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56

前文: 5 5

前情提要:某日,四天宝寺一行人在搜救过程中遭遇了变异丧尸,高中生们却迟迟未归,君岛只好带着留在山吹小学的初中生众人去营救,结果君岛和财前两人被变异丧尸咬伤,最终众人回到U17基地向千石求助。此时许久不见的越前龙雅和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却突然出现,带来了有四分之一机会能够拯救他们的抗体。

与此同时,真幸二人驻守在山吹小学。高中生们至夜未归,据渡边推断应当是被陷在了冰帝幼稚部。几人前去,却发现冰帝学园幼稚部里竟然有数只变异丧尸……

 

正文:


正如初中生们所料,今天早上高中生们顺着在上一个基地中得到的指引来到了冰帝学园幼稚部,却毫不意外地发现这里也已经沦陷了。感叹了一番之后,他们按照惯例开始了“狩猎”活动,殊不知这一次成为猎物的却是他们自己。

在他们因清理普通丧尸、搜寻剩余物资而分心的时候,十几只变异丧尸已经悄悄地形成了包围圈。

十几只变异丧尸,就算再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猛然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不可能维持淡定。几人弹药耗尽,却依然有六只未解决。别无他法,唯有分头引开它们,暂时隐藏在学校的各个角落,等待或许会有的救援。

或许黑暗之中变异丧尸追踪猎物靠的是嗅觉,本来六只变异丧尸是均匀地分成了三队的,但是跟着种岛三人组和越智毛利的那两队因为他们躲藏的地方更为封闭而追踪不到猎物的味道,就各自分出了一只留守,另一只转向医务室去蹲守平等院和德川,于是这两人就极其倒霉地被当做散发着香味的烤全羊给围了。

好在渡边带着初中生救援队恰好是从医务室这一侧登陆的,要是没有提前看到这边的情况而错估了形势,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边枪声一响,那边另外两只变异丧尸也立马被吸引了过来,手中并无重武器的高中生几人便得以顺利地到达战场。当下十六对四,胜算还在两说之间。

似是有夜风吹起,云层移位,月亮的清辉下澈,变异丧尸们似乎很知道哪些人对他们威胁更大,当下四只都窜到了房顶。

风徐徐吹过幸村的鬓发,他视远远而来的丧尸为无物,镇定自若地对准夜市瞄准镜放了一枪,边道:“日吉,带你前辈下去。”

“喂,幸村!你太看不起人了吧!”向日忿忿不平。

“抱歉,迹部不在这儿,我不能让他的人出意外,要不然没办法交代。”幸村道。

日吉显然要比向日冷静识时务得多,他当即抓着向日便退了下来。

房顶就这么大的空间,人多了反而不好施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幸村认为他们能够搞定,那自然还是交给他。

迎面而来四只,在袭来的过程中被幸村和仁王合力干掉了一只。没办法,它们的闪避动作太快,几乎是瞬间就到了眼前。

幸村蹙眉,扔掉狙击步枪转而换成了手枪,边退边开枪。

混乱之中,柳生自然而然地朝仁王靠拢。但是剩下那三只丧尸却也邪门,竟然分出两只去围攻幸村。下面的人倒是多,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有力使不上来。

幸村被前后围攻,几乎退到了房顶边缘。正分身乏术之际,突然从旁边不远处一处更高的屋顶上传来了一声枪响,他背后的那只丧尸便应声坠楼。正与仁王柳生二人缠斗的那丧尸见此,立即丢下他们二人,嚎叫着朝那栋房顶跳了过去,却随着另一声枪响坠落途中。

两枪两中,弹无虚发,不知是哪位前辈深藏不露。

正猜测着,对面房顶的人站了起来,在月光下没个正形地拿枪支着地,幸村众人才看清原来那是种岛。

“怎么样?”他问坐在旁边的入江。

“是修桑的话就一定可以的。”入江温和地微笑道。

“这种没有意义的话就不用说了吧,奏多。”种岛收起枪,利落地下了房顶,汇聚到人群当中去,“终于可以回家了!”

