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58

前文: 5 7

到了夜间,入道教练依然没有回来。手冢等人挂心山吹小学的情况,又暂时走不开,只得耐心地在基地里等消息。

而现在,他们显然还面临着更大的麻烦。

打了两支抑制剂的财前到底是变成变异丧尸还是恢复正常,就看今夜的了。行政楼的一间房间内,财前坐在中间,手冢、白石、迹部三人团团地围坐在他周围,不二姿势随意地坐在窗台上,忍足带着谦也在门口,气氛略有些压抑。

谦也紧张地走来走去,整个房间里只有他的脚步声。

“放松一点哪,谦也。”忍足提醒他。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放松嘛!”谦也反驳道。

“我知道。可是你这样走来走去不是也一点作用都没有吗?”忍足道。

“我也知道啊,可我就是……”

“谦也桑,”财前突然语气冷淡地开口,“不如你出去吧。”

所有人朝他看过来,白石看看财前又看看谦也。

谦也被他的语气搞得有点懵:“怎么……”

“就算谦也桑在这里也一点忙都帮不上啊,”财前道,“一直发出噪音的话也搅得我很心烦。”

虽然财前一直以来都说话很不客气,但这样未免也太伤人心了。谦也似乎有点伤心,少见的什么也没说,拉开门便走了。

“谦也!”白石站了起来,又看看坐在原地的财前,似乎无法取舍。

“部长还不跟着去看看吗?”财前垂着头道,“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这几位前辈都在,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我吗?”

“小光,”白石叹气,伸出手去摸他的头,“我知道你说那些话是想把谦也支走。”

财前偏头躲过,道:“麻烦您也出去吧。”

白石僵了一瞬,片刻后,还是打开门出去了。

不二看着几人的互动,笑出了声,跳下窗台,坐在了白石的椅子上,托着下巴问道:“呐,财前君,这样真的好吗?”

手冢分神来看了不二一眼。

“有什么不好的,我又没有说错。”财前态度冷淡道。

“就算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你变异的场景,也委婉一点说嘛,万一在那之后他们生气了呢?”不二道。

那岂不是正好。财前这样想,却没有再说什么。

“不会的,谦也那个人心很大,又只记得别人的好不记得别人的坏。只要你能好起来,保证他明天又会欢天喜地地回来了。”忍足道,“他不在也好,省得到时候下不去手,反而更麻烦。”

迹部看了看几人,皱起了眉:“现在是在乎这些事的时候吗?”

忍足笑了笑,走过来从背后撑着他的肩膀:“如果坐在这里的是我,那么头等大事也是先把你支开啊,小景。”

不二也笑了笑,又问财前:“有什么话要带给他们的吗?”

财前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给了不二,道:“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希望能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部长,然后拜托他转交给我的家人。”

现场的气氛瞬间冷凝。这哪里是一封普通的家信,这根本就是一封遗书。迹部烦躁地站了起来,对窗而立。

不二愣了一下,才将信接过来,笑着对他道:“放心吧。不过,我更希望明天早上的时候把它亲手交还给你。”

从这场灾难发生到现在不过才月余时间,诸人之间的羁绊和感情却几倍地增长。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一个不少地走到最后。

虽然现在根本不知所谓的“最后”在何方。

 

远野百无聊赖地走进监控室,三津谷正一丝不苟地盯着监控,见到他进来,也只是稍微回了一下头,打招呼道:“远野前辈。”

“那帮人在干什么?”远野倒在沙发里,“神神秘秘的,令人讨厌。”

三津谷没有回答,而是回头看着他,推了推眼镜,道:“远野前辈,其实我这里有一个关于君岛桑的秘密,你要听吗?”

