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忍迹/白谦】寂静之地——第28天

简介:前两天去看了最近上映的惊悚片《寂静之地》。说是惊悚片,其实更像是文艺片质感的灾难片。影片设定的是世界上突然出现了一种怪物,全身有坚硬的盔甲,人类的武器轻易无法伤害到它们。这种怪物没有除听觉以外的任何感官,也就是说只能靠听觉捕捉猎物,但是它们的听觉异常敏锐,而且速度极快,杀伤力极强,一旦听到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会立马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飞奔过来然后“哐”的一声把发出声音的人或动物或任何东西给砍死,所以人们唯有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一篇就是在这个背景设定下的短篇,设定的时间是暑假,地点是大阪,主角是忍迹和白谦。其实这是一个系列短篇,过后应该还会有冢不二和真幸以及其他CP。

 

正文:

01

下午两点,酷烈的艳阳照射在马路上,蒸腾着暑气。

街道一片寂静,车辆、行人一概全无,就连蝉鸣鸟叫都听不见一声。

突然从街道转角处一前一后地走出两个少年。是忍足家的两兄弟,也是这个家族还活着的、最后的两名成员。

谦也走在前面,垂着头,眼神飘忽涣散。他没有穿鞋子,脚上仅仅穿着翔太的足球袜。金棕色的短发乱七八糟,像是戴着口罩,又像不是。待他抬起头来,才发现原来他嘴边不是戴着口罩,而是蒙着几层白色的纱布,四周用医用胶带牢牢地粘着。

这样的话,就可以保证他不会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吓而叫出声,进而就不会被从天而降的怪物猎杀。

说防卫太过也不尽然,毕竟翔太就是这样死的。在翔太死后,忍足便想出了这样一个一了百了的方法,来保护自己的最后一个弟弟。

忍足走在谦也的身后,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声响。他散发、赤足、裤脚挽到小腿中央,依旧戴着平光镜,眼神冷酷,不带一丝情绪,手里拿着棒球棍,口袋里装着手术刀,虽然这些“武器”并不能伤那些怪物分毫。

马路被晒得烫脚,但唯有不穿鞋子,才能确保像猫科动物一样,走路不发出声音。

谦也漫无目的地看向前方,入目一片荒凉。

怪物出现后的第二十八天,连路边的野猫都学会乖乖躲着不要叫出声了。除了他们两个,不会再有第三人走在路上。

四周太安静了,实在是过于安静,以至于谦也感觉耳膜都涨得生疼。他走着走着,突然听不到身后的任何动静,惊恐地转过头来,发现侑士还好好地走在他后面。

忍足见谦也突然转过头来,便朝他笑了笑。依然是平日里潇洒随性的笑容,却极具安抚性。于是谦也便也回给他一个灿若阳光的笑容,虽然只能看得见笑眼弯弯。他随后又拿起挂在胸前的便签本和笔,快速地写了什么,拿给忍足看。

——“今天要去哪里?”

忍足接过笔,思考了一下,在纸上画了个圆,又平均分成八份,在左下角那一份上面打了个勾。谦也接过看了看,点头表示知道了。

忍足侑士在找人。即使是现在这样、大家都恨不得挖地三尺躲着绝不出来的危险时刻,他也有非要找到不可的人。

毕竟那位大少爷是因为他才会从东京跑到关西来的。虽然是对方一时兴起的成分居多,但是来都来了,连见都不见上一面怎么行。不论是还活着还是已经死了,总要找到他才可以。

谦也转过身,继续向前走。突然一阵风吹过,道路两旁的树被吹得“飒飒”作响。谦也忙停下脚步,屏息凝神,和忍足两人紧紧地靠在街边商店的柱子后面,闭上眼睛不敢睁开。

过了一晌,风停了,周围再次恢复到什么声音都没有的状态。谦也探出头去,才发现怪物并没有出现。

或许是别处的树也被风吹响了,所以它们才没有到这儿来。

谦也默默地在心里长舒一口气,平复情绪,再次出发。

 

02

迹部平躺在超市的货架顶上,屏住呼吸,纹丝不动,仿若一具鲜活的死尸。

一只怪物正从他身旁的过道走过。它高约两米,通身漆黑,四足像蟹脚一般,支在地上快速地爬动。它的上身有些像人类,头部的位置却由翕动的鳞甲片构成,张合之间,隐约可见里面旋涡状的结构。

就像人类的耳蜗一样,只是形状巨大,从而也更为敏锐,能接收到一切细微的声音。

一切,细微的,声音。当周围安静到极致时,甚至包括人类的呼吸和心跳。

它的头部距离货架顶端的迹部仅有不到二十公分,麟甲翕张着,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四。”

迹部在心里默念着。

“三。”

“二。”

“一。”

