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大写加粗的PS:希望明天能顺利地把末世这篇更新到结局。大家还有什么想看的情节吗(在之前的章节中一笔带过没有详述,但想看的情节。或者在这之后,想看的、但觉得我可能不会写到的情节)


远野哭了的版本:   

午夜十二点,远野忍无可忍地放倒了寸步不离地看着他的亚玖斗,溜到基地的地下停车场,在那里找到了君岛骚包的跑车,一骑绝尘地驶出了基地。

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山吹小学门口。远野刚想下车,就看到学校门口走出来一个人,那个装模作样的飞机头。远野在心里切了一声,又不愿意浪费时间,心里咒骂了他两句,然后降下了车窗。

“前辈们都不在这里,远野桑。”木手走到窗边,直截了当道。

“老子当然知道。”远野不拿正眼瞧他,“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木手顿了顿,道:“不知道。”

远野便没有再理他,升上车窗一脚油门便走了。

 

远野漫无目的地在附近的街区乱转,油门踩得震天响,后面已经招了一群丧尸,人却还是连半个影子都没看到。

远野越发烦躁,狠狠地、泄愤般的按了两下喇叭,心里才算爽了。

嘹亮的喇叭声响彻了寂静的街道,远野正打算离开这里,却突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狮子吼:

“远野!你他妈是个真脑残!”平等院怒气值MAX,“还不赶快给老子滚过来!”

 

远野阴着一张脸扬着鞭子进屋的时候,君岛正狼狈着。

平时每天都要抹八斤发胶的头发此时散乱地搭在额前,被汗水浸透,活像是几天没洗头。装逼的无框眼镜大概是被入江给拿下来了,一下子显得年轻了好几岁。他眉头紧蹙着,嘴唇苍白,微微发抖,大约是神智已经不清了,即使远野进来也完全没有反应。

远野一下子就傻了,因为从认识这个人开始就没见过他这幅狼狈的样子。

“这是……”远野满场搜寻其他人的目光,希望得到一点宽慰,然而其他人都避过他的眼神,只有种岛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笃京啊,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吧。”

远野瞳孔骤缩,脑海中如遭雷击。种岛这样的说法,相当于让他交待遗言啊。

他当即鞭子一扔,冲到君岛旁边,拎着他的领子将他拖起来,怒道:“君岛!你他妈给老子醒过来!”

原本在一旁的入江被他冲过来的气势给撞到了一边,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见君岛依然没有反应,远野眉宇间带着戾气,下手颇重地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气势万千,一时把同伴们都惊呆了,就连几近昏迷的君岛也幽幽转醒,眼神聚焦了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人似的,语气虚弱中带着难以置信,道:“远野君?”

“君君君,君你妈的!”远野拽着他的领子,咬牙切齿道,“昨天忘了问了,你给老子说清楚,你凭什么要跟老子分手!居然敢甩我,妈的,要甩也是老子甩你!你怎么敢甩我!”

君岛没有说话,眼神微眯着,似乎异常贪恋地看着他。

“说话啊!”远野嗓音尖锐道几乎要失真,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流下。

其他人皆露出不忍的神情。

“真的非常抱歉。”君岛昏昏沉沉地道。

“谁稀罕你抱歉!”远野凑近他,语气阴冷道,“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死,老子就把你剁成一块一块地扔出去喂丧尸。”

君岛费劲地看了看他,罕见地露出了一个非标准化的柔和笑容:“那我要是没死呢?”

远野看着他,嘴唇颤动,半晌才道:“你要是没死,就等着尝尝老子的鞭子吧。”

“如果我没死,我们就在一起吧。”君岛勉力抬起手,捉住远野的手腕,“给你一次甩了我的机会。这一次,不论期限多久,你不说分手,我也坚决不喊停。”


评论(5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