(注:以前注过的,种岛的百科资料里写着他除了网球之外擅长的事就是射击。)

 

U17基地。

君岛在远野的窗下坐了一夜。第二天天一亮,他便和木手一同去向教练请辞。

但三船教练似乎一夜未归,最终他们只在行政楼的监控室里找到亚玖斗。

“真的没有问题吗?君岛前辈。”亚玖斗推了推眼镜,将转椅转过来对着他们,“疫苗到底有没有效,可是今天就见效了哟。”

“得及时将这边的情况报告给老大知道才行啊,这个任务就请交由我来完成。”君岛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用担心,三津谷前辈。”木手彬彬有礼道,“请将护送君岛前辈的任务交给我吧,如果在路上出了意外,我会毫不留情地解决掉他。”

君岛神色不明地笑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门。

“……好吧。”亚玖斗泄气,“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基地里只剩下两辆巴士了,你们随便开走一辆吧,别忘了自己搞点汽油装进去。”

“知道了。”木手身姿笔挺地站在门边,“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待这二人到了山吹小学门口时,里面正是一副“人烟市肆”的场景。

晨起的避难者们在准备早饭,他们的初中生护卫队则在有秩序地巡逻。一切都充满了希望,这仿佛是乱世中的一处桃园。

“我们过一会儿再进去。”君岛突然道。

“啊。”木手笔直地坐在他身后的座位,扣了扣眼镜,“恰好三津谷前辈嘱咐说汽油不够用了。”

“恰好离这里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加油站。”君岛掉转车头,两人准备离开。

“咦?这不是基地的车吗?”丸井突然从围墙边的树上跳下来,君岛急忙踩了刹车,随后毛利也从树上跳了下来。

“君大大?还有奇天烈?”丸井从窗口往里看,“就你们两个回来了吗?其他人呢?怎么没回来?”

而相比起他,毛利则更为惊讶,甚至到了惊悚的地步:“君岛……前辈??!你怎么在这里!你你你……你不是被丧尸咬了吗?”

“这个说来话长。”君岛道,“相比起这个,毛利君,难道你是在带着后辈‘逃训’吗?”

“!”毛利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我哪有‘带着后辈’逃训?我最多也就是和他狼狈为奸地一起逃训罢了!”

“奇天烈,你们要去什么地方吗?”丸井只当没听见,“可以带着我们一起去吗?”

“这个……我们只是有点事要办。”

既没有说行,也不舍得干脆地说不行。

“上来吧。”最后还是君岛开了门,两人猫一样地窜上来,各自找了合适的位置坐。

“就这样突然跟着走了,不需要跟幸村君说一声吗?”木手不自然地问丸井。

“没关系的,幸村他早就习惯了。”丸井无所谓地道,“真田倒是个大麻烦……不过他都已经是谈恋爱的人了,应该没工夫注意我们了吧?”

 

而事实上,想让一位每日坚持不懈地在早晨四点钟拉着恋爱对象晨跑的“从不松懈”副部长忽略掉自家队伍里莫名其妙地少了两个人这么大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尤其这两个人还是摸鱼专业户,真相已昭然若揭。

“Kya——!!”真田一声怒吼,把筷子拍在手边,“那两个人又偷懒!”

“好了,真田。”幸村淡定地端起粥碗,“就暂时先放他们一马吧,总之到了饭点就会回来的。”

仁王幸灾乐祸地窃笑,柳生和柳不动如山地吃饭,桑原替搭档捏了把汗,立海的饭桌上简直人生百态。

菊丸无聊地张望了一下那边,又将筷子架在嘴唇上,郁闷道:“手冢和不二今天会回来吗?现在不通电话也没个消息,到底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就是说啊!”隔壁桌的向日也撂下了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幸村他们守口如瓶,四天宝寺的人也不肯说。真是的,要是不严重的话怎么可能三个学校的部长们一下子都走了,还有侑士和他那个弟弟。”

“乾,你知道吗?”大石也有些担忧。

乾却道:“抱歉,我也没有掌握到具体的数据。不过今天基地那边会派人过来的几率是99%。”

“Nya~”菊丸丧气地趴在桌子上,“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

一旁的向日却突然站了起来:“快看,基地的车来了!”

 

一行人跑到楼下,从车里出来的却只有君岛四人,大家不免有些失望。

君岛自动与下楼来的高中生们汇合,木手则去和幸村说明情况,真田把摸鱼的毛利和丸井两人追得围着整个学校疯跑,所有人议论纷纷。

“这似乎与我们昨天得到的情报不符,”乾和柳凑在一起,“君岛前辈看起来不像是有事的样子。”

其实怎么会有乾不知道的情报。就算他不知道,柳也总该知道的。这个基地里没有能同时瞒过他们两人的风吹草动,只不过他们也和幸村一样,觉得在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不适宜将这个消息公布给大家。

而现在看来,传言中被丧尸咬伤的君岛,似乎与常人无异。

就算是千石的血真的起了作用,君岛现在也不该像个没事人一样到处乱跑,怎么说也是个病患。

更别说他手上还缠着纱布,而在他向高中生们说了什么之后,高中生几人的眼神也明显警惕起来,隐隐将他围在中间,进了房间去。

“不清楚。这其中必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隐情。”柳道,“在这里猜测也无益,不如直接去问精市。看他神情,似乎是放松了一些,或许事情有了转机。”



评论(2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