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全员向】问题儿童与家长们 (下)

前文: 上  

正文:

01

幸村蜷缩在隔离室门口的排椅上,将头埋在膝盖中。疲惫、失望、担忧、后怕,所有的负面情绪共同席卷而来,仿佛又回到了国中,那个无助又充满恐惧的时期。

突然听到了有点拖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幸村抬起头来,看到穿着学校冬季制服的赤也正拿着两罐饮料走过来。他把热咖啡递给了幸村,然后自顾自地在幸村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了可乐罐子。

幸村接过咖啡,两人沉默不语地并肩坐着,对面就是文太的隔离室。

“我的确亲了柳老师。”最终,赤也开口道,“但最开始的时候真的不是故意的!就像柳老师说的那样,我绊倒了,然后意外地亲到了他……不过在那之后,我借势吻了他,那个是故意的……”

“我有错,所以我认错……我会好好地向柳老师道歉,然后拜托他原谅我。如果他不原谅我的话,起诉我也无所谓!但是,我和欺负文太那些人不一样,我永远不会变成他们那样!”

赤也的情绪激动起来。

幸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相信你不会变成那样。但你能不能告诉我,刚才你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

赤也又沉默起来,半晌才颓丧又自嘲道:“只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气你罢了,顺便还想试探看看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事,你和真田会不会包庇我。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冤枉了呢?真田也会大公无私地把我抓起来吗?”

幸村愕然,为赤也竟然抱着这样的想法而感到惊异:“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和真田都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哼,你们不是都觉得我很难管教吗?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也会第一时间认为是我的错吧。”赤也露出不驯的神色。

幸村正色道:“赤也,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和真田会保护你的。”

“真田不会保护我,他只会揍我。”赤也倔强地将脸转向一边,“就像国中的时候,明明是我被人揍了,却还要挨他的骂。”

没想到看起来心很大的赤也一直在意这些事,幸村哑然失笑:“那你知道真田骂了你之后又挨个找到揍你的那几个学生家里分别和他们的家长理论了一番的事情吗?”

赤也懵了:“有这回事吗?”

“当然。”幸村温和地笑道,“真田他虽然对你们很严厉,但是却比谁都要关心你们。让你感到这么不安真是抱歉,以后我们会注意方式的。不过,你自己也要争气一点啊,总是闯祸的话大家当然会自然而然地把你当坏人,赤也明明不是那样的人嘛。”

“哈——”赤也一脸恍然大悟,“亏我刚刚还感动了!最后还不是在说教!不管你了,我自己先回家了。”

说完便起身要走。

“咦?真田,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幸村突然在他背后道。

赤也一秒脊背僵直,飞速立正在幸村旁边站好,才发现真田根本就没有来。

“又骗我——!!!”赤也激动地指着幸村。

“嘛嘛,”幸村笑着将他拉回座椅,“陪我一起在这里等文太嘛,真田一会儿也会来,一家人当然要一起回家啊。”

 

02

因为小光的伤在头部,为了保险起见,就顺便在医院做了脑部CT,好在并没有什么大碍。

“光,你感觉怎么样?”白石和谦也紧张地走过来,上上下下地检查。

“头痛吗?”谦也道。

“头晕吗?”白石道。

“恶心吗?”谦也道。

“想吐吗?”白石道。

小金呆呆地看着两个人,感觉这两个人简直莫名其妙。

“是在表演漫才吗你们两个,”小光低头躲开他们在头顶乱摸的手,“很丢脸诶。谦也你自己不就是影像科的医生吗,没事就是没事啦。”

两人俱是一脸委屈受伤——

白石:“对不起……”

谦也:“我们让你丢脸了。”

“倒也没有那么严……”

谦也:“但是!小光英雄救美真的很帅气啊!”

白石:“是啊!ecstasy!”

小光一秒闭嘴,把试图安慰他们的话冷漠地吞进了嘴里。这两个人哪里需要安慰了!根本就是自我治愈能力超强!

