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忍迹】我的公主



简介:性转梗。小景突然变成女生的故事,但是没有什么喜闻乐见的情景,只有一些相处的细节,一点也不激动人心。
不能接受者请慎入!慎入!慎入!
以及本集大爷的设定按照漫画来,是金发,理由浅薄的只是因为金色长发好看。

正文:

部活结束后,忍足按照惯例被向日拐去吃甜点。结果校门还没出,兜里的电话却突然响起来,号码显示是迹部大少爷。

忍足接起电话,对面的人直接了当道:“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忍足把电话从耳边拿开,重新确认了一遍号码,然后再次接起电话:“您哪位?”


忍足一手插兜步态悠闲地来到学生会长办公室的门口,敲了两下门。

“进。”一道华丽傲慢、虽然刻意压低但明显带着女孩声线的声音道。

忍足挑了挑眉,打开门却没进去,先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了一眼。

学生会长办公室里的冷气开得像冰窖一样,坐在办公桌前的人里面穿着一件不知道什么时候留在办公室里的连帽卫衣,帽子好好地戴在头上,外面不伦不类地穿着西式校服正装外套,虽然很奇怪,但的确是迹部没错。

“真的是你啊,迹部。”忍足合上门,“怎么穿成这样?感冒了吗?”

迹部低着头没有说话。

“迹部?”忍足走近他,“你还好吗?”

“站在那儿别动。”迹部突然道。

忍足依言停下了脚步。

“喂,忍足,你是一个人住对吧?”迹部低头掩着口,压低声音道。

看到是迹部本人在说话,听声音便没有刚才那么违和,只是觉得比他平常的声音略高、略圆润一些。

“没错。”忍足尽量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迹部。

“那你收留本大爷一晚吧。”

忍足愣了一下:“可以是可以……”

“没有理由。”迹部道。

“好吧。”忍足便贴心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那我们现在走吗?”

迹部点头:“走吧。”

然后两人僵持在那里,谁也不动。

“你走前面。”迹部道,“不要回头。”

忍足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过身开门走出去,却随时在注意背后的动静。

迹部今天很奇怪。声音奇怪,行为也奇怪。如果不是那种“本大爷天下第一”的说话语气与行事作风实在复制不来,忍足几乎要以为这个迹部是有人假冒的。

忍足转身打开门后,就听到背后椅子的响动,然后是略显迟疑才响起的脚步声。那脚步声也有些奇怪——像是穿了一双十分不合脚的鞋。

忍足继续向前走,装作不经意地停了下来,身后的人果然也立马停了下来。

“不需要跟家里说一声吗?桦地怎么也没有跟着你?”

身后的迹部明显松了一口气,回应他的声音发闷,似乎戴着口罩:“我让桦地先回去了,家里已经打过招呼了,走吧。”

忍足继续往前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迹部你……就穿成那样出门吗?不会热吗?”

迹部终于发飙:“快,点,给,我,走!”


夏日的傍晚,太阳落山,漫天云霞。校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忍足走在前面,已经刻意放慢速度,但还是能听见背后颇为艰难的脚步声。他无奈地停了下来:“迹部,既然你选择了向我求助,是不是应该把情况说清楚?”

身后的人依旧沉默不语。

“你不说清楚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啊。”忍足的声音低沉磁性,颇具迷惑性,“信任我的话就信任到底吧,迹部。”

两人一前一后地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僵持,最后迹部终于道:“你转过头来。”

忍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刚才一度以为这位大爷要发飙。不过现在让他转身,他自己倒也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忍足转过身去,才发现迹部穿得比他想得还要更加不伦不类。

他上身穿着连帽卫衣和西服外套,罩得严严实实的,下身穿着网球队的运动短裤,脚上是轻便的室内鞋,还鬼鬼祟祟地戴着口罩和一副大墨镜。以及——这个人是不是平白无故地短了十公分?

“迹部?!”忍足惊讶地走近他,“怎么回事?”

迹部大概是被问烦了,不耐烦地摘掉了口罩、墨镜和帽子,一头及腰的金色长发顷刻从帽子中倾泻而下,吼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本大爷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忍足望着这人夕阳下闪着金光的长发和漂亮到有些刺眼的脸,以及长及膝盖的短裤之下两条线条优美、又长又直的美腿,陷入痴呆。


迹部飞快地把墨镜口罩都戴上,忍足看了看他长出一截的鞋,道:“这要怎么走路?很不舒服吧?”

“没关系,忍忍就好了。”迹部致力于将每一缕长发都塞进帽子里,但总是不成功。

忍足看他挣扎半天,无奈地把他转过来,伸手将他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一头缎子一样的长发挽起来,再把帽子戴好。

迹部大少爷毫无所觉地享受着他的服务,并习以为常,多半是将他当他家的女佣来使唤。

“要不这样吧,”忍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自然,表现得不那么像一个登徒子。他将手握成拳抵在嘴边掩饰尴尬,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多出了一股明显的玫瑰香气,来源大概是迹部的头发,于是更尴尬地把手放下来,“我把你背到校门口,然后打出租车回家?”

