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23

幸村在手术台上躺了许久,才重新感觉到了自己血液的热度。他昏沉地撑起自己,而后无力支撑地垂下了头,立即有人推门进来检查他的状况。

“一切正常。”一个冰冷的女声道,“可以收押了。”

幸村没有力气抬头,只瞥见对方的衣角,是白色的袍子,大概是医生。

然后他就被一左一右地押了起来。

变种人监狱在地下,这一点幸村是很清楚的,毕竟他前几天才来过两趟。只是今天这一趟却是以完全不同的身份。

话说起来,其实在以前,变种人入狱的过程并没有这么简单潦草。在那时候有一个专门的变种人法庭,变种人会在那里被审判、测试、戴上约束环以及刺上刺青,然后再被押送到监狱之中。

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审判的环节就被取缔了,变种人法庭被弃用,测试等环节也直接搬到了监狱旁边来进行。

那是在两年前,平等院凤凰和他的同伴们被审判后,在从法庭到监狱的路上,破解了约束环,干掉了整支押送他们的队伍,然后逃走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现在对变种人的逮捕过程简单粗暴,唯一的目的就是将他们赶快送到监狱中去。

其实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将他们送进监狱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就地枪决才是最理想的结果,就像对待藏兔座那样。

幸村一边被押送着走过长长的走道,一边麻木地想着。

他被带到了一扇门前。这扇门很普通,对于从前的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只要得到了密码就可以任意进出。押送他的狱警输入了密码,又输入了一些其他的指令,将幸村抵在闪着蓝光的屏幕前面。幸村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约束环发出刺目的蓝光,然后面前的屏幕中传来一声冰冷的电子音:“已录入。”

这就是确保变种人不会越狱的最后一道屏障。一旦录入了约束环的数据,进入到激光屏障的范围之内,那么但凡再敢踏出一步,都是斩立决的结局。

幸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道门,主动向前踏了一步,周围瞬间响起了肃穆又刺耳的警报声。

其中一名狱警惊疑不定,戒备地看着幸村,问另一名狱警道:“怎么回事?”

“正常情况。”另一名狱警显然工作年限更长一些,“是激光屏对约束环的反应,说明录入正常,提醒同事们被押送的变种人已经正常进入激光屏障之内,可以解除警戒。也被称作是‘变种人的丧钟’。”

“‘丧钟’?”那名大概是新来的狱警道,“倒是很形象。”

幸村在前面走着,两名狱警在后面肆无忌惮地聊天。他们虽然戒备他,却并不把他当做另一个人看待,而是把他当做一个危险的“物件”。

也是,失去了自由的人,怎么还能算是人呢?

 

对于幸村等人的计划,监狱中的众人一无所知。此时正是半夜,大家多在沉睡之中,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熟悉的警报声令众人瞬间清醒。

不二唰得睁开眼睛,湛蓝的眼眸中没有一丝睡意。他坐了起来,略微皱起了眉头,最终披衣而起,走出了房门。

却看见忍足正靠坐在吧台边,不像是刚起床的样子,反而像是在这里坐到了半夜。他看见不二出来,耸了耸肩,道:“听,丧钟。”

“怎么,忍足君失眠了吗?”不二坐在了一旁的餐桌旁,是调侃的语气,脸上却没有笑意。他不自觉地撑起了额头,手掌盖住了半张脸,手指弄乱了额发,这是一个烦恼的姿势。

从前的不二很少做出这样的姿势,他一般都撑着脸颊,让别人觉得他很无害,或是撑着下巴,表示他饶有兴趣。

现在他撑着额头。因为他想不出时隔半年之后(*),这大半夜的,这间监狱里又会多出哪一个人。

财前和深司的房门紧紧闭着。没有人能在这样的警报声过后继续入睡,紧闭的房门仅仅表现为一种抗拒的态度。他们不想知道今晚进来的是谁,虽然早晚会知道。

第三个出来的是丸井,他坐在了餐桌的另一边,房间里的三个人形成了一个三角的形状。又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房间里太暗了不太好,丸井站起来打开了灯。

毛利则待在他的房间里没有出来。这丧钟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司空见惯了,他在这警报声中等来了其余五个人,现在又来了一个,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他选择躺在床上不动。只是这个时候他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新来的那个人会是幸村。

门外传来了磁卡刷门的声音,然后是锁舌被压下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有一个人走了进来,穿着熟悉的制服,蓝色的卷发。

是幸村。

丸井失态地站了起来,椅子与地板摩擦发出了巨大的噪音,不二撑着额头的手指僵在了半空,就连懒散地靠着吧台的忍足都坐直了身体。

竟然会是幸村,那个刚刚才到过这里,说要救他们出去的人。

幸村一走进门,两名狱警便从外面将门锁上,迅速离开了这里。幸村表情冷淡,没有理会他们三个人,径自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然后打开了一间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幸村!”丸井在他背后喊道。

不二跟在他背后跟了进去,忍足从吧台边下来,坐在了不二的椅子上,神情严肃地推了推眼镜。

毛利的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从里面钻出一颗红色的脑袋,疑惑道:“文太,你刚才叫谁?”

 

浴缸的水龙头被开到最大,幸村像垂死的美丽水禽一般趴在浴缸边缘干呕,喉头却只能发出破碎沙哑的嘶声。

不二皱着眉头,除了帮他拍背之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幸村的表情愈发痛苦了起来,丸井和毛利进来,看到这副场景吓了一跳,不二也不禁轻声叫道:“幸村?”

“呃——咳咳。”一阵剧烈的干呕和咳嗽之后,一枚椭圆形金属的东西“叮”的一声掉进了浴缸了。

幸村头枕在浴缸边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将它捡起来,放在水流底下冲洗干净,微笑道:“好在这个东西没有做得太大,要不然我就要去控告乾谋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二沉静地问道。

“解码器,”幸村的声音轻飘又沙哑,看了一圈不二、丸井和毛利三个人,“能够让约束环失效的东西。”

 

幸村对着镜子,将解码器扣在了约束环上。在他背后,六个人都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解码器好一会儿都没反应,幸村紧紧地盯着镜子,搭在洗手台边的手指几乎要扣进洗手台里。好在过了一会儿,它便亮起了绿灯,开始沿着约束环慢慢地攀爬起来,发出老式打印机一般“咔嚓咔嚓”的声音。

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不知是惊疑多一些还是兴奋多一些。

但显然大家也在等他的解释。

幸村从镜子中瞥见他们担忧的神色,便转过身来,抱着手臂道:“不是早就通知过你们会来救你们了吗?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副表情。”

“你可没说是以这种方式呐,幸村?”不二道。

“也太乱来了吧!还把自己也给搞进来。”丸井道,“万一乾的这个什么解码器不管用呢?”

“如果真是那样,那也没有办法。”幸村摇头,“只好进行plan B了。”

话音刚落,他颈上的约束环便发出“咔嚓”一声响,从他脖子上滑落了下来。

“哦?”幸村接住它,笑道,“看来运气还不错,不需要plan B了。我可不觉得这个所谓的监狱能够挡住我们这些传说中能够毁天灭地的变种人。好了,你们谁先来?”

 

*注:监狱中被确认是变种人的六个人,毛利是两年前进来的,不二、丸井和忍足是一年前进来的,深司比他们稍晚,财前最晚,是半年前进来的。海带虽然被关了一阵子,但是因为变种人身份存疑,所以并没有被上约束环。上一章中bug了,我还以为忍足和不二他们已经被关了两年。已经改过来了。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