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全员向】问题儿童与家长们(中)

前文: (上)

给小光拉郎这件事太为难了,而且这就是个短篇而已啊,还是不拉了吧

01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文太带着岳人和英二不知天高地厚地与人约架,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原来对方是早有预谋地引他们上钩。三个Omega被十几个高三的Alpha堵在巷子里,差点就没命回来。

此时隔壁家的小光和他的同班同学日吉恰好经过,但他们的加入并没有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局面,最多也就变成了五个人一起挨打。好在赤也被老师留堂了,要不然今天挨打的就要变成六个人。

最终还是路过的木手出手相助,先是在暗处报了警,又站出来警告对方的人自己已经报了警,让他们识相地赶紧走,四两拨千斤地解决了危局。

“前辈是笨蛋吗?这么明显的陷阱都还要上钩。”日吉一张冷漠脸地吐槽,“就没有一点自觉吗?”

“你说谁是笨蛋啊!明明是对方先耍了手段!”岳人十分火大,还被隔壁英二的哭声搅得不胜其烦,“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

“那伤口还在流血嘛!”英二边抹眼泪边道,“岳人真讨厌nya!”

“你才讨厌!!!”岳人眉毛倒竖,忍无可忍地朝他吼,却又自行地去取了绷带和碘酒,来帮他擦伤口。

“前辈下次不要再这样了。”日吉继续冷漠地说教,“没有Alpha会真的想和Omega约架,他们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具体的就不用我说了吧。”

岳人的脸蓦然地烧红起来,却还是嘴硬道:“你哪位啊!就要在这里对我说教!”

“我叫日吉若,”日吉瞥了他一眼,“前辈之前见过我的,还向我表白过。”

此言一出,岳人和英二都震惊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大约是上学期的事情了吧。”日吉提醒道。

两人绞尽脑汁地回想,最终还是英二先想起来似乎的确有这回事。

某一天他们几个人又聚在一起玩无聊的游戏,岳人输了,要受到惩罚。岳人自诩天不怕地不怕,号称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然后赤也就说——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班最不好惹的一个同学,冰块脸还会武术!很可怕哦!岳人桑你敢去向他告白吗?”

然后岳人就去向那位号称最不好惹的同学告白了。因为在他看来,就算再怎么冰块也冰不过小光,再怎么不好惹也不会比赤也更刺头。

结果也是“根本无事发生”。那位暗金色头发的学弟似乎是很平静地接受了他的告白,事后也没有任何的报复行为,这件事就被岳人抛诸脑后了。

岳人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后辈,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当初那个学弟啊!

“原来是你啊!”岳人道。

“日吉君真的是个很好的人nya~当初还以为你会打击报复呢,可是害得岳人担心了好一阵子,没想到居然还会帮我们打架!”英二道。

“当然了。”日吉冷静又正经道,“从那之后,我可是好一阵子都把岳人前辈当成我的男朋友看待呢。”

“nya???!”

 

02

而关于赤也,事情的经过则是这样的:放学后,按照惯例被留堂的赤也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强吻了把自己留堂的国文老师,并且恰巧被班主任龙崎老师看见。龙崎老师认为此事超乎寻常的严重,在深思熟虑过后,还是打给了幸村,向他阐明原委,并让他到学校一趟。结果后来又从当事人柳莲二口中了解到,那其实是一场误会,赤也只是不小心跌倒然后两个人撞上了。所以这件事就这样大事化了了。

这番措辞,龙崎老师信了,幸村却是不信的。原因无他,看赤也的表现就知道了。如果他真的是被冤枉的,早就理直气壮地炸上天了,哪会是现在这副心虚的样子。

幸村什么也没说,带着赤也从龙崎老师的办公室出来,直到走出了教学楼才开始询问他事情的经过。

赤也低着头一言不发。

“其实你的确那样做了,对吧?”幸村都不好意思说出“强吻了自己的老师”这样的字眼。

赤也还是不说话。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幸村语气强势,“赤也,你的动作真是太难看了。”

赤也终于被激怒了,红着眼睛反驳道:“我没有!是柳老师让我不要说出来的!”

“那位柳老师是为了保护你,怕你受罚,所以才这样做的。”幸村道,“第一次做老师,总是比较心软。但并不代表你这样做是值得被原谅的。为什么这么做?”

“不知道。”赤也的气焰消散了一点,但仍不好好说话,“大概就是一时冲动。”

“一时冲动?”幸村转过身来看着他,“你知不知道自己是Alpha,柳老师是Omega,而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如果柳老师追究的话,你就要进管教所去?”

“那又怎么样?”赤也语气飘忽,却仍十分嘴硬,似乎蓄意要和幸村对着干,“真田不是很厉害的警察吗?手冢桑不是有名的律师吗?他们会让我进管教所吗?”

徒然听到这句话,幸村一阵愕然,抬眼去盯着赤也,半晌没有说话。

赤也似乎也知道自己口不择言,心虚地低下了头。

幸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抖着声音道:“立马认错,告诉我刚才那些话不是你真心想要说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赤也低着头,刚想要开口,幸村的情绪却已经爆发了——

“你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真田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如今的地位,都是冒着枪林弹雨拼搏而来的。他连句好听的话都不肯对别人说,你现在竟然妄想让他为你徇私?”幸村深吸了一口气,“还有手冢,那是宁愿过着清贫的生活也只打正义的官司的人!你让我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和手冢不二两人交往!”

“我错了……”

“不对,是我错了!”幸村转过身去,大步地向前走,“是我的错,才教出你这样的孩子!”

