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仙人掌

幸村和不二双担的真幸冢不二
三皇家爱好者
CP群像爱好者
年下爱好者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时候可以叫我小仙(没错,就是不二最爱的那一盆仙人掌!)

【异能】天赋异禀 17

少少地更了一点,距离写完说不定还有一百年。

正文:
乾坐在桌边,透过医务室的窗玻璃暗暗观察了一会儿正由远及近左顾右盼心不在焉走过来的菊丸,才猛然发觉了他的不同——从前的菊丸英二何时如此蔫头耷脑过。
乾推了推眼镜,暗自心惊自己的不察。若是按照不二的说法,菊丸持续这种状态至少也该有一年了,而他却从未发觉,这实在有辱他身为一个情报人员的尊严。
菊丸踌躇着走了进来,微微有些犹豫和不安地问道:“乾……你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乾又猛然察觉——自己与菊丸竟然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对过话了。
“坐。”乾示意菊丸坐在他对面,并战略性地递上了水杯缓解气氛。
菊丸拘谨地坐了下来,朝杯子里望了一眼,露出熟悉的嫌弃的神情。
“所以说乾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nya!”大概是想起了从前的回忆,菊丸放松了许多,将杯子推回了乾面前,“乾汁还是留着你自己喝吧!”
“是这样的,”乾平板无波道,“我从不二那里得知了你是变种人的事。”
菊丸石化。
乾推了推眼镜,继续道:“不要露出这样被踩了尾巴似的表情,其实我也是变种人。”
菊丸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一时之间下巴掉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然后,我们打算去劫变种人监狱。”乾接着扔炸弹,“不二担心你一个人在这里过得不开心,所以让我来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放心吧,你是变种人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有我和不二两个人知道。如果你不愿意离开基地的话……”
对面的菊丸“呼啦”一下站了起来,激动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呃……”即使是乾也被惊到了,“这个得看幸村和迹部怎么决定。”
不过也不知道菊丸到底有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因为他已经一阵风似的刮到了门外,边“yahoo!”地叫着边跑远了,速度快地在路上留下残影,好像一下子变出了好几个菊丸,在一起勾肩搭背地笑闹着,背影都是肉眼可见的高兴。
这景象也是有些日子没见过了。

然而到了傍晚的时候,菊丸却又踌躇犹豫、愁眉苦脸地回来了。
乾正在依着柳的研究和自己的后续构想来制造约束环的解码器,按照幸村要求的进度,大概是要通宵,因此看到菊丸过来便没有主动招呼他,仍低头忙自己的事,打算等他自己开口。
菊丸在医务室的外间溜达了两圈,一时拿起乾的图纸看两眼,一时又跑到病房门口隔着门上的玻璃看里面躺着的柳,最后终于挪到了乾的对面。
乾停下手中的工作看向他,菊丸没话找话道:“柳君的伤情怎么样了?”
“情况平稳,大概过两天就能醒了。”乾道。
菊丸手里拿着支笔颠来倒去,又道:“这么严重的伤,怎么不上医院去呢?”
“因为不能让医院的医生看到他的伤口。”乾道,“否则就有可能会暴露切原的身份。”
“切原??!切原真的是变种人?!”
菊丸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处理完了这复杂的信息量,又想起了自己最初想问的问题:“那如果我们走的话,受伤的柳君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带他一起走。”
“一起走?!”菊丸惊讶,“柳君会同意吗?”
“为什么不同意?”乾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莲二本来就是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之一,要不是他意外受伤,今天坐在这里的也不会是我。”
菊丸再次当机:“所以……连柳君也是变种人吗?”
乾兀自低头工作,留他一个人慢慢反应。
“唉,真好啊。”菊丸捧着脸,“乾的好朋友也是变种人,所以你们还是可以一起走。”
直到这里乾才摸到了菊丸的一点脉门,原来他是为此而心烦。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势。
菊丸接着倾诉:“可是如果我们走了,大石他们该怎么办呢?还有阿隆、阿桃、海堂、小不点……还有手冢,虽然他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也会难过的吧。不知道我们走了的话,手冢会不会受牵连。”
乾整理了一下他的资料,冷静道:“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菊丸看了看他的表情,试探道:“是好的还是坏的?”
乾想了想,道:“可以算是相当坏吧。”
“那我还是别知道好了!”菊丸立马表态。
“嗯,你不知道也好,不然我怕你晚上睡不着觉。”乾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之前所说的那个秘密,我可以保证,所有剩下的人都不会受到牵连。”
因为本来就是所有人都身在局中,自然不会有什么“受牵连”一说。
菊丸纳闷:“那这应该是个好秘密啊?”
乾点头:“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于是菊丸高高兴兴地就走了。

评论(25)

热度(60)