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22

正文:

押送幸村的车平稳地开向变种人监狱的方向。四个人谁也不说话,车厢内一片静默。

迹部紧闭着双目,或许是在思考什么问题,脸上隐隐呈现出严肃的神情。真田双目血红,白石绕着他手上的绷带,整个人显现出一种颓丧的担忧。唯有幸村是真正放松的,仿佛一个长途跋涉、负重前行的旅人终于走到了尽头。

终于,车停了。迹部猛地睁开了眼睛,指着真田道:“你先下去,幸村由我来押送。”

真田难以置信地抬头,迹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由你来押送,我不放心。”

真田紧攥着双拳,额角青筋显露,道:“他是我们的同伴!”

“喂!”白石也站了起来,挡住真田,“真田,冷静一点。迹部这样说,未必是恶意。”

“哼,同伴。”迹部转开视线,低头冷笑,仿佛就事论事又仿佛是意有所指,“不到最后,你根本不知道谁才是同伴。”

“迹部!你今天是怎么了?”白石烦恼地挡在他们两个中间,“都少说两句吧。”

“真田。”一直事不关己般闭着眼睛的幸村突然开口,“你先下去。白石你也下去。”

真田看了幸村一眼,又看了迹部,沉郁地闭上了眼睛,将手铐的钥匙丢给了白石,颓丧地下了车。白石将钥匙给了迹部,也跟着下了车。

车外,监察处带来的军队正荷枪实弹地包围着中间的车辆。他们不仅在戒备幸村,也在戒备其余的三个人。

车门大敞着,车厢内的情况一览无余。迹部缓缓蹲下,背对着车外的众人为幸村解开手铐,边将解码器塞进了幸村的手里。

“能行吗?”他道。

幸村动作极快又极为隐蔽地将解码器塞进了口中,仿佛没有痛觉一般迅速地将其咽了下去,面部的表情却是难以掩饰的痛苦。

迹部瞬间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压低声音道:“你做什么!”

幸村向他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开口时嗓音已经沙哑破碎到不忍听:“你以为要怎么把它带进去?乾对我说普通的检测是检测不到它的,不知道可不可信。”

迹部一时失语。

“没有重来的机会。”幸村又道。

“迹部队长,请你迅速将嫌疑人带下车。”远在十米外的地方响起了扩音器的声音。

变种人在未经检测之前都被叫做嫌疑人,即使他们什么坏事都没做,也被认为和犯了罪的、十恶不赦的人没什么两样。

迹部略带阴霾地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再次用手铐将幸村的双手铐上,拎着领子将他从地上拎起来,如真正的维序警一般将他押送下车。

真田投过来的目光是如血一般的愤怒。

迹部只当做没看见。他挑起嘴角向监察的人道:“幸村是冰系的变种人,这一点我们是有目共睹的,就不用再检测一遍了吧。速战速决吧,啊嗯?”

意思就是让他们直接给幸村戴上约束环,免了异能检测的环节。

这句话即使是真田与白石都难有异议。异能检测是用仪器让人生理上体验到濒死的感觉,激发出人的自我保护机制,从而激发出异能。这过程有多痛苦不堪,不必经历,便能想象得到。

此时监狱的管理人员也已经迎接到了门前。监察的人与他们交换了神色,其中一个领头的立马站出来道:“没有问题。”便想派人过来接手幸村。

迹部摆手,道:“我要亲自看着幸村被送进监狱。”

此话一出,真田与白石都难以置信地回头来看他。

风暴中心的幸村对于这番话却毫无反应,云淡风轻地走在最前面,蓝紫色的卷发在夜风中飘动,像一位真正的消瘦孱弱的美人。

检测处在变种人监狱的地上层。因为略过检测的程序,幸村将直接被戴上约束环,并被刺上永远不可磨灭的刺青。

进了检测处之后,幸村便从迹部的手上被移交给了检测处的工作人员。他被带到一间四面玻璃幕墙的房间里注射了麻醉剂,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麻醉剂的效果仅仅是让他暂时失去反抗能力,而不会失去意识。

白石、迹部与真田三人并排站在玻璃幕墙之外。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到这里来,也不是他们第一次看着昔日的同伴被戴上约束环,被刺上刺青。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躺在里面的人变成了幸村。

幸村偏过头来看他们,也可能只是在看真田。鸢蓝色的眼底积年不化的冰层消散,只剩下一片大雾弥漫。

真田紧握着双拳,血顺着他的指缝流进了袖口,周身气息波动。迹部敏锐地看过来,几乎以为他的异能马上会觉醒。

然而终究是没有。

幸村像是一尊精美至极的玩偶娃娃,躺在银色的手术台上,任由工作人员从特制的箱子里取出约束环戴在了他的颈上,然后如同雕刻娃娃的五官一般精心地在他右侧的眉骨处刺上了冰棱形状的刺青。

工作人员取下口罩,表情冷漠地走了出来,道:“变种人已经失去威胁,等他恢复过后将由我们的工作人员押送他进监狱,你们可以离开了。”

三人置若罔闻。

工作人员的语气变得强硬:“请你们立即离开。”

迹部看向幸村,幸村也还在看着他们,这一次是在看他。迹部与他对了视线,微不可察地用唇语道:“我在外面等你们。”

 

今晚的月亮很明亮。

踏出变种人监狱之后,白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几乎想瘫倒在地上,不想继续往前走。

这个地方让他一连失去了两个好友。想到这一点,他铂金色的头发在月光下瞬间褪去了光华,从此整个人暗淡无光。

三个人各有各的心事,沉默不语地向前走。待走出一个转角之后,迹部刚想找个机会离开,却见前面的阴影处突然转出来一个人,竟然是手冢。

“手冢?”迹部颇为惊讶。他以为在确认不二无事之后,手冢就会立即回转基地。谁想到他居然还在这里。这就有点难办了。

“你去看了不二吗?”白石立即道,“不二怎么样?”

手冢摇头:“监狱戒严,我没有能进得去。到底怎么回事?”

“啊。”白石又是叹气,“幸村异能觉醒了。我们把他送过来。”

然后四人再也无话。

迹部隐隐感到有些不妙。如果乾的解码器有用,等会儿幸村就会带着里面的人强行突围,这三个人是万万不能留在这里的。

于是他道:“今夜恐怕不会再有机会了。你现在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手冢摇头:“我不能安心。”

“本来就已经是擅离职守了,”迹部加重语气,“你是不是打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能自由进出这间监狱?”

手冢听闻此言,眼神锐利地看向他,推了推眼镜。

“迹部,你今天是非要扮演这个恶人不可吗?”白石插言道。

“没错,我今天就是非要扮演这个恶人不可!”迹部眼神中带着戾气,“也总好过像你们一样伤春感秋!”

说完这句话,迹部没有再管他们,独自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道:“不是只有你们想炸了它,忍足侑士也在里面!他在里面被关了一年!本大爷与它势不两立,但不需要通过站在这里来表达!”

迹部兀自前行,在走出三人视线之后,拿出手机给所有人发了消息,确保一切情况都在他掌控之内。

接下来的事就要看幸村,与那群被关起来的天才们的了。

————待续————

 

PS:重新开始更这篇文。以及找到了一个更文时保持专注的方法,就是听白噪音,效率好像变高了一点。

 

评论(3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