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忍迹/微白谦】景侑出生记【完结】

前文:  0 1   0 2  0 3

正文:

01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忍迹家孩子的名字还是没能决定好。

明天就是把满了六个月的宝宝接回家的日子,迹部为此举办了盛大的庆祝派对,并决定在派对上公布儿子的名字。

但这并不能成为迹部财阀全体员工集体加班到凌晨两点的理由。

迹部如王者一般面无表情地坐在会议室中,眼睛下面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底下是各分管部门的部长,隔壁房间里是迹部的助理团,还有遍及整栋大楼的员工,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翻字典。

正对着迹部的投影屏上每隔两秒闪现一个名字,均来自于手下员工的投稿,中选者将得到千万日元的奖金。

这样的工作已经持续了一整天,迹部的眼睛都要看瞎了,还是没有结果,于是所有的员工都陪着老板一起崩溃。但是想想奖金,又没有人愿意离去,大家一起痛并快乐着。

 

忍足下了手术来到迹部的公司,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第多少次感到哭笑不得,一边在心里感叹小景真的太可爱了,一边双手插兜悠闲地走进了会议室。

迹部头脑昏昏沉沉,却还是在忍足进门的瞬间就注意到了他,疲倦道:“你怎么来了,嗯?”

忍足没有说话,而是笑着走到了迹部的身边,从他身后俯身过来,打开了迹部面前的全楼广播,宣布道:“辛苦大家了,推选名字的工作就先进行到这里,奖金所有参与了的同事平分,以慰劳大家不辞辛苦的加班。现在大家都回家去吧,路上请注意安全。”

所有人愣了一瞬,才发出了介于“终于解脱了”与“还有这等好事”之间的欢呼,高管们三三两两地告辞离去,最终会议室里只剩下迹部和忍足两人。

“干嘛擅作主张。”虽然这样说,迹部却并没有生气的情绪。

“好了,小景。”忍足安抚地按着他的肩头,又亲昵地从背后抱住他,“决定了,我们的孩子就叫迹部景侑。”

“喂!”迹部回头瞪他。

“最简单的就是最好的,总不能因为它看起来像是没费力气就凑成的名字就否定掉它吧。”忍足拉着迹部的手将他拖出会议室,“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小景,这一次听我的。”

忍足很少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话。在两人相处的一切细节中,他都表现出了无限的包容、忍让和迁就。就算是有建议,也会采用“不如……”“你觉得……怎么样”这样的句式。所以偶尔来这么一次,迹部觉得有点懵,甚至想出言反驳的时候都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干瞪眼。

于是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就这样决定了。

 

02

关于派对的举办地点,迹部和迹部爷爷很是争执了一番。迹部爷爷自然是希望孩子能够在迹部的本家——名声赫赫的迹部白金汉宫——出生,但迹部却觉得他和忍足两个人的家才应该是孩子的出生地。

爷爷很生气,小景自己也不开心。

最终小景用“景侑三岁以后就交给爷爷亲自教养”的条件换取了派对的举办权。

“哼,到了三岁的时候爷爷就正式退休了,他可是答应了奶奶到时候要陪着她环游星系的,哪有时间亲自教养景侑?”迹部得意地对忍足道。

所以说,小景切开之后说不定也是一只黑色的小景。

但是到了爷爷退休的时候,爷爷奶奶谁都不愿意去环游星系,只愿意守着孙子长大,所以这就成了一笔烂账。

 

03

时间终于来到了这一天,迹部和忍足的小房子被冰蓝色的气球和花束装饰得很有气氛,除此以外,房子周围到处都挂着冰凌状的王冠,门廊前郑重地铺着红毯,一直从门外铺到了婴儿房里王座形状的机械子宫底座上,一副景侑马上要登基的既视感。

向日胸前环着不停地往前探手的小佳人,一脑门子的黑线:“至于搞成这样吗?”

“这不就是迹部吗?”宍户朗声地笑道。

“嘛,说的也是。”向日不得不赞同。

一旁的慈郎已经昏昏欲睡:“那两个人……怎么还不来。我感觉我快要撑不住了。”

“喂!你多少振作一点吧!”向日道,“要是被迹部知道你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睡觉,他一定不会包容你的!”

“今天是高兴的时候,迹部不会在意那种事啦,放心吧。”宍户又拍了拍慈郎的肩膀,“不过,慈郎!你也要振作一点哦!”

“大家好啊。”

此时却突然从身后传来了声音,三人转头,才发现原来是手冢和不二一家三口。

不二怀中抱着粉蓝色的婴儿包裹,三个人立马凑过来围观。

被完全包裹在被包里只露出一张脸的光介大约是感受到有人来看他,立马给面子的睁开了湛蓝的眼睛,还露出了一个没牙的笑容。

“咦??!”三个人发出惊叹声。

“完全和不二一模一样嘛!”向日道。

“真可爱啊,”慈郎难得的眼睛放光,“看起来太软了吧!”

