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25

仁王一直觉得幸村环环相扣的计划非常不靠谱。

 

这又不是写小说,怎么可能让所有的情节都随着自己的心意走呢?就连玩五子棋这种简单的游戏都要根据对方的棋路来改变策略。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盲目地信任着幸村。这是多年以来深入骨髓的习惯,就算上当受骗很多次也难以戒除。

 

幸村、迹部和菊丸跟着找到医务室来的大石离开后,医务室中只剩下昏迷不醒的柳、难以沟通的乾、躁动的切原和相对正常的仁王(这显然是仁王自己的评价)。

 

切原趴在窗户上看了半天,在不大的房间里团团转,不一会儿凑到了仁王面前:“现在是要怎么办啊!仁王桑!”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仁王习惯性地绕着他的小辫子,“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人呐,puri。”

 

切原走开,不一会儿又凑到了乾的旁边:“乾桑?你知道些什么吗?”

 

埋头苦读笔记本的乾抬起了头,用标准姿势扶了扶眼镜,正准备开讲,却被响彻基地的警报声给打断。

 

三人同时被惊了一跳,仁王差点从狭窄的沙发扶手上摔下来。还没等他们想出个究竟,三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是来自迹部的短讯:

 

“幸村异能暴露,昏迷不醒。我必须盯着他,所有人等消息。”

 

与此同时,里间的病房中传来了刺耳却又平板的声音,就像是把话筒放在了音箱的旁边:——滴—————

 

时间仿佛一瞬间停止,不知是谁最先跑到门口推开了房门——心跳监测仪上跳跃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

 

 

“仁王桑!你干什么!”切原急忙去扯仁王的衣袖,却被他灵活地躲开。

 

“我觉得不对。”仁王绕过切原,手快地拿下了柳的氧气面罩。

 

“柳前辈还没死呢!”切原双目赤红,怒气如有实质,几乎又到了失控的边缘。

 

“他是对的。”乾一边给柳做心脏按压一边道,汗滴顺着下颌流下,“切原,换你来。”

 

切原接手了乾的工作,满心的怒气依然蓬勃,却不得不专注于有可能救活柳的工作。

 

但是柳依然面色青灰,呼吸微弱到近乎消失。俊秀的脸上透露着不详。

 

乾走了一圈,从办公桌的某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取出了他藏在那里的氧气瓶,重新给柳装上,然后又从柜角搬出了一台极落伍的小电视机,调试了半天。

 

“我们恐怕得马上就走。”仁王道。

 

“走不了了。”乾摇头,站了起来,身躯高大细瘦,在明亮的灯光下无端显露出一点风雨飘摇,“我们恐怕早就被怀疑了。”

 

 

闻名遐迩的U17基地又一次风雨欲来。

 

橘桔平的脾气比起从前真的是改头换面般的变化。若不是如此,此时的局面恐怕更加难堪。

 

几个队长都不在,在这个多事的夜晚,橘必须随时待命。他神色坚毅地站在行政大楼的走廊上,望着楼下整个基地一片灯火通明,每个人都严阵以待。

 

幸村造成的影响太大了。虽然他完全没有抵抗的行为,却让整个基地都为之战栗。

 

若是他动起手来,一定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想起他们还不是一军时,彼时平等院带领他手下的一军叛变时的情形,真是让人不得不感慨,有些事情明知是悲剧,却总是循环往复地发生。

 

背后响起脚步声,他回头,发现是木手上楼来了。

 

“怎么样?”橘问道,视线依然盯着楼下,双手握着栏杆。

 

“幸村已经入狱。手冢、白石和真田三个人正赶回来,迹部暂时联系不到。”木手也站在了栏杆边上,却背靠着栏杆,对下面的情况漠不关心。

 

橘沉默片刻,道:“彼此都是熟悉的人,双方都下不去手。幸村不会动手的。若是幸村想逃,其他几个人大概也不会置他于死地。”

 

“最多就是让他逃了,然后像鬼和德川他们一样,因为没有成功拦截平等院而被冠以‘办事不力’、‘包庇纵容’的罪名,拖累着整个一军集体受到冷处理。”木手道。

 

橘沉默了,摇头道:“我现在倒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

 

“却也没什么好的。”木手道,“我在这里玩儿命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大公无私地给别人当垫脚石。”

 

“这就是你暗算丸井君的理由吗?”橘一向是个平和的人,却没什么心理负担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木手没有回答他,礼仪周全地道了“告辞”,然后转身下楼去了。

 

PS:真不敢相信三个小时我居然只写了1500字……爬都比这个爬得快吧!!!

评论(2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