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忍迹】景侑出生记 03

前文:  0 1   0 2

忍足侑士最近是十足的苦恼。

放下办公室的内线电话,他抚住额头,虚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站起身来,认命地朝育儿室走去。

育儿室中,一身正装、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迹部正华丽地坐在标着“忍足-迹部”铭牌的机械子宫前,神情严肃、纹丝不动地盯着眼前已逐渐透明的蓝色气泡,而一旁不断试图提醒他时间的助理已经急得额头冒汗,在看到忍足进门来的时候,如蒙大赦,暂时退出了门外。

“小景,”忍足颇为无奈地从背后扶住他的肩膀,“再不走的话,会议就要迟到了。”

“马——上。”迹部敷衍道。

忍足没有办法,只好挡在了他身前。

迹部瞪着眼睛颇为凌厉地看了他一眼,忍足不为所动。

“真的不能提前把它搬回家吗?”迹部靠坐在椅子背上,打了个响指,“本大爷可以在家里安上最好的设备。”

“不是这个原因,小景。”忍足道,“六个月之前必须要留在育儿室里,和其他孩子待在一起,这样才最有利于小孩子的发育。”

迹部皱起了眉,指了指旁边白石和谦也家的宝宝,道:“它们两只一起也不行吗?”

“不行,”忍足扶额,“再说,如果你把谦也家的孩子也搬到我们家去,谦也说不定会和你拼命。”

毕竟谦也也是那种仗着自己脚程快就时不时地会在工作的间隙偷偷跑来育儿室看一眼自家孩子的人啊。

“那好吧,”迹部暂时妥协,“本大爷开完会再过来。”

“等你开完会就到禁止探视的时间了,”忍足扶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出门,“我们好久没有出去吃过饭了,刚好今天晚上我也没有额外的安排,不如我们一起去吃饭啊?”

 

到了晚饭时分,优雅私密的餐厅里,忍足与迹部相对而坐。

忍足看着颇有些心不在焉的迹部,便挑了一个他绝对感兴趣的话题:“你说,给我们家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迹部果然瞬间回魂:“现在就起名字?是不是有点早了?”

“也不算早了,已经五个月了。”忍足道,“下个月不就可以接宝宝回家了吗?一般这个时候,就已经取好名字了。”

“是吗?”迹部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思虑道:“没错,真田家的孩子在接回家的时候就公布了名字,不二也是早早就决定了孩子的名字……”

“说起不二,”忍足突然想起来,“手冢和不二家的孩子也快要到出生的时候了吧?”

“没错,”迹部也想起了这回事,“记得提醒我准备贺礼。”

“孩子好像说是叫‘光介’是吗?”忍足思索,“取了双方名字的尾音,倒是不错的主意。我们两个的话……景侑?这个名字听起来很不错啊,小景,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嘛,太普通了。”迹部表示不放在眼里,“虽然不二说手冢已经把字典都背下来了才取了这个名字,本大爷还是坚持认为他们两个在偷懒。等着吧,本大爷一定要取一个举世无双的好名字!”

 

“怎么样,有进展了吗?”忍足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床边走过来。

“嗯……”迹部将一堆字典扒开,看着眼前写满了名字的纸条,烦躁道:“完全没有进展!”

“不必着急,实在不行可以先取个昵称之类的,大名慢慢想。”忍足道,“我觉得景侑就很好啊。”

迹部却突然收起了一堆东西,严肃地看着他。

“怎么了?”忍足被盯得发毛。

“今天我去看望不二和新生儿,”迹部道,“他们家的孩子登记的名字叫不二光介。然后幸村家的孩子叫幸村弦野,所以……”

忍足瞬间懂了他想说什么。

“这件事情……虽然我也很希望孩子能够姓忍足,不过毕竟孩子只有一个,所以如果小景希望的话……”忍足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迹部气势十足,“但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手冢家的孩子是不二自己生的,跟随他的姓氏是理所当然的。幸村据说是和真田真刀真枪地拼了一场才获得了孩子的冠名权……”

“所以你也想跟我比一场?”忍足望天,“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也有好几年没有碰过机甲了吧?得好好恢复训练才行啊……唉,不怎么有信心啊。”

迹部看着忍足一副受了欺负的表情,瞬间气焰消失:“那你说怎么办?”

“不如我们来抓阄决定吧,”忍足道,“既省时省力,又方便快捷,而且绝对公平。”

迹部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这倒是个好主意。”

 

迹部盯着忍足在两张一模一样的便签纸上分别写上了“迹部”和“忍足”的字样,然后将它们分别叠好,放进不透明的茶杯里晃来晃去,再一把扣在了桌子上。

“买定离手,”忍足严肃道,“既然是我写的纸条,那就由小景你来抽吧。你抽到哪个,宝宝就姓谁的姓氏。”

迹部也严肃地盯着桌子上两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纸团,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引以为傲的insight在此时毫无用处。他缓缓地伸出手去,在纸条上方停滞了大概五分钟,都没能下决定。

“小景,”忍足哭笑不得,“你的手不酸吗?”

“不要打扰本大爷思考。”迹部异常认真道。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迹部终于下定了决心。

“就是它了。”迹部将它拿起来,然后扔给了忍足,道:“赶快打开!”

忍足看了看迹部期盼的目光,有点不忍心。早知道就不用这个方法了,连放水都没有余地,万一结果不如他所料,小景该有多失落,简直不敢想象。

“打开啊?!”迹部看了看他,“放心吧,本大爷才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无论抽中谁都无所谓啊,小景。孩子又不是只能要一个,下一个孩子姓另一个人的姓氏不就好了。”忍足道。

“好了好了,本大爷知道了。”迹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手,“赶快打开!”

忍足观察了一下迹部的神色,缓缓地打开了纸团,先自己看了一眼,瞬间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迹部又想知道又不敢问,“到底是‘迹部’还是‘忍足’!”

忍足笑了起来,将已经展开的纸团翻转过来郑重地展示给他看——

纸条的中心赫然写着“迹部”两个字。



评论(2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