“新生儿都会有这样的时期嘛。”旁边一个声音突然强势介入。

“幸村?!”宍户被突然冒出来的幸村吓得惊魂未定,“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啊,真抱歉,似乎又吓到人了。”幸村也笑眯眯的,把胸前育儿袋里挂着的弦野凑到了光介面前,“快看!弦野!这是你未来老婆哦~”

不二一瞬开眼,手冢一秒变脸,巨大的寒流席卷整个会场。真田无奈地压了压帽子,表达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毕竟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幸村了。

“啊哈哈,突然感觉有点冷呢,大约是空调坏了,迹部拜托我们照顾会场这边,所以先失陪了。”宍户光速拖着另外两个人退场。

 

04

好在忍足和迹部去接景侑回家的车及时地到了,同来的还有白石和谦也。

其实今天说起来也是谦也家孩子满六个月的日子。但谦也自己就在医院工作,而且还是急诊室,经常要加班,所以他不舍得把孩子搬回家,因为就放在医院的话他还可以时不时偷偷溜去看一眼它,搬回家的话相处时间可能会更少,而白石还在军中供职,更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孩子。所以两人商量过后,就仍然把孩子留在医院的育儿室里照顾,而这两人也是抽时间来参加迹部的派对。

他们的车子一到,所有人自然是出来围观。迹部总裁一身正装气势十足地下了车,只是怀里抱着不撒手的蓝色大泡泡有点煞风景。尽管忍足及时地在旁边放了有花边装饰的婴儿篮子,迹部依然视若不见,在大家的欢呼声中目不斜视地抱着娃走着红毯把装着景侑的泡泡放进了婴儿房的王座中,并骄傲地宣布:“忍足那家伙和本大爷的长子,迹部景侑!”

表情似乎比当年炸毁悔恨之门、征服了星际时还要夺目灿烂。

 

05

在景侑回到家里一个月后,也就是在他七个月大的时候,装着他的蓝色泡泡在某一天突然从完全的磨砂质地变得更加透明了一点,以至于他的样子、他的动作都一下子变得清晰可见起来。

这件事情当然是迹部先发现的。

这一天,迹部总裁例行的不务正业,上班时间溜号回家。就在他一路解领带扔外套一路走上楼梯推开育儿室的门的时候,突然就惊呆了。

“侑士!”迹部就维持着开门的姿势站在门边抖着手给忍足挂了电话,“他他他景侑他……”

接电话的忍足不由得心里一沉,握紧了电话:“小景,你别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景侑!”迹部惊奇道,“他的头发居然是蓝色的!”

忍足开车回到家的时候迹部还在门口团团转。

“小景,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本大爷……我……”迹部语无伦次。

忍足忍笑叹气:“你不会是不敢进去吧?”

“怎么可能!那可是本大爷的儿子啊!”迹部英雄就义般拉开了门,大踏步地走了进去,临到景侑旁边的时候又转了回来,“没错,本大爷的确还需要一点时间做心理准备。”

 

06

在那之后某一个半夜两点,忍足再一次从梦中惊醒,再一次发现自己隔壁的被褥已经不冒热气了。

忍足熟门熟路地走到婴儿室去抓人,果不其然看见迹部正脸贴着景侑的蓝色泡泡,睡着了。

“小景,”忍足小心地拍他,“起来了,不要在这里睡。”

迹部猛然惊醒,回头看了看他,揉了揉眉心,道:“侑士,它什么时候才能出生?”

这个问题每天都能听到八百遍。

忍足目光温柔地看着依然是磨砂质地的蓝色气泡。景侑正沉稳地四肢蜷缩睡在那里。其实偶尔还能看到他在液体中拳打脚踢和打滚的场景。他的头顶有着几缕深蓝色的胎发,和忍足的发色一模一样。

“等这个气泡完全变透明的时候就可以了。”忍足将一只手轻轻地盖在了气泡的上面,另一只手执起迹部的手,“很快了,小景。”

 

07

12月24日晚上,平安夜,突然下雪了。

谦也毫无预兆地在动态中发了一张照片。背景是医院的育儿室,白石和谦也二人均是无差别的傻瓜笑容,挤在他们两个中间的是全身还湿淋淋的、正张着大嘴哭得满脸通红的小婴儿,配字是“圣诞老人送给我们的礼物!”还有一大堆花束、礼物、笑脸、星星形状的配图。

底下评论一律的“恭喜”,迹部瞪大眼睛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自家还是没有完全变透明的大气泡,完全不明所以:“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嗯?两个孩子不是应该同一天出生吗??!”

“这个嘛,会有微小的差异也是正常的,”忍足拍肩膀,“不过这说明我们家的也快了,不要着急,小景。”

“但是这样——”小景指着景侑,“我们家的景侑不就变成弟弟了吗?”

