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53

前文: 5 2

正文之前的碎碎念:我发现我太不会写虐狗的情节了,写来写去就是亲亲,大家多多包涵。

正文:

“你怎么会在这里?”楼梯背面,龙马低着头问道。

“诶呀,我们家的小不点真没良心,居然连声哥哥都不叫,”龙雅抱着手臂靠着墙,“亏我还跑了这么多地方来找你,真是伤心啊!”

“谁让你找我了。”龙马低声吐槽,又问他:“老头子和妈妈他们怎么样了?”

“好好地在寺庙里呆着呢,姐姐也在,不用担心。”龙雅道,“我可是向他们保证过会好好地把你带回去的,怎么样,小不点,跟我回家吧?”

“切。”龙马不屑。沉默了片刻,又道:“不行,我在这儿还有事情没做完。”

“你有什么事啊?”龙雅调侃道,“事情不都是你的前辈们在做吗?小不点呆在这儿,还要别人照顾,干脆回家好了,不要给人家添麻烦。”

“只是还没有轮到我出场而已,”龙马道,“而且我在做的事也很重要,你自己回去吧,我要留在这里。”

两人僵持了片刻。

“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啊,”龙雅妥协道,“好吧好吧,那我们就暂时先留在这里。不过这里可是很危险的哦,要是你的那两位前辈都变成变异丧尸的话可就糟糕了。”

“前辈们才不会变成变异丧尸。”龙马把双手背在了脑后,状似自信地上了楼,脚步却向财前的房间走去。

 

而此时的205也是如预料中那般,异常的聒噪。

因为海堂不在,所以受伤的财前被安置在了海堂的床上。而周围,谦也、小金和切原围了一圈。

“小光,你感觉怎么样?”

“哇小光!你要变成丧尸了吗!”

“财前,喂,财前!不理我……白石前辈,财前他是怎么被咬的啊?”

财前感觉自己分分钟就要爆炸,真恨不得下一秒就变成丧尸。

“好啦,全部给我停!”白石手臂一挥,“金酱!你带上门口的两个越前回你们的房间!切原!你去楼下找木手,帮忙照顾孩子们睡觉!谦也!你……留下来照顾小光,我和切原一起下去。”

“不用了……”财前睁开眼,虽然仍是虚弱,神情却清醒了许多,他冷淡道:“我不需要照顾,麻烦谦也前辈也先出去吧,我有话要跟部长单独说。一会儿就好。”

听他这样说,白石只好道:“那……谦也,你先回你寝室吧,我一会儿去找你。”

谦也自然不会察觉到什么。他担忧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财前,便带着切原和小金两个人出去了。

“小光,你要说什么?”白石坐在了他的床边。

“部长,拜托你不要再试图给我和谦也前辈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了。”财前道,“这样根本没有意义。我喜欢他这件事,就算是我明天会死,也不会想在今天告诉他。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他。”

“谦也前辈他喜欢的是你,不会因为我可能会死就突然喜欢上我。如果我告诉了他这件事,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带给他的都只会是多余的痛苦。部长,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到底也喜欢谦也前辈吗?”

白石仿佛被惊醒一般,道:“当然。”

“那就去告诉他你也喜欢他,这才是会让他高兴的事情。”财前道,“不要对我抱有歉疚,也不要面面俱到地照顾每一个人。就算是我拜托你的,保证他一个人每天都高兴就可以了。”

“我当然也想保证他每天都开心……”白石道。

“啊……这种事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坦然地和你一起讨论,想起来就很心痛。”财前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部长,麻烦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地呆一会儿。”

白石从外面拉上了门,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向右不远处是谦也的房间,向左不远处是自己的房间。他想了想,还是先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再说先前,多次犯规的不二被手冢拎着后脖领子押送到了寝室。虽然途中不二多次示好求原谅,手冢皆不为所动。

“加上和幸村一起偷溜到公园那次和带着裕太冲进小学那次,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不二,”手冢居高临下地站在寝室的中央,“这还不包括我没有看到的情况。”

不二乖乖地坐在凳子上,企图制造出自己很无辜的假象。

“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也肯定你做出的贡献。”手冢采用的是欲扬先抑的手段,单从这一点来看,他倒是比真田高明多了。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之后一定跟着一句但是。

“但是,你未免过于冲动。而事实上,你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手冢严肃地抱着手臂分析道,“你比谁都还要敏锐和善于隐藏自己,但却做出这样冲动的事,那么原因就显而易见了——你是故意要这样做的,除了要达到本来的目的之外,更大的动机在于,你在寻求刺激!”

