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末世生存小队 番外2 那些后来发生的事

01

再次重逢已经是九月份的事了。

新学期开学,校园里却空荡荡的,三年六组的教室里只坐了一半的同学,有两位任课老师换了人。

下课铃响了,老师走出教室之后,同学们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爆发出一阵哄闹、然后和相熟的朋友说笑着离开,只是三三两两地小声说话,再结伴而去。

听到耳边菊丸的呼唤,不二才将目光从窗台外抽离开,微笑着看向他:“怎么了,英二?”

“不二……”活泼的菊丸半趴在桌子上,发尾都耷拉了下来,语气犹疑道,“我们还要去参加部活吗?”

不二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三两下收拾好了东西站了起来,道:“当然要,我们不是还没有退部吗?”

“可是!”菊丸拎着包跟上他,语气郁闷,“可是全国大赛……已经完了呀。”

灾难发生时是去年的八月底,他们返校上课是今年的九月初。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的运转,恰好与先前接轨。

除了,中间好像被偷走了几天。一同被偷走的还有他们的冠军梦想。没有人会记得还有一场全国大赛的决赛没有举办这种事情;就算记得,也没人在意;在意的人,却无能为力。

不二带着微笑的表情来到了网球场,菊丸在身后喋喋不休地抱怨,却在转角处看到将蓝白色队服穿得一丝不苟、抱着手臂、冷若冰霜地站在那里的手冢时,突然就噤了声。

“不二,菊丸。”手冢扶了扶眼镜,“你们两个又迟到了。这次是什么理由?”

“不是吧!只晚了五分钟而已啊,也算迟到吗?”菊丸哀嚎。

“路上耽搁了一会儿呐,手冢。”不二有恃无恐地朝他笑,然后将这根立在球场旁的冰山视若无睹,无比自然地进了部活室。

菊丸低头做小心翼翼状跟在不二身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五分钟就是五圈。”手冢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菊丸的背毛直竖,抬起头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不二。

“嗨嗨。”不二却满不在乎地应着。

菊丸垂头丧气,看来想不跑圈是没戏了。

 

不二维持着笑眯眯的表情走到了部活室门前,却在抬脚的一瞬间有了一丝滞涩。他茫然了一秒钟,又重新挂上笑容。

部活室重新粉刷过,器具也全都换了新的,还有龙崎老师的办公室也添了一个新的柜子。

或许,它已经不能被称作龙崎老师的办公室了。听手冢说,在找到新的、合适的教练之前,将由越前南次郎暂代青学网球部的教练。

但是越前南次郎不需要办公室,除了当初将龙崎老师下葬时来过一次之外,他再也没有进过这间办公室。

身后跟着他进来的菊丸也没有再大呼小叫,沉默地、急匆匆地三两下换好队服,拎着球拍便跑了出去。

就像那天,在青学的校园门口各自分散、转入转角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哭了。

 

来参加部活的部员少了很多,所有人都怏怏不乐,包括正选队员在内,没一个有精气神的。有些伤痛,不提起的时候不会痛,一旦触景就要生情。

手冢看到这种情况,什么也没有说,安慰的话自然也一句都不会有。他只是让所有人列队,然后下达了绕场跑100圈的命令。

倒是没有人有意见,反而是在他下达命令的时候,所有人惊诧了一瞬,然后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不知道跑到第几圈的时候,队伍中传来了压抑的哭声,不一会儿,哭声便响成了一片。

为龙崎老师,为再也不会来打网球的部员,为没有返回教室的同学们,为来不及道别一声的任课老师。

为所有没能迎来曙光的人。

越前南次郎没什么形象地倒在一边的长椅上,看着夕阳下哭声震天、尽情发泄的少年们,不羁地笑了,眉目疏阔,深沉悠远。

 

02 

幸村一手插兜,一手捏着档案袋,从东京的综合病院的楼梯上下来。他一如初见般眼神锐利坚定、气质温柔疏离,穿着立海的白色校服衬衫,走在昏暗的楼梯间,仿佛整个人都带着光。

当初医院是重灾区,医护人员牺牲者十之八九,他跑了好几个科室才成功地做了复查,好在结果令人欣慰。

一出医院大门,原本姿态各异等在那儿的部员们纷纷将目光转向他。

“怎么样?”真田走上前来,不自觉地带着一脸害怕的表情。

“没事了。”幸村扬了扬手中的档案袋,笑道,“已经完全痊愈了。”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哈哈!青学这次完蛋了!”切原嚣张地道。

他们今天来到东京,目的是和青学进行一场练习赛。

 

灾后重建,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清点自己损失的财产,然后投入到工作或学习的正轨之中。对于企业家来说,则意味着更为浩大的麻烦。他们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将混乱的社会秩序拨回正轨,让其他人能按部就班地回到工作岗位。

