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11

前文: 0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1 0

正文:

雨幕中,三人一路疾行。

“幸村,”许是方才失血的原因,乾说话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喘息,过于瘦长的身躯显得风雨飘摇,“你打算怎么做?”

幸村撑着一把破败的伞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闻言没有回头,只是短暂而锋利地说了句:“用我的方法。”

“既然莲二的笔记本到了我手上,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帮你的,你大可不必如此抵触。”乾沉厚而冷静的声音响起,“更何况,你需要我的帮助。”

“哦?是吗。”幸村不带任何感情地露出一个神像般的笑容,悲天悯人而眼神冰冷,“那真是感谢你。”

换做任何一个另外的人大概都要被他的态度带出火气,但是乾不会。他极少激动,总是冷静而理智,像一台周密运转的机器人,总是站在分析者的角度,以获取数据为乐,偶尔的恶趣味也只展现在他调查实验的过程中。

相比起和幸村生气,他更想知道幸村到底打算怎么做,以满足他的特殊癖好。

而走在一旁的第三人迹部则并不关心这两个人此时在说些什么。他一手握着那把奢华低调、在风雨中岿然不动的黑色长柄伞,一手拿着手机运指如飞。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乾所说的话,至少有一部分透彻地命中了真相——比如说,迹部家的大少爷不能轻易地拿命去冒险。所以在冒险之前,他必须安排好自己的“后路”——亦或者说,“后事”。

忍足侑士有这么重要吗?如果此时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就好了,这样的话不坦诚的迹部少爷或许就会为了掩饰他无法控制的对某人的关心而收敛自己的行为。

但没有人会问,因为在场的三人已经以不同的方式陷入癫狂。

 

三人来到了柳所在的医务室。

这是一座与宿舍和训练场都有一段距离的红顶房子,独立且安静,最大的作用是供大家逃训,从前的时候毛利和丸井都是这里的常客,但显然它已经失宠了一段时间。

迹部径自坐在桌前抓紧最后的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人事务,幸村和乾则先去查看了柳的情形。

下雨天,窗外没什么光透过来,房间里非常幽暗,柳平静地躺在那里,如玉般的面庞仿佛会发光。

他比乾对数据更为敏锐,却没有乾那样显得有些怪异的好奇心。大约是因为被注入了“诗性”和“哲理”的程序,比起像人形电脑一般的三津谷亚玖斗和像佛兰肯斯坦一般的乾贞治,他更像是一位智者,或是哲学家,展现出了难得的、温情的一面。

幸村关上了门,迹部姿势随意地靠坐在唯一的那把带着扶手的椅子上,还在把玩他的手机。

幸村的表情有点严肃。或许是因为长得过于标志,他不笑的时候往往显得冰冷。他环胸而坐,外套披在肩膀上,开门见山地道:“让赤也通过异能检测这件事是我做的。我抽取了他异能觉醒和使用过异能的记忆,然后给了他一点暗示,暗示他异能检测都是假的,什么也不做也不会死。呵,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其余两个人都认真地看向他。

“所以,要激发出异能也很简单,”幸村也看向他们,“只要反其道而行之就可以了。异能检测装置,那算是什么东西。我既然能骗过它,这说明我的能力在它之上。迹部,我要催眠你,让你以为不反抗就会死,然后你的异能就会被激发。”

“啊嗯?”迹部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了桌子上,语气傲慢又带着点嘲讽,“原来就只是这种程度,怎么不早说,害得本大爷如临大敌。”

幸村没有说话。

“可行性98%。”乾给予了这个方案很高的评价,“失败率78%。迹部,你不会不知道被精神系变种人攻击的下场,尤其是像幸村这样极具攻击性的精神系。”

“那也总比在泳池底部差点被淹死要容易和体面得多。”迹部却毫不在意,“什么时候能开始?”

幸村看了看表,发现现在是凌晨四点。他站了起来,走到迹部的身后,道:“今天太晚了,我需要有足够的精力。迹部,不如明天吧。我有事要找乾帮忙,你先回去,好好地休息一下。”

迹部也看了看表,皱了皱眉,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的确有些过于耗神。他站了起来,说了句“你们自便”,便朝门外走去。

 

迹部走出门,雨越下越大了。他随手摸过方才放在门外雨伞架上的长柄伞撑起,然后走下楼梯。厚重的雨幕很快将他与世界隔离,有种不真实感。

走了两步,他察觉到有些不对——雨声中似乎夹杂了其他额外的声音,微妙而微弱——却没有能逃过他的耳朵。

迹部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这就是生在巨富之家的代价,看起来坐在王座之上,实则如履薄冰,下面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时刻准备替换自己——他不过几分钟之前才通知了自认为最嫡系的下属,做了一些隐秘的安排,那帮人却立马得到了消息,打算趁他病要他命。

这样想着,迹部脚下的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丝毫未见迟滞,只是却偏离了方向,朝空旷的训练场走去。

雨越下越大,几乎是冲刷着地面。而迹部也越走越快,突然之间毫无预兆地将伞横档在身前,一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袖珍的手枪,眼神犀利如鹰,眼角的泪痣越发明艳,转身向一旁的草丛中开了一枪,遂后也翻进草丛里,用那把伞横在前面当做简陋的掩体。

草丛中,一人应声倒地。见他开枪,那群人便不再躲避,四面八方朝迹部涌来,毫不留手,一时之间枪声不绝于耳。

迹部一边借着大雨与地形转移自己一边观察周遭情况,不由得越来越心惊——他早料到对方会有行动,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阵仗,像是破釜沉舟地赌上了全部身家。

四面楚歌的枪战,一切几乎发生在转瞬之间。迹部一边应战一边拿出手机打算求援,匆忙低头一看,却发现手机不知何时已四分五裂。

迹部的心渐渐沉底,不再隐藏自己,借着夜色隐蔽向宿舍的方向冲去。冰凉的雨打在脸上,令他头脑几近麻木,额发狼狈地垂下挡住了视线。他借着树做掩体回头再放一枪,然而对方却已悉知了他的方位,就在迹部探头刹那,他仿佛真切地看见那颗子弹破空而来——毫无阻挡地穿过他肩头的衣服、皮肉、骨骼——再从另一侧穿出。

尖锐的疼痛令他瞬间清醒。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比如,家里当初为什么同意了他到U17基地来——因为这里高手云集,比任何安保团队都更能保证他的安全。再比如,就算雨下得再大,也不可能掩盖掉密集的枪声。为什么枪声响了这么久,却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看——

 

迹部猛地睁开了眼,看到幸村正坐在他的对面,面色苍白如纸,额头有汗水成股地流下,眼睛就像教堂里的雕塑,定定地看着自己,有神却没有一丝感情。

迹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那里正血流如注。他抬手抚上伤处,挑起嘴角笑道:“幸村,我的确小看了你。但是,你离让本大爷佩服还差了一点。”

幸村半晌没有说话,然后毫不留情地开口:“我早该想到的,迹部。你连忍足都不能全然信任,又怎么会不对我产生怀疑。”

 

PS:填土



评论(3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