几乎是同时,迹部和忍足的手机同时传来了提示音,来自谦也——

“哈哈,我们家是哥哥哦!”还刷了一大堆的开心表情来渲染气氛。

迹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刷屏,表情隐隐崩溃:“为什么……会这样……”

忍足词穷地安慰道:“大概那孩子也和谦也一样是个急性子吧,哈哈。”

 

08

12月31日晚,经过这几日目不转睛盯着景侑破壳却依然没有能迎来景侑破壳的经历,迹部同学终于学会了淡定。

他穿着舒适的高领毛衣,捧着书坐在景侑身边悠闲地看书。

忍足端着咖啡的托盘走了进来,迹部便合上了书。

“马上就要新年了,看来景侑今年是不会出生了,小景。”忍足坐在了他的身边。

“啊,是……”迹部突然睁大了双眼,回头看忍足,两人面面相觑。

迹部:“他,是不是……”

“是!”忍足激动地把咖啡杯扔在了一边,“典型的新生儿进入成熟期现象!”

说着他又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宣布道:“出生时间,1月1日00:00,新年的初始,一个充满希望的时间。”

两人无言地对着景侑看了片刻。他依然无忧无虑地沉浮在液体之中,啃着自己的大拇指。

“现在是不是能把他抱出来了?”迹部道。

“进入成熟期之后,随时都可以。”忍足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那就现在!”迹部看向房间的另一端架着的摄像机,“确定可以拍到吧?本大爷要完美无缺的留念!”

“小景这次不打算举办一个庆生派对什么的吗?”忍足走过去又检查了一遍摄像机。

“本大爷已经一秒钟都不想等下去了!”迹部摩拳擦掌。

“好啊,”忍足走过来搂住他的肩膀,“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小景,以后我们就是三个人的家了。”

 

09

忍足发布了新的动态,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

配文是——“小景说要给景侑这世间最好的一切,我觉得我也已经拥有了世间最好的一切了。”

 

白谦小番外:

谦也的工作很忙,又很有责任心,每天都在忙碌不停地拯救着各种各样的危重病人,所以没有时间照顾孩子,甚至在孩子六个月大之后,都还留在医院的育儿室里。

这样对宝宝倒是没什么坏处,反而会得到更精心的照料也说不定,毕竟有柳生大人坐镇。但是一般的家庭都不会这么做。

谦也为此在私下里受了侑士的一顿教训,说他没有想好就做了草率的决定。谦也自己也很难过,所以没有辩解地挨了骂。侑士平日里可不怎么教训人,就算真的有微词也是以冷吐槽的方式。当然这次也没有说什么重话,说起来也只是提醒谦也不要因为工作而疏忽了孩子,但谦也却低落了不短的时间。

转眼,孩子已经到了快要出生的时候了。平安夜,连育儿室都装饰着铃铛、红色的蝴蝶结和小圣诞树。

育儿室里除了宝宝们就只有谦也一个人,还是柳生看他情况特殊所以特批的。谦也头上戴着圣诞帽,坐在可以滑动的椅子上对着宝宝出神,脚无意识地支着地板,让椅子在地上滚来滚去。

“宝宝……”谦也道,“今天是圣诞夜哦。”

“圣诞夜就是……会下雪、会有很多好吃的、会有圣诞老人送礼物、会和家人团聚的日子,总之是很好的一天……”

“对不起,没能常常陪着你。不过,我和小藏都是很爱你的哦——以后一定会常常陪着你的,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成为孤单的小孩……”

“谦也……”白石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从身后摸了摸谦也的脑袋。

谦也顺势抱着他的手,声音闷闷道:“我真的很担心自己会照顾不好他。”

“不会的。”白石坚定道,“我们一定会让他成为像谦也一样乐观又开朗的孩子。”

“像我吗?”谦也犹豫了,“还是像小藏一样稳重又细心好了。”

白石笑了起来:“总之怎么样都好,他会是个快乐的孩子,我们也会是好爸爸的。”

“我决定了!”谦也突然道,“我已经决定了,以后所有事都以宝宝为先,工作排第二。”

白石忍俊不禁:“那我呢?谦也?有点伤心啊,我在谦也心目中完全没地位的吗?”

“没有啊!”谦也慌忙回头,“你和宝宝并列第一可以了吧?”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白石笑着抬头,突然惊愕起来,“谦也!快看!便透明了!”

谦也瞪大眼睛一回头,却发现刚才还不是完全透明的蓝色气泡已经完全透明了,不由得哀嚎道:“都怪你啦小藏!本来我是目不转睛地在盯着看的!”

“啊啊!怎么样都好啦谦也!快把宝宝抱出来吧!”白石转移视线,“今天是平安夜,这也许是圣诞老人给我们的礼物吧!”

 

 

PS:很喜欢的一个短篇完结了,明天会更末世生存小队那一篇,会尽量更得长一点。

 


评论(2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