偶尔也会觉得困扰,为什么会有这么不成熟的家长。谦也就算了,白石的话,明明印象中是个成熟又可靠的完美先生,为什么越长大和印象中差距越大。

所以有时候会觉得无法相处,然后就会被误以为是对他们有意见,从而被更加小心翼翼地对待,故意说着犯傻的话什么的,搞得自己还得费心去关照他们的情绪。

小光垂下肩膀叹了口气:“是啊是啊ecstasy,不管怎么说,我们先下楼去看看其他人的情况吧。”

真是的,到底谁才是家长啊!

 

03

警视厅,真田一脸威严地抱着手臂站在警员的背后,简直是铁塔一尊,黑面神一个。

正在调事发地点附近监控的小警员感觉背后寒毛直竖,战战兢兢。

“这几个人,你认识吗?”真田示意了一下显示屏,问站在他身后半步处的木手。

“从前没有见过,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看穿着打扮,可能是隔壁工高的。”木手有礼地回答。

“唔。”真田生硬地回答,脸色没有半分的缓和。

“这几个孩子挺能打的嘛。”坐在警员一旁的忍足也凑近了屏幕,“不过主力输出还是得靠你们家的文太和谦也家的小光,小光那个小同学也很不错。岳人和英二两个家伙倒是很会躲。”

“当然,也不看看他老子是做什么的。”真田黑着脸拉开椅子坐下,双手支着膝盖,“这帮小子,被我抓到就完了。”

原来这尊黑面神就是那个名叫“文太”的Omega的父亲,不是很好惹的样子啊。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果然当时就不应该跟过来的。

有了追查的方向,真田立马联系了对方的学校,请求校方配合确定那十几名学生的信息,然后便是实施抓捕。

“情况已经清楚的话,不如让这位小同学先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忍足站了起来,“我先把这位同学送回去,再去医院看看情况。真田,这边就拜托你了。”

“医院那边也拜托你了。”真田站了起来,又直挺挺地向木手鞠了一躬。

木手面色未动,却心神俱动,极快地闪身避过,心道这是要折寿啊。

“感谢你救了文太,”真田诚恳道,“像你这样有勇有谋的年轻人真是不多见了。”

“……”木手彬彬有礼,“您真是过誉了。”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其实是一时被他家儿子的美貌迷惑,不知道会不会立地尸骨无存。

 

04

英二和岳人两个人躲在病房的门里往外看,怕怕的。

“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出去啊!”英二忐忑地转来转去,“我有点怕啊!”

岳人:“没……没事的,这次我们是受害者啊!不会挨骂的。”

“可是,”英二又凑到门边,“手冢也在啊。也不知道不二子这次是会救我还是帮着手冢一起怼我,好怕啊!!!”

岳人的头顶亮起了灯泡,拽起英二就要开门:“我们快点出去!现在只有小景一个人在,什么都好说!要是一会儿侑士也来了我就完了!快!点!”

迹部以护短闻名,忍足以戏弄岳人为乐。虽然都是当爹的,两人却有着很大的不同。

“但你也要想想我该怎么办啊!”英二拽着门框不松手顺便宽面条泪,“大斯开呆!!!”

 

忍足在医院的楼下停好车,正往里走的时候却看到医院门口不显眼的地方站着个穿岳人学校校服的孩子,刚开始还以为是邻居哪家的孩子,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刚才帮着自家孩子打架的那个少年。

“日吉君?”忍足从他身后走过来。

日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又马上恢复了表情,平淡地问候道:“忍足先生。”

“是叫日吉没错吧。”忍足扶了扶眼镜,温和又低沉的声音,“刚刚医生好好做了检查吗?没事吧?家里住得远吗?如果不急着走的话,一会儿我把你送回家去吧。”

“不用了,谢谢,我可以自己回家。”日吉平静地拒绝,“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转身便要走。

“日吉君,”忍足从身后叫住他,“刚才岳人爸爸给我打了电话,说岳人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日吉有些惊愕地转头,看见忍足洞悉一切的眼神,沉默了半晌才道:“谢谢。”

“不用谢,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忍足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他系着格纹的羊绒围巾,穿着面料柔软的大衣,显得格外绅士又优雅,又锐利地仿佛能够看穿一切。

日吉心怀忐忑,沉默不语地走了。

 

05

虽然说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能够和孩子像朋友一样相处,但真正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却不多,显然不二是个中翘楚。

他和英二无话不谈,又常常帮着他掩盖“恶行”,欺上瞒下——比如那些手冢永远不会知道的59分试卷。

但那是因为他清楚手冢那种严肃的精英式教育并不适合英二这种天然乐观的性格,他有自己的教育方式。极为偶尔的情况下,会显得比手冢还要可怕。

不二平时是笑眯眯的,放大招之前则会睁开他冰蓝色的眼睛,放更大的大招之前却又是笑眯眯的。

因此英二此时摸不准这只笑眯眯的不二到底是没有在生气呢,还是正在酝酿超级大的大招呢?

