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冢不二】牵红线的笔记(下)

10

 

挂断幸村的电话之后,不二再也没有了继续赖床的心情。

 

他重新将那本笔记拿了出来,继续向后翻页,只见第四页上写着——

 

三、连线题:请为题干中的人物选择他们最合适的情侣配对。

 

等一等,这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奇怪笔记。如果说前面两道题还略有些委婉,那么这一题可以说是相当直白了。不二的额角不禁冒出黑线,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正在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比如祸害国中网球界什么的。再看题目:

 

手冢国光        忍足侑士

幸村精市        不二周助

切原赤也        凤长太郎

仁王雅治        柳生比吕士

迹部景吾        日吉若

宍户亮          柳莲二

向日岳人        真田弦一郎

 

在看到题目的那一刻,不二决定弃考。

 

好吧,不二并没有决定弃考,因为他偶尔会唯恐天下不乱。

 

不二仔细地研究了一下选项,略微皱起了眉头。这道题相当于是双向选择,连错了一个就意味着连错了一对。他看了看排在第一位的手冢国光,又看了看另一排中自己的名字,内心纷繁复杂。

 

盯着这两个名字看了许久,不二决定先略过,接着看向了第二个名字。这个题简单,不二尝试着将幸村和真田连了起来,发现可以写出字迹。这说明这道题似乎不必严格按照顺序来。

 

接着是切原赤也。不二与这个后辈不是太熟,也不甚了解他的感情生活,所以暂且略过。仁王似乎和他的搭档柳生关系很好,但是这种事也做不得准,略过。

 

迹部……怎么看也像是和忍足在交往吧,但是他没有明说过。不二有些为难,先将宍户和凤的名字连在了一起,发现只剩下最后一个向日。

 

向日和日吉?这完全属于冰帝内部的事,不二从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迹部和日吉更不可能,迹部和其他人也不可能。所以只能是迹部和忍足,向日和日吉。

 

没有听说仁王和柳有特殊的交情,那么仁王只能是和柳生;仔细回想起来,切原似乎和柳关系很密切,不过从前还真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所有其他人都双向选择完毕之后,不二看着唯一没有被连上红线的这端的自己和那端的手冢,陷入了沉思。

 

其实这不就是最初的时候自己的选择吗?为什么执意要先排除掉其他所有人?好像唯有这样做,才能证明什么一样。

 

盯着这两个名字看了许久,不二终于下定决心,拿起放在一边的钢笔将他们的名字连在了一起。

 

11

 

这个笔记本看起来实在很像是一个恶作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二无法阻止自己对它的关注。

 

为了不让这个烦恼继续下去,不二决定速战速决。他将笔记本翻到下一页,发现竟然是一道主观题。

 

四、简答题:题干中的人物已经配好了对,请为他们设计推动感情发展的情节。

 

1、真田弦一郎X幸村精市:

2、凤长太郎X宍户亮:

3、柳生比吕士X仁王雅治:

4、日吉若X向日岳人:

5、切原赤也X柳莲二:

6、忍足侑士X迹部景吾:

7、手冢国光X不二周助:

 

不二:“…………”

 

早知道这一题里有上一题的答案,刚才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多的心思。

 

按照这种思路,不二并没有立即作答,而是翻到了下一页。出人意料的是,剩下的所有页数居然都变成了空白。

 

此路不通,唯有自己想答案了。大概是因为在这一题中手冢和自己的名字排在最后的缘故,不二觉得一阵轻松,以一种创作乙女游戏地心态开始为其他人安排情节。

 

  1. 真田弦一郎X幸村精市:

 

真田和幸村都已经告白过了,不二实在不知道还要如何促进他们的感情进展,于是只好信手填了一个“在放课后的部活室kiss”。

 

  1. 凤长太郎X宍户亮:

 

凤和宍户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但不二并不是热爱八卦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发展到了哪一步,于是谨慎地填写了“在做网球训练时时说了‘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不论他们之前有没有告白,都能够说得通吧。

 

  1. 柳生比吕士X仁王雅治:

 

仁王看起来是性格很独立又有点随心所欲的人,柳生则属于谨慎理性的那一类,不二有点想象不出他们在一起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所以就填了“仁王带着柳生一起逃课”这样的情节。

 

  1. 日吉若X向日岳人:

 

向日似乎是非常跳脱的性格,还很喜欢吃零食,日吉则不是个活泼的人。对于这两个人,不二的了解仅限于此。于是他便在两个人的名字后面写了“日吉给向日买冰淇淋”这样的字样。这样一来,最起码向日会高兴吧。

 

  1. 切原赤也X柳莲二:

 

切原和柳居然是一对,不二非常惊讶,之前还以为他们只是寻常的前后辈关系。不二实在有些犹豫,因为他觉得柳是一个非常谦和正派的人,随便填些什么内容的话很可能会给他造成困扰,这让不二心里很有负担,于是就写了“柳给切原补习功课”这样非常寻常的情节。