“哼,”迹部冷笑,“忍足,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成女孩子了吧?”

“可是,你现在本来就是女孩子啊,kei……chan?”


最终还是忍足把迹部背到了校门口。只是这短短的一段路,对于忍足来说,实在有点太坎坷了。

虽然起先有过顾虑的人是迹部,但当他把双脚从变成女孩子后一下子大了六七码的鞋子中解放出来、并且被忍足背在背上时,不得不说,实在是轻松了很多。

更何况,虽然他变成了女孩子,但心理上还是彻头彻尾的男孩子,被忍足背着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在玩骑马战了。

又因为全副武装地穿着厚厚的衣服还戴着口罩,他也没有感受到什么“炙热的体温”、“宽厚的肩膀”、“清新的肥皂味道”之类的。说实话,只感觉到了热是真的。

忍足就惨了。背着女孩子的经历这辈子大概也就这么一次,还是个绝世大美女。有着耀眼的金色长发,艳若玫瑰的脸庞以及趋于完美的腿形,源源不断地散发着好闻的香味。

更何况这位绝世美人还叫做迹部景吾——于是现在才知道,不论是男是女,迹部景吾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取向。

多年后,假如孤独终老,有人问起:“难道你从来没有尝试过去喜欢一个女孩子吗?”

他就可以回答:“我喜欢过女孩子。”

就是在迹部景吾变成女孩子的时候。

迹部一脸严肃地抱着忍足的脖子,不知道在神游什么。忍足托住迹部的膝弯,防止他掉下去,手指还勾着迹部的鞋子。夏季的晚风吹来,拂过他的蓝色长发,他白色校服衬衫前系着的领带,以及他异常认真的神情。


折腾了半天,终于打到了出租车。忍足将鞋子扔在地上,让迹部踩着鞋子跳下来。

迹部不明所以,正要弯腰穿鞋子,却被忍足一个打横抱了起来,塞进了出租车里。

“喂!”迹部惊叫出声,又想起这里还有别人,忙闭了嘴。

他万分介意暴露自己是女生这件事。

忍足随即提着鞋子上了车,报了自己家的住址。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打量了一下他们,闲谈道:“这位小姐(おじょうさん)生病了吗?”

迹部如遭雷劈,呆立当场。

“啊,是啊。”忍足态度无比自然地帮迹部整理了一下宽大的校服外套,伸展双臂把他抱在怀里,“有点感冒。”

“真是体贴的好男友啊!”得到了司机的夸赞。

“忍足,你是不是想死?”得到了迹部大爷的威胁。


忍足独自居住的是一栋高层公寓,好在有电梯。他任劳任怨地把迹部大少爷一路背到了家里,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将水杯、手提电脑和电视的遥控器都放在他手边,又将空调的温度调低,道:“我现在要出去买点东西。小景,晚上想吃点什么?”

“随便,”迹部道,“不要叫本大爷小景!”

忍足忍笑:“那我就出门了,小景。”

谅迹部也奈何不了他。

忍足提着一大袋子东西回来的时候迹部正抱着膝盖倒在沙发上瞪着眼睛生闷气。

因为在家的缘故,他的口罩和墨镜都已经取下来了,只是帽子还牢牢地戴着,外套也不肯脱,露在外面的脸庞蒸腾着红色,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气的,但真正明艳得像盛放的玫瑰花。其实单看脸的话,和从前差别不大,只是脸部线条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让从前的凌厉变成了艳丽。

长得就像言情小说里完美无缺的嚣张女二。忍足一下子就觉得从前那些男主放弃女二选择女主的桥段变得不可理喻起来。

忍足进浴室收拾了一下,放了一双男女同款、但明显是女士码数的黑色拖鞋在他脚边,道:“去洗个澡吧,小景,要换的衣服都已经放在里面了。”

迹部的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带着怒意看着他。

“没办法啊迹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不想面对,都非面对不可。总不能一直穿成这样吧。”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迹部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踏着拖鞋去了浴室。


一进浴室,迹部不由得愣了一下。不得不说忍足真的细心到无人能敌,尤其是在揣摩迹部心理这方面。

浴室的洗手台前本来有一面大镜子,现在却被忍足用浴巾整个遮了起来。淋浴旁放着新买的洗浴产品,尽管它们看起来全部外观简洁,没有明显的女性特征,但的确是女性适用的产品——迹部财团旗下的产品,他没有理由不认识。

迹部内心的抵触和不想面对减轻了一些。他终于舍得将厚重的西服外套脱下,此时连帽卫衣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犹豫了很久,终于闭着眼睛一鼓作气地将卫衣脱下,冲进去尽量不触碰自己地想快速洗个澡,结果却忘了他还多出来一头及腰的长发。

沾了水的长发像海藻一样粘在他身上,无论迹部如何整理就是纠缠不休,他怒火冲天地去关水,不小心将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噼里啪啦”地带倒一地。

不多时忍足便出现在了门口,语气带着犹疑敲门:“你还好吗?迹部?”

