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冢不二】穿过时光的相逢 03

前文: 0 1   0 2

后来发现菊喵是他们开学之后一段时间才转过去的,然后初中生的新人赛是在九月份,所以这个时候手冢还不认识大爷和菊喵,因此前文修改了一点,但无碍于整体的发展。

 

正文:

 

第二天,手冢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见到了那个莫名出现的不二口中的“不二周助”。

 

那是在下午的部活上,他正如往常一般沉默地听着站在他左右两边的大石和河村温和的交谈,总披着外套、戴着一副潮流的黑墨镜的大和部长走进来,开始从容不迫地整队,那两人就停止了谈话。

 

接着,就看到龙崎老师带着一个栗色短发、笑眯眯的小男孩走了进来。手冢一下子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这位是新加入我们网球部的不二周助同学,大家要好好相处哟!”

 

龙崎老师健气的介绍完毕,又对不二道:“那么,请不二君给大家打个招呼吧。”

 

那个年纪还小的不二周助依然带着笑眯眯的表情,温和而简短地介绍道:“大家好,我叫不二周助,请大家多多关照。”

 

难怪那个不二说他们“很快就会认识了”,原来是这样的机缘。

 

这天的整个部活期间,从来都很专注的手冢头一次分心去关注这位突然出现的新同学,却发现他似乎毫无存在感——或者说故意表现得毫无存在感——却还是在他条件反射般将远处飞来的球打进篮框时露出了端倪。

 

那位不二同学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观察他,异常敏锐地朝手冢这边转过了头,手冢无避无闪,维持着自己一贯的严肃表情朝他点了点头,于是不二便回应了他一个笑眯眯的月牙眼。

 

真是十分奇异的感觉,就仿佛你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前世今生,他却只当你是初见。

 

 

部活结束后,手冢拒绝了大石和河村的邀约,表面冷静却脚步匆匆地回到家。

 

住在乡下的远亲病了,父母陪着爷爷去探望他,只将很懂事、很独立的手冢一个人留在东京。

 

但是或许现在手冢宅里依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手冢站在自家门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才打开家门。

 

好在,那颗多活了二十年的苹果树还好好地立在院子里。

 

手冢走进房间,发现那位不二已经回来了,穿着柔软的白色针织毛衣,戴着护目的框镜,正盘腿坐在桌前敲着电脑,看见他回来,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你好啊,手冢君。”

 

和那位不二同学如出一辙的表情动作,只是平白地让人觉得沉寂了许多——或许是长大了的原因吧。

 

“你好。”手冢有礼地点头,坐在了他对面,思索着如何开口询问。

 

不二察觉了他的欲言又止,便主动问道:“怎么了,有问题要问我吗?”

 

手冢便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您也打网球吗?”

 

不二有些愕然地顿住了敲击电脑的动作,抬头笑眯眯地托着下巴问道:“你见到他了吗?”

 

手冢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便点头应道:“对。”

 

不二点了点头,继续去忙他自己的事,也不回答他的问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像是随意地聊起什么话题:“呐,手冢。”

 

不待手冢回应,他又接着说道:“网球呢,是一项令人热爱、让人全情投入的运动,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打网球的人都道德高尚,有些人讲理是讲不清的,所以……”

 

手冢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你最好还是低调和谦逊一点,不要惹是非,免得惹来不必要的猜疑和妒忌。”不二停顿了一下,才更加郑重道,“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手冢愈发地不能明白不二在说什么。

 

然而知道之后发生的一切的不二却不能说得更明白。手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若是突然告诉他,他的学长和前辈会因为不满自己在后辈面前落了面子而给他造成了积年难遇的旧伤,手冢恐怕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他从来都堂堂正正,不会因为还未发生的事去猜忌别人。

 

还有——

 

“还有……”不二维持着微笑的表情看向手冢,“如果‘不二’他向你挑战的话,拒绝他吧。”

 

尽管手冢少见地一再追问,不二也没有回答“为什么要拒绝他”以及“你是不是也很擅长打网球”的问题。

 

 

接连几天,每一天放学回家后不二都会问他“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人为难你”之类的问题。

 

但手冢的回答统统是没有,尽管他因为自己的“桀骜不驯”已经在被网球部的前辈为难了。

 

直到这一天,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二要反复叮嘱自己“不要招惹那些前辈,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讲道理”,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二说“拒绝他吧”。

 

早上部活的时候,因为手冢用右手持拍与前辈对打,被前辈质疑是“小瞧了他”。还没有长大到足够成熟的手冢和他理论,却被前辈用拍子打伤了左手。

 

结果到了课间的时候,只知道他们起了争执、却不知道手冢受了伤的不二带着期盼与羞涩的笑容向他约战。

 

手冢犹豫了一瞬间,想起了那个不二所说的“拒绝他吧”,暗地里活动了一下虽然受了伤、却自认并不严重的左手,再看看眼前因为他没有及时回复而露出失落神情的不二,放松了神情道:“不,打一场吧。”

 

毕竟他也十分好奇眼前这个深藏不露的人的实力到底如何。

 

可惜的是因为错估了伤势,他最终也没能窥见不二的全部实力,反而似乎将两人刚刚才开始的友好关系给变得糟糕了。

 

十三岁的手冢紧紧地抿着唇走在路上,不自觉地捂住受伤的手臂,想到不二的愤怒与泪眼,觉得这真是糟糕透了的一天。

 

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那个长大后的不二,自己因为没有听他的劝告,而把事情搞砸了。

 

然而当他站在自家大门的门口时,却发现门半开着,隐隐还能听见院子中母亲说话的声音。

 

他惊愕地睁大眼,快步打开门走进院子里,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原样——春天、古朴的大门、还没有开始结果子的苹果树。

 

“国光?你回来啦!”母亲顺着他的视线看了院子一圈,有些奇怪,“怎么了?”

 

手冢回过神来,道:“没什么。”

 

来自未来的不二周助不见了。


PS:日常立flag:我明天要把这篇更完

以及,拜托我自己千万不要再手贱地开新文了o(╥﹏╥)o

 

 


评论(2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