距离迹部和那只怪物最远处的货架上,突兀地传来一阵音乐的声音。

其实音量不高,但在空荡荡的室内却显得尤为明显。那怪物异常暴怒起来,立马放弃了迹部,几乎下一秒就到了那边的货架旁,开始挥舞着它的钳子异常残暴地攻击声源。

迹部趁此机会,翻身纵跃跳下货架,手脚极轻地迅速把货架上的食物扫入袋中,然后迅捷如猎豹一般疾速跑进两排货架之后的员工办公室,几近悄无声息地锁上了门。

十秒后,音乐戛然而止。怪物失去了攻击目标,暴躁地在那附近走来走去。迹部则靠在门后,闭了闭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略有些形容狼狈,穿着灰色的短袖连帽衫,黑色长裤被他卷成了七分,同样没穿鞋,却穿着白色的棉袜子。

这间员工室大约是楼层经理办公室之类的,勉强还算豪华,空间有点小,门却较为隔音,还临着街道。

迹部从袋子里随便掏了点什么饱含防腐剂的平民食物出来,走到了落地窗前,坐在沙发上,对着外面空荡荡的街景,开始享用他的午晚餐。

困在这里的第二十八天,依然没有惊喜。

 

03

又一次的失望。

谦也从超市中走出来,背着鼓囊囊的双肩包,却忍不住有些丧气。

天色已近黄昏,这已经是今天他们探索的第三家超市。实际上这附近的超市已经被忍足地毯式地搜索了个遍,人没找到,吃的用的倒是攒了一堆。要是哪天侑士决定放弃寻找迹部了,他们哪儿都不去地呆在诊所的地下室里,这些吃的也够他们活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侑士是不可能放弃找迹部的。

但那位迹部大少爷真的还在关西吗?真的会躲在超市里吗?就算是真的,在双方无法用任何方式传递信息的情况下,如何能找到他呢?

侑士却坚信能够找到他,真是不可思议。

再次回到街道上,夕阳已经开始西沉,给建筑物镶上了一道金边。谦也回头看向忍足,用简单的手势问他今天还要继续找吗?

这些天他们甚至在必须无声交流的情况下创造了一些简单的手语。

忍足眼神中带着一点忧郁。这是每日傍晚的限定眼神。每天到了最后,就连一直坚定的忍足,也会露出犹疑的神情。

谦也拍了拍他,忍足抬起头来,看到谦也向他比了个“一”的手势。

——“今日的最后一家”。

好吧,再往前走,找最后一家。如果还是没有找到的话,就只有他和谦也两个人一起回家了。

 

04

忍足家诊所的地下室,是躲避怪物的上佳场所。

可惜的是,这是在所有其他家人都死亡过后,才发现的事情。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其实要躲开那些怪物很简单,只要别发出声音就可以了。但人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呢?

说话的声音。就算不说话,还有鞋底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就算光着脚,还有不小心打翻了东西发出的声音。就算谨小慎微不打翻东西,还有呼吸的声音。就算不呼吸,还有心跳的声音。

这些声音,平日都隐藏在更大的声响之下,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但是谁能想到,现在却成了催命符呢?

妈妈煮饭时不小心打翻了盘子会死,绘里奈姐姐的裙子勾住了钉子也会死,翔太只是不小心跌倒惊叫了一声也会死。

我会因为什么而死呢?侑士会因为什么而死呢?怪物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呢?

当忍足让谦也待在地下室等他回来时,谦也这样想道。

如果无论如何都要死的话,还是和侑士死在一块儿好了。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却活过了一天又一天。

谦也眯起眼睛,看着坡道远处的夕阳,想着,不知道尽头会是哪一天。

此时,却突然有一个人,从坡道的转弯处逆着光走了上来。看到前方的人,他似乎也难以置信,犹疑地放缓了脚步。

谦也睁大了眼睛,心跳猛然增速,呼吸加重,感觉所有的热血冲头。大概应该感谢他嘴上粘着的纱布,要不然他此刻真的有可能惊叫出声。

是白石!

从路的尽头走过来的人,竟然是白石!

 

白石的半边衬衫都被血溅红,英俊的脸上是干涸的血迹,手上缠着的绷带也是一片斑驳。他的嘴唇颤动,似是想要相信眼前的人是真实的谦也,又不敢相信的样子。

谦也朝他弯起眼睛笑了笑,忙拿起胸前挂着的本子,手指颤抖着去写字,又划掉,感觉眼前一片模糊。他抬手去擦眼泪,却突然被拥抱着。白石整个人都在颤抖,他们激动地紧紧相拥。

忍足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唇边是难得的有些高兴的笑容,却又带着落寞。

夕阳下,是无言的、激烈的重逢。

 

05

夕阳照在玻璃上,有些刺眼,不过大概马上就会弱下去吧。

迹部撇嘴,放弃般地仰躺在沙发上,无聊地夹起一张A4纸开始叠纸飞机,却在片刻后又不甘心地把头偏向窗外,注视着下面的那一方空地。

算了,今天就再给忍足侑士那家伙多一次的机会吧。再盯一个小时,如果那家伙还不出现,就再也不原谅他把本大爷骗来关西旅游还不及时来当地陪的事情了!