“小不点!”英二搂住小小只的龙马使劲地蹭来蹭去,“拜托你一定要救我啊!!”

而相比之下,岳人就显得幸福多了。

虽然忍足也赶到了现场,但是当迹部决定要护短的时候,便谁也阻止不了他护短。迹部一路上只顾着盘问到底是哪些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做出这样的事,完全把岳人自己的过错给忘得一干二净。

岳人沾沾自喜,收到忍足暗地里投来的“回头再算你的帐”的眼神也是完全不放在心上,根本不带怕的!毕竟有迹部这张超级护身符啊!

一行人到楼上去找幸村,却恰好在楼梯上碰到下楼的两家人。

“怎么样?”不二问道。

幸村看了看趴在赤也背上正在熟睡的文太,道:“好在没什么大碍。”

虽然发生了谁也不期望看到的事情,但万幸是人没出事。

“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THE END——

 

番外01(又酸又狗血,且毫无逻辑)

除了梦想一无所有的日子,谁都经历过。

当年的手冢虽然长着一张凉薄的精英脸,却有着爆棚的正义感,为很多人提供了法律援助,却挣不到多少钱。和不二两个人,到了法定年龄之后就结了婚,不肯受家里的援助,很年轻的两个人吃了不少苦头,才筑起了自己的家。而现在有名的摄影师不二,也经历过凄风苦雨连番接婚礼单赶场赚镜头钱的日子。

当年的真田勇敢无畏,是个初出茅庐的警察。不肯对人低头,不肯对别人说一句好话,受尽了为难。然而再怎么被刁难也没有过辞职的念头,或许是因为不灭的使命感,或许是因为要用微薄的薪水支撑起他和幸村的家。而幸村,再怎么天才的画家要从“天才”变成“画家”也得走过一段无比漫长的路,有些人要到死后才等来这个称呼,好在他不用,虽然白天在画室做别人的助手晚上再废寝忘食画自己的画的滋味也不怎么好过就是了。

当年的白石和谦也是刚进入实习期的医学生,每天忙到吐血,拿着微薄的工资,自己都快养不活了,却还要偷偷地接济迹部和忍足。

当年的迹部和忍足,双双逃婚,然后被追杀到天涯海角,在白石家楼上冬冷夏炎的小阁楼里蜗居了一年半,迹部盯着大盘,忍足做他的助手,两个人眼睛都要瞎了,才闯出一点名堂,能够逃过迹部本家的狙杀,有了一袭的立足之地。

“如果以后有了孩子,本大爷一定什么都给他。”迹部道,“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样可不行啊,小景。”忍足无奈地摇头,“跟他过一辈子的又不是你,把孩子宠成那样,让他下辈子怎么办?”

“孩子的问题,一定得好好地管教才行。”真田严肃道,“迹部,你那样未免也太惯着孩子了。”

“严厉的管教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哟,Sanada。”幸村在一旁笑着道,“不过我会在一旁好好地看着的。”

真田神色稍缓:“当然了,管教孩子是两个人的事。”

“这个问题必须发言吗?”谦也苦恼道,“那么,希望我们以后的孩子能够活泼一点吧,我讲笑话的时候能接梗就最好了!”

白石却道:“其实是个吐槽役也不错哦~”

幸村笑了笑,又问不二:“你呢?”

“我嘛,”不二也笑,“我崇尚顺其自然,能够做朋友就最好了。不过,手冢大概会是个严父吧。呐?”

“啊,”手冢仔细地思考了一番,“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得到时候才知道。”

谁知道竟然全部一语成谶了呢?

