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忍迹】景侑出生记 02

前文: 0 1

“会是男孩还是女孩?”提取完生殖细胞后,柳生的办公室中,迹部打断了忍足和柳生的谈话,状似不经意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而忍足和柳生果然停止了谈话,诧异地看向迹部。

迹部立即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蠢话。

“如果父母双方的第一性别都是男性的话,婴儿的第一性别也有极大的概率会是男性,迹部君。”柳生彬彬有礼地解答了他的问题。

“不大可能是女儿哪,小景。”忍足也道。

“啊嗯?”迹部皱眉,“那佳人是怎么来的?”

佳人,就是日吉家的小女儿。

“你以为岳人最终原谅了日吉骗他生孩子的事是因为什么,”忍足道,“还不是因为生出来的小佳人是个难得的女儿。”

迹部沉默不语了。

待两人从柳生的办公室出来坐上了车,忍足才问道:“小景喜欢女儿吗?”

“本大爷无所谓。”本来是无所谓的,但是听了柳生和忍足那样说之后,迹部心里其实有一点期待奇迹的出现。

“三个月之后就可以见到它了,”忍足的声音低沉又柔软,“到时候就能够知道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了。”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车子里却弥漫着温暖的氛围。

 

而从那之后的三个月之间,迹部简直是一天都没有睡好过,结果出来的前一天更是突然跑到日吉和向日家里去盯着才一岁的小佳人发呆,吓得向日警惕地把满地爬的佳人抓到自己怀里,然后飞速地给忍足打了电话。

忍足哭笑不得地把迹部带回家:“小景,你是不是在紧张?”

“本大爷怎么可能会紧张!”迹部将西服外套随手扔在沙发背上,便径直上了楼,结果不慎左脚踩到右脚直挺挺地摔倒在了楼梯上,人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额角肿了起来。

 

“有必要大惊小怪吗?以前比这个还要严重百倍的伤也是忍忍就过了。”迹部倒在车的后座拿冰袋敷着伤口,一边数落着开车的忍足。

“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外伤,却不代表不严重。”忍足道,“我都开始怀疑养孩子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什么?!”迹部坐了起来,“你不会是想说你后悔了吧,啊嗯?”

“不,”忍足再次哭笑不得,“我就是有点嫉妒。”

迹部又躺了回去,还不忘数落他:“有病。”

 

终于熬到了第二天,迹部额头顶着纱布,眼睛下面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在早上六点钟的时候就跟着忍足来到了医院。

他料到了育儿室还没有开放,却没有料到居然有人比他更性急。

 “谦也,你为什么来得这么早?”迹部道。

忍足谦也在育儿室门前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因为今天不仅是忍足和迹部的孩子见到父母的日子,也是白石和谦也的孩子见到父母的日子。

虽然白石和谦也并不是坚定的不育派,但是他们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以至于一直都没有顾得上孩子的事情。得知了忍足和迹部决定要养孩子的消息,他们也终于下定了决心。所以,两家的孩子才会是同天。

听到迹部叫他,神思不属的谦也被吓了一跳:“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下了夜班直接从急诊室那边过来的。迹部,你看起来为什么这么惨?”

迹部顾左右而言他:“谦也,你是这里的医生,都不能让你同事通融一下,让我们早点进去看看吗?”

“这句话你问过侑士了吗?”谦也道。

“……当然问过了。”迹部道。

“那你还问我?”谦也摊手,“侑士是院长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这里可是柳生的地盘。”

所以迹部和谦也两人只好乖乖地等在门口。

 

“哟,两位。”快到八点的时候,仁王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而此时,育儿室门前的走廊上已经满是新生儿家长了。

“仁王?”迹部警惕,“你来做什么?”

“比吕士说你和忍足养了个小崽子,我不相信,所以来看看情况。”仁王姿势随意地倚在墙上,“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朋友故交中有名的不育派里迹部和忍足排第一的话,仁王和柳生起码可以排个第二。所以听说迹部和忍足养了个孩子的消息时,仁王还以为柳生在诈他。结果,就像他说的,没想到居然会是真的。

迹部拒绝在他神思不属的情况下和仁王探讨任何问题,因为极有可能会掉坑。

“怎么样,想不想提前去看一看你们的崽子?”仁王坏笑着抛出了诱惑,“我可以给你们开个后门哦~”

 

结果自然是迹部和谦也毫无抵抗力地跟着仁王来到了育儿室隔壁的护士值班室。在那里虽然不能直接接触到小婴儿们,却可以隔着一面很大的玻璃窗户看到里面的场景。

育儿室里装饰的很温馨,错落有致地放着一个个大气泡,分为蓝色和粉色的两种。月份越大的气泡越透明,三个月大的婴儿们待在完全不透明的气泡里,而六个月大的婴儿的气泡则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磨砂玻璃状。

这些气泡们远远地看去根本看不出区别,但是它们的底座统一贴着铭牌,上面写着父母双方的姓氏,以供辨认。

“那里并排的两个就是你们的崽子哦~”仁王抱着手臂靠着玻璃窗道。

迹部和谦也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那并排的两个气泡,分明是一粉一蓝。

“哪个是我家的?”谦也激动道,“粉色的那个吗?”

“啊嗯?粉色的那个分明是本大爷家的。”迹部斩钉截铁。

“隔得这么远你怎么看到的!”谦也丝毫不让,“分明是我家的!”

……

 

到了快九点的时候,忍足和白石才匆匆赶到,而两个人的争吵依然没有停止。

九点钟,育儿室的门一打开,那两个人便立马冲了进去。谦也仗着速度快先一步到达那个粉色气泡前,但是迹部显然也不遑多让。只是结果却让两人傻眼了——那个气泡的铭牌上,根本就没有“忍足”这两个字。

“你们跑到那边去做什么?”白石疑惑,指着面前并排的两个蓝色气泡道,“这才是我们家的孩子们啊。”

“什么???!”

 

“puri。”做完坏事藏在柳生办公室的仁王深藏功与名。

 


评论(3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