“闭嘴三津谷!”远野尖锐地喊道,“别让我再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好吧。”三津谷从善如流地闭了嘴。

远野嚣张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把所有的东西踢得叮咣乱响,最后停在了三津谷的身后,阴森森道:“告诉我,是谁。”

“哈?”三津谷莫名其妙地回过头。

“君岛移情别恋的人。”远野坐回了沙发,似乎毫不在意地问道。

“并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情报啊。”三津谷犹豫着道。

远野烦躁地皱起了眉头:“那他为什么突然和老子分手!”

若不是有镜片挡着,三津谷的眼睛恐怕都要落地了:“你们分手了?!!”

远野没有搭话。

“天哪,”三津谷抽出了自己的笔记本,低头奋笔疾书,“这可真是个惊天大八卦。”

“行吧,就当做是信息交换。”远野点头,没有在乎他记录自己的八卦,毕竟基地里的人都常做这种出卖消息给三津谷的交易,“你刚才说的关于君岛的秘密是什么?”

三津谷看了看自己写在笔记本上的“阴险残暴二人组分手”的字样,以及上面一行“君岛向远野隐瞒自己伤情”的字样,情不自禁地在两者之间画了个箭头,抬起头道:“远野桑,我好像知道他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了。”

 

高中生一行人带着君岛来到了离山吹小学足够远的地方,在街上找到一家空间开阔的商铺,稍作清理之后便入驻了这里。

种岛和大曲锁大门,其他人去检查窗户,君岛似乎很疲惫似的,找到凳子坐下。

“这样瞒着远野真的好吗?”入江坐在了他旁边。虽然君岛丝毫没提他是怎么跟远野解释自己受伤的事的,但既然远野没跟过来,入江就笃定他一定是不知道。

君岛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道:“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入江愣了一下,几乎立即便联系起了前因后果。

“这可不是个好主意啊,君岛。”种岛也走了过来,“就算事后再跟笃京解释,他也不会轻易原谅你的,说不定得拿鞭子抽你八百遍。”

君岛自嘲地一笑,扶了扶眼镜,整理了一下头发:“那也得先活下来再说。四分之一的几率被他抽鞭子,四分之三的几率不让他伤心。我倒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伤心是不可能的吧。”大曲蹲在旁边在地上瞎划拉着,“啧,谈恋爱真麻烦,尤其是这种队内的恋爱,简直是脑子进水才会谈队内恋爱,傻子吗?”

在场所有人纷纷将目光转向他。

大曲往旁边挪了挪:“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到了午夜十二点左右,财前突然开始大量地冒冷汗,脸色是肉眼可见的苍白。几人纷纷严肃了起来,忍足上前检查他的情况,财前几乎快要坐不住,不二上前托着他的脑袋安抚他。

“现在是什么情况?”迹部厉声问忍足,“这是正常的现象吗?还是说……”

“没事没事,不要着急。”忍足扶了扶眼镜,“具体情况我也没见过,那位越前前辈也知之不详,现在一切只能靠观察。不过既然有了反应,就说明生还是死,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众人又是静默一片。

“总要有这一关的,坚持挺过去就会好了。”忍足道。

“要告诉白石和谦也君吗?”不二问不甚清醒的财前,“你希望他们来陪着你吗?”

“不要……不想。”财前微眯着眼睛,抬手紧紧地握着不二的手腕,“前辈,待会儿就拜托你们了,不要下不去手。”

“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不二睁开湛蓝的眼眸,坚定地看着他,“想想家人,想想亲友,一定要好起来。”

 

凌晨两点,远野趁着看着他的三津谷不小心睡着的时候,偷溜到基地的地下停车场,在那里找到了君岛骚包的跑车,一骑绝尘地驶出了基地。

不知道现在去还来不来得及,但不管怎么说,起码要亲眼看着那家伙死了才行。要是不幸没死成,远野挑起一个微笑,那就由他亲自处刑。

 

 

PS:这篇八百年没更新了,但其实在存稿,快要到结局了。明天继续放这篇。一会儿大概还有个寂静之地系列的日岳短篇??

 



评论(3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