因此原本离继承家业这种事还很远的迹部不得不提前投入到管理家族产业的工作中,每天忙得焦头烂额。

忍足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便走了进来,先将手上拿的一摞文件放在了迹部的右手边,又提醒道:“小景,马上九点了。”

不知道怎么的关西天才忍足就成了迹部大爷的御用秘书。

本来忍足是十足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迹部大爷手下也能人辈出,不缺他这一个。但是迹部拽着他的领带眉目凌厉地说“你必须得帮我”,于是忍足就心甘情愿地被奴役了。

为了公平起见,青学和立海的练习赛在冰帝举行。这场比赛如果不举办,将是他们这一届的遗憾。为了不留遗憾,迹部主动承办了这场“非官方民间友谊练习赛”。虽然不官方,阵仗却不小,不仅是东京的其他学校,就连远在关西的四天宝寺都来观战,声势可谓浩大。

这是他们三年级在引退之前,对于网球和同伴的,最后一点恋恋不舍。

 

03

财前默默地顺着人流走在回家的路上,正想插上耳机,却突然感觉有些异样。

他毫无预兆地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两个白痴学长正迅速缩回转角处。

财前翻了个白眼,道:“出来吧,前辈们。”

白石和谦也带着一脸阳光的傻笑从转角处走出来,然后互相埋怨着。

“高中部的课不是应该很紧张的吗?你们两个怎么有闲心在这里?”财前平淡地问道。

白石和谦也选择了同一所医科大学的附属高中。

“那个不是,谦也不是很怀念初中部嘛!所以我们来看看!没想到刚好碰到你,好巧啊,小光!”白石摸着后脑勺。

“什么嘛!明明是白石……”谦也不甘示弱地推诿责任。

然而财前并不领情,平淡无奇地盯着他们,却莫名有一种“快给我说实话”的压迫感。

“好吧,其实是白石他担心我们不在这里的第一天,小光当部长会不会被为难,新一届的网球部能不能顺利招到人……什么的。”谦也道。

“然后谦也担心你在人前表现得成熟又理智,说不定会在放学路上偷偷地哭……之类的。”白石道。

“我很好,学校里很好,放学后也很好。”财前平板无波道,“倒是很担心前辈你们这样浑水摸鱼地逃课,最后能不能顺利考上医学院,之类的。”

“什么!我可是大阪的速度之星啊!怎么可能考不上医学院!”

“速度之星和医学院有什么关系。”

“……”

所以说,能够不再心怀苦涩的芥蒂而相处,真的很好。

 

04

在黄金一代升上高一的时候,他们终于接到了晚来的U17邀请函。

可惜的是当初那些前辈中的许多也已经毕业了,熟识的只剩下神神叨叨的亚玖斗、冷若冰霜的德川和每天都没精神、半死不活的毛利。

“别理他们啦。”亚玖斗作为代表对他们的加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远距离恋爱嘛,理解一下。”

远距离恋爱。不二微笑着,咬碎了一口银牙。

因为手冢选择了直升青学的关系,不二自然也直升了。熟悉的环境,好友、恋人都在身边,不二过得如鱼得水。然而在一学期的末尾,手冢却突然告诉他自己可能要去德国。

自己的预感果然不会错,该来的总是要来。

看着手冢沉重的表情之下难得的忐忑不安,不二叹了口气,笑着问道:“所以我们怎么办呢?”

果然美好的日子都是偷来的,一切都会被拨回正轨。

不二在心中惋惜了很久。果然当初不该说的,如果这样分开的话,恐怕连朋友都难做了。

“不二。”手冢难得的有这么不确定的时候,艰难地开口,“你愿不愿意……和我开始一段浪漫的异国恋?”

不二惊愕地睁开眼睛,看着手冢仿若看到了外星人:“什么?”

“你……”

“我不是说这个,”不二制止了手冢打算再重复一遍的意图,“我是说,你从哪里搞来的这样的措辞?!”

两人面面相觑了片刻,手冢先败下阵来:“从忍足那里,据说他对这方面很精通。”

不二难以抑制地大笑起来,他鲜少有这样大笑的时候,让手冢更加不知所措。

所以看在手冢这么可爱的份上,不二轻易地原谅了他,欣然同意了和他展开一段“浪漫的异国恋”的建议。

但是却在看着201空了的那张床时,难以抑制地气闷了起来。

所以他后来当了自由摄影师,满世界乱跑等着手冢来抓,大概也是一种幼稚的报复行为吧。

——番外2完——

 

原作最心碎的就是幸村的病、不二的异国恋和全国大赛的结果(谁赢都心疼),所以在这篇番外里满足一下自己。明天还有最后一个番外,“那些不为人知的碎片”,主打CP们的告白。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