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全员向】问题儿童和家长们(上)

 简介:庆贺儿童节的短篇,青春家、立海家、冰帝家和四天宝家的故事,仿照美剧绝望主妇的设定,大家都住在一个社区,除了龙马和小金外,其他孩子都处于青春期。为了让设定合理,就假设是ABO世界观。

涉及的CP有:冢不二、真幸、忍迹、白谦、切柳、日岳、木丸、

 

01

下午是主妇们的茶话会时间。

“主妇们”指的是不二、幸村、谦也再加上忍足。

暂且先不管忍足一只Alpha混在omega中间做什么。事实上,他们常常聚在一起的原因是他们都在各自家的带孩子事业中扮演着更为举足轻重的角色,因此举办茶话会便成了定例。

偶尔迹部在家的话他也会和忍足一起过来,有时还会再多出一个仁王。但是如果有人带了孩子来参加的话,仁王是绝对不会来的。

尤其是像龙马还有小金这种三四岁、满地爬、猫嫌狗不理阶段的孩子。

但不二却很喜欢这样的聚会,尤其是小金也在的时候。因为这个恶趣味的爸非常热衷于看到自家冷静独立又爱装酷的崽被别家崽烦得不要不要的样子。

每当小金露着小白牙哈哈笑着把自己的章鱼烧往龙马脸上戳的时候,龙马就会难得的露出警惕的神色靠近不二的裤脚,小爪爪无助地拽着不二——就像现在这样。

“抱歉哪,似乎又把龙马君给吓到了。”谦也从后面抱起小金将他挪到一边,小金四肢乱动,又哭又叫,片刻不得安生。

“没关系,小孩子嘛。”不二笑眯眯地把不安的龙马抱在自己怀里,结果这小子果然一秒变酷——真是个不坦诚的小孩。

这一次的聚会地点是在冢不二家,不二难得准备了口味正常的茶点,但幸村似乎很不在状态的样子。

“幸村,昨晚没有休息好吗?”不二笑眯眯地意有所指。

“啊,”幸村托着腮,满脸写着萎靡不振,“几点了?”

忍足看了看表:“四点钟而已,离散会还早吧。”

“我今天要早点走了。”幸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被赤也那小子的班主任约谈,我昨天愁得整晚没睡,还不敢让真田知道,生怕他打孩子。”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纷纷惊呆了。

“你因为被赤也的班主任约谈而睡不着觉?”不二惊诧道,“这种事不是每年都发生八百多遍吗?”

“五年前你就已经不再因为这件事来找我做心理咨询了。”忍足补充道。

“这次不一样。”幸村浑浑噩噩地朝他们摆了摆手指,“这次不再是踢足球砸坏教室窗户这样寻常的错误,而是青春期少年才能惹出的大麻烦——”

其他三位爸爸屏息凝神地看向幸村。

“赤也他,据说是强吻了他们新来的国文老师。”幸村一脸心如死灰地宣布了答案。

 

02

幸村家有两个孩子,长子文太在读高二,次子赤也在读高一,两个孩子都不是省油的灯。赤也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文太则求质量不求数量,热衷于偶尔捅个天大的娄子。

没想到这一次刷新了捅娄子记录的竟然是赤也。实在是没想到。到底是真田的拳头不够硬了还是自己的灭五感不好使了。

幸村边开车边思量,偶尔分神从后视镜中看看自己,觉得自己一夜之间老了五岁。

这样下去,下次再和真田出门的时候,大概就不会被人家认为是老夫少妻了吧。从这个角度来想,赤也那家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幸村一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到房间里除了赤也和他的班主任龙崎老师之外,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相貌异常清秀的年轻人。

他微阖着双目,气质沉静,看到幸村进来也波澜不惊,只是颇有礼节地站了起来。

龙崎老师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和蔼地笑道:“啊幸村,你来了。”

“龙崎老师。”幸村笑着打了招呼。

龙崎老师也是当年他、不二和白石的班主任。实在没想到,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却还是要挨老师的骂。说起来,这都怪谁啊!

归根结底还是要怪真田,没有他哪来的赤也!