看幸村真的发火,赤也也慌张了,忙追了上来:“对不起,我真的错了,你不要生气……”

幸村没有理他,继续往前走。赤也虽然一贯冒冒失失,还爱嘴上逞强,总是惹祸,但是在他看来并不是一个心地很坏的孩子。现在,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说那种话——”赤也挡在幸村前面,眼神慌张。

幸村没有理他。他注意到了停车场里停着的几辆警车还有忍足的车,直觉不对,掏出手机打算给忍足拨电话,才看见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他皱了皱眉,暂时没管,而是先给忍足拨了电话。

忍足几人也是刚离开停车场,一接电话,劈头盖脸便问他:“你现在在哪里?”

“刚到停车场。”幸村道。

“那你赶快到医务室这边来吧,”忍足道,“可能出了点事,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

 

03

木手是隔壁A高的高二生。

A高,就是专为Alpha设立的高中,精力旺盛的Alpha们聚在一起就是整天打架,木手应对这种群殴事件很有经验,但是他拔刀相助的时候没想到里面还牵涉着三个Omega。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牵涉到Omega就没有小案。

更别说出事的还是这所有名的高中里面的学生。木手打量了一下设备先进的医务室,再看看正急得一脑门子汗的校领导们,想着这些学生的家长必然也不是好惹的,要是那群惹祸的Alpha被抓到,起码得判几年。

话问完了,警察还没来,这里的老师让他先坐在一旁等着。木手在心里皱起了眉,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惹了这个麻烦。当时就不应该多此一举送他们回来的,要不是——他转头看向一直坐在角落里没说话的文太,才察觉到那个Omega似乎有些不对劲。

 

文太知道这次自己闯祸了。虽然祸是大家一起闯的,但既然他最大,就得负主要的责任,不知道会不会挨真田的打。不过话说回来,也有很久没有挨过真田的打了,自从分化成Omega之后,真田就再也没对他动过手。

Omega,真是个令人难堪的身份。分化之后世界好像都跟着变化了很多。

但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文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火烧火燎的,和每个月讨人厌的发情期很像,又不太像的样子,整个人难过得要死。他想拿过包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手软脚软、眼前发花。费劲地打开包,结果所有的东西“哗啦”地撒了一地。他蹲下身去捡那瓶抑制剂,结果整个人就势倒在了地上……

 

“文太!”正在包扎的岳人、英二和光三个人慌慌张张地围过来,学校的领导们也都大惊失色。

木手沉着地将他挪到椅子上平躺,让校医务室的医生来检查。

“看情况像是吸入了强制发情的药物!”医生站了起来,“这样不行!要马上送到医院去隔离和治疗!”

幸村等人进门时,恰巧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04

手冢接到电话时正在和他工作中的当事人会面,因此赶到医院时依然是拎着公文包、穿着西服和大衣外套的装扮。

他一走出电梯,便看到不二正抱着龙马,两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病房外的排椅上。不二穿着白色的宽松毛衣,龙马穿着浅黄色的小毛衣和背带裤,两个人都是家常的穿着,大概是事发突然,没有来得及穿外套。

手冢走近,脱下大衣外套裹住两个人,不二才反应过来:“手冢?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都没发现。”

手冢坐在旁边:“英二怎么样?”

“没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医生正在做检查。”不二道,“幸村家的文太情况要严重一些。还有小光,脑袋上有外伤。”

龙马也睡眼迷蒙地醒过来。不二摸摸他的小手,抱歉地安抚道:“龙马君,感觉冷吗?抱歉,忘了给你穿外套。”

“madamadadane。”龙马一本正经道。

不二和手冢同时笑了起来。

“这可是龙马君最近的口头禅呐。”不二向手冢解释道。

“抱歉,”手冢摸了摸他的头发,“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所有的事都拜托给你。”

“没关系,”不二调侃地睁开了眼睛,“这点小事,想让我认输还早得很呢。”

两人同时愣住。不二窘迫道:“那么这样看来,龙马君的口头禅不会是从我这里学来的吧。”

手冢推了推眼镜,正经道:“唔,很有可能。”

远处的电梯打开,迹部总裁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助理若干,看起来像是来砸场子的。

“手冢,不二,怎么只有你们在这儿?”迹部远远地问道,“忍足人呢?岳人呢?”

不二和手冢站了起来:“不要着急。岳人在里面,没有大碍,大概一会儿就可以进去探望了。忍足去跟进警察那边的情况,把岳人暂时拜托给我了。”

迹部这才放松了一些,挨着两人坐下。

三个人都莫名地有点忧郁。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最后还是迹部先气闷地开口道,“那可是最好的学校,本大爷还在暗地里安排了保镖。”

不二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们家的孩子你还不知道,那是保镖能跟得住的吗?”

“是啊,连保镖都看不住了。”迹部支着额头,“以后要怎么办呢?”

 

 

PS:本来只是想写个搞笑段子的,怎么突然就沉重起来了呢?大概是因为今天心情不咋地??码字使我快乐,不过希望这一篇的(下)不要又分成“上中下”。由于季节的设定,对上篇中柳的衣服做了一些调整,无视就好。

以及,大家的职业:

手冢:律师

不二:摄影师

真田:警察

幸村:画家

忍足:心理医生

迹部:霸道总裁

白石:药剂师

谦也:本来是急诊科医生,进修后转到清闲的影像科

下章大概会涉及到他们年轻时的事,正如这章中所透露,大家年轻时候也经历过除了梦想一无所有的日子,互相扶持着变老,最后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面临着孩子的问题。


评论(38)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