迹部扶着墙冷静了一下,用浴巾裹好自己然后开门指挥忍足:“你去给我拿把剪刀过来。”


最终当然还是没有动用剪刀。

因为忍足颇为认真地提醒迹部说:“如果现在剪掉了头发,在变回来之后可能会变成光头。”

迹部颇为悠闲地躺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他的头靠在浴缸边缘,金色的长发垂在外面,正享受地听着音乐闭目养神。

忍足则任劳任怨地当起了洗头小哥。他还穿着校服裤和夏天的短袖白衬衫校服上衣,领带被拿下来了,领口的扣子敞着,神情专注、手法生疏地洗着迹部的一头长发。

这样的经历无论如何不会有第二次。

忍足将他的一头湿发拧干水,再用网上查到的方法用毛巾固定在头顶,便像完成了什么大工程一样,自己先站起来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好了,迹部,剩下的你自己搞定。我先去做饭,意面怎么样?太复杂的我也搞不定。不然帮你叫外卖?”

“啊嗯?”有人把麻烦事代劳,迹部大爷心情回暖,“什么都可以,你自己看着办吧。”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待忍足饭都快要做好的时候,迹部终于出了浴室,脸色再次恢复了阴晴不定。

大约是怕他尴尬,忍足在为他挑选衣物时特地挑选了运动品牌的运动内衣,上衣也是大了好几个码的运动T恤,下装则是款式简洁的宽松运动短裤,很大程度上遮住了可能会令他尴尬的身体曲线。

迹部扯下镜子前蒙着的浴巾,观察了一下镜中的自己,发现的确看不出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才放弃了再次将西服外套穿在外面的想法。

看起来只是像十一二岁时还没有长高的自己。

从这件事发生到现在,迹部第一次坦然了起来。


忍足端着两份意面走出来,余光瞥见迹部正穿着T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心里才跟着松了一口气。

他真的怕这位大少爷还裹着厚厚的外套不肯脱。

“喂,迹部,吃饭了。”

然后便看到他边走过来边随意地扯下了头上的毛巾。

这下糟糕了。

果然随着湿漉漉的长发落下,迹部的脸色果然转黑。

“别别别,别生气。”忍足走过去,“我来帮你搞定它。”


迹部安闲地躺在沙发上拿着杂志,忍足任劳任怨地担当吹头小哥,将他的一头湿发吹干梳顺,用缎带扎成一束。

鬼知道他哪里来的缎带,但忍足的确解决了迹部所有的烦恼。

两个人在餐桌前相对而坐,静默无声地用餐。迹部穿着宽松的T恤,露着两条长腿。忍足还穿着校服衬衫和长裤,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换下来。

迹部放下餐具,表示用餐结束。忍足看了一下他的盘子,没有剩下来,说明还比较合大少爷的胃口。

“喂,忍足。”

忍足也放下餐具,表示他认真在听。

“如果以后本大爷都变不回去该怎么办?”

尽管他极力掩饰,但忍足却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忧愁。

“小景以后都要做个女孩子吗?”忍足托起下巴,“是啊,怎么办呢?小景不如嫁给我吧。”

迹部呆滞:“什么?????!”

“不知道怎么办的话,不如嫁给我吧,小景。”忍足又重复了一遍,语气随意,像是在随口开玩笑逗他开心,面无表情的脸却又颇为严肃,“我负责解决你所有的烦恼,你负责每天开心地生活。”

“哼,你想得美啊,忍足。”大约是他开玩笑的意味明显,迹部显然没当真,竟然也没有生气,反而自恋属性发作,顺着他的话道,“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你大概要排队排到下辈子吧!”

“是啊是啊,”忍足收了他们的盘子快步走向厨房,“迹部大小姐当然轮不到我来娶。”

如果真的是那种情况,迹部大小姐大概比迹部大少爷还要抢手吧。

所以好在迹部是男生,从根本上断绝了他的痴心妄想。如果迹部是女孩子的话,大概会觉得不甘心吧。


待忍足洗了碗出来,发现迹部居然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身体还坐得直直的,头却歪向了一边,发带散开了,金色的长发垂在肩侧,像一只过于精致的木偶娃娃。

忍足站在门口愣了一下,在叫醒他和不叫醒他之间挣扎片刻,决定还是让他继续睡吧。

他尽量动作轻柔地打横抱起迹部,将他转移到自己的床上,在灯光昏暗的床前观察了他好一会儿,看着他的睫毛、泪痣、嘴唇,最终轻轻地拨开他的额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晚安,我的公主。”

能够陪你度过一程,已经是我所有的图谋不轨。

——END——


评论(34)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