后,白石一定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他们说话。但是那只是立场问题,即使说两句话,也不会妨碍他太多。然而若是此时将自己的计划向白石和盘托出,那么他就算不直接参与进来,事后若是调查出来的话也会被论处包庇罪。无论如何,都不能毁了白石的完美人生。

所以——他坐在自己的床沿上,望着白石的床铺发呆。所以,大概以后都很难再像这样住在一起了吧。明明植物组是三个人,但是他们却在之前失去了不二。现在他马上可以要回不二了,却又要失去白石。

幸村就这样发着呆,被盯着的白石却一无所觉。身后躺着的赤也似乎睡得极不安稳,他的腿脚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幸村吓得赶忙回头去看,却看到他即使睡着,也是满脸不屈的神色。他蜷缩成一团,手紧紧地捏着拳头,说着梦话:“放心,我一定……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大概是梦到了离去的友人吧。幸村蓦然觉得心里一阵难过,他匆匆地站起身来,重新拉开门,想要去向此时唯一能够听他倾诉莲二倾诉一番,说他后悔把那段记忆还给赤也了。

 

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为了不给自己和其他人添麻烦,幸村好好地穿着衣服,也好好地撑着伞。他快步走到了医务室,却意外地发现乾并不在外间。他又推开医务室的门,乾也不在另一张病床上,只有柳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这很不寻常,乾不是那么没有交代的人。幸村心中疑惑,但还是先去查看了柳的情况,却发现他手中似乎是拿了什么东西。

幸村将那东西从他手中抽出,发现那是一封信,封面上写着“乾贞治”的字样。幸村皱起了眉头,也顾不上什么隐私什么礼仪,快速地撕开信封来查看里面的内容。一看之下顿时如坠冰窟,三两步跑到门口捡起放在门口的伞便冲向雨幕中去。

 

迹部裹着风衣外套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快步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这样的雨夜和灯光,这样的场景,仿若画报一般。他边走边想着心事,却突然看见不远处风一样地跑过去一个人。一阵强风吹过来,迹部紧紧地抓住了手中的伞,那人的伞却呼啦一下子被吹掉了,露出伞下蓝紫色的卷发。

“幸村?”迹部叫了一声。

幸村既没有应他也没有去捡他的伞,而是就这样冒着大雨继续向远处跑。

迹部赶快加快脚步去追他,直到离得很近了又叫了几声,幸村才回过头来。

“迹部?”幸村三两步走近他,迹部这才看清他苍白的脸色和惶急的神情,“你从哪里过来的?有没有看见乾?”

“乾?”迹部皱眉,“没有。怎么回事?”

“得快点找到他,原因一时半刻解释不清楚。”幸村道,“但是他在莲二的手中留了一份遗书!”

 

幸村和迹部两人排除了其他几个适合自杀的地点之后,终于来到了游泳馆。

游泳馆的门半开着。

“该死的,应该早点想到这里的!”迹部狠狠地扔掉了手中的伞,跟在幸村身后跑进了游泳馆。

好在他们在游泳馆的水池边看到了一个湿透的身影。

乾听到响动,转过头来,看到幸村和迹部,然后道:“幸村在半夜去探望莲二并发现我的信件的概率是,17.32%。迹部昨天曾向教练递交退队书,却被拒绝了;昨天夜里离开基地,并于今天下午和幸村一起回到基地。你们去找平等院寻求合作的概率是89.55%,从二位的表现来看,被拒绝的概率是99.99%。于是迹部大半夜的不得不冒着风雨去找行踪捉摸不定的入江谈话,并在回程的路上碰到幸村的概率是……”

幸村一把抓起了他的前襟将他从地上拎起来,面无表情道:“闭嘴。”

即使是觉醒了异能的乾,也没有计算出居然会是幸村拎起他的衣领。毕竟,这不符合幸村的一贯作风。

“好吧,幸村。”乾推了推眼镜,“你听我解释,在莲二醒过来之前,关于变种人约束环的研究将由我咕噜咕噜咕噜……”

在被拎起衣领之后还会被扔下水这一点,也在乾的预测范围之外。

 

“我在莲二的笔记本中发现了这样的研究结果阿嚏——然后就决定试一试。”身材高大的乾坐在迹部和幸村之间,感到压力倍增。

“但那只是个猜想,就连莲二自己都没有下定论。”幸村道。

“莲二的数据从不出错。”乾道。

“好吧,还好你还活着。否则莲二醒了之后,一定会非常自责的。”幸村道。

“不,不会的。”乾坚定道,“莲二的数据从不出错。”

“撒——随便你吧!”幸村道。

而迹部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

“你是说,异能可以被激发出来?”最终他开口道。

“理论上讲,是这样没错。”乾推了推眼镜。

“这倒与入江的说法不谋而合。”迹部抵住眼角,低声自语道。

“什么?”幸村道,“所以说,你果然是去找过入江了吗?他说了什么?”

“你知道他那个人的,嘴里没有一句真话。”迹部道,“但是有一句话却让我不得不在意。他说——‘在该变成变种人的时候就都会变成变种人,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似乎是在暗示本大爷什么,但是仔细问他,却又什么都不肯说。”

“看来他们的确知道一些内幕呐。”幸村道,“只是终归不是一路人。”

“哼,管他们是不是一路人,要做什么事也不是非要他们帮忙不可!”迹部转身拎起了乾的衣领,“那个异能到底要怎么激发出来,现在就给本大爷激发!”


评论(4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