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10

前文: 0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深夜,手冢冒雨从U17基地赶至家中,推开家门,却发现自己的爷爷手冢国一正披着外套坐在廊下,手边摆着下了一半的将棋。

“爷爷。”手冢走至廊下,收起伞,换了鞋,“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吗?”

手冢国一阖着双目,合拢着袖子,半晌才道:“人老了,许多事由不得自己。”

手冢沉默地跪坐在了棋盘的另一侧。

“突然回来,是有什么事吗?”手冢国一问道。

“是。”手冢低下头,恭敬道,“还是为从前与您探讨过的事前来。”

此话一出,周遭又只剩下雨声。

手冢国一思索了片刻,道:“那件事,急不得。”

“是。”手冢道,“只是……今天有一名后辈,觉醒了异能,在外逃过程中被当场击毙。孙儿只是觉得……”

“变种人和人类之间的隔阂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弥补的。那件事情,不提便也罢了,一旦提起就必然要做成,否则只会将人类与变种人推向更为黑暗的深渊。其中牵连太多,若不好好筹划,现在好不容易维持的和平表面也要被打破,几十年前的血雨腥风说不定又要重演。”手冢国一的语气加重,“这些话,我是否跟你说过?”

手冢沉默片刻,才应道:“是。”

“你并非不知道其中轻重,只是——”手冢国一看向他,“你心中有十分挂念的人!”

手冢没有说话,只是抿直了嘴唇。

“你是去监狱中看过不二那孩子了吗?”

“是。”手冢如实地答道。

手冢国一叹了口气,语气稍微和缓:“情况如何?”

“还好。”手冢道。

“哼,”手冢国一冷笑,“自然还好。才进去一年,若是就出了什么事,岂不是就太明显了吗?那帮人还不敢这么猖狂。”

手冢握紧了拳,指节泛白。

“为什么偏偏是不二?”手冢语气沉郁地问道,“明明我们所有人都……”

“因为人类政府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手冢国一微眯双目,目光如鹰隼般犀利,“而不二恰好就是那种随心所欲、不会听指挥的孩子。国光,我没说错吧?”

“不错。”手冢艰涩地开口。

“这样的孩子每一届都会被‘淘汰’一批。”手冢国一眼中泛着冷意,“既聪明得什么都知道,又没有懂事到懂得顾全大局。万事随心,被逼急了就会不管不顾地反抗。这样的人,即使再有用,他们又怎么敢用呢?那些人,既想利用你们的能力,又不想担着这样的风险,就只好利用这样的手段,将‘不合格’的人先一步淘汰出去了。”

手冢表情愈见冷肃,只开口问道:“大约还要等多久?”

“快了。”手冢国一缓缓地长吁一口气,“爷爷已经和真田那个老家伙都商量好了,旧部也联系得差不多了。现在只差得到越前家族的支持。”

“越前家族?”手冢蹙眉。

“是最有名望的变种人家族。以变种人的身份,却一直在为人类与变种人的和解而努力,在几十年前的混战时代,曾为双方握手言和、实现和平的局面做过巨大的贡献。”手冢国一叹息,“只是,自从十几年前,越前家的长子越前南太郎被刺杀身亡后,越前家族就销声匿迹了。而在现在这样人类势力日渐强大、变种人式微的情形下,他们的事迹也被抹去得差不多了。”

手冢面露思索的神色。

“怎么?”手冢国一问他。

“不。只是突然想到,U17基地中也有一个姓越前的后辈,不知道会不会和您所说的越前家族有关。”手冢道。

手冢国一摇头:“越前南太郎的确有一子存世,只是论起年龄,应该比你还要年长几岁。再说,经历之前一事,越前家族也绝不会再放任后辈去参与变种人与人类之争,更何况还是参与到维序警当中去。大约只是姓氏相同罢了。”

手冢再次沉默不语,片刻后提出告辞:“基地中现在正是混乱的时刻,恐怕连夜就得回去。”

“回去吧。”手冢国一摆手,“也要告诉你那个小不二,让他不要着急,就说你一定会去救他的!”

难得看到一贯精英的手冢一脸窘迫,站在爷爷身边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手冢国一怒瞪他:“怎么,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吗?这样下去要怎么把那个鬼精灵哄回家?”

“不,事实上,爷爷,”手冢推了推眼镜,“类似的话我已经说过了。”

 

U17基地,迹部、幸村和乾三人还在游泳池边拉扯不清。

“不行,这……这太为难我了。”乾面露难色,连连后退。

“啊嗯?”迹部拽着他的衣领步步紧逼,“你能逼出自己的异能,难道就不能逼出本大爷的异能吗?”

“可我是承担了莫大的风险的,你看,连遗书都写好了。”乾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遗书。

“那又如何,本大爷也可以写遗书!”迹部依然不放过他。

“不行。”乾也依然不松口,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这个实验具有相当的危险性,我能完全代表我自己做决定,你却不能代表你自己。”

迹部皱眉:“你说什么?”

“你可是迹部财团唯一的继承人,迹部。”乾高深莫测道,“想想你的姓氏。既然享受了姓氏带给你的一切荣耀,自然也该承担同时而来的责任。”

乾知道这个基地里一切细枝末节的信息,所以当他决定戳人痛点时,自然也知道怎么戳最痛。

迹部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乾却不动如山。

“让我来告诉你,”迹部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深刻与认真,“姓氏所带来的荣耀,我随时可以抛弃。真正的荣耀,是本大爷亲手挣来的!”

“随你怎么说。”乾道,“但我却不愿意承担让迹部家族失去继承人的风险。”

“你——”

“好了!”一直坐在池边无视他们二人争端的幸村却突然拔高声音道。

他将浸在水中的双脚拔出,肩披外套,赤脚走到他们二人身边,拉开他们二人,对迹部道:“既然他不愿意,那就让我来!”

迹部将信将疑地看向他:“你也可以做到吗?”

“试试吧,”幸村无所谓地笑道,“你不怕死就行了。”

“幸村——”乾饱含警告地开口。

“怕什么,”幸村朝他投去冷淡的一瞥,“我可不怕承担让迹部家族失去继承人的风险。”

“如果莲二在这里,他一定会阻止你这样做的。”乾道,“你现在——很不冷静。”

“但你不是莲二,”幸村道,“所以我不会听你的。我需要迹部,我需要一个强大的战力站在我这边。”

他又转向迹部:“大少爷,你觉得呢?”

“哼,”迹部傲慢地笑道,“本大爷什么时候怕过吗?”

这两个人已经完全不管不顾了。


PS:突然想起这个坑,给它填点土。冢不二见家长既视感2333

 

 



评论(4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