虽然在过去的二十多天里,迹部大爷也是这样下决定的。

天色渐渐暗下来,迹部一边盯着下面,一边出神,不一会儿眼睛就要眯起来。他赶忙掐自己一把,瞪大眼睛,振奋精神。

结果就在下一秒,连续空荡荡了将近二十天的楼下居然真的出现了人影!迹部一个翻身坐起,几乎跪在窗边,看着由远及近的三个人。

一向冷静的迹部在那一瞬间竟然有种慌了手脚的感觉。他深呼了一口气,镇定下来,稳住手上动作悄无声息地打开窗户,把在窗边放了二十多天的、他大少爷叠的一筐纸飞机倾数从五层楼高的地方倒下。

 

那将是忍足永生难忘的奇景。

夕阳之下,万籁俱寂。突然漫天的纸飞机从天而降,每一只都冲锋陷阵般闪着金光,落在了他身边。

他抬头去看,便看见有人趴在五楼的窗边挥舞着双手。

除了他的小景,不会有第二个人。

他顺着纸飞机飞来的方向,居然找到了遗失多日的珍宝。

这是这一个月以来,他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

 

待所有的纸飞机落地之后,迹部又飞下来一只纸飞机。忍足接住它,上面果然写着字。

——“只有五楼有一只,本大爷有办法引开它,你们在下面等着,五分钟后到。”

忍足将纸飞机收进口袋里。

“怎么办?”谦也在空中画了个问号。

“等着。”忍足指了指地面,表示一切都听迹部的。

谦也摊手,对他们之间莫名其妙的信任表示理解不能。

 

迹部背上包,掏出口袋里最后一支手机,设定好了闹铃。

这次他采取的是速战速决的策略,利用这些天练成的开门绝技悄无声息地将门打开,发现那只怪物果然还在原处徘徊,便小心翼翼地踏出门去。

那怪物果然注意到了这边,正要往这边过来,迹部却果断地将手机扔到了远处,下一秒音乐声炸然响起,怪物飞扑向那边,迹部一刻不停地从安全步梯逃走,不再顾及脚步声,飞速地跑向楼下。

 

说是五分钟,其实根本连三分钟都不到迹部就冲到了楼下,一口气冲到他们面前,才停下来喘口气。

还来不及互相打量一番,面对着门口的白石却徒然睁大了眼睛。另外三人顺着他的视线回头一看,赶忙后退,那只怪物竟然也追到了楼下,却还在门口徘徊,大概是失去了猎物的方向。

四人面对着它后退,退出一段距离才敢开始奔跑,已经十分注意不要发出脚步声,却依然觉得脚摩擦地面的声音很刺耳,比那更刺耳的是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却谁也没敢回头。

 

06

一行四人,在跑出了一条街的距离之后,才停下脚步开始慢慢走。

夜色渐浓,夕阳已经只剩下一条线在外面。起风了,到处都是树叶的沙沙声,反而比之前要安心。

路上依旧空无一人,白石和谦也走在前面,白石搭着谦也的背,把他搂在怀中,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关系很近的大亲友。

忍足和迹部走在后面。迹部被忍足牵着手跑了一路,后来反应过来,想要放开,忍足却不肯,甚至死皮赖脸地将头靠在迹部的颈窝撒娇,两人推来推去,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走S型。

忍足家的诊所终于到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谦也撕下粘在嘴上乱七八糟的胶带和纱布,一把拉下了白石的脖子,在白石惊愕的目光中冲着嘴亲了上去。

他们身后的迹部和忍足双双惊呆。不过迹部持续惊呆中,忍足却立马回神,流氓笑地朝迹部挑眉,迹部瞪他,却被他拉近自己。先是用额头抵着额头,才用柔软的嘴唇贴着他的嘴唇。

 

07 后记

 “那个,迹部大少爷,你为什么会在超市啊?而且恰好在窗边!”

“废话,关西这边又不是本大爷的地盘,不想饿死当然去超市!不在窗边怎么看清楚楼下有没有人过来……你睁那么大的眼睛瞪着本大爷干嘛?啊嗯?”

“你跟侑士说的一模一样诶!他说你一定在某个超市,而且一定会在朝着入口的窗边等他!”

“这是常识好不好……再说,谁说本大爷在等他啊!”

“这就叫心有灵犀哪小景,你知道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谁跟你心有灵犀啊!”

 

08 后记

“还有,白石……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街上?”

“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所以就想去看看你还在不在。如果连你也不在的话,我就可以不用再时时戒备,随意地活着了。”白石温柔地笑道。

 

 


评论(2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