“……嘛,真不愧是名侦探手冢啊。”不二笑眯眯地抬起头,“那么手冢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

两人陷入漫长而无言的对视,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因为手冢显然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办。

罚跑圈?对于天才来说不痛不痒。惩罚茶?十分抱歉,惩罚茶其实也被手冢列在了“不二周助禁止条例”之内。铁拳制裁?手冢向来以德服人,从来不觉得动手是个好主意,更何况动手的对象还是不二——先不说下不下的去手,就光说打不打得过,就是个很大的问题。那么,说教?非常遗憾,这正是手冢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收效甚微不说,还被不二给绕了进去。

头脑风暴了一番之后,手冢面无表情地偏过了头去。

“怎么,我做错了事情,手冢不打算惩罚我吗?”不二也笑眯眯地偏过头去,对上手冢的视线。

“咳。”手冢不得不掩饰一下尴尬。

“其实我有一个好主意。”不二一本正经道。

“哦。那不如说说看。”手冢企图维持严肃。

“你靠过来。”不二朝手冢勾手指。

手冢面无表情地俯下身去。

不二顺势环住他的脖子,偏过头去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放开,朝他坏笑。

“不二。”手冢推了推眼镜。

“嗯?”维持淡定微笑的不二脸迅速变红。

“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手冢捧住他的脸,俯身再次吻了下去。

不二扶住他的肩膀,借势站了起来,抵在后面的桌子上,继而环住手冢,两人花前月下地享受彼此的初吻。

然后——

门哗啦一下被打开,不二光速地转身,捧起了放在窗台上的仙人掌。手冢就势坐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书。

“啊,”其实最尴尬的是打开门的白石,“对不起,都是我忘记敲门了。”

不二和手冢的动作不约而同地僵住。

“呐,白石,这种时候装作没看见可能是比道歉更加有用的方法。”不二捧着仙人掌,缓缓回过头微笑道。

白石一秒逃遁。

 

“忍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这么唠叨,啊嗯?”迹部不耐烦地道。

忍足道:“以前我没有立场说这些话啊。”

“现在你就有立场了吗?”迹部冷笑,“你哪里来的立场?”

言下之意就是本大爷可没说过喜欢你,你不要在这里自作多情了。虽然并没有这样明说,却比明说还要刺耳几分。

“小景,你理解错了。”忍足冷静万分,“我说我有立场并不是自认为我在你心目中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而是说,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地把担心你这些话说出来,而不怕被你察觉我喜欢你的事。”

这下倒是让迹部哑口无言了。

“我喜欢你,所以为你提心吊胆,所以希望你不要总是冒险,”忍足接着道,“这些话,你就只当做是一个追求者为了讨好你而故意说的讨你欢心的话好了。”

“那你是吗?”迹部问道。

“什么?”

“你是为了讨好我才说的这些话吗?”迹部接着道。

“不是,”忍足认真道,“我是真的关心你。”

两人隔着半个寝室对视,忍足笑了起来,走向前去。

“等等!”迹部叫停。

“我以为接下来我可以得到一个吻的。”忍足道。

“但是外面有人。”迹部道。

“但是关着门啊!”忍足道。

“不行。”迹部冷漠地抱起手臂。

忍足推了推眼镜,大步走出门去,将在210与212之间来回来回来回地徘徊的白石塞进了212。

 

“白石!”正无聊地躺在床上的谦也坐了起来,“和小光说完话了吗?他现在怎么样?”

“他还好,说想要一个人待一会儿。”白石窘迫道。

“唉,真担心啊。”谦也盘起腿坐在床上,“四分之一的几率,太小了吧。”

“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他。”白石道。

“哈?”谦也惊讶,“那你也应该去向小光道歉吧,跟我说对不起有用吗?”

