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冢不二】穿过时光的相逢 02

前文: 0 1

正文:

手冢觉得不二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不仅是他到来的方式,还有他这个人本身。

他即使对着手冢这样成熟理智到看起来有些冷漠的孩子,也有许多话可以讲。漫无边际,轻松自在。

难得的是手冢竟然也听进去了,并且同样感到轻松自在,就仿佛他们真的是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尽管手冢才十三岁。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这样性格的朋友。看起来格格不入,却又分外相合。

说实话,手冢开始有些怀疑不二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或是带着什么任务出现的天使之类的——听说很多孩子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尽管他觉得自己已经脱离孩子的范畴了。

手冢认真地阐述了自己的怀疑,对面的不二哈哈大笑:“不,我是真实存在的,也不是什么天使,只是长大以后的不二周助而已。”

“但我,的确不认识一个叫做不二周助的人。”手冢选择着礼貌的措辞,尽量不让对面的人觉得自己在冒犯他。

不二托着腮,侧头看向窗外,眼神中却似乎带着无限缱绻的怀念,微笑着感叹道:“或许很快就会认识了。”

手冢看着他的表情,心中微动,问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吗?我长大以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二一愣,又恢复微笑的表情,看向他,道:“你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Tezuka?”

手冢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犹豫着要不要认真地回答他这个问题。最终他还是正色道:“我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勇于承担责任、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的人!”

不二愣住了,脸上出现了些许恍惚的神情,看着眼前脸庞尚显稚嫩的小小少年,一时失语。

手冢看他的神情,心中忐忑,道:“我没有做到吗?”

“不,”不二回过神来,再次展开笑颜,“你完全做到了,做得比任何人都要好。甚至……可能比你自己所能想到的还要好。”

手冢的眼睛亮了起来,再次追问道:“那我成了一名网球运动员吗?”

然而对面的不二这一次却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沉思了许久,才道:“手冢,抱歉,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手冢一愣,有些忐忑地道:“为什么?”

“因为人生是由很多的选择组成的,你现在拥有很好、很完美的人生,但是我不知道你在做每个选择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经历了多少努力才走到这一步。”不二认真地看向他,“我不知道我向你透露的信息,会不会无意间引导了你的选择。你能明白吗?”

手冢也沉思,然后严肃地点头:“我明白的。”

未卜先知未必是好事。若是知道了未来的自己会很成功,或许就会懒散倦怠,丢失破釜沉舟的勇气;若是知道了未来的自己不会成功,或许就会干脆放弃努力,破罐子破摔。但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到达那个地步。人生就像一辆不停变轨的火车,走错一步,就会到达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不二展露笑颜,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却听见外面由远及近的洒水车的声音。然而那辆车响着音乐呼啸而来,却在经过手冢宅门口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就好像,从他们的家门口一下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不二和手冢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站了起来,向门外跑去!

 

就像这个院子里所有的一切一样,手冢宅的大门也被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左半边是古朴的褐色大门,朝左开。右半边是简单的木色大门,朝右开。

“其实我搬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想过这个问题呢,手冢。”不二微笑着提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为什么手冢家的大门是朝左边开的呢?”

手冢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因为我家大部分人都是左撇子。”

他顿了顿,又道:“外面现在会是什么情况?也和我家一样吗?”

不二睁开湛蓝的眼眸,道:“我觉得不会,否则现在早就乱套了。”

然后他笑眯眯地扬起了手机:“别的不说,起码英二早就该打电话过来大叫‘不二!不好了!’之类的。”

“英二?”手冢再次听到不二用熟稔的语气念着一个陌生的名字,“也是我'很快就会认识'的人吗?”

“是的,”不二微微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像是回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那是个鲜活到让人过目不忘的人,一定让你印象深刻。”

手冢却并没有太在意。他专注于眼前的大门,手放在门把手上停滞了一会儿,才谨慎地推开,生怕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怪异的陌生世界。

两个人都注视着那扇缓缓打开的门页。

好在什么奇怪的事都没发生,门外依然是自己熟悉的世界,街道、远景、樱花树,天下着雨,也没有从中间分成两半。

手冢镇定地合上门,回头看向不二。

不二的神情也颇为认真,指着右边的门,道:“那边呢?”

于是手冢又去开右边的那扇门,却无论如何都推不开。

两人面面相觑一会儿,不二走上前来,手握住门把手——却轻易地打开了门。

门外阳光普照,天气晴冷,行道树飘着金黄的落叶,甚至有行人匆匆而过,衣着是2018年的流行。

不二也镇定地合上门,两人对视,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异。

 

手冢撑着伞,跟在前面换上了春装、胸前背着相机、熟门熟路地向前走、却又仿佛看什么都新奇的不二的身后。

走到一个街道,不二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手冢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关注的事物。

不二的目光却变得异常柔软:“那里就是我家。”

手冢再次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栋红顶的房子。

就在两人停住脚步看向那边之际,那栋房子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像小炮弹似的冲出来一个穿着明黄色雨衣、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高声地叫着在门口跑了一圈。

“那是裕太。”不二的声音是难以言喻的温柔,仿佛含着无限的感慨,举起了胸前的相机。

接着又有一个小男孩,举着一把蓝色的小伞出现在门口,朝门外的男孩叫道:“裕太!下雨天出来乱跑会感冒的哦!”

不二愣了一下,放下相机,朝手冢微笑道:“呐,手冢,你看,那就是我。”

 


评论(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