赤也被放在窗户边上罚站,听到幸村来的动静,也没有回头。

幸村是昨天晚上才知道这件事的,那时赤也已经睡了,今天早上的饭桌上也没找到机会问问他是怎么回事。今天看他这副表现,似乎有些心虚。

真是少见啊,天不怕地不怕的赤也也知道心虚!今天这事大了。

三人落座,龙崎老师坐在中间,其余二人分列两边。

“这位是柳莲二老师,”龙崎老师介绍道,“别看他看起来年轻,实际上可是一位少年英才哦!”

幸村温柔地笑着和柳打了招呼,但内心完全是一团毛线球。

该说些什么呢?

你好,儿媳?

真的这样说的话,龙崎老师大概会拿网球拍把自己扇出去吧。虽然他内心深处真的觉得假如以后赤也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儿媳的话,他和真田就谢天谢地了。

“昨天晚上没搞清楚情况就通知了你,”龙崎老师道,“今天把你找过来呢,其实主要是想说清原委。其实这件事,也不是赤也的错……”

 

站在窗边的赤也本来是在认认真真地伸出一只耳朵偷听大人们讲话,结果目光却不自觉地被楼下的场景吸引了过去,然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维持着石化的神情转过头来看幸村,收到了幸村满是问号的眼神。

算了,还是先不告诉他文太带着隔壁家的英二、岳人和小光跟别人打了群架,并且疑似交了社会不良男友的事情了,万一幸村当场被灭五感反噬怎么办!

赤也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事。

 

03

幸村走后没多久不二、谦也和忍足就相继接到了电话,说是孩子在学校出了事,让他们赶紧过去。

谦也差点当场就疯了,不二和忍足倒还勉强维持着镇定。忍足开车,不二和谦也分别抱着龙马和小金坐在后座,不二还要负责安抚谦也的情绪。

主要是谦也家的小光实在是一个早熟又冷静的孩子,从来不会给白石和谦也两个人找麻烦,更何况还是个不需要人担心的强势Alpha。虽然最近和白石的关系有点紧张,但是总体来说是个很乖的孩子,所以谦也还从来没有过“被叫家长”的经验。

这么短短的瞬间,他已经脑补了无数次可能。

而不二和忍足,虽然是Omega的家长,却因为各种事情每学期都要被老师call那么几回。一般情况下是没什么大事,不过这次听起来的确有点严重。

不二看谦也的情况实在有点糟糕,就连小金都被气氛感染得哇哇大哭,就给白石发了消息,让他也到学校去。因此他们到了的时候,白石也已经赶到了。

“怎么回事?”白石车都没停好就赶忙跑了过来,先将大哭着的小金抱过来,又安抚性地抱着谦也。

“我们也不清楚情况。”不二抱着龙马,小小只的龙马倒是出乎意料的镇定,搂住不二的脖子一声不响,似乎还试图安慰小金。

“在医务室。”忍足看了看手机,还是决定先看看情况再通知迹部,“我们先过去再说。”

几人往学校的医务室赶去,还没走几步路,就听到了呼啸而来的警笛声,回头一看便看到真田穿着警服摔上了车门,带着几个手下风驰电掣地朝这边走过来。

 “怎么回事?”一向冷静的忍足此时也忍不住皱眉,迎上前去问道。

“你们怎么在这儿?”真田见到他们倒是比他们几个还要惊讶。

“学校的老师打电话来说孩子们出了点事。”忍足道。

真田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道:“我们接到报案说学校里有几个Omega学生遭到有预谋的劫持,情节有点严重。”

听闻此言,不二心里“咯噔”一下凉了半截,立马就摸出手机给手冢打了电话。

“都冷静一点,情况没有那么糟。”真田环视了一圈,“幸村呢?你们没有在一块儿吗?”

 

04

此时的医务室内一片混乱。

话题中心的文太异常安静地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小光满脸都是伤,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被医务室的老师拉到一边去上药。

岳人一边烦躁地安抚着嚎啕大哭泪水都要流成小溪的英二,一边跟旁边的一年级学弟日吉吵得不可开交。

而英二的膝盖还在血流不止,但是却没有人顾得上管他,整个人怕得要死还委屈得不行。

全场唯一能够回答老师问话的反而是那个切原口中的“文太的不良少年男朋友”。其实人家既不是不良少年也不是文太的男朋友,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陌生人而已啦——

陌生人:“我不认识他们,只是恰巧从那里路过。不——我跟那帮人不是一伙的。感谢您的理解。在下木手永四郎。”

 


评论(34)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