“谦也喜欢光吗?”白石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直视着前面的空床位道。

“当然喜欢啊,”谦也不明所以,“那也不用因此特意向我道歉吧。”

白石知道谦也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却也再一次确定了谦也并不是像恋人一样喜欢小光。

“那么……”他转过头,看向谦也,“谦也喜欢我吗?”

“啊……”谦也回避了他的视线,“干嘛突然问这个?”

“想知道如果我告白的话,你会高兴吗?”白石语气温柔,眼神仿佛闪着光一样认真地问道。

谦也抱着膝盖缩在墙角,对眼前的情况无所适从,眼神飘忽道:“干嘛……突然这样说啊?”

白石心里也没底了,虽然在他开口之前已经重重思虑过,但是现在是不是给谦也造成了困扰?

白石连忙往旁边挪了挪,坐在了另一个角落,留出了让谦也感到安全的距离,又恢复成目视对面空床铺的状态:“啊!如果感到困扰的话,也不要太在意……”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白石甚至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走开比较好。

“那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要跟我告白啊,”却在此时听到谦也郁闷的声音,“说出口的话又不说清楚才真的让人困扰……喂,白石!你干嘛!”

白石转过身,单膝跪在床上,一手抓住躲在床角的谦也的手,防止他再次退缩,一手垫在他的脑后,以免他磕到墙角,就这样以俯视的角度看着他,道:“当然是真的告白。谦也,我喜欢你,你接受我的告白吗?”

“接受……”了之后要怎样啊!

当然,后面这半句谦也并没有什么机会问出来,因为他已经知道会怎样了。

 

不过也不是说今天就一定是一个特殊的夜晚,所有的情侣都要虐狗。毕竟也有的情侣在讨论分手。

君岛从自己被咬伤之后一直到他踏进远野的房间之前,都在内心预演这场以分手为目的的谈判的过程。要想谈判完美地进行,所需不过是知己知彼。他自认为万无一失。

不仅要分手,最好还是和平分手。既要让远野产生对自己微妙的厌恶感,以至于以后得知自己死讯时不必太伤心,又不能伤害到远野。

在这件事之前,君岛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对远野这么上心。临死的关头,所想到的竟是安抚他的情绪。

但是他最终也没有想到什么迂回的好方法。要达到上述的目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直说。按照远野的性格,只要自己说出分手,他大概连原因都不会问。或许会拿鞭子抽自己一顿,或许会端着枪在自己头顶上威胁性地放上两枪,或许会恶毒地咒骂自己几天,但伤心,大概是不会大过怒气的。伤害,更是无从谈起。

尽管君岛再不情愿,在他一番分析过后,也不得不承认,其实远野并没有喜欢他太多。虽然平日里总是居高临下地仗着远野头脑简单而肆意妄为,不论是当初交往的事情也好,平日里的相处也好,上次联合木手弄伤了他的腿也好。但是到了最终,反而是自己喜欢他多一点。

“远野君,”他神色平静地开口道,“我们分手吧。”

远野似乎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将耳机摘掉,诧异地扭过头来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君岛再一次重复道。

远野皱起了眉。君岛在心里想,大概下一秒就要发火,然后会甩下一句“分手就分手”之类的。

然而远野却皱着眉道:“不能不分手吗?”

君岛一愣,精明睿智的脑海中出现了几秒的空白,想着这可比预想的要麻烦。他定了定神,接着道:“远野君大概不知道吧,其实上次你受伤的事……”

“好了!不要说了!”远野站起来。

君岛闭了嘴。

远野拖着伤脚走过来,和他面对面,接着像他们以前接吻时那样环住他的脖子,君岛条件反射般地抬手卡住他的下巴不让他靠近,却看到远野的眼睛里似乎蓄着泪水。

“所以,是一定要分手了?”离得近的关系,甚至能看到他微微颤抖的嘴唇。

“是。”君岛却没有办法给出其他的答案。

“那好吧,”远野迅速地放开了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戴上耳机,道:“分手就分手吧。”

大概是耳机里的音乐干扰了他的原因,他不知道自己说话的声音很大而且还带着哽咽。但是君岛却听到了。

在原地站了片刻,君岛转身出了门,漫无目的地在一楼的走廊上打转。

木手打开门,恰好看到他,便问:“感想如何?”

君岛看了看他,道:“突然就不想死了。”

 

 



评论(3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