 

  1. 忍足侑士X迹部景吾:

 

忍足和迹部?不二一度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事实看起来也很像是这样。想起之前在第一题中他坑了所有人、尤其是忍足,以至于迹部拿他送的书去垫桌脚的事情,不二觉得有点抱歉,因此就写了“忍足与迹部共进烛光晚餐”这样的情节。

 

7、手冢国光X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怎么,这本笔记本觉得他们是一对吗?不二放下了手中的笔,翻到了前面几页。

 

手冢有一件计划已久的事情,他打算明天实施。和手冢最佳配对的人是不二周助。现在要写上一件事,推动手冢和不二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进展。

 

看到这些字眼,不二甚至有些失落了。他将笔记本和笔一同装进了书包里,换上校服,默默地走到门口换了鞋,被从厨房出来的妈妈看见了,吓了她一跳。

 

“不是生病了吗?怎么还要去学校?”妈妈担忧地道。

 

“没有关系,已经好多了。”不二微笑道,“躺在家里很没精神,倒不如去上课,说不定还能恢复得快一点。”

 

不二是个倔强的孩子,他虽然看起来温柔随和,但是自己打定了主意的事就很少会更改。待他走到学校时午休恰好结束,菊丸在老师的注意力移到其他地方去的时候悄悄地将脑袋凑了过来,小声道:“你上午是生病了吗,不二?现在病好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回学校来?要是我的话,我才不回来呢。”

 

不二笑了起来,也小声道:“但是躺在家里会感觉心虚啊。”

 

“哈哈,也是。”菊丸被逗乐了,“不过,还好你回来了。下午要去参加部活吗?今天你没有来,手冢的脸色好难看,早训的时候就看到他在场边走来走去走来走去,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不二怔了一下,温柔地弯起了双眼:“嗯,当然会去。”

 

 

11

 

虽然坐在教室中,不二却完全不在状态。他一直在想放在他包里的那本笔记本,还有依然空白着的最后一题。

 

拿着笔的人是他,主人公也是他,反而不知道该写什么样的答案了。

 

不二犹豫了一下午,终于在部活之前掏出了那本笔记本和钢笔,写道:“手冢向不二……”

 

“不二!”菊丸异常突然地从背后跳了出来。其实以往他也常常像今天这样从不二背后跳出来,但不二一般不会被吓到,因为他习惯于一心二用。

 

而今天的不二却方寸大乱。他手忙脚乱地合上了笔记本,结果却一下将钢笔甩脱到了地上。菊丸手足无措,忙道歉:“抱歉抱歉,我把你吓到了!笔摔坏了吗?”

 

菊丸捡起了笔,红色的墨水顺着他的指缝渗漏,他沮丧地道:“呀,真的摔坏了,都怪我不好。这支钢笔,我能买到一模一样的吗?如果是别人送你的礼物的话就糟糕了。”

 

不二望着被摔坏的笔愣了半晌,才放松了所有的心情一般,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笑道:“没关系,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本来就打算丢了。说起来还要谢谢你。”

 

不二将笔记本随意地丢在了课桌里,背上包,道:“部活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12

 

部员们三三两两地走向网球场,手冢如往常一样,表情严肃地抱着双臂站在场边,给向他打招呼的部员点头回礼。

 

“下午好啊,手冢。”

 

突然之间,从身后传来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手冢回头,露出了一点惊愕的表情。

 

“部活结束之后,手冢急着回家吗?”不二认真地睁着湛蓝的眼睛看着他,微微笑道,“可以分给我一点时间吗?我有一点事想要对你说。”

 

“啊。”手冢的表情恢复正常,“当然可以。事实上,我本来打算部活结束后去你家拜访。你的病好了吗?”

 

“已经好了。”不二朝他挥手,“那我们等会儿见!”

 

 

13(后记)

 

“也就是说,你坑了所有人,唯独放过了你自己?”幸村将甜品勺子放在了一边,露出了即将灭人五感的表情。

 

“也不能这样说吧。”不二笑道,“给人牵红线的事,怎么能叫坑呢?那的确是一本灵异的笔记本,但如果你们之间没有一点苗头,也不会因为这本笔记上细枝末节的改变就在一起吧,都是早晚的事。”

 

“哦。那你为什么在自己的事情上犹豫这么久呢?”幸村抱起了双臂,这是一个充满威慑力的姿势。

 

“因为……”不二笑道,“我还是觉得主动出击比较好。不想强迫手冢向我告白。没想到最后还是他主动向我告白了。”

 

幸村面无表情地拿手指点了点桌面:“我是来听你承认错误的,不是来听你秀恩爱的。”

 

“哪里有秀恩爱,”不二眨眼,“真的恩爱还需要秀吗?”

 

————END————

评论(2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