 

番外02

在英二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他迎来了自己的惩罚。

比如连续一周被手冢亲自接送。

以及连续一周在早餐中吃到芥末。

 

番外03

向日很想忽略如影随形地跟着自己的人,但是实在忽略不了。

他气冲冲地转头:“你跟着我做什么!”

日吉停下脚步,冷静道:“岳人前辈,你知道那天和我们打架的人都被抓起来了吗?”

“那又怎样?”岳人皱眉。

“但难保他们没有同伙。”日吉道,“还有他们的家人,或许会伺机报复。”

“我根本不怕他们!”岳人道。

“但是我怕。”日吉认真道,走上前,“所以我要保护你。”

岳人一秒变番茄:“谁要你保护啊!”

“感动的话,考虑一下交往的事情吧。”日吉道,“这件事算起来也是你欠我的。”

“谁要和你交往啊!!!”

 

番外 04

木手好好地走在路上,却被拦住了去路。

“嘿,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在下木手永四郎。”木手报上名字后便打算绕过他,毕竟再好看也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人。

“嘿,奇天烈!”文太又绕到他前面,“谢谢你救了我,请你吃蛋糕怎么样?”

不用了,谢谢,你离我远一点就是最好的了,我可不想被你老爸暴揍一顿。

“不用了,谢谢。”木手有礼道,“我不喜欢吃甜食。”

“那你喜欢吃什么?”文太又绕到他前面,“我都可以请你啊!”

木手耐心地站定。

“所以,你到底喜欢吃什么?”文太又问道。

木手妥协:“苦瓜吧,实在要说的话。”

“苦瓜?!”文太有点苦恼,“这个我真的没有啊。泡泡糖来一个吗?”

“谢谢。”木手随手接住,继续往前走。

“喂,既然没有苦瓜的话,”文太继续绕到他前面,“男朋友有一个你需要吗?”

 

番外05

周一的早上,赤也难得的主动起了个大早,从幸村的温室里摘了花,赶在所有人之前来到了学校。

校园里空荡荡的,谁都没有来。赤也戴着线手套,左手拿着花束,右手抱着瓶子,呼吸穿过围巾在空气中结成白色的水汽。

他正做着艰难的抉择。

书包里有两封信,一封是道歉信,另一封是告白信。

学生给老师告白信,总不犯法吧。虽然这件事一定不能让真田和幸村知道就是了。

但是,到底要给他哪一封呢?

亲吻这种事,当然是因为喜欢才会情不自禁的。

不知道在他心目中自己是不是那种冒犯了他的、不良学生的形象。

一定是吧。果然还是道歉就好了。

赤也站在教师公寓的窗前往里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人。他略显不熟练地把花瓶放在窗台,又将花插了进去,才从包里掏出两封信。

——到底要放哪一封?

“赤也君?”正犹豫之间,却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

赤也慌忙回头:“柳……柳老师。”

柳将目光聚集在他的手上:“是要给我的信吗?”

“啊……对!”赤也不再犹豫,将拿在右手的道歉信递给他,“为之前的事感到抱歉,所以认真地写了道歉信,希望老师您能够原谅我!”

柳接过信件:“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你希望我现在看吗?”

赤也用乞求的眼光看着他。

柳心软了,拆开了信件,读了两眼,表情略显窘迫。

哈?赤也心跳如鼓,为什么老师是这番神色?难道是给错了信吗?

“不对!”赤也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信,将另一封递上,“是这一个才对!抱歉,老师!”

总之现在他是一点告白的勇气都没有了。

柳莫名其妙,却还是很包容地拆开了另一封,一读之下,神情愕然,抬头看向了赤也。

赤也一脸懵逼,拿起自己手中的信看了看,发现居然是那封道歉信!

那么——柳老师手中的岂不就是——

两人惊愕地看着对方。

“那你……看到之前那封信为什么露出那副表情!”赤也崩溃道,“害得我以为是给错信了!结果现在才是真的给错了!这个不能怪我吧!”

“也不能怪我吧,赤也同学!”柳道,“之前那封信,你写错了我的名字啊!我叫柳莲二,不叫柳蓬二啊!”

